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零六十章 痴情兰兰
    来人正是张颜玉,朱雀还有法海。

    张颜玉先通知了朱雀,开始朱雀也不信,白虎这货,甚至没有打电话告诉她,等她打电话确信了一下,才知道真的是洛天回来了,气的朱雀在电话中流着泪大骂,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当然,在楼下遇到了法海,于是三人一块上来了。

    三人相见洛天,再次的寒暄了一阵自不必说。

    而洛天也向他们简单的讲起了三年前到了金月大陆的事,如同神话一般,让他们如梦似幻,不敢相信。

    “大哥,你这次回来,不知道救了多少人的命,太好了,”朱雀望了一眼满满幸福的裴容感叹的说道。

    洛天望了一眼朱雀,轻轻的点点头,又摇摇头:“我欠大家的太多了,特别是容姐,我会慢慢的补偿她们的,”

    “小天,千万不要如此说,你在那里也不容易,出生入死,倒是我们让你担心了,”裴容深情的说道。

    “洛兄,你这次回来,太好了,起码,这个混蛋有人管教了,不然的话,我是真的拿他没有办法了,”

    张颜玉,这个酷似沙千雪的女人,瞪了一眼玄武,然后看向洛天轻声说道。

    “颜玉,小聪是我的兄弟,为了我,让他担心了,放心吧,以后我会帮你管教他的,”洛天微笑道。

    “小天,兰兰你还没有见到吧,这个丫头,现在——”

    提到兰兰,裴容心中有些感叹,洛天离开后,兰兰也是伤心欲绝,每年只来这里一次,也是为了祭拜洛天,每次一来都哭成了泪人,平时,她轻易不会来这,毕竟这里给她的怀念太多了,她怕触景生情,不能自抑。

    “还没有,我准备把她带过来,正好我有些事和大家说,”

    洛天想到曾答应蓝雅还有王晓涵她们一起洗筋伐髓,服用驻颜丹,于是说道。

    “阿弥托佛,洛施主能回归,是天大的好事,小僧愿意前去,把那个兰兰姑娘接回来,”qL11

    法海此刻才插上话双手合十上前,认真的说道,面对洛天,法海有种面对天神一般的存在,似乎就在自己眼前,可是又不在自己眼前,如渊似海,浑然天成,他尽量的保持着足够的敬意。

    “法海大师,这几年也辛苦你了,不过不用了,我已经过去了,”洛天看向法海这个酒肉和尚于是微笑道。

    “已经过去了?”法海不由一的一呆,洛天只是轻轻的点点头,什么也没有说。

    “大哥,我听说了华夏海域的事,刚才也给上官飞燕打了电话,听说了你的事迹,想不到大哥现在如此恐怖,有你在,是我华夏之福,对不起大哥,这次守望,我们没有去,因为我们——”

    此刻,朱雀看向洛天,心中有些内疚,她知道洛天忠心爱国,为了华夏,可以拼死一战,守望的事,她听说了,只不过她还是有自私的一面的,洛天离开后,她和玄武一样并不想参与国家的大事,只想呆在东昌,保护着裴容,过自己的小日子,说是自私,当然也算是心灰意冷了。

    “没事了,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答应过上面的长,三天之内,我要让万国来贺,”洛天淡淡的说道。

    极为随意的一句话,听到众人的耳朵里,如同惊雷一般,各国敌视华夏,要让他们万国来贺,那就是说要臣服华夏,还是在三天之内,他们真的无法想像,洛天怎么做到,这似乎已经过了一天了。

    放下众人的疑惑不说,再说华西,谢家。

    今天出奇的冷,冬季已经到来,外面的冷意刺入骨髓,相比于外面,谢家却是暖气融融,只不过谢家上下却是一片愁容,特别是谢家的家主谢天河,更是焦躁的自己的书房里来回的走动着,最后一屁股坐在了书桌后面椅子上抽起了烟。

    门吱呀一声,被轻轻的推开了,一个身材健硕的年轻人走了进来,正是谢宏图,兰兰的二哥。

    “这个丫头还不愿意吃饭么?”

