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二百二十九章 大闹黑狱
    “刷,刷,刷!”

    殷天赐如同疯狂,手中的邪恶之剑每一次的发出,都会收割一个大狱弟子的生命,生命精气加持在剑上,更加的恐怖凌厉非常。

    “殷天赐,你在做什么 ?竟然敢肆意杀害狱卒,难道不怕神庭法规么?”

    黑狱从狱牢中掠了出来,看到殷天赐竟然大杀四方,那些狱卒敬畏殷天赐的身份和实力,不敢上前,纷纷退避,于是大声的喝道。

    “黑狱,把十三妃姨给我放出来,不然的话,今天你必死无疑!”

    殷天赐手持邪剑,剑指南天,一缕发丝披了下来,目光凌厉无比,杀机绝然,死死的盯着黑狱厉声喝道。

    “殷天赐,你不要放肆,十三妃是神庭的重犯,神庭之主亲自命令关押的,这和我可是没有关系,你可是想劫狱?想想严重后果,不但会害了你,还会害了你的母妃,速速给我退回去,我可以既往不咎,否则的话,当真以为大狱之卒不敢杀你么?”

    黑狱盯着殷天赐喝道,他的话音一落,顿时那些狱卒再次的围了上来。

    “黑狱,你这个无耻的畜生,以下犯上,当真以为这大狱你是家开的么?你竟然污蔑十三妃姨和你有染,试问,为何你没问罪,当真以为父亲 大人不管十三妃的事么?你大祸临头了尚不自知,速速放出十三妃姨,然后跪地请罪,也许还能躲过一劫,不然的话,即使黑月也救不了你!”

    “大祸临头?哈哈哈,殷天赐,你擅闯大狱,击杀狱卒,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大祸临头,”

    听了殷天赐的话,黑狱着实心惊,毕竟这件事很明显有些不妥,自己即使不被问罪,也会被训斥,只不过神庭之主问都没问,似乎不关他的事一般,虽然心里有种想法,推测神庭之主这次处理的方式,不过他黑狱只是把这件事归结为十三妃已经是一个弃妃,而神庭之主不想得罪自己的父亲第三副神庭之主,才做出的让步而已。

    “我再问你一次,你放还是不放?”

    殷天赐厉声狂喝,一步一步的缓缓走来,步伐坚定,目光凌冽,身形挺拔,这次他敢闯大狱,就根本没有打算活着,不然的话,神庭森严的规矩,即使他是神庭之主的儿子,也不敢轻易的触犯。

    “不放!”

    黑狱冷声哼道。

    “杀!”

    殷天赐狂吼一声,手中邪剑掠起惊天的弧度,对着黑狱就击杀下来。

    “保护黑狱大人!”

    有狱卒大喝,毕竟大狱由第三副神庭之主掌管,而黑狱就是少主,所以,再加上刚才两人的对话,让这些狱卒一下子胆子大了许多,饶是殷天赐是神庭之主的儿子,这些人也敢阻挡了,当然,要击杀殷天赐,他们还没有这个胆子。

    而且现在殷天赐得到了十三妃生生造化丹的帮助,不但治好了伤势,而且实力更加精进一层,到了天境后期,只不过还没有到达顶峰。

    而且殷天赐一手邪剑的击杀大术极为的可怕,这些狱卒能是殷天赐对手的不多,只不过这些人个个凶悍之极,能做为狱卒自然也是有两把刷子,实力不容小视,各种手段都有,捕天网,灵力索,神魂棍等等,都是抓捕一些要犯才用到的东西,现在一股脑的对着殷天赐就招呼过来。

    “你们敢造反不成,十三妃早晚有雪耻的一天,你们这些人就等着人头落地吧,”

    殷天赐怒喝,避开一张捕天网,切断了灵力索,一拳打飞了一根神魂棍,同时手中的长剑直接刺穿了一个人的咽喉,同时身形狂掠对着黑狱击杀过来,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气哈成,手段破为狠辣。

    “轰——”

    一声强大的能量冲来,正准备击杀黑狱的殷天赐,被这股能量击的倒飞了出去,对方这股能量虽然强大,不过却是透着一股阴柔之力,并没有杀机,即使如此,殷天赐也是体内一阵灵力翻滚,血气荡漾不已。

    “第三副神庭之主!”

    殷天赐站稳身形,看到来人,不由的失声喝道,来人正是第三副神庭之主黑月,此人的实力恐怖,据说最近突破了圣的境界,已经触摸到了尊的门槛,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尊贵无比。

    “八公子,别来无恙,黑狱不是你能擅闯的,十三妃的事,自有神庭之主定夺,你不该击杀这么多的狱卒,神庭之主怪罪下来,本主怕也难以交待,你贵为八公子,老夫也不向你动手了,请自缚手脚,跟我向神庭神主请罪吧,”

    黑月,一身黑袍,体形高大,面色阴沉,一言一行,给人无比的威压。

    “见过大人!”

