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三百一十九章 痛苦折磨
    “哈哈哈哈,果然如此,想不到你是他的儿子,也是了,不然的话,你怎么会那诸天轮回,只可惜才第二层而已,看来,你是他最为看重的儿子吧,不然的话,不会把神庭大位传给你,只不过你太弱小了,如果让你领袖神庭,神庭必定走向覆灭,”

    听到洛天亲口说出是殷石的儿子,这个迷仙殿主不由的放大大笑,那笑声有凄苦,有愤怒,有惊天的愤怒,只是不知道她和神庭之主到底有什么仇恨。

    “该死,看来父亲当年惹到过这个女人,而这个女人应该吃了亏才对,不然的话,不会如此表现,”

    洛天望着这个恐怖的女人,心中生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果然。

    迷仙殿看向洛天,冷漠的哼道:“如果是别人,我倒是不介意给你一个全尸,不过你是殷石的儿子,我让你神魂俱灭!”

    迷仙殿主说到最后,三千白发,无风自动,分出一缕,闪电般的缠向了洛天。

    “吼——”

    洛天自不是坐以待毙之人,一声大喝,轮起九战兵,重重的对着这发丝削砍了下去,只不过让洛天震惊的是,自己这一击虽然不足全盛时期的一半,不过即使一座山也会砍成两半,可是砍在这发丝之上,竟然丝毫末损,甚至比起低阶的防御灵宝还要坚韧异常。

    “难怪头发这么长,应该是没法理发吧——”

    洛天这个时候,还在胡思乱想,那发丝却是直接缠向了自己的脖子。

    “咯咯,咯咯——”

    洛天一下子感觉窒息起来,双手紧紧的抓住那发丝,拼命的拉扯,可是却是如同蚍蜉撼树,根本拉扯不动,他只自己的脖子都被要勒断了。

    要知道,洛天现在的身体,堪称宝体,相当于下级灵宝,一般的攻击,即使自己站着不动,也不会伤分毫,可是在这个迷仙殿的发丝下,他只感觉自己的脖子脆弱无比,似乎都会断裂一般。

    “呼——”

    “呯——”

    洛天直接被甩飞,一下子狠狠的撞在那巨大的血棺之上,强大的冲击力,让洛天只感觉五脏六腑都碎裂了,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宝体受损,晶体细胞如同瓷器一般的破裂。

    “体质还不错,竟然还没有死,”

    看到洛天倒地咳血,迷仙殿主冷漠的哼道,衣袖一甩,洛天就像一个纸人一般,再次的飞了起来,重重的撞在了另外一处血棺之上,这俱棺冢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强者的尸体,竟然冰寒无比,饶是洛天对于冰寒的属性极为的免疫,不过遇到那种冰寒,他的身体竟然有种冻僵的感觉,浑身上下起了一层薄冰,冻的直打哆嗦。

    “轰轰轰——”

    “呯呯呯呯——”

    “咣当!”

    迷仙殿主似乎对洛天痛恨之极,不停的击打,明明可以一举击杀洛天,却是在一直折磨着他,最后直接再次的封印在那血棺之中。

    “该死的女人,你有本事就杀了我,不杀我,你会后悔的,总有一天,我扒光你的衣服,拉你游街!”

    洛天身体虚弱无比,四仰八叉的倒在血棺之中,无力的叫骂着,从来没有这一刻无助过。

    “轰——”

    血棺一阵强烈的震动,洛天顿时晕死过去,随后外面一阵寂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血棺中,黑暗中,洛天缓缓的醒了过来,只感觉全身的骨头都碎裂了,身体破败不堪,甚至连一丝灵力也凝聚不起来,如同一个废人。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这个女人明显是想把自己折磨至死,真的不知道当年父亲如何得罪了她,害的让自己来顶缸,”

    洛天躺在那里,心里电转,胡思乱想,意识都有些凌乱了,他想遍了所有的办法,也没有想到逃走之法,甚至自己的昊天书卷都无法用,认真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装备,九战兵,日落黄昏门户还有昊天书卷等都在,只不过却是不能助他脱困。

    “咦?这是什么?”

    洛天搜遍自己的识海,突然发现,在自己的识海中,先前苏醒上古大人物的那些功法,出现在他的眼前,他可是清楚的记得,那些功法是残缺的,而现在也是残缺的,只不过却是补充了一部分,也就是说,在这段时间内,自己大人物的记忆又恢复了一些。

    “还是不能修练,因为这功法很显然是后半部分的,前半部分根本没有,没有序,没有纲,不能轻易的尝试——”

    洛天仔细的研究了一下,最后摇了摇头。

    “也许这个可以修练一下——”

    最后洛天在自己记忆那残缺的功法之中,找到了一个名为天医圣术的功法,虽然也是不全,不过好在有前半部分。

    “所料不错的话,这应该是一种恢复身体的功法才对,只是不知道行不行,算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洛天心中苦笑,不然的话,自己在这血棺之中,根本不会呆太久,那血棺之内上的血染必将有自己的一部分。