    谢天河坐在书桌后面,烟雾缭绕,他已经戒烟多少年了,现在因为兰兰的事,他又捡了起来。

    “咳,父亲,兰兰的性格,您不是不知道,你这样做,简直是要她的命啊,这段时间,你看她憔悴成什么样了,再这样下去,我怕她——”

    谢宏图看着父亲,大着胆子轻声的责备父亲。

    “你以为我愿意么?我也知道,那个洛天对我们谢家有天大的恩惠,没有他,就没有我谢家,不然的话,我谢家也不会为他供奉长生牌位。

    可是孩子,人死已矣,活着的人总要活下去,兰兰还年轻,你想让她一辈子这样孤单下去么?尽快的找个人,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是让她忘记过去的最好的办法啊,你是她的亲哥哥,也不想看着她如此痛苦下去吧,”

    谢宏图轻轻的摇了摇头道:“父亲,理是这么一个理,不过兰兰的性格,您最了解,洛天是她的全部,她这一辈子不会再爱上任何男人了,东昌的容姐,京城的上官飞燕,还有特战旅的王晓涵甚至包括缅泰的那位女位,试问,这些女人,哪一个都比我谢家的地位高出很多,可是她们一直是从一而终。

    且不说,兰兰这个丫头没有心思,就是有这个心思,我们也要阻止她,洛天是华夏的英雄,是兰兰的男人,兰兰这一生必须为他守身如玉,不得嫁给任何人!”

    “你——这是把自己的妹妹往火坑里推么?”谢天河有些怒道。

    “即使这是火坑,我也认了,父亲,这是大义,如果李老在的话,他也不会让您这么做的,”谢宏图激动的说道。

    “李老——”

    提到李老,谢天河有些感叹,李老就是李连英,这个纵横江湖的老人,已经日落西山,先后受过太多的伤,一年前,溘然于世,是谢家的一大损失,李连英重情重义,对兰兰极好,视若已出。

    “可是这个丫头,唉,”谢天河轻声的叹息,谢宏图所说的,他不是没有考虑过,只不过不想让自己女儿的大好年华耽误下去。

    “而且,还有一点,据说,来自暗影组的那个玉面狐狸也曾说过——”

    谢宏图有些欲言又止。

    “她说什么?”谢天河一怔,随意的问道。

    “她说过,只要是洛天的女人,敢对任何男人动异样心思,一律杀无赦!”谢宏图苦笑道。

    “哼,这个女人,”谢天河不由的轻哼一声。

    “父亲!”

    谢宏图来到父亲面前,为他倒了一杯茶,然后接着说道:“我们并不是畏惧于那个玉面狐狸,还是那句话,洛天对我谢家有天大的恩情,兰兰对她至死不渝,就冲这两点,您也不该逼她,您以为那样是让她幸福,却是不知道,是在把往死路上逼。

    如果真的和李家结成了联姻,我敢保证,兰兰必定不会幸福,就凭这个丫头的性格,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呢,另外,我也不敢保证,李家会不会莫名其妙的消失,”

    “这个——”

    听了谢宏图的话,谢天河的神色凝重起来,最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唉,那好吧,这件事先放放再说吧,你也多轻轻这个丫头,让她多吃饭,”

    “是,父亲,”听到父亲松口,谢宏图大喜,急忙点头道,然后匆忙离开了父亲的房间。

    “天哥,我想你,不要丢下兰兰好么——”

    谢家一个豪华的闺房里,一个年轻的女孩,躺在床上,两眼失神,容艳憔悴,泪水轻轻的滑落脸颊,望着头顶上面的水晶吊灯,喃喃自语,正是兰兰,却是没有任何生机,如同频临要死的人一般。

    兰兰确实快要坚持不下去了,思念洛天成疾,再加上父亲一再相逼,让她改嫁,她已经心灰意冷,已经三天三夜没有进食了,连口水也没有喝,性感好看的嘴唇,有些苍白,干裂,没有一点血色。

    这三年多来,兰兰拨打洛天的电话,不知道拨打了几万次,可是一直显示着无法接通,可是她不甘心,她只希望有一天会有奇迹出现——

    这个时候,兰兰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兰兰的身体轻轻的动弹了一下,手无力的在床上摩挲着,最后终于摸到了手机,拿了起来,随意的看了一眼,整个身体如同电击一下子坐了起来,电话上面,显示着“天哥”两个字,在不停的闪烁。

    兰兰以最快的度接通了电话。

    “喂,丫头,想老公没有?”

    电话中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是谁?”兰兰突然问道。

    “我是你老公啊?”

    “我是你老母,王八蛋,你到底是什么人,敢盗用天哥的号,告诉你,尽快把这个号消除,不然的话,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在华夏还没有我谢家做不成的事!我会让你分分钟消失信不信?”

    兰兰突然张牙舞爪,小脸有些狰狞,凶巴巴的喝道,虽然她思念洛天,不过她的内心深处却是知道,她的天哥再也不会回来了,电话号码长久不用,定会被别人所用,所以,兰兰第一时间,就感觉是有人在耍她,一下子就了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