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一百七十八章 猎杀青
    “猎杀青——”

    洛天轻轻的念着这个名字,神色有些冷漠。

    不管如何,朵朵是自己的女人,此人和朵朵走的如此近,让他心中很是不悦,只不过他不想伤朵朵的心,而且听朵朵说,她对猎杀青的感觉,并不是那种特有的男女之情的感觉,但是还是让洛天不舒服。

    “朵朵,如果你真的——”洛天开口。

    “大哥哥!”

    朵朵神色猛的严肃起来,看向洛天:“你真的误会朵朵了,朵朵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是我上官朵机一生的男人,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不管我将来的实力如何,我的道能走多远,我的心里都有你的位子,别人根本走不进来,”

    “朵朵,大哥哥不是这个意思,只不过——”

    洛天有些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他和朵朵一起共患难过,从星空彼岸一直到金月大陆,自己为她付出很多,这个丫头为了自己也是可以豁出命的存在,那种感情,洛天理解。

    唯一的解释,那就是朵朵身上具有猎魔族的血脉,所以看到这个什么猎杀青才会有那种感觉吧,只不过现在朵朵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自己也无法告诉她,毕竟他答应过素萍,要把这个秘密永远埋在心底。

    “大哥哥,朵朵不想让你不开心,这样吧,我答应你,以后我不再见他,好吗?”朵朵有些幽幽的说道。

    洛天轻轻的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丫头,走吧,带我去见他,我想和他谈谈,”

    “大哥哥,你——”

    “放心吧,我不会动他的,只是和他谈谈,”

    洛天淡淡的说道,语气恢复了平静,虽然到了他这种境界,本该看开男女之情,可是洛天却是重情重义,对于感情越发的看重,这个所谓的猎杀青,他必须要见一见,先前都是冰女和沙千雪他们负责接待的,他没有具体的管过,可是为了自己的女人,洛天看来不露面不行了。

    “那好吧,我带你去,”

    朵朵轻轻的叹息了一下,她总感觉和这个杀猎青有着一种联系一般,那是一种让她说不出来的感觉,不过她上官朵朵坚信,那绝不是男女之情。

    “见过洛兄,久闻神体大名,今日得尝一见,让在下荣幸之极!”

    得知洛天要见自己,一个白衣男子,少年模样,长得颇有俊秀,从百花谷所在的宾客所在之地,急忙的迎了出来,认真的拱手见礼,态度极为的真诚。

    “你就是猎杀青?”

    洛天看向此人,微微一怔,此人的眼神明亮无比,身材有些修长,远不像猎魔族那些人皮肤黝黑,头发散乱,手拿金钢钻,活像个驱鬼人一般,倒也是一表人材,而且一身正气。ow9o

    “在-在下正是,”猎杀青看到洛天那凝重的眼神,心中微微一凛,不过还是客气的说道。

    “嗯,不久前,在闭关,刚刚出关,有失远迎了,还望恕罪,请坐下说吧,”

    洛天看到猎杀青尴尬的站在那里,本着地主之意,洛天还是淡淡的说道。

    “谢洛兄,在下得知千道盟发生了大事,急忙从遥远的北疆赶来,没有想到,还是晚来了一步,所幸千道盟强横之极,在下倒是多虑了,洛兄击杀伤天魔王,帮了我猎魔族,所以我猎魔族愿意真心的相助千道盟,一同对付天魔族,为了表达诚意,这是我族三年前,所抢到的一件战衣,想赠于天道盟,”

    猎杀青说着,手虚空一抓,顿时一件金光灿烂的战衣出现在手上,爆发着强大的灵力波动。

    “人皇战衣?”洛天虽然没有见过人皇战衣,不过却是听说过。

    “不错,这人皇战衣本来就是人皇的东西,也是你们人族的东西,虽然我猎魔族和人族无二,不过从根源上,还是有细微的区别的,现在这件人皇战衣归还给千道盟,也算是理所当然吧,”

    猎杀青客气的说道。

    “猎兄客气了,上古大能的东西,谁得到就是谁的,没有谁规定一定要归还,再说,我千道盟也不敢说就代表人族,所以这件人皇战衣还请收回吧。

    另外,对于天魔族,我也并不是为了猎魔族,而是因为天魔族得罪了我,所以我才会出手,”洛天淡淡的望了一眼人皇战衣,轻轻的摇头道,从心里,他还是对这个猎杀青有所排斥的。

    “这——”

    猎杀青没有想到洛天直接委婉的拒绝,他并不知道洛天直之所以如此说话生硬,完全是因为朵朵。

    “对了,三年前,当初各大势力组成杀神联盟,唯独你猎魔族没有参加,并且还公开支持我洛天,在此表示感谢了,”洛天站了起来,对着猎杀青微微躬身。

    “咳,洛兄万万不可,你的大礼在下哪里当得起,其实当初公开支持神体的决议,是族中通过认真的商议才决定下来的,可不是在下的功劳,因为猎魔族本来和天魔族是死敌,所以不想再树立强大的敌人,而且我族早听说洛兄重情重义,一直想结交,苦于没有机会!”

