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二百四十四章 恐怖深渊
    神庭内部竞争极为的激烈,比起帝国更是残酷万倍,权力,地位,欲望是每个人追求的目标,为了权力至亲亦可杀!

    殷天君对于一个月后的神庭大位的继承人选拔赛,志在必得,他不允许有任何的变故发生,洛天的事,让他的心中不悦,不过并没有放在心上,他唯一担心的就是父亲对自己的看法,因为他知道,神庭大位的继承人,主要的决定权还是在于父亲。

    “好了,天懦,我要闭关几天,不到比赛当日不可惊动我,在我闭关期间,帮着盯着点三大副神庭之主他们那些子嗣的动向,另外,还有——十九妃! 这个女人同样不简单!”

    最后殷天君看向殷天懦淡淡的吩咐道。

    “是,二哥,那大哥那边——”

    殷天懦想了一下问道。

    “殷天荒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据我所知,他一直在九重天外闭关,也是为了这次的比赛,那个地方太过恐怖,你根本去不得,他你就不用管了,”

    提到殷天荒,殷天君的眼中露出一丝凝重的神色,这个大哥是他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除了他之外,三大副神庭之主的一些子嗣也有一些控恐怖的人物,像那个陈九曲,还有万空的几个子女,都极为厉害,他们好不容易有这次机会,参加神庭大位继承人的争取,三大副神庭之主定会全力的相助他们。

    “是,二哥,”殷天懦听话的答应道,然后转身就离开了这里。

    “天懦,等二哥大事已定,第七妃的地位,我会让她提升百倍不止,到时你们母贵子荣,二哥说到做到,”

    虚空中殷天懦听到了殷天君的声音,停了下来,感激的冲殷天君重重的点头,然后再次的离开。

    第七妃是殷天懦的母妃,和十三妃一样,被神庭之主受冷落,只不过暗中有殷天君照顾,倒也无人敢欺,比起十三妃的待遇好上了许多。

    放下诸多暗流不说,再说洛天。

    神庭广漠无比,地域极大,这是一处封闭的空间,不过内部却是自成一统,以神庭之主的神通,足可以演化天地万物,甚至弟子晋级都不需要天道雷霆,神庭之主自可演化,这也是外界,金月大陆天道对于神庭颇为忌惮和不满的原因。

    神庭有一处绝迹之地,这里,只要低级的弟子进入边缘地带,就会神识爆炸,内部更是恐怖无比,成为了神庭禁地之一。ow9o

    这处禁地就是神识烈火深渊,绵延十万里,中间是一处不知道深达几万里的神识深渊,恐怖异常,即使灵圣强者在里面,也不敢多呆,对于神识的损耗极为的严重。

    “吼——殷石,你好狠,我发誓为了母妃,我一定要杀了你——”

    神识烈火深渊中,一条人影在其中翻滚,发出阵阵的惨呼,神识识海不知道爆炸了多少次,每次的炸开,都如宇宙沧桑破灭一般,星月沉沦,正是洛天,如果他不是神体晶体体质,早就直接身死道消了。

    即使如此,洛天也如同来到了地狱之中,那种神识的煎熬和折磨,再加上身体的爆炸,让他简直到了崩溃的边缘。

    世上没有一种痛苦比起神识受煎熬更让人受不了,除非有极大的深仇大恨,才会把对方的神识抽取出来,用异火或者是本源之火炙烤,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日死煎熬,而此刻的洛天就是这样,那种感觉,第一次让他感觉也许死并不是一件痛苦的事,而是一种解脱,是一种幸福。

    只不过洛天不想死,他也不能死,求生的本能极为的强烈,他还有太多的事没有做,自己还有女人和兄弟没有陪,他要陪着他们,一直走下去。

    在这其中任何的神通似乎都用不上,任何的战技都是徒劳的,如果不是自己修练过神识,更是不能坚持这么久的时间,其实也不过才过了一天而已,而一天的时间,对于洛天来说简直就是度日如年。

    “看来,这个殷石还是想杀我啊,这等恐怖的存在,根本不是自己所能应付的,”

    洛天心中愤怒的想着,身上的戒指中的灵力疯狂的燃烧,同时吞下一枚神识果,用来恢复身体和修复神识,只不过这等神识烈火深渊恐怖异常,洛天这样只是杯水车薪,解决不了问题,几乎是在瞬间再次的消耗殆尽,神识溃散,身体崩碎,一次又一次,不知道有多少次了,要知道这才仅仅一天的时间不到。

    最后洛天只好把戒指含在口里,任凭身体崩碎,用尽全力护住脑袋,只见一颗脑袋在那深渊之中翻滚,极为的诡异,即使如此,也只不过是持续的时间更长一点而已,如果想不到更好的办法,洛天必死无疑,因为他的神识果和灵力丹还有灵力源脉,在短短时间内,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

    洛天在神训火焰中翻滚,对于这个父亲恨之入骨,此人对自己的母亲冷落,现在又把自己投到了这里,还要坚持半个月,自己一天都已经到了极限了。

    “孩子,神庭内部复杂异常,千万要小心——”

    洛天识海中又想起了当初天妃灵力帷幕虚影所说的话,内部争斗在残酷了,人人尔虞我诈,为了争夺权力,位置,功法,修练场所,赏赐,可以说是不择手段。

    “吼——殷石,不管你是真的想杀我,还是想让我服软求饶,我告诉你,你简直做梦,当真以为我逃不出去么?”

