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二百三十九章 尴尬之殷天君
    殷天君出现了,此人心机极深,知道现在这个场面,洛天和殷天赐身死是不可能的了,他知道想继承神庭大位,不但实力要强,而且还要拉拢一大批人辅助自己才行。

    算来,父亲殷石和三大副神庭之主应该快出来了,这件事闹的极大,也唯有父亲所在的小空间应该不知道而已,最起码,三大副神庭之主绝对不知道,所以,他必须趁父亲出关之前,解决这件事,一是让父亲看看自己的能力,同时也会让黑月对自己有好感,一举两得。

    “原来十九妃姨也在这里,天君有礼了,”

    这个殷天君看向十九妃微微躬身客气道,而他身后的那些男女也跟着殷天君向十九妃微微点头,从这里足可以看的出,这个十九妃在神庭王妃当中,还是有一定的权势的,不然的话,不会让这些人参见。

    尽管是那么的随意,不过却是不能忽略的存在,而这些人,对于十三妃却是看也不看,甚至殷天君身后的那些年轻的男女还有着鄙视的神色,这一切都看在了洛天的眼里。

    “天君,你们几个也来了,今天的这些事有些误会,十九妃姨是无能为力了,你的这个弟弟太让人操心了,”十九妃轻轻的柔了一下额头,有些痛心的说道。

    “其实——你应该叫我哥哥,还有这些,都是你的哥哥和姐姐,”

    殷天君并没有理会十九妃的话,只是微微点头,等到他和在场的人全中打完招呼,似乎才想起洛天,回过头来,淡淡的一笑,然后看了一眼身后的那些年轻人,轻声说道。

    这些年轻人都是神庭之主的子女,而且不是全部,只是一小部分,只是这个殷天君的忠实拥护者而已。ow9o

    “这么多的哥哥,姐姐?”

    洛天不由的一呆,看十三妃突然咧嘴一笑:“想不到母亲大人一下子生了这么多孩子,不过看到母亲身陷大狱,却是不来相助,还真是不孝啊,”

    洛天自然知道这些人都是神庭之主其他的女人生的,却故意这么问道。

    “天儿,他们——”

    十三妃望向殷天君等人,微微点头,表示歉意,这些子女,每一个人的母妃都深受殷石器重,自己的地位和他们这些人的母妃没法比。

    “哼,你少胡说八道,我们才不是她所生,她的死活管何事,一个弃妃而已,”

    殷天君身后的一个蓝衣女子,看起来有些精灵古怪,却是嘴巴不饶人,瞪了一眼洛天,不满的哼道。

    “弃妃?哈哈哈——”

    洛天不由的怒极而笑:“我的母亲在我看来比天还要高大、圣洁,什么妃不妃的,我洛天根本不在乎,倒是你这个臭女人,刁蛮无理,你如果是母亲的女儿,简直是对她的侮辱,什么哥哥,姐姐,狗屁,对我的亲人好,我认你,对我的亲人不好,在我的眼里,你连屎都不是!”

    洛天眼眸凛冽无比,上前一步,夹带着着黑月的女人,对着这个所谓的姐姐怒声喝道,他对这些人自然是没有一点感觉,敢侮辱自己的母亲,他不惜杀了她。

    “你——”

    而对洛天凶狠的话语,这个女人心中一惊,下意识的退后一步,你了半天,却是硬没有说出一个字来,洛天那有些狰狞的神色着实吓到了她。

    此刻,殷天君的脸色阴沉无比,洛天所骂,自然把他也包括在内。

    “洛天,不管如何,你是十三妃的儿子,自然就是我们的兄弟,这点你改变不了,如此羞辱自己的姐姐,这点我不和你一般见识,下次再敢对我们不敬,作为兄长,我自会代父惩罚你,现在还是把黑月姨婶放了吧,不然的话,后果,你难以承担,不替自己考虑,也要替十三妃考虑吧,”

    殷天君压着心底的火气,淡淡的说道,诸多的人在看着,等着自己在调解,这不但关系着自己的威望,也关系着自己在父亲大人眼中的能力,所以他必须救下黑月的女人,尽管殷天君对于黑月这个嚣张跋扈的女人并没有好感。

    “殷天君,你似乎不了解我的为人,你如此作派,无非就是想提高自己的威望而已,看你对神庭规矩懂的甚多,对所谓的姐姐不敬,你都会给我惩罚,着实威风,对了,你是二妃的儿子对吧,二妃看来平时教你的东西不少,只不过二妃没有教你怎么对待长辈么?二妃——”

    看着这个殷天君,洛天一口一个二妃,把殷天君激怒了。

    “住口,二妃也是你叫的么?”殷天君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不是我叫的么?那十三妃也是你叫的么?你这个混账东西假慈悲,也要做的彻底一些,母亲大人虽然在神庭不被重视,但毕竟是妃,岂是你这个小辈能直呼的么?你也知道二妃不能叫?”

