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零五十七章 性情中人之玄武
    东昌,今夜君再来夜总会,一如往常的繁华。

    二楼的包厢里,一个身材魁梧,头发很长,披在肩上,一双眼睛颇野性,周围围着几个小弟,正在听此人讲述着他的女人经。

    “男人女人到底谁睡了谁?答:男人女人谁也没有睡了谁,或答男人女人谁都睡了谁,这样回答有点绕口,但事实的确如此,单面说男人睡了女人或女人睡了男人,都是有失公平的、片面的。

    大自然中有阴必有阳,有母必有公,有雌必有雄,阴阳结合繁衍出绚丽多彩的大千世界——所以说,男人女人之间只要两情相悦,便可尽鱼水之欢,不存在谁睡了谁——”

    这个男子的酒喝了不少,满脸通红,颇有醉意,正在侃侃而谈,接受着下面小弟的倒酒递烟,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只不过此人的眼底深处,永远多了一处忧郁的神色。

    “嘿,聪哥好厉害,一针见血,分析的太好了,”

    “嗯,是啊,聪哥好有水平——”

    下面有两个小弟嬉笑着恭维着。

    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玄武,原名邵元聪,而下面的小弟则是黑五子和龙七等人。

    此刻,玄武喝了一口酒,砸吧了一下嘴,然后扫了众人一眼,然后又接着说道:“在古代,逛窑子是一种时尚,睡别人老婆是要浸猪笼的,而现在睡别人老婆是一种时尚,逛窑子是要去坐牢的.在古代,你去青楼,进房之后,小妹会给你泡上一杯茶说:公子不必性急,小女子先给公子弹上一曲,而现在你去按摩店,进房之后小妹会说:快点,抓紧时间,这里不安全——每次想到传统文化的丢失,都让人痛心无比啊!”

    玄武喝多了,胡言乱语,特别是最后一句,更是让人翻白眼。

    “呯”

    这个时候,包厢的门被人推开了,一个长相极为漂亮,身材极好的女子走了进来,一头波浪型长发,眼神如波,只不过此刻却是粉脸含霜,怒视着玄武。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张颜玉,在金月大陆酷似沙千雪的女人,被玄武死缠烂打追到了手。

    “咳,嫂子,您来了,”

    黑五子和龙七等人看到张颜玉的到来,顿时马上站了起来,讪讪的笑着打招呼,然后几人对视一眼,急忙溜了出去,他们知道,张颜玉又要训斥玄武了,他们可不想触了霉头,于是一哄而散,跑到了楼下看场子去了。

    “颜——颜玉,你来了,呃,来,陪我喝一杯,”

    玄武迷着一双迷离的眼神望着张颜玉,摇晃着站了起来,就要去拉张颜玉。

    张颜玉一时气恼,猛的一推,把玄武推到了沙发上,指着玄武的鼻子骂了起来。

    “你看看你,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什么也不做,只知道喝酒,和那些人胡天海地,你到底想做什么?元聪你变了,变得我已经不认识你了,相当初,你是多么的豪情壮志,再看看你现在,你真的让我很失望,”

    张颜玉说着眼睛有些红了,自从洛天离开地球后,或者在众人的心目中已经死亡后,玄武的精气神一下子没有了,像是被抽空了一般,什么也不管也不问了,每天只知道喝酒,喝酒,再喝酒,高兴了,又侃他的女人经,让张颜玉失望透顶。

    华夏有难,白虎前往京城,他也不去,裴容的天容集团他也很少去,只不过没事常去天容大酒店看一下,要不就呆在这今夜君再来夜总会里,哪里也不去。

    “对不起颜玉,我让你失望了,可是我还能做什么,大哥不在了,我心已死,只想守在这里,哪里也不想去,世间的安危管我什么事?啊,你说,管我什么事?我做再多,大哥能活过来吗?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啊!”

    玄武的酒醒了不少,眼神苦涩,对着张颜玉怒吼着,泪流满面,洛天离开了人世间,让玄武绝望了,他再也没有动力了,除了容姐,只要有事,他还能出手相助一下,其他的他一概不理,一个人醉生梦死,借酒浇愁,昏天度日,不知今夕是何年。

    看到玄武痛苦流泪,张颜玉的语气软了下来,深深的叹息了一下,看向自己的这个男人:“元聪,不要这样了,他已经不在了,你要接受这个事实,要重新振作起来,如果洛天在天堂,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相信他也会失望的,不是么?”

    张颜玉蹲了下来,轻轻的抚摸着玄武那流泪满面的脸,像是安慰一个孩子一般,轻轻的安慰着。

    “三年了,而且我还知道,每过一年,你都会在自己的手臂上,深深的留下一道伤口,你告诉我,是你不小心弄伤的,可是我却是知道,你是为了纪念你的大哥,是么?”