    洛天怒火攻心,竟然忘记了昊天书卷,不由的心中一喜,瞬间刻画了星空坐标,大量的灵力丹投入了星空灵盘之中,开始催动,不管如何,他必须先脱离这该死的鬼地方才行。

    洛天这次定位的空间坐标,就是神庭之外的那庞大海域,只要出了神庭,就可以天高任鸟飞了。

    “轰轰——”

    昊天书卷中的时空灵盘发动能量轰动的声音,在缓缓的运转,只不过让洛天傻眼的是,自己的身体竟然还在原地,也就是说,昊天书卷在这里竟然失灵了。

    “该死,竟然失灵?”

    洛天大惊失色,真的有些慌乱起来,昊天书卷是自己赖以逃生的依靠,现在昊天书卷失灵,让洛天失去了最后的依仗。

    “难道天要绝我洛天!”

    洛天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终于明白为什么昊天书卷在这里失灵,这里的空间似乎并不是真实的空间,根本挪移不出去,以神庭之主的神通,不出意外的话,即使不在这神识烈火深渊,靠着昊天书卷也极难出得了神庭,他应该自有办法控制自己,毕竟一些灵宝,在这等人物面前,并算不了什么。

    “呯——”

    洛天的脑袋再一次的炸裂开来,化为了晶体碎片,一枚戒指在其中沉浮,洛天靠着自己顽强的意志,再次一次的聚拢,同时拼命运转那神识修练的功法,只是这等修练神识的功法,在这强大的无法强想的神识火焰面前,根本不堪一击,难以运转大周天,即使如此在这等强大的烈火神识深渊之中,也仅仅是坚持那么一会而已。

    要知道他的肉身并不是无限制的可以爆炸,聚合,那是需要神识和体内的能量作为依靠的,现在神识虚弱无比,灵力能量更是开始枯竭,洛天预料,自己最多还能凝聚三次,三次过后,自己将再也无力重聚肉身了,身体细胞会消失在这深渊之处,身死道消。

    正在这个时候,洛天前面的能量产生了一丝轻微的波动,一个人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所谓的父亲,神庭之主殷石,冷漠不带任何表情的望着他。

    “怎么,来看我的笑话的么?有本事现在就杀了我,”

    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洛天怒吼连连,那种无力的挫败感,让他心中发狂,这个男人强大的让他绝望,让他为了母亲,向他讨还公道的资格都没有,他洛天不知道要修炼多久,才能到那个地步,也许一生也无法企及。

    灵尊啊,那是多么遥远的存在,自己只不过才天境中期顶峰而已,不到圣者,皆为蝼蚁,更何况他为尊。

    “我来是想告诉你,我殷石的儿子从来没有弱者,从我的第一个子嗣诞生之日起来,已经有近两万年了,所死的儿子,没有八百也有一千,其实有绝大多数的儿子都是死在修炼之中,所以,洛天,你虽然是我的儿子,不过,在你没有成长起来之前,你什么也不是,你明白吗?”

    神庭之主殷石望着洛天淡淡的说道。

    “殷石,你狠,活了这么久,也不知道感情为何物,我洛天从来没有因为你这个父亲而骄傲过,你除了实力比我高之外,哪一点也不如我,我的女人也不少,不过她们每一个都是愿意为我拼命的存在,不像你,冷落自己的女人,任人欺凌,你不配做一个男人,你明白吗?”

    望着那身处神识烈焰之火中的殷石,洛天冷笑着反击道。

    “小子,人各有道,不过你能撑过去再说吧,另外,你的母亲正在为你垂泪,她所住的环境更差,因为我已经遣散了她所有的护卫,侍女,一个光秃秃没有任何灵力的山包就是她最终的归宿,”

    殷石望着洛天平静的说道。

    “殷石,你混蛋,只要我洛天不死,我一定要杀了你,为我母亲报仇,他找了你,真是瞎了眼!”

    洛天面色狰狞,心中涌起滔天的愤怒,他没有想到,自己这次前来,没有为母亲解决麻烦,却是让母亲陷入更加了更加不堪的困境当中。

    “那也等你坚持下来再说吧,”

    殷石最后看了一眼洛天,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身形直接离开了这里。

    “吼——殷石,你不能这样对付母亲,”

    恐怖无边的神识烈火深渊中,传来洛天愤怒的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