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五百五十二章 天孤台
    天阳城,是金月大陆西域的一个小城,并不是太大,只有几亿人口,这在金月大陆来说,确实是一个小城池。

    只不过这个小城池,最近却是极有名气,因为,听说有逍遥门的弟子在这里和人生死大战,吸引了不少的人前来看热闹。

    城池高大,足有十丈,全部是用暗褐色的岩石堆砌而成,巍峨磅礴。

    城内,街道宽大,干净,茶馆,酒楼,药铺应有尽有,和其他的城池没有什么区别,唯一有所区别的,就是最近几天,这里的人似乎变的特别多,都是前来观看生死大战的。

    “这里就是那逍遥门弟子和人生死大战的地方,唉,到时,这天台之上,恐怕又多了一道冤魂了,”

    一队甲胄兵士,经过这里,来维护秩序,有人望向那足有上百丈的高大青石台,有人叹息道。

    这里是天阳城一些人生死大战的地方,又名天孤台,上了天孤台,只能有一人活着下来,上面坑坑洼洼,血迹斑斑,岁月古老悠久,充斥着一种古老沧桑的气息,上面的大旗猎猎作响,震慑人的心灵。

    “不错,这次又有好戏看了,逍遥门最近气势如虹,甚至连禁地的后代和仙府传承者都敢抗衡,还有那些转世强者,也不放在眼里,我倒要看看这个逍遥门的弟子到底有多厉害,”

    其中有兵士不屑的哼道。

    “不要大意,我们只是城中护卫,最好两边都不要得罪,逍遥门不简单,不过和逍遥弟子对战的这个彩云涧的弟子也不简单,这个像是突然冒出来的大教,据说极为恐怖,手段强横,彩云涧的主人据说是一个位灵圣后期顶峰的强者。

    还有人说,此人已经领悟了尊的道序,手下的弟子异常强大。”

    为首的一个兵卫凝重的说道。

    “是么?不知道逍遥门的这个弟子为何和彩云涧结怨,”有兵士问道。

    “哼,不要提了,据说,这个逍遥门的弟子叫作花千树,此人风流倜傥,好色成性,曾拐走了这个教的女弟子,惹怒了这个大教,派出这个教很有名的一个弟子名叫画雨,与这个花千树决斗,是想当众羞辱逍遥门的弟子,打击逍遥门的气焰,”

    “原来是这样,不知道这个花千树是不是这个画雨的对手,”有兵士提出质疑。

    “很难说,据说这个花千树很厉害,而这个画雨也不弱,到时看吧,城主特意吩咐过,我们不要多管闲事,这里的强者越来越多,有许多我们城主都不敢得罪,我们还是小心为妙,不然的话,到时被人一巴掌拍死都是白死,”

    这个为首的护卫深深的看了一下那天孤台悠悠的说道,然后带人走了过去。

    “千树,这次有把握吗,千万要小心,”

    一处酒楼之中,一个风流倜傥的白衣男子,端坐在那里,轻轻的品着灵酒,黑发披肩,玉树临风,唇红齿白,神色有些凝重,眉宇之间有股英气,正是花千树。

    而坐在他对面的,则是两个白衣女子,艳冠天下,这是一对姐妹,两人长的极像,不是别人,正是冰水慈和冰水烟姐妹两人,她们和花千树早在星空彼岸就结为了异性兄妹。

    姐妹两人也是在外历练,听到了花千树的消息赶了过来。

    “两位妹子,放心吧,我自有分寸,这个彩云涧不简单,最近打伤了我们不少逍遥门的弟子,而且这个大教起来的太突兀,我怀疑其中有些阴谋,借此一战,看看她们的底蕴也不错,”

    花千树微微一笑道。

    “难道,你诱拐的那个怀柔,没有告诉你这个大教的秘密么?”

    冰水烟白了一眼花千树哼道。

    花千树老脸一红:“小妹莫要取笑,我只是救过她而已,是她要跟着我,我也没有办法,只不过她是外门弟子,知道的并不多,”

    “不管如何,你这次太冒险了,毕竟有不少的强者在针对我们逍遥门,”冰水慈有些担心的说道。

    “我知道,不过对方下了战书,我如果拒战,岂不是辱了逍遥门的名声么?更重要的一点是,我想借此机会,看看到底有哪些人想对我逍遥门不利,”

    花千树凝重的说道,逍遥门的弟子不想惹事,不过也从来