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二百四十一章 洛天的痛苦
    血液融入生死轮符,马上就出现了洛天小时候的模样,极小,还在襁褓之中,十三妃抱着他,一脸的幸福,母爱荡漾着她全部的身心,一边的神庭之主也是面带微笑,如同一个严父,一派家庭和睦图,和星空彼岸的家庭差不多。

    其实洛天不动用自己的精血,神庭之主也有办法查出洛天的真实身份,毕竟在这之前就已经知道了洛天的身份,生死轮符极为玄妙,只要在这金月大陆,就逃不过生死轮符的探查。

    望着那温馨的一幕,十三妃绝美的神色中有一丝向往接着又极快的黯然下来,心中叹息苦涩,不知道多少年了,她一直未有身孕,三十年前,突然天降祥云大劫,一连降了九九八十一大劫,而后开始有了身孕。

    只不过这大劫并没有人知道,因为十三妃当时并不在神庭,生下洛天后,神庭之主殷石对自己恩爱有加,给予她各种赏赐,只是好景不长,十三妃在一次意外中丢失了洛天,神庭之主对她疏远了起来,三十年来,再也没有过问过她,似乎完全的被遗弃了。

    没有神庭之主的宠幸,十三妃日子极为难过,遭受颇多的排挤和叼难,繁华鼎盛的十三妃宫阙殿宇也变得冷清起来,连一些护卫侍女都离开了许多,只剩下对十三妃衷心耿耿的少部分人,而那乌奇就是其中之一。ow9o

    而此刻十九妃则是神色有些不安,内心强自镇定,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跪那里,甚至身子有些发抖的单护法一眼,因为她知道背叛神庭之主的后果,而自己不但背叛了神庭之主给他戴帽子,而且还有了孩子,只不过当时,她满天过海,并没有在这生死轮符上留下印记,现在只要殷天赐往他生死轮符上输入自己的血脉,一切都会明了。

    神庭之主到来,除了这些王妃,还有三大副神庭之主无须跪拜,其他的人全部行虚空大礼,毕竟这如同帝王出巡一般,不过即使是帝王,属下也有位主权重的大臣,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像现在的三大副神庭之主一般,黑月的爱子黑狱被杀,万空和陈法容两人心中不以为然,毕竟黑月的性格他们了解,而且他们也要想借此机会,激起黑月的仇恨,由他率先发难。

    “这个——你虽然是大哥的儿子,不过,当众杀人,确实也太过分了,大哥乃神庭之主,你这样会让他很难做啊——”

    陈法容上前一步,上下打量着洛天,然后看了一眼神庭之主,轻声叹息道,意思就是说,即使是神庭之主的儿子,杀了人,也要按照规矩来。

    “咳,大哥,恭喜消失的公子归来,只不过这件事——要不就算了吧,”那个万空,极为的虚伪,看着殷石的背影,拱手和稀泥道。

    “你——大哥,这件事还请为小弟做主,杀我爱子,辱我女人,如此凶残之人怎配为大哥的儿子?”

    听到万空的话,黑月一怒,瞪了一眼万空,上前一步,狠狠的盯着洛天,强压着心头的怒火,沉声说道,如果不是忌惮神庭之主的威压,他早就一巴掌拍死了洛天。

    “这等逆子,留他何用,还请神庭之主为我们主持公道,杀了他,”

    那个黑月的女人,被洛天刚才踩在脚下,脸肿的像猪头,披头散发,此刻冲殷石疯狂的叫嚣道。

    “凡事有因必有果,神庭的人哪个没有杀过人?这件事,天儿是因我而起,我愿意承受一切后果,还请放过他,”

    面对众人,十三妃神色平静,对着殷石虚空跪了下来,无论如何,她必须要保住洛天。

    “父亲大人,这件事是他黑狱有错在先,不关洛天的事,还请明鉴!”殷天赐大胆的说道。

    “夫君,洛天贤侄击杀黑狱确实是无奈之举,要不这件事待查清楚后,我们从长计议?”十九妃款款向殷石躬身,轻声说道。

    “母亲大人,你起来,这个男人不值得你跪,一切是我洛天所做,要杀要刮,任凭处置,”

    看到殷石铁青着脸,立于那里,无动于衷,洛天心中生怒,他不忍母亲为了自己,再当众受辱,所以洛天一把把十三妃拉了起来,环视了一下众人,不由的哈哈大笑:“我洛天顶天立地,黑狱无耻,如果给我一个机会,我还是照杀不误!只不过让他死的太便宜了,”

    “畜生,你太猖狂了,”

    殷石终于发怒了,眼中射出两道骇人的能量光柱,直接把洛天击飞了,重重的落在地上,大口吐血,神色一下子苍白之极,洛天的实力,在这个父亲面前太过苍白了,简直如同蝼蚁。

    “殷石,你到底做什么,难道你真想杀了他么?”

