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二千二百四十三章 各怀心机
    十三妃的宫阙殿宇重新恢复了充沛灵力,如同仙境,来往的侍女不断,护卫来回的巡逻,整个宫阙殿宇,一派郁郁葱葱的景象,光华万丈,如同神阙,只不过却是却少生机。

    对于十三妃来说,把她的宫阙殿宇布置的再好,也抵不过洛天的一个手指头,她想不到刚刚和儿子见面,就要生死离别,对于神庭之主殷石,她是彻底的死了心,住在这共宫阙殿宇之中,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唯一担心的就是洛天了。

    “这次你太总冲动了,一旦神庭之主怪罪下来,我们会受到连累的,难道你认为那个洛天会咸鱼反身么,在神庭之中,比他强大的太多了,总之不能让他们影响到我们的大计,”

    十九妃住所,那个单护法神色有些阴沉,有些不满的训斥着十九妃。

    “你知道吗?当殷石拿出那生死轮符时,我有多害怕?当月华出现时,我也担心之极,我们之间的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不过前提,那是没有人查才行,一但查起来,这件事根本隐瞒不了的。

    你今天的表现,也让我有些失望,不要忘记,你只是一个护法,似乎和我走的有些近了,还有赐儿,这个孩子变了,变得重感情,身上的那种杀气似乎消失了,仅仅靠他,恐怕有些靠不住了,这个洛天虽然境界低,不过实力并不弱,而且有股子狠劲,阅历甚广。

    这次我相信,他不会死在那神识烈火深渊之中,而且还会更上一层楼,我们已经树敌太多,而这个人刚来这里,不如把他当作一个有潜力的种子,失败了,我们也没有什么损失,万一万功了,对我们可是有极大的帮助,”

    十九妃看向这个单护法轻声说道,心机藏天下。

    “也许你说的有道理,这件事,我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妥,可是又想不出来问题出在什么地方,这个洛天的出现,也许真的是一个变数,”

    单护法沉思了一下说道,他和十九妃这些年暗中发展了不少的人,想某图大业,可是今天,他们才发现,还远远不够,今天在场的那些人都远远比自己强大的多,特别是神庭之主殷石,那是一个眼神就可以击杀他的存在。

    只不过他不甘心,这个男人野心极大,偷了神庭之主的女人,并且有了孩子,还想谋求神庭大位,只是谋求这个位子的人太多了,三大副神庭之主,还有神庭之主的几个儿子甚至还有女儿。

    一切都想的有所理所当然了。

    “一切不是没有可能,只要我们不主动出击,等他们各方斗的精疲力竭之时,就是我们出手的好时机,另外,我这个护法称谓是不是需要改一下了,不然的话——”

    “不然的话在外面,你感觉抬不起头来?对么?”

    十九妃看向这个男子,地位低下,却是自己真正男人的护法,轻轻的叹息了一下:“正因为你的这个身份,才是极好的掩饰,不要再想什么变动了,那样的话,更会让人起起疑,在我的心里,你的位置不会改变的,”

    十九妃温柔的安慰着这个男人,不知道多久,她也没有见过神庭之主殷石了,这次一见,她有种陌生的感觉,更有一种后怕,如果再给她一机会,她不一定会选这个护法,毕竟殷石不死,她担心总有一天,会被发现,到了那个时候,她将生不如死。

    “唉,好吧,我有自知之明的,”

    这个护单护法叹息道,在那些公子和三大副神庭之主的眼中,他就是一条狗的存在,甚至连看也不会看他一眼,那种被忽视的感觉,让他极为的难受,毕竟在外,他只是一个护法。

    “父亲大人,对于今天的事情,您怎么看?”

    此刻,神庭另一边,宫阙殿宇之处,这里霞光万丈,气息神圣却是充斥着一种杀伐之气,正是第二副神庭之主陈法容的所在,而陈法容的儿子陈九曲还有女儿陈九歌等子嗣都在,陈九曲也把洛天如何跟随他的大军潜了进来的事情说了一遍。

    陈法容,这个经年带神庭兵将的副神庭之主,身上的杀伐气息极浓郁,虽然刻意收敛,不过还是外泄了一些,即使让陈九曲和陈九歌都有些不舒服。

    “这个洛天极不简单,我听到过他在外面的一些事情,这次为了自己的母亲,竟然毫不留情的击杀了黑狱,手段之凶狠,可见一般,只是此子的实力也不过如此,到殷天君、殷天荒他们差了许多,十三妃也不是殷石所重用的女人,所以这个洛天并不为惧,”