    猎杀青急忙站了起来,有些诚惶诚恐道的苦笑道,毕竟他可是听说了,洛天可是可以击杀半步灵圣的存在,他最多也不过是相当于天境后期强者,甚至还没有到顶峰,面对洛天这等存在,他岂敢托大。

    “我洛天并不是不知恩图报之人,在那种形势下,猎魔族还能如此,让我洛天感动,当我洛天欠你们猎魔族一个人情了,他日猎魔族有难,只要我洛天能帮上忙,决不推辞,”

    “洛兄客气了,你帮助我们击伤了天魔王,仅凭这一点,我猎魔族上下将感激不尽,实不相瞒,在我来之前,已经接到了族内的信息,让在下务必和千道盟搞好关系,并不希望一起对付天魔族,毕竟天魔王重伤,剩下的我猎魔族相信还能应付,只是担心日后的大劫,所以派我前来,想与千道盟结成同盟,一起面对日后的大劫,”

    猎杀青把来意向洛天说了一遍,其实,在这之前,他已经向冰女等人说过了。

    “日后的大劫,非同小可,我千道盟很感谢猎魔族的信任,只是一些具体事宜,我想还应该再商量一下,另外,猎兄,看你年纪不大,却是如此高的实力,在你们猎魔族中恐怕也是少有的天才吧!”

    洛天慢慢的开始步入正题,打听这个猎杀青的底细,尽管心里已经隐隐的知道些什么,不过他还是想证实一下。

    “天才?呵呵”

    杀猎青不由的苦笑了一下:“实不相瞒,不久前,在下和天魔族的一个天魔少主对战,身受重伤,是朵朵道友救的在下,不然的话,早就身死道消了,”

    “原来是这样——”

    洛天心里明白,为何朵朵能和这个猎杀青结识了,只不过朵朵对这个猎杀青那种说不了来的微妙关系,还是需要洛天进一步的证实。

    看到洛天在沉思,这个猎杀青继续苦笑道:“说实话,在下是猎魔放的少主,要说天才,最多也只能堪堪和三千强体前五十名相提并论而已,若论真正的天才,不是在下吹虚,我的哥哥才是天才中的天才,他在二十多年前的一场天劫中失踪了,再也没有回归,定是凶多吉少了,不然的话,哪里论得我做这少主的位置,”

    “你的哥哥?”洛天闻言一怔。

    “不错,我的哥哥叫猎杀冲,是一个极有潜力的天才,同境界中堪称无敌,也正是他当年年轻气盛,不小心卷入一场大劫中,消失了——”

    猎杀青的神色黯然,丝毫没有注意到洛天那有些精彩的眼神。

    “果然是这样——”

    洛天心中自语,当他看到这个猎杀青第一眼时,他就感觉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当他说出猎杀冲的名字时,洛天恍然大悟,不错,那个猎杀冲和这个猎杀青长的有几分相似,也难怪朵朵这个丫头,感觉这个猎杀青有种莫名的亲近,按照道理,这个猎杀青可是朵朵的亲叔叔了,彼此有着血脉关系。

    想明白了这一点,洛天放心下来,也知道自己是真的冤枉了朵朵。

    “金月大陆残酷无比,每天陨落的天才不计其数,猎兄也不要想太多了,”洛天看了一眼一直安静的坐在那里的朵朵一眼,然后对猎杀青道,神色一下子缓和了许多。

    “是,是啊,洛兄,据传闻,这次出手对付你们千道盟的不仅有天魔族还有阴阳教,说实话,这两个族和我猎魔族都有恩怨,三年前,我天魔族和我猎魔族大战,阴阳教竟然从中插手,妄想夺取人皇战衣,我们虽然保住了人皇战衣,不过也损失了不少的精英,”

    猎杀青叹息道。

    “阴阳教!哼,”

    提到阴阳教,洛天不由的重重的哼了一声,这个阴阳教阴魂不散,屡屡找自己的麻烦,他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明白了猎杀青的底细,洛天和这个猎杀青竟然越谈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此人生情耿直,醇厚实在,是一个值得结交之人。

    “洛兄,小弟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可否答应,”最后,猎杀青望向洛天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猎兄,有话就说吧,不必客气,”洛天随口道。

    “小弟想和洛兄结为八拜之交,不知道——”猎杀青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八拜之交?”洛天一听,嘴不由的一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