    黑狱所有的狱卒看到黑月到来,急忙跪倒在地,齐齐拜见,态度恭敬无比,黑月看也不看,只是微微颔首。

    “黑月副神庭之主,试问十三妃姨到底有何罪?你们父子竟然如此险恶,竟然诬陷本已极为艰难的十三妃姨,你自己的儿子你应该清楚他的德行,他畜生不如,妄想打十三妃姨的主意,这是大不敬,现在竟然诬陷和十三妃姨有染,黑月,你到底安的什么心,难道神庭真的没有人能控制了你了么?”

    殷天赐压下心底的冲动,瞪向黑月冷声质问道,对方毕竟是第三副神庭之主,殷天虽然即使是神庭之主的儿子,对此人也是颇为忌惮。

    “嘿,殷天赐,神庭之主是否治我的罪,那也——”黑狱上前冷笑。

    “闭嘴,”

    黑月厉声呵斥黑狱,然后看向殷天赐:“八公子,我想你误会了,什么十三妃和狱儿有染,纯属无稽之谈,老夫压根不信,不但我不信,神庭之主也不会相信,十三妃根本不是那种人,神庭之主之所以把她关押起来,其实和那失窃的九莲宝灯有关,九莲宝灯在她的住处,铁证如山,所以十三妃才会被关押,你可明白?”

    黑月否认了十三妃和黑狱有染的问题,而是直接说是有关九莲宝灯,这不但让黑狱有些奇怪,就是殷天赐也有糊涂了,当时,给十三妃定的罪名可是偷取九莲宝灯又与黑狱有染之罪,现在黑月直接抹去了后一项罪名,虽然算是还了十三妃的一个清白,不过十三妃毕竟是关押在大狱,这大狱又由这对父子看管,十三妃的日子,还能好过么?

    “十三妃姨同样不会盗取九莲宝灯,这肯定是有人陷害,你先放出十三妃姨再说,不然的话,就得罪了,”

    殷天赐面对黑月,大声喝道,此人的实力恐怖之极,自己根本不是对手,不过救不出十三妃,他不甘心。

    “放肆,八公子,你有些强人所难了,要知道这关押十三妃是神庭之主亲自下的命令,你要救他也可以,只要拿到神庭之主的手谕,老夫自会放人,不然的话,不要在这里胡搅蛮缠,”

    黑月神色一冷,轻声喝道。

    “八公子,不要冲动,快向黑月大人道歉,”

    这时,一个声音传来,一条人影极快的掠来,来到殷天赐面前急忙说道,黑月的势力很大,殷天刚并不是神庭之主最为得意的儿子,真的惹恼了黑月,殷天赐绝讨不了好。

    “属下见过黑月大人!”这个单护法上前,对着黑月恭敬的躬身。

    “怎么,八公子闯下这么大的祸,十九王妃就派你这么一个小小的护法来了?嗯,还不错,竟然有了圣的气息,应该早已突破到了灵圣境界了吧,”

    黑月看向这个单护法,随意的说道,对于这样的护法,他自然是没有放在眼里。

    “黑月大人见笑了,只是侥幸而已,十九王妃事务繁忙,特命小人前来阻止八公子,却没有想到还是犯下了大错,还请黑月大人原谅,”

    单护法拱手诚惶诚恐的说道,内心却是暗恼之极,他恨的是自己的身份,虽然拥有了十九王妃,不过见不了光,在十九王府大殿,他可以做皇帝,不过在外面,他仍然是一个不入流的护法而已,这等感觉的差异,让他心中极为的恼火,可是丝毫不敢发作出来,毕竟,他的身份只是一个护法而已,一旦暴露自己竟然偷王妃,这罪名让他万死难恕。

    “好吧,看在十九王妃的面子上,今天的事就算了,老夫全力担下来就是,请回吧,以后不要再来大狱,”黑月也不想得罪十九王妃,淡淡的说道。

    “多谢黑月大人!”单护法急忙道谢。

    “单护法,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给我滚到一边去,”ow9o

    殷天赐猛的看向这个护法,眼中暴发出一股寒芒,这个护法似乎有些越殂代刨了。

    “八公子,你——是!”

    单护法看向殷天赐,想说什么,却是没有说出来,于是乖乖的站到了一边,心里那个气啊,却是无法发作。

    “第三副神庭之主,出手吧,除非我死,不然的话,必救十三妃姨!”殷天赐不撞南墙不回头。

    “八公子你这是逼老夫么?那好吧,拿下你交给神庭之主发落吧,”

    黑月冷声哼道,一只大手对着殷天赐抓了过来,遮天蔽日,恐怖非常,殷天赐瞬间被罩在其中,如同泥牛入海,连体内的灵力都凝滞了,已经触摸到尊的境界的黑月绝不是连灵圣都不是的殷天赐所能抗衡的,差距太过巨大了。

    “黑月叔父,可否看在在下的面子上,饶他一次!”

    恐怖的大手被击溃,烟消云散,一个中年男了出现在当场,此人同样是一个身材极为挺拔的男子,发束系后脑后,身穿玉服,腰间系着一根盘龙丝带,气息不动如山岳。

    此人正是神庭之主的第二子,叫作殷天君,实力很强,不久前已经突破了天境,到达了真正的灵圣,而且还不是半圣境界,可见此人天赋绝对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