    一向与世无争的十三妃,此刻身上爆发出一股凌厉的气息,怒瞪着殷石大声的喝道,心中对于殷石那唯一的一点温情也随着他这一击,而烟消云散,这个人在自己的心里一下子变得完全的陌生起来。

    看到洛天被击飞,大口吐血,黑月的那个女人,眼中露出一丝解恨的神情,只不过还远远不满足,她要看着殷石把洛天击杀为自己的儿子报仇。

    “你怎么样?”

    殷天赐掠了过来,扶起洛天,关心的问道。

    洛天轻轻的摇了摇头:“没关系,还死不了,”

    洛天说完,身形再次的笔直,冷目看向殷石:“黑狱母亲大人不敬,该杀,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样会杀他,今天母亲我也要救,谁敢挡路,就是我洛天的敌人,不管是谁!”

    “畜生,你就是这么对父亲说话的么?你以为你有多少实力来说这话?”

    神庭之主殷石怒哼一声,洛天的身形再次的飞了起来,全身俱震,五脏都受到了损伤,身体的晶体细胞竟然有种要解体的趋势,在这等人物面前,洛天可以说和蝼蚁没有任何的区别。

    “父亲?哈哈哈哈——”

    这次连殷天赐都被父亲吓到了,没有敢再扶洛天,只有天妃发出一声悲呼,正要掠过去搀扶洛天,洛天却是自己艰难的站了起来,听到殷石的话,不由的哈哈大笑,笑声有些凄苦。

    “你算是什么父亲?你尽到了一个做父亲的责任了么?你管过我么?你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的吗?父亲?哈哈,可笑,你根本不配做一个父亲,也不配做一个男人,神庭之主?哈哈,连自己的女人也保护不了么?还是根本不愿意保护?不爱她,当初为什么还要要她,让她饱受冷落,排挤,欺凌,甚至还关进了大狱,你算个什么男人?你说,你算什么男人?真正的男人,要为自己的女人愿意付出一切,那是拿出命可以拼的存在,你做到了么?”

    洛天面对殷石疯狂的怒喝着,质问着,发丝有些冷乱,言语有些失态,禁不住的泪流满面,面前的这个男人是自己的父亲,虽然洛天不愿意承认,不过这是事实,所以此刻的洛天像是一个孩子一般的泪水长流,不为自己,只为自己的母亲十三妃。

    “天儿,你不要说了——”

    此刻的十三妃也是泪水朦胧,这一切,她都能忍受,可是听着洛天说出来,她的心里还是难受无比,洛天为了自己出手狠辣,果断,可是现在的他却是那么的虚弱,无助,面对殷石只能靠着言语来发泄着自己的情绪,其他的什么也做不了。

    “畜生,我的事,还论不到你来教训,黑月兄作为神庭的第三副神庭之主,对神庭功劳甚大,你竟然击杀了他的儿子,如今饶你不得!”

    殷石似乎被洛天激怒了,厉声喝道,一掌对着洛天就拍了下来,似乎是要绝杀,洛天此刻心灰意冷,面对强大的神庭之主,自己的这个父亲,他连半点机会都没有,而且也不想反抗了,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世间,也许唯有这个亲人,让洛天生不出反抗的心机,也只有这个男人,让洛天痛心疾首。

    看到神庭之主出手,在场 的黑月和他的女人不由的露出冷笑,似乎看到了洛天被拍成血雾的下场。

    “殷石,你敢,你对如何我不在乎,你要敢杀他,我死也不会放过你,”

    十三妃怒了,看到殷石真的要下杀手,她对殷石此刻一下子失望透顶,怒喝一声,从头上拔下一根玉攒,瞬间变大,如同一道夺目的绿光,对着殷石狠狠的刺来。

    “轰——”

    一阵能量波动,玉簪遇到殷石的能量,瞬间断为了两截。

    “玉儿,你——竟然用这玉簪来对付我?”

    殷石看到那断为两截的玉簪,收回了拍向洛天的大手,有些不敢相信的望着十三妃,直呼她的小名,神色有些难看的喝问道。

    这根玉簪是一件宝物,威力强大,只不过殷石更强大,直接拍断了玉簪,也让他心情有些阴沉下来,这玉簪可是当年实力还不是太强的殷石亲自祭炼送给十三妃的定情信物。

    多少年了,十三妃一直截在身上,即使这些年,殷石如此冷落她,她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希望这个男人能够和以前一样对她,可是,三十年过去了,殷石从来没有过问过自己,如今还要亲自出手杀害自己的儿子,让十三妃失望透顶,对殷石真正的失望了。

    “簪在情在,簪断情绝,今天我离玉儿发下泣天大誓,与殷石的情份,从此一刀两断,如违此誓,让我——”

    “住口!”殷石急忙喝住黑发飞舞,内心绝望,泪流满面的十三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