    陈法容,这个有些漆黑的男子,分析着洛天,神色有些不以为为意。

    “即然如此,那样更好,只是不知道这个洛天死了没有,要说这个殷石还真是恐怖,出手也真狠辣,竟然当众要击杀洛天,可惜了,被那个月华老东西给拦了下来,”陈九曲有些不甘的说道。

    “现在神庭内部暗波涌动,殷石也不想过分的得罪三大副神庭之主,有一件事,为父已经证实,这个殷石确实快要压抑不住的境界了,短时间内,似乎要飞升,所以,在这期间,他不想惹恼众人,毕竟他有太多的女人和子嗣在这里,这么着急,挑选神庭之主大位的继承人,也是有原因的,”

    陈法容神色有些玩味的说道。

    “父亲大人,即使如此也不要冲动,一切等神庭之主飞升再说吧,以目前神庭之主的实力,我们万难是其对手,在其他飞升前,最好我们收敛些,可能的话,让那个黑月先试试吧,毕竟这次洛天击杀了黑狱,虽然月华长老答应复活黑狱,不过两方也已经结下了仇怨,我倒是希望,那个洛天能够不死,实力再强大一些,可以和黑月相争锋,”

    一直没有说话的陈九歌微微一笑道。

    “哼,妹子,你不要忘记,那个黑月比起父亲的实力都强大三分,已经触到了尊的门槛,那个洛天能和他争锋,那不知道是可年何月的事,等洛天真的有这个实力,那我们岂也不是对手了?”

    陈九曲满的瞪了一眼妹妹哼道。

    “哥哥,你不要忘记,神庭之主可是说了,洛天的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也就是说此子进入神识烈火深渊,绝对死不了,以神庭之主的手段,洛天想死也不可能,他虽然冷落了十三妃,不过洛天毕竟是他的儿子,而且越级挑战的实力不错,你想神庭这主他能不对这个儿子好么?加以培养之下,不敢说和黑月相争锋,不过牵制一下黑月,我想还是可以做到的,”

    陈九歌此女心性比其父还有慎密,看问题入木三分。

    “哼,九歌 ,你虽然分析的有些道理,不过,最好不要和那个殷天赐走的太近,小心走露了风声,父亲大人为了这件大事,几乎倾尽了全部的心血,不容有失,我们一定要助父亲登上神庭之主的大位,”

    陈九曲有些不满的说道。

    “哥,这是我自己的事,我自有分寸,你不须过问,总之,我不会坏父亲的事的,我唯一的要求,那就是到时留殷天赐一命,还请父亲成全,”

    陈九歌瞪了哥哥一眼,看向自己的父亲陈法容请求道。

    “歌儿,你的心机为父清楚,不过你哥哥说的也对,不要为了感情的事,而坏了大事,”陈法容淡淡的说道,然后看向陈九曲道:“曲儿,这次和海妖作战,可否有什么异常,没有什么变故吧,”

    “回禀父亲大人,一切都极顺利,海妖大军的精英都在隐秘之处,孩儿已经和海皇取得了联系,只要我们需要,他们定会全力相助,唯一让他们有些不满的是,海妖大军死伤的太过惨重了,当然,我神庭大军也是不少的伤亡,其实说到底,海皇还是想向我们讨要好处而已,”

    陈九曲略有些不满的说道。

    陈法容神色有些凝重,沉思一下说道:“海皇此人手段恐怖非常,统治着整个海族,实力强大无比,甚至不比黑月弱,此人是我们所依靠的主要力量,为父也曾答应过他,到时,一旦坐拥神庭,会把神庭三分之一的资源分给他,毕竟无利不起早,如果此人无利可图,他也不会愿意冒这么大的风险了,所以,把宝库中,那些资源暂时取出来一些,送给他吧,必须要和此人搞好关系才行,”

    “是,父亲大人,孩儿马上去办,”陈九曲躬身答道。ow9o

    “洛天——”

    此刻,虚空另一处,殷天君神色阴霾之极,他殷天君在神庭之中,威望极高,不弱于老大殷天荒,这次却是因为这个洛天的出现,让自己的尊严大打折扣,声誉受损,让他的心中极为恼火。

    “二哥,要不要派人盯着这个洛天,神识火陷深渊,我们的神识无法穿过,不知道此人是生是死,万一此人没死,到时参加神庭弟子比赛,我怕会是一个变数!”

    殷天君的身边垂立着一个年轻人,此人也是神庭之主的儿子,叫殷天懦,是一个同样不被重视妃子的儿子,势力弱小,所以一直依附于这个二哥。

    “变数?哼,此子即使再晋级一个等级,也同样在我的掌控之中,我只是想知道的是,父亲大人到底把他放在何种位置,”

    殷天君站了起来,负手而立,黑发熠熠生辉,如同虚空之中的神灵一般,让那个殷天懦的腰不由的更弯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