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零五十九章 活过来的玄武
    “元聪,你这个混蛋,你还有完没完了,告诉你大哥回来了,就是回来了,他刚才明明在这里,和容姐在一起,现在肯定是外出了,你就不能再等一下么?”

    白虎和玄武两人在裴容的办公室里打了起来,弄的乱七八糟,白虎瞪着眼睛招架着玄武的进攻,让他的心里也暗暗心惊,不要看玄武一天到晚的喝酒,不过功夫却是一点也没有放下,甚至比以前还要厉害,虽然自己也能胜他,不过毕竟是自己的兄弟,白虎无法下重手,所以一时间两人打的难分难解。

    “你更是混蛋,我已经询问了这个公司的秘书,根本没有人来过,更没有看到过大哥,你还想骗我不成?”

    “聪——聪哥,不是没人来过,我只是看到一个白发,黑袍的诡异人,可是——”

    裴容的女秘书,那个身材娇好,此刻缩在墙角,望着狂怒的玄武惊慌的解释道,她可是知道这两人和她们裴容的关系,是自己人,所以不敢得罪他们。

    “什么白发,黑袍的诡异人,一派胡言,多半是白虎教你这么说的吧,再在这里胡说,老子把你的衣服扒光,扔到大街上去,”

    玄武正处于暴怒中,哪里听得进去这个秘书的话,顿时眼睛一瞪大声喝道,把这个女秘书吓的一个哆嗦,花容色变,不敢再言语。

    “元聪,大哥真的来了,你先停手,听我好好解释,”白虎知道玄武的邪性,一掌把玄武推开,喘了一口气喝道。

    “解释个屁,你当真以为我什么事也不干么?小小的东昌发生什么事我不知道?大哥如果真的到来,我不可能不知道,难不成大哥是直接飞来的不成?”

    玄武不依不饶,白虎骗了他次数可不少了,他不会再上这个家伙的当了。

    “大哥是真的飞来的,不,比飞还要厉害,带着我直接出现在容姐的办公事里,”

    白虎解释道,心里暗自叫苦,他也不知道洛天跑哪里去了,自己这样解释,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果然,听了自己的话,玄武更是爆怒,再次的扑了过来。

    “行了,小聪,不要打了,我在天容酒里,你们两个都给我滚过来,”

    玄武正要冲过去扭打白虎,如果脑袋一痛,一道声音在自己脑海里响了起来,让他如遭电击,身体一下子僵硬在那里。

    “大哥——是——是你么?真的是你么?不错,我永远记得你的声音,”

    玄武突然一下子泪流满面,喃喃自语,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一辈子也忘记不了。

    “当然是我,快点滚过来,发什么呆,金虎没有骗你,”洛天的声音再次的传了过来,不由的笑骂道。

    “是,大哥,我马上来,等着我啊,等着我!”

    玄武由喃喃自语,变成兴奋之极的大喝,泪水长流,看向白虎:“你这个混蛋,还等什么,快走,我就知道你根本不会骗我的,哈哈哈——”

    玄武如同疯了似的冲了出去。

    “你这个混蛋——”看到玄武的模样,白虎有些无语,不过还是极快的冲了下去。

    天容大酒店,洛天带着裴容已经从月球返了回来,对于月球上的异动,他暂时压在心里,准备有时间再次过去查探一下。

    地球现在灵力枯竭,近乎于无,一草一木都脆弱无比,神识透穿轻而易举,因此不要说整个东昌,就是整个地球,洛天都能覆盖。

    所以洛天的神识扫视之下,一下子就发现了玄武和白虎这两个家伙正在打斗,于是传音呵斥了玄武。

    “小天,现在你回来的消息,我认为还是不要大肆公布的好,免得再生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此刻,裴容温柔典雅,轻轻的系着衣扣,脸色带着还没有完全退下的潮红,柔情的依偎着洛天轻声建议道。

    “嗯,我知道容姐,不过,这种事情瞒不住的,一些故人必须要见的,再说,凭我现在的实力,也不在乎这些了,”

    洛天轻轻的捅着怀里的女人沉思了一下说道。

    “嗯,是啊,抬足奔月,这在神话传说中才有的存在,想不到出现我的男人的身上,小天,姐为你自豪,”

    裴容轻轻点头,微笑道,她知道,洛天回归,满不了世人,只不过不想让洛天再次奔波了,经过三年前的那件事,裴容好怕再失去洛天,真的好怕,怕的要命。

    “吱!”

