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两千二百六十四章 跪下求饶
    洛天的宇宙苍穹炸弹又用上了,成百上千道天地牢笼,能量澎湃,直接困住陈九曲,接着不等他完全的破开天地牢笼,就往面扔炸弹.。

    这等打法,让人目瞪口呆,不过不得不说,洛天的这一招好使的很,现在洛天的实力突飞猛进,制作宇宙苍穹炸弹更是得心应手,为了应付这次的比赛,洛天可是没有闲着,制作了不少,一直存在自己的空间戒指当中,对于神庭殷姓的兄弟姐妹,他也许下不去手,不过对于这个陈九曲,洛天可是没有任何的顾忌,死命的炸。

    “轰轰轰轰,轰轰”

    饶是陈九曲实力惊人,灵圣初期的境界,恐怖异常,也没有想到洛天如此阴险,那宇宙苍穹炸弹威力强大无比,让他吃尽了苦头,自己那强大的防御,也被洛天给炸开了,身上的灵力波动更是无法挡住洛天的炸弹,能量波动异常,甚至连虚空战场之间的那些能量屏障都波动不已,有种要贯通的趋势,不过也仅仅是波动异常,却是炸不开,毕竟,这可是神庭之主亲自设置隔开的屏障。

    “咳,咳,咳,你好狠,有本事,和我光明正大的打一场,”

    陈九曲屈辱憋屈之极,能量爆炸核心,那不甘的声音传了出来,声音有些虚弱,很明显受了重伤。

    “天赐,求你,不要让他再炸了,放过我哥,求求你,”

    陈九歌心中对洛天惊怒的同时,再次的掠到殷天赐面前,苦苦的哀求道。

    “九歌,你应该知道,这虚空战场,神识和声音都无法传送,我根本救不了他,求我,不如求你的父亲,”

    殷天赐淡淡的说道,甚至连他都有些惊讶洛天的“无耻”了,他没有想到洛天竟然用这种方法对付陈九曲,让此人的一身神通根本无法施展,直接就开炸。

    “父亲,不让他们再打了,哥哥会没命的,”

    陈九歌对这个哥哥的感情还是极深的,虚空对着父亲哀求。

    “放肆,给我退下,弟子比赛,生命各按天命,为父不能插手,曲儿死了,也是他技不如人,怪不得任何人,”

    陈法容此刻脸色阴沉的可怕,看着场中的战况,恨不得把洛天给一掌拍死,却是声色俱厉的训斥自己的女儿,他宁愿失去一个儿子,也不能破坏自己的大计。

    终于,不知道洛天的能量炸弹用完,还是心存仁慈,能量爆炸终于停止了,众人齐齐望向那那能量消散的核心战场,只见一个人浑身是血,披头散发的从里面走了出来,身形摇晃,连站都站不稳了,一双眼睛惊怒的望着洛天,正是陈九曲,他一身的神通没有施展出来,却是被洛天一番轰炸,弄成了这个样子,身体灵力溃散,受了重伤,甚至连丹田本源都波动不及,心中对洛天又怨恨,又畏惧。

    “好了,现在该我出手了,”

    洛天身上一尘不染,黑发披肩,静立当场,身形挺拔异常,大手虚空一抓,对着陈九曲狠狠的就劈杀下来。

    “你”

    陈九曲怒极,心里暗想,这貌似一直是你在出手吧,可是愤怒归愤怒,洛天这惊天一击,他绝对不敢硬接,洛天的眼神,气息还有身上的那恐怖的杀机,丝毫不弱于自己,那是莫视对手生死的眼神,让他看到了死亡。

    “轰”

    洛天的九战兵被陈九曲狼狈的躲了过去,只砸的虚空一阵颤抖。

    “洛天,你我并无深仇大恨,不如就此算了,你看如何要知道,还是我放你进入神庭的,不然的话,你不可能进来,不是么?”

    陈九曲心里极为的憋屈,无奈此刻,他被洛天炸的重伤,体内的灵力波动不及,连一半的战力也不到,他可不愿意死,所以,开始说起软话来。

    “我们是没有深仇大恨,可是你却是想杀我,还要当着众人的面,把我击杀,你以为我会放过你么?”

    洛天冷笑,手中的九战兵催动着九倍杀术对着陈九曲穷追猛打。

    “不管如何,是因为我你才进来的,不是么,洛天,就当我陈九曲这次欠你一个人情,放我一马,按照规定一方认输,对方是不能再出手的,”

    陈九曲被洛天追的在虚空战场中处乱窜,即使躲进浅行空间也没有行,都被洛天逼了出来,头发凌乱,衣袍破烂,嘴角流血,极为的狼狈,再次的恳求道。ql11

    而外围的那个陈九曲看到哥哥如此状况,心急如焚,甚至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但是被那虚空战场的能量屏障给挡了回来,此刻陈法容也是脸色铁青,他虽然听不到陈九曲和洛天两人在说什么,不过很显然,陈九曲已经落在了下风,被洛天追着打,再不阻止的话,就会陨落,让他有些坐不住了。

    “这个洛天,先前的那爆炸到底是什么东西,似乎有种宇宙破灭的恐怖,如果是我的话,不知道能不能挡得住”

    南妃身边不远处的殷天君,一双冷漠的眼睛望着洛天,心中在沉思。

    “我洛天怎么会放过一心想要杀我的人呢?再说你光说求饶有什么用,我还可以对外说你是在辱骂我呢,所以,陈九曲你就认命吧,下辈子做人不要如此猖狂!”

