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二百三十章 不符合常理
    殷天君是神庭之主的二儿子,是殷天赐同父异母的哥哥,此人性格深沉,不苟言笑,不过实力恐怖异常,是神庭之主最为器重的儿子之一,据传,此人和老大殷天荒是最有希望得到神庭之主这个大位继承人的人选,神庭之主的其他的儿子很难和他争锋,三大副神庭之主的子嗣同样更难。

    “咳,原来是二公子,老夫有礼了,”

    看到来人,第三副神庭之主黑月,都表现的很尊敬,拱手微笑道,和对待殷天赐大有不同,而且这个殷天君先前的实力其这很一般,最近一段时间突飞猛进,极为的恐怖,有隐隐的盖过神庭之主的大公子殷天荒,最后的争夺这继承权,还真的不知道花落谁家。

    “黑月叔父太过客气了,这样会折煞小侄的,八弟不懂事,还请不要和他一般见识,被他击杀的这些弟子,在下会妥善安排,同时禀报父亲,不知道黑月叔父意下如何?”

    殷天君静静的立于在那里,却是让任何人忽视不得,虽然有礼有度,不过身上那种莫有若无的气息却是让人忌惮。

    “此子以后真的得到神庭之主大位,后果不堪设想,看起来温和可亲,不过却是心狠手辣之辈,一定要除去——”

    看向殷天君,黑月心中冷笑,不过表面上却是不敢表现出来,微微一笑:“既然二公子如此说了,老夫自当遵从便是,还请约束一下八公子,不要闹的无法收场才是,”

    最后黑月看了一眼殷天赐冷笑一声说道。

    “你——”殷天赐冷喝。

    “行了,老八,跟我回去,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

    殷天君看向殷天赐阴沉的喝道。

    “我——不回去!”

    面对这个殷天君,殷天赐从心里忌惮这个二哥,为人深沉之极,从来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在众兄弟姐妹当中,他的威望极高,甚至超过了老大殷天荒。

    “放肆!跟我走!”

    殷天君轻喝,一手抓着殷天赐,灵力如网,不管殷天赐如何挣扎都挣脱不开,被迫给带走了。

    “此人的实力好强,并不在我之下——”ow9o

    单护法目光阴沉,恭送殷天君的目光,凝重之极,直到黑月的目光望过来,此人才极快的恢复那种手下的神态。

    “黑月大人,黑狱公子,既然如此,手下也告辞了,”单护法恭敬道,然后带人自行离去。

    “哼,这个单护法不简单啊,似乎不满足做一个小小的护法,”望着单护法离开的背影,黑月轻声自语,然后看向众人:“把这里收拾一下,严格看管大狱,敢有失职,严惩不贷!”

    “是,大人,”手下一个战战噤噤,唯诺称是。

    “二哥,你放开我,十三妃姨是被冤枉的,”

    偏僻无人处,殷天君把殷天赐放了下来,殷天赐不满的吼道。

    “天赐,你不要冲动,二公子这样做是为了你好,神庭大狱不是你能闯的,神庭之主大人怪罪下来,你会受罚的,”

    一个女子出现,正是第二副神庭之主之女,那个陈九歌。

    “是你让二哥过来的?”看到陈九歌,殷天赐不由的明白了,不悦的问道。

    “天赐,我——只是不想看你出事,”陈九歌低声说道。

    看着陈九歌望向殷天赐那暧昧的神色,殷天君神色似乎更加的阴沉,这是自己喜欢的女人,可是陈九歌却是心系这个殷天赐,如果不是陈九歌求上门来,他是断然不会出面的。

    “八弟,你这样闹下去,不会解决任何问题,父亲大人威望如天,十三妃姨的事,如果是真的?他能不动怒么?甚至 直接秒杀了那个黑狱,”殷天君淡淡的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殷天赐不由的一怔。

    “我不知道父亲大人是何用意,不过想必自有他的深意,你不要参和了,免得坏了父亲的大事,”殷天君沉思了一下说道。

    “可是,我不能看着十三妃姨在大狱中受苦,”殷天赐有些激动的说道。

    “心在大狱和身在大狱有何区别,老八,据我所知,你以前可是对十三妃姨并没有这么友好,如今却是舍命相救,从强者战场回来,你就变了,这到底是为什么?”