    这时,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在天容大酒店响起,随后就奔出两条人影,正是玄武和白虎。

    “聪哥,虎哥,”

    门口值班的两个服务员,认识这两人,急忙上前打招呼,只不过两人却是一阵风似的掠过,只奔电梯。

    “这——”

    这两个服务员深知电梯顶层是裴容旧地所在,外人不能轻易涉足,不过看到是玄武和白虎也不敢阻拦,眼看着五楼的红灯亮起,凭他们上了五楼。

    “这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从来没有见过聪哥如此疯狂过,难道容姐——”

    下面值班的两个服务员相互对视了一眼,眼中同样闪过疑惑的神色,于是拿起电话,向她们的值班经理汇报了起来。

    “阿弥托佛,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黑西装,光头男子闪了出来,看了一眼电梯,疑惑的看向两个服务员问道,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法海,身后还跟着两个僧人,只不过都是西装打扮,有些不论不类,一直坐镇着天容大酒店。

    “大师,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聪哥和虎哥两人像是疯了一般,冲上了五楼,不知道——”

    其中的一个服务员看到法海到来,于是急忙解释道。

    “五楼?”法海不由的一怔,那是裴容的禁地,除了她最亲近的人,任何人不得上去,当然也要有进出的电梯的密码才行。

    “好了,不必惊慌,都是自己人,”法海沉思了一下说道。

    “是,大师,”

    两个服务员轻声说道,神色一缓,法海轻轻点头,然后回到了他在大厅的坐位上,神色有些疑惑的眼睛转来转去。

    像这种情况,他也是一头雾水,白虎还是经常来这里的,倒是玄武却是几个月不会来一次,这一次风风火火的赶来,绝对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

    “难道是洛施主回来了?”法海突然冒出这么一个想法,只不过很快苦笑着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这个荒唐的想法。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法海还是打了一个电话,是往天容集团公司打的,而接电话的正是裴容的那个秘书,听了那个秘书的话,法海的神色越来越精彩,一下子站了起来。

    秘书也不敢确定那是什么人,只知道她们的裴总趴在一个男人的身上哭泣,这个男人很怪异,一身黑袍,头发都白发了,陪伴在边的还是白虎,接着还有玄武和白虎两人打斗的事,还提起大哥怎么样,怎么样。

    “也许——真是的洛施主回来了,不然的话,这两人不会如此激动,只不过白发,黑袍——”

    法海眼神凝重,经过这三年的时间,也沉稳了许多,不再是那个刚出入世,什么也不懂的和尚,已经完全的融入了这个社会。

    只不过法海还不敢确定,不过他却是知道裴容,这个女子可以说是千古痴情女,她不会移情别恋的,更不会轻易的趴在一个男人的身上哭泣,况且身边还有白虎,如果不是洛天,是其他的男人的话,估计白虎也不会坐视不理,一腿就踢死对方了。

    法海在楼下,来回不安的走着,喜忧参半。

    而楼上,玄武则是抱着洛天哭的像个孩子一般,哇哇大哭,这等兄弟之间的真情,体现的淋淋尽致。

    “好了,小聪,不要像个女人一样,你把我的衣服都弄湿了,”

    兄弟相见,格外亲切,洛天抱着玄武,笑骂道,眼睛却是湿润无比。

    白虎,玄武,是跟着他最久的两个兄弟,也是最忠心的兄弟,从玄武那如同孩子一般的哭泣声中,他就知道,这三年来,这兄弟一直对自己念念不忘。

    “大哥,只要你回来,我愿意做女人,哈哈哈,”玄武哭着哭着大笑起来,性情中人,足见一般。

    “你这个混蛋,你做女人我也不要你,”洛天拍了玄武一巴掌笑着说道。ow9o

    “大哥,告诉我,真的是你么?你真的回来了,这三年,你到了哪里,怎么现在才回来,你的头发怎么这么长,都白了,戴的假发么?还有这衣服,什么料子的,质量看着不错,”

    玄武不哭了,却是抓着洛天的大手,上下打量着,语无论次的说着,极想知道洛天过去的一切。

    “一言难尽了,好了,又有人上来了,一块告诉你们吧,”洛天此刻微笑着,亲手帮着玄武用手指擦拭了一眼睛道。

    “又有人来了?谁?”白虎一怔不由的问道。

    “还能有谁,一个是颜玉,一个是朱雀,下面法海也在,正在团团转呢,”洛天笑着说道。

    “大哥好厉害,有你在,根本不用监控了,”

    玄武咧嘴笑道,三年来,他过的如同行尸走肉,现在一下子又活了过来,整个人恢复了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