    洛天冷笑着,拎着九战兵,再次的追杀下来。

    “你”

    陈九曲脸色难堪无比,扫向外面那似乎变得有些陌生的面孔,心中愤怒不已,他陈九曲还是第一次被人逼到如此狼狈的地步,不过没有办法,先前洛天的爆炸太狠了,直接让他差点丢了半条命,使他没有了和洛天争锋的实力。

    而且,洛天的话中的深意,他陈九曲如何不懂,也就是说,不管自己如何求饶,外面都听不到,一般的对手,听到对方求饶都会住手,停止攻击,先前的那些人也是这样的。

    可是这个洛天不一样,似乎自己刚才的杀意激怒了他,干说求饶是没有用的,那怎么办,只能做动作了,什么动作才能表示求饶的呢,陈九曲心里可是很清楚,可是一旦那样的话,自己的心境就会产生巨大的影响,洛天在自己的心里就会树立无敌的形象,也许自己受心魔的影响,再也无法晋级了。

    堂堂的一个灵圣初期的强者,当着众人的面,要那样向他求饶么?

    此刻陈九曲心中复杂万千,他心里极为的后悔刚才在言语上辱没洛天,把话说的太满了。

    “杀!”

    洛天一声惊天怒喝,九战兵力压万古,虚空震动,如果不是在神庭战场,放在外面的话,洛天的这一击早把虚空给打穿了,出现空间裂缝,现在虚空也只不过剧烈震动了一下而已。

    “啊,不,洛兄,饶我性命!”

    饶是陈九曲这个带兵的统帅,见惯了生死,可是轮到自己身上时,他还是禁不住的大声的求饶了,更是当众跪了下来。

    “咝这个陈九曲,这下子是完了,没有想到被这个洛天逼的跪了下来,那他以后还能晋级么?自断前路了,”

    众人脸色大变,不由的议论纷纷,没有人想到,为了活命,陈九曲会跪了下来求饶。

    “九曲,你给我站起来!”

    陈法容脸色铁青,厉声怒喝,声音滚滚,震荡天际,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儿子如此没有出息,为了活命,竟然当众跪了下来,这让他的老脸往哪儿搁?这可是陈九曲甚至包括他一生的耻辱。

    “月华长老,你还不把他们两人放出来?”

    此刻,万空副神庭之主大声喝道,陈九曲如此表现,他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看向控制战场的月华长老极为的不满。

    “既然陈九曲认输,那么这场比试,洛天胜出,”

    月华长老终于宣布了比赛结果,同时把陈九曲放了出来。

    “吼,啊”

    陈九曲披头散发的从战场上闯了出来,发出仰天一声大吼,如同发了神经质一般,极快的远离了此地。

    “九曲!”

    “哥哥!”

    陈法容的女子还有陈九歌不由的大叫,追了下去,陈九曲成了为笑谈,这次对他的打击,估计一生也缓不过来了,心里留下了阴影。

    “洛天,你应该杀掉他的”

    洛天返回,殷天赐凝重低语道,杀了陈九曲,只能让陈法容嫉恨一时,毕竟战场无情,可是洛天却是逼得此人下跪,这可是比杀了他还难受。

    “唉,我何尝不想,我是怕你将来后悔,”洛天无奈的苦笑道。

    “我后悔?”

    殷天赐一怔,心中有些苦涩,他明白了洛天的意思,陈九歌喜欢自己,万一以后两人在一起了,而洛天则是杀了她的哥哥,这让她心中会有解不开的结,只是这样一来,貌似那个陈九歌对洛天更恨了。

    当时,洛天真的在犹豫,是不是一九战兵打死这个陈九曲,此人阴谋背叛,傲气无比,更是要杀自己,可是此人最后却是如此没有骨气,真的下跪了,自己真的下不去手,再加上月华长老及时的宣布了比赛结果,他如果再动手,那就属于肆意的杀害了。

    “贤侄,不管如何,今日你相助赐儿之恩,十九妃姨记下了,从今天起,十九妃姨与你站在一起,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面对洛天的凶悍和情谊,十九妃真正的表态了。

    “谢十九妃姨,”

    洛天微微一笑,只不过这微笑,看在单护法的眼里,却是有些发寒,他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如此厉害,看起来那人畜无害的背后,出手狠辣,做事风格,让他根本摸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