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四百一十九章 事态恶化
    第两千四百一十九章 事态恶化

    “牧野苍茫,你敢杀他,逍遥门定会把你们精武学院连根拔起!”

    看到牧野苍茫竟然真的要对白如风下杀手,一边重伤倒地的石王魂飞魄散,想救根本无能无力,心中惊怒的同时,猛然大喝。

    “逍遥门?本公子怕他们不成?我精武学院才是这片大陆的主宰!”

    牧野苍茫狞笑,毫不顾忌,对着白如风就拍了下来,一只灵力大手,覆盖白如风的头顶,要把白如风拍成血雾。

    “牧野公子,你有些过分了!”

    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响起,从学院深处,伸出了一只灵力大手,速度极快,直接拍碎了牧野苍茫的灵力大手,能量四溢,震的牧野苍茫一连退后了好几步,神色变得极为的难看。

    此刻,在白如风的眼前,出现一个老者,正是精武学院外院的执法长老天工,在他的身边还跟着两人,一个是空信,一个是谢虎,这两人只因为和白盟交好,被学院贬去精英弟子之名,下放到了外面,做了一名外门弟子。

    这几天每天打杂,地位一落千丈,只不过外门弟子靠近山门,所以山门外的动静,早已惊动了他们两人,这两人自知不是那个牧野苍茫的对手,于是急忙把执法长老天工请了出来,幸亏来的及时,救了白如风一命。

    “天工,你这个老东西,你想多管闲事?不要忘记,你现在不是执法长老了,只是一个寻常不过的长老,再敢多事,把你贬为弟子!”

    牧野苍茫,站稳身形,看到来人,心中大怒。

    牧野苍茫被天工震的一连退后了几步,连半个手掌都震裂了,体内的灵力不停的翻滚,让他又惊又怒,一双如同鹰隼一眼神喷射出杀人的目光,盯着天工,冷声喝道,似乎没有把天工放在眼里。

    天工跟随中道庸,现在中道庸被调离外院,所以他作为中道庸这一系,也受到了极大的排挤,免去了执法长老一职,地位大大降低,在学院之中,已经没有了话语权。

    “牧野苍茫,不管如何,白如风他们是精武学院的弟子,当初中道庸院长,只是把他们外放游历而已,你竟然对他们下杀手?我想即使是牧野院长在此,他也不会这么做的,”

    天工护住了白如风和石王,一双长长的眉毛下,眼睛却是凝重无比,自从牧野清风接手精武学院后,把学院搞的一团糟,迫害的迫害,下放的下放,夺权的夺权,整个学院乌烟瘴气,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学院了,让他痛心不已。

    “少在这里提我的父亲,你没有资格,敢多事,我连你一起镇压,护院长老何在?”

    牧野苍茫神色狰狞猛的大喝。

    “牧野苍茫,你太过分了,白兄还有石王兄弟已经身受重伤,天工长老出面化解人,你应该见好就收,难道真的要把这学院闹的鸡犬不宁么?”

    谢虎扶着白如风,瞪向牧野苍茫大声喝道。

    “你又算个什么东西,勾结白盟,看来把你下放做为外门弟子,还是便宜你了,我宣布,从即日起,你谢虎不再是精武学院的弟子,逐出学院,在外行走,永远不得以精武学院自居,否则,杀无赦!”

    牧野苍茫冷声喝道,众人心中一惊,没有想到牧野苍茫做的如此绝,连那个木秀也轻轻的皱眉。

    “哈哈哈,牧野苍茫,不用你费用了,从今天起,我谢虎脱离精武学院,从此再也与学院毫无瓜葛,”

    谢虎怒极而笑,心中苦涩,学院变成了这个样子,他也无心呆下去了,心中对学院失望之极。

    “也算我一个,贫僧也想云游天下了,”

    空信扶着石王,单手合十,神色肃穆道,他本来是一个无法无天的野和尚,争名夺利,不过最近一段时间,他开始修心养性了。

    “两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弟子,当学院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么?只能学院把你们驱除,你们还想反出学院不成?要走的话,不是不可以,不过把从学院学到的本事给我留下来吧,”

    一声苍老却是包含着冰冷的声音传来,学院深处,一条能量铺就的大道延伸而来,两人并肩联手而至。

    一老一少,老者身材高大,身着紫金衣袍,灵力波动间,如同得道的仙人,另一个则是年轻人,如同人中龙凤,头带紫金冠,面如冠玉,身材修长,一举一动,无不透着与天地合的气均,这两人一看就是极为恐怖的强者。

    “见过长老!”