    “封冥,幽苦,天灵,封穴,葵杀,导气作引,断虚空,入幽冥,强神——”

    天医圣术晦涩难懂,洛天一头雾水,冥思苦想,最后脑海之中,如同闪电而过,似乎找到了修练之法,正暗自高兴,不过还没有等他修练。

    咣当一声,血棺一下子打开,自己从里面飞了出来。

    “呼——”

    洛天大口端气,有重见天日的感觉,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迷仙殿主出现在自己眼前,距离自己极近,几乎脸对脸,甚至洛天只要一努嘴,都能亲上这个女人,只不过洛天却是不敢,因为这个女人那眼中的杀机还有冰寒,让洛天明白,这个女人对自己是真的极恨。

    “放心吧,我是不会轻易让你死的,”

    冰冷的绝世容艳开口,冷漠无情,一只玉手直接压在洛天的天灵盖上,洛天只感觉自己的识海如同海啸一般的翻腾,整个身体竟然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身体的细胞,骨骼,竟然以可见的速度在愈合。

    “谢——”

    “呯。”

    洛天的谢字刚出,身体一下子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血棺之上。

    “呯呯呯——”

    “轰轰,轰轰——”

    洛天再次被这个女人给抽打的四肢断裂,晶体细胞都有种破裂的迹象,大口咳血。

    qL11

    “咣当——”

    再次的把洛天给关了进去。

    “混账女人,到底想做什么,耍我么?”

    这次洛天连骂人的力气也没有了,比起上次伤的还重,躺在棺材里,动弹不得。

    “好,好,原来真的是修复身体的医术——”

    洛天强忍着痛苦,想着刚才那种天医圣术,尝试着修复身体,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慢慢的愈合,这让他大喜,虽然没有这个迷仙殿那恐怖的手段疗伤厉害,不过也不错了,毕竟这是残缺的天医圣术。

    外面的迷仙殿主,似乎知道洛天的身体状况,咣当一声,血棺再次的打开了,洛天只感觉心头一紧,没有等这个女人再出手,于是猛的喝道:“你这个混蛋女人,你到底想做什么,要杀便杀,小爷不会求饶的,”

    “你求饶一样是死,”

    迷仙殿主冷冷的盯着洛天道,眼神之中除了杀机,还有别的东西在里面,这个东西,洛天可以理解为幽怨,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

    “放心吧,我不会求饶的,就是死,也不会求饶,”

    洛天冷声喝道,他还从来没有受到过如此非人的待遇,还从来没有在一个强者面前如此无力过,自己就像一个面团一般,对方想怎么揉就怎么揉。

    “刷”的一声,洛天只感觉自己手指一痛,那个戴有灵力戒指的手指竟然被这个恐怖的女人生生的削掉了,戒指落到了她的手里,洛天只感觉自己的神识一痛,竟然和自己的戒指失去了神识联系。

    “你——想做什么?”

    洛天这个女人拿着自已的戒指观看,并且神识侵入其中,轻轻的皱眉,脸色有些阴冷。

    “时空倒转和仙血,你放在了哪里”

    果然,迷仙殿主在寻找那可以改变时间的重宝,还有那一盆恐怖的仙血,洛天在来的时候,其实去了一趟神庭,把这两样东西交给了自己的母亲。

    时空倒转是一个绝好的宝贝,有了它,再有足够多的灵力源脉和灵力丹的话,自己的女人和兄弟就能在里面修练,比起别人的修练速度多几倍,十几倍,甚至上百倍,这是他千道盟成长起来的重要东西,所以洛天在来北疆之前,就留了下来,他即使死,也不能把这个东西交上去。

    “这些东西并不在我这里,你杀了我也得不到的,”洛天哼道。

    “畜生!”

    迷仙殿主一袖,甩飞了洛天,让洛天在空中都喷出一大口鲜血。

    “够了,你这个混账女人,到底和我父有什么恩怨,我来一力承担,想杀便杀就是,”

    洛天怒极,这来回的折腾,像是猫戏老鼠一般,让他受不了,饶是他足智多谋,不过在这种绝对的强者面前,任何计策进了用不上,而且洛天还不知道此女为何如此痛恨自己的父亲,这让他郁闷无比。

    “想活命的话,那就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交出时空倒转,还有仙血,然后大骂殷石是畜生,是混账,我就会放了你,”

    迷仙殿主望向洛天颇具玩味的说道。

    “你——放屁,你还是杀了我吧,”

    洛天怒道,前两个条件,他还能理解,第三个条件,却是让自己大骂自己的父亲,虽然殷石和自己呆的时间很短,不过洛天现在已经认了这个父亲,怎么可能做大逆不道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