    殷天君看向殷天赐,目光如炬。

    “我——只是觉得十三妃姨太不容易了,她本就受冷落,不该再受此苦,”

    殷天赐有些心虚的说道,他不能把自己和洛天的关系告诉他,这个殷天君太过阴沉。

    “行了,这件事我只能帮你一次,不要再乱闹了,”殷天君怔怔的看了殷天赐一会,然后说道,接着身形直接离开了。

    “天赐,二公子说的对,希望你能三恩而后行,不要连累到你的母妃,万一你出了什么事,你让我怎么办?”陈九歌看向殷天赐略有些羞涩的说道。

    殷天赐深深的叹息了一下,看向陈九歌眼神有些复杂:“九歌,我并不适合你,我看的出来,二哥喜欢你,你为什么不给他一个机会!”

    “二公子虽然人不错,实力也恐怖,不过感情的事,是不可强求的,我早已向他表明过,我喜欢的是你,天赐,听我一句劝,十三妃的事你不要管了,你也管不了,经你这样一闹,我相信,黑月父子不会把十三妃怎么样的,这件事确实有些蹊跷,你最好静观其变,”

    陈九歌看着殷天赐第一次大胆的表露了自己的心迹,然后又认真的劝说道,有些事情,她不便明言,她是第二副神庭之主的女儿,父亲的野心他知道,三大副神庭之主都极有野心,这次的事件的起因,她也能猜出一个大概,定是那黑月在试探神庭之主,想知道他的底线。

    每个副神庭之主的势力都极大,甚至背后还有强大的底牌,也许神庭之主一旦动手,就有可能同时惹翻三大副神庭之主,那样的话,凭神庭之主的强横,也许并不怕三人联手,不过神庭内部生灵涂炭那是不可避免的。

    换句话说,也许神庭之主想给他们一个机会。

    所谓关心则乱,听了先后听了殷天君和陈九歌的话,殷天赐的心慢慢的冷静下来,他也感觉这次父亲所做的太过分了,有些不合常理,只不过十三妃在大狱中受苦,让他颇为不甘,他不知道该如何向洛天交待,自己的良心上也过不去。

    “九歌,我虽然是神庭之主的儿子,可是你应该知道我的地位,跟着我,也许并没有什么前途,”

    殷天赐苦笑了一下说道。

    “天赐,我看中的并不是你的地位,我在乎的是你的人,难道这些年来,我还不明白么?”

    陈九歌动情的说道,她不管父亲怎么样,甚至她还可以帮助父亲出谋划策,不过,她陈九歌却是从来没有想过要害殷天赐。

    “九歌,如果有一天,你的父亲背叛神庭,你会帮谁?”

    殷天赐看向陈九歌突然问道。

    “天赐,你——怎么会这么问,父亲大人对神庭之主忠心耿耿,一直率领神庭的兵将对付海妖,他怎么可能背叛神庭?不会的,”

    陈九歌心里一震,父亲确实有这方面的想法,甚至已经联络到了强大的帮手,现在陈九歌就是想急切的把她和殷天赐关系确定下来,到时,她可以进退自如,冲着这层关系,父亲成功了更好,她可以保护殷天赐,父亲失败了,以两人的关系,她也可以从中说情,毕竟到时自己可是神庭之主的儿媳妇,这层关系,相信神庭之主不得不考虑,也许还会父亲一马。

    “好了,九歌,我只不过是开玩笑的,你不要在意,好了,我累了,要回去休息了,有时间找你去九重天修练,”殷天赐淡淡的说道,然后不再理会这个陈九歌,独自离开。

    “喂,天赐,”陈九歌在身后大叫,可是殷天赐却是走的毫不拖泥带水。

    “父亲大人,那个十三妃,我看——您刚才为什么不承认她与孩儿有染,那样的话,也许最后还能成为事实,看神庭之主并没有对我出手,足见我们开始的想法是正确的,神庭之主对我们有所忌惮,他不敢轻易动手!”

    第三副神庭之主的府邸,黑狱看向父亲道。

    黑月轻轻的摇了摇头:“神色有些凝重,先前为父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现在却感觉有些妥,殷石那个老东西是一个绝不吃亏的主,发生如此大的事,他竟然不闻不问,直接关押十三妃,这不符合常理,所以,狱儿,十三妃虽然是在大狱,这段时间对她好点,不可以上犯上,我想看看殷石到底在搞什么鬼,”

    “还有,为父虽然有了强大的帮手相助,第一副神庭之主万空,还有第二副神庭之主陈法容也极不简单,此人手握兵权,权势极大,所以我们现在不必做出头鸟,明白吗?”

    “父亲所言极是,那孩儿一切听从父亲大人吩咐,”黑狱虽然心有不甘,不过还是点称是。

    此刻,九重天宫,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中,神庭之主,这个神庭的绝对主宰,端坐在那里,收回了神识,神色冷漠之极,轻声自语:“小子,你应该来了吧,不要说为父不给你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