    看到这两人到来,在场的诸多弟子齐齐的下跪拜迎,就连牧野苍茫都微微颔首,可见这两人地位极高,除了白如风,石王外还有谢虎,空信外,那些弟子全部跪了下来。

    这等声势虽然壮观,不过却是违背了学院的中庸之道,变成了一个宗门大势力,等级森严了很多,这是牧野清风到达学院以后,新立的规矩,所有的弟子,凡是遇到执法,传功以上长老级别的人物,必须跪拜,这让诸多的弟子心中不满,却也敢怒不敢言。

    而这一老一少,一个是新任的执法长老,一个是传功长老,刚好属于这一级别,是牧野清风从内院调过来的,重要岗位的人员,全被他换了一遍,可以说,牧野清风在学院一手遮天,不然的话,牧野苍茫不会如此嚣张跋扈。

    “两位长老,难道你们真的纵容牧野公子不成?”

    看到这两人到来,原执法长老天工,眼角不由的轻微的跳了一下,心知不好,这两人可以说是牧野苍茫的帮凶,对他极为的维护,这两人到来,此事定难善了,不过还是上前一步,望着这两人淡淡的问道。

    “天工,你要明白,你现在的处境,你只是一个普通的长老,牧野公子的事你无权干涉,这样吧,看在你也是学院元老的面子,也不镇压你了,我代你为向公子求情,放你一马,滚回去,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养老吧,”

    那个身道紫金衣袍的老者,只是扫了一眼天工,淡淡的说道,他不想击杀天工,引起太多弟子的不满,毕竟,现在学院的怨气很重,他也必须掌握这个度。

    “我可以回去,不过你要让牧野公子放了他们两个,同时还有两个女弟子,也要从折扇中放出来,我保证他们以后不会再踏入学院半步,”

    天工神色难堪,还是据理力争道。

    “不知死活的东西,给脸不要脸,杀了他们,我看谁还敢拦,”牧野苍茫冷声喝道。

    “天工长老,您的恩情石王多谢了,这件事,请不要管了,今天这件事没有完,我会让天下人皆知,你们学院所做的龌龊勾当,”

    “不错,天工长老,请不要为了我们不成气的弟子而惹来杀身之祸,要战便战,我白如风即使死也要拉上几个垫背的,”

    白如风一身是血,心中冲天的愤怒无比发泄,他恨自己实力不强,无法救出自己的女人,准备血战到底了。

    天工长老神色肃穆,看了一眼空信和谢虎低声道:“等会,带他们两个先走,我来殿后,此地不易久留,”

    “天工长老——”

    几人心中悲痛,这个天工长老,嫉恶如仇,恩怨分明,虽然平时极为严厉,不过却是深得弟子的爱戴,如今的情况来看,天工是想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来挡住对方,为他们赢得生机。

    “我不走,我必须要救出冰凤和清灵,”白如风固执的说道。

    “愚蠢,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明白吗?”天工长老猛的望向白如风低喝道。

    “可是——”

    白如风欲言又上,他是真的不甘心啊,冰凤和清灵落入牧野苍茫的手中,不用想也会知道发生什么事,这是他绝计不能容忍的。

    “天工,你还想与我为敌不成?告诉你们,今天你们一个人也走不了,你应该知道我的实力,我杀你根本不会超过三招,”

    现任执法长老,这个紫金衣袍老者,实力恐怖,是灵圣初期的强者,而天工也有了进步,达到了半圣境界,不过终就是半圣,虽然到灵圣境界只差半个格,实力却是不能以道里来计,差距太大了。

    “放过他们吧,我愿意听从任何处罚,”天工长老叹息,在进行最后的争取。

    “两位长老,还不出手么?我有些不耐烦了,”牧野苍茫冷冷的喝道。

    “出手吧,他们几个就交给你了,免得夜长梦多,”

    紫金衣袍老者,看了一眼身边的那个年轻男子,淡淡的说道。

    “他们?一个指头就可以碾死他们,”

    这个年轻人极为的自负,不过却有自负的资本,他的实力同样是灵圣初期强者,对于白如风,谢虎他们,真的太简单了,不要说,白如风和石王受了伤,即使全盛状态,他们四人联手,也不会是这个年轻人的对手。”

    “嗖”

    紫金衣袍老者率先出手了,一只大手一下子破碎了虚空,风起云涌,快如闪电,所过之处,如到到了黄昏一般,这是空间能量波动,将要撕裂空间的结果。

    “吼——”

    天工一声大喝,双手交叉,身上的灵力疯狂的涌动,十字交叉,打出他最强的战技,对着此人的手掌就轰了过去。

    “天工,你还不行,”

    能量波动中,传来紫金衣袍老者的声音,声音似远非近,虚无飘渺。

    “轰轰——”

    不得不说,这个紫金衣袍的老者极为的恐怖,天工的最强大的攻击,根本挡不住此人,直接拍碎了他的攻击,一道大手对着他的胸口抓了过来。

    “刺啦”

    一声轻响,天工长老身受如遭受雷击,此人变掌为刀,直接划开了天工的胸膛,顿时血流如注,连内脏都流了出来,灵力四溢,不停的蠕动,场面极为的恐怖。

    “天工长老!”

    白如风,谢虎等极惊骇大喝,而那个年轻人,却是冷哼一声,漫不经心的一掌也压了下来,掌力如同山岳,直接笼罩了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