    洛天怒声喝道,毫不示弱。

    殷天君被洛天一阵抢白,顿时脸色铁青,原来洛天是在这里等着他呢,刚才他拜见十九妃,并没有拜见十三妃,而且还直呼十三妃,而不是十三妃姨,让洛天心中早就不悦。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神庭之主女人不知道有多少,王妃之间,人生起伏太过正常,做人千万不要做绝,得罪我洛天,我会让他比死还难受!”

    洛天冷声喝道,虎目环视四周,眼神狠辣之极,让不少的心中猛跳,没有人想到十三妃竟然有这么狠辣的一个儿子,才是天境中期顶峰就如此狠辣,日后生长起来,定会人人忌惮。

    “此子敢和殷天君争峰,着实不凡,似乎并非冲动,也许还有底牌,三大副神之主一直末归,难道神庭之主这是故意安排的么?赐儿也许争夺神庭大位无望,不过既然此子和赐儿关系不错,何不赌一把——”

    此刻,一直处于静静观望的十九妃心思电转,突然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看向洛天,十九妃不由的微微一笑:“贤侄此话甚有道理,十九妃姨甚是惭愧,姐姐,妹妹以前多有冒昧,还请包涵,同时姐妹,相煎何太急!”

    听了十九妃的话,十三妃微微一怔,随之谦和道:“妹妹过谦了,我心中一直把你当作妹妹,”

    “洛天兄弟说的对,十三妃姨以后谁敢和您过不去,那就是和我殷天赐过去,不服就战!”殷天赐听了母亲的话心中大喜,同样急忙表态道。

    “其实——我感觉十三妃姨确实很不容易的,这些年——”

    看到殷天赐表态,陈九歌不想让殷天赐失望,向走一步,看向十三妃轻声说道。

    “妹妹,你闭嘴,给我回来,”

    此刻,陈九曲大声呵斥妹妹,他没有想到,只是因为一个洛天,竟然一下子这么多人支持十三妃,十三妃本来就是一个弃妃般的存在,现在的地位却是悄然上升。

    “好,很好,洛天,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放还是不放?”

    殷天君此刻脸色更是阴沉无比,冷漠的扫过十九妃,应殷天赐这些人,最后把目光落在了洛天的脸上,厉声喝道,他已经失去了耐心,他没有想到连心机多端,颇有实力的十九妃也公然支持洛天,这让他心中更是愤怒。

    “不放!”洛天干脆的回答。

    “你——”

    殷天君不由的怒极,却真的不敢向洛天出手,毕竟黑月的属下那几个半步灵圣还有两个真正的圣者都投鼠忌器,他更是不敢直接动手,一旦让洛天把黑月的女人杀掉,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和自己的初衷正好相反。

    “二哥,洛天兄弟是为了救自己的母妃,今天才如此大闹大狱,试问我们自己的母亲被困大狱,我们会如何?所以还请理解,那些人对他虎视眈眈,你让他如何放人,一旦放了她,十三妃姨和洛天岂不是要承受对手的狂风暴雨般的攻击?这是他的保命底牌啊,除非二哥答应我们,那些人不可轻举妄动,否则的话,真的让洛天会为难的,”

    桀骜不训的殷天赐自然看出洛天的为难,于是看向殷天君第一次理智的劝说道。

    “他击杀了黑狱,理应到当惩罚,二哥只能答应让他们不可能伤害十三妃——姨,其他的无能为力!”

    殷天君冰冷的说道,想到先前的话,硬生生的在十三妃的后面加了一个“姨”字,心里却是对洛天恨之入骨,他现在不能动洛天,不过一个月后,洛天如果参加神庭弟子比试,那就不要怪他下辣手了,此人刚一来,就让自己颜面扫地,以后那还了得。

    听了殷天君这么说,殷天赐也无语了,他知道洛天已经得罪了这个二哥,以后的日子极为不好过。

    “既然如此,天儿,这个女人万不能放,一切后果,母亲为你承担!”

    十三妃上前一步,淡淡的说道,语气温柔,却是果断无比,她死不足惜,却必须要保住洛天。

    一时间,场面再次的尴尬下来。

    而此刻,神庭虚空内部,神庭之主殷石和三大副神庭之主终于下完了那三盘天地棋盘,让三大副神庭之主各有所得,齐齐表示感谢。

    “最近,都要约束好自己的子孙,不可多事,多多闭关,一个月后,神庭之主的大位继承人的候选大赛就要开始了,为了我神庭的前途,一定要选出一个行才兼备的年轻人来担任啊,”最后神庭之主感叹道。

    “是,大哥说的有理,我等回去自会鞭策他们,”三大副神庭之主各怀心思,却是表面上恭顺道。

    “好了,回去吧,让住,神庭是大家的,不是我个人的,”

    神庭之主这个看上去中年模样的儒雅男子,却是不知道活了多少无尽岁月的人物,放开了这里的禁制,让三人离开,而此刻黑月的脸色的大变,他发现躺在自己戒指中黑狱的那个神识玉简破碎了。

    “该死,是谁,到底是谁杀了我的儿子!”原来和善的黑月一下子变得恐怖异常,厉声怒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