    张颜玉望着玄武那一张充满野性的脸,轻声的叹息道。

    “颜玉我——”

    玄武流泪的脸,欲言又止,的确,为了纪念洛天,他曾用近乎于自残的方式,过一年,就会在自己的手臂上划上一道,现在他的左臂上,已经有了三道深深的伤口。

    “元聪,我们是夫妻,洛天的事,我也很难过,可是人生不能复生,你以后的路还很长,我希望你振作起来,走出去,为国家建工立业,也让我张颜玉看看,我的男人不是一个孬种,好吗?”

    张颜玉捧着玄武的脸轻声的说道。

    “颜玉,对不起,这段时间让你担心了,没有大哥就没有我的今天,大哥的死让我失去了人生的光彩,我向你保证以后尽量少喝酒,少抽烟,不过建功立业的事,原谅我吧,我真的是——”

    “你这个混蛋,你真的是什么?你看看你现在那个样子,连个女人都不如,”

    玄武的话没有说完,这时,房间里一暗,门口处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材,虎背熊腰,身材强壮,正是白虎,望着玄武不由的骂道。

    “你这个混蛋,少来管我,你不保家卫国,保护容姐,来我这里做什么?”

    看到来人后,玄武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打了一个酒嗝哼道。

    为了劝玄武振作起来,白虎可是没有少往玄武这里跑,只不过洛天的离开对玄武的打击太大,他已经心灰意冷,所以白虎怎么劝都不行,最后两兄弟都打起来了。

    结局可想而知,两人不欢而散,从那以后,白虎很少到这个夜总会来,只不过却是一直关注着玄武的情况,毕竟两人同出自龙魂,是洛天当年的手下大将,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我为什么不能来,我来就是看看你这个混蛋喝死没有,元聪,真的没有想到你会变成这个样子,如果让大哥看到,他岂不是伤透了心?”

    白虎瞪着玄武喝道。

    “大哥?呵,大哥已经不在了,你真的相信世间会有天堂么?”玄武苦涩的一笑,望着白虎反问道。ow9o

    “行了,小子,我这次来,其实就是大哥让我来的,他现在就在天容集团公司,正和容姐在一起,走吧,我带你去见他,”

    白虎此刻咧嘴一笑说道。

    “你也死了?在说胡话?白虎,我不希望你拿大哥的事来寻我开心,没有什么事,别呆在我这里,我看着你心烦,”玄武同样瞪着白虎哼道。

    “白大哥,他一直在为你们大哥的事难过,你就不要拿他开心了,”张颜玉此刻轻叹了一下说道。

    “弟妹,这是真的,大哥没有死,他回来了,不久前,强者一战,大哥把所有的人都救了,更是解除了华夏重大的危机,他现在真的在天容集团公司总部,和容姐在一起,”白虎认真的说道。

    “你——说的是真的?”张颜玉不由的一呆,失声问道。

    “别听这个混蛋胡扯,他多半是想拉我进京,却又想出来这么一个主意,白混蛋,我告诉你,不要拿大哥的事寻我开心,不然的话,你信不信,我把我所有的女人心,都传给你儿子?”

    玄武根本不相信白虎的话,以为是这个家伙是拿大哥洛天寻自己开心。

    “唉,你这个混蛋,那也是我的大哥,我对他的感情,并不比你少,你以为我会拿他的事来寻找开心?”白虎摇头笑道。

    “那你说的是真的?大哥真的没有死?他回来了?”玄武一下子跳了起来,双手抓住白虎的肩膀,指甲都快人掐进肉里,瞪着白虎追问道。

    “千真万确,大哥回来了,他很好,恐怖异常,昔日的逍遥王回来了,”白虎望着玄武,眼中闪着泪光,略带哽咽的说道。

    “嗷——”

    玄武发出狠一般的鬼叫,放开白虎,一下子冲了出去,速度奇快无比,冲到了楼下,开起一辆车,一脚油门踏到底,疯了似的向着天容集团公司而去。

    “喂,混蛋,那是我的车,”

    白虎舍弃张颜玉,追出了门,看到玄武开着自己的车子已经绝尘而去,不由的大骂道。

    “虎哥,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聪哥像是疯了一般,您用车子么,这里还有一辆,”

    黑五子也追了出来,指着傍边一个破捷达,手里拿着一把钥匙讨好的问道。

    “什么事,自然是好事,天大的好事,哈哈哈——”

    白虎大笑,接过钥匙,钻进车里,车子发出如同老牛大憋气一般的吼声,一下子驰了出去。

    “天大的好事,到底是什么好事?”黑五子不由的摸了摸脑袋,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黑五子,告诉夜总会的弟兄,这个月的工资翻三倍,不,翻五倍!”张颜玉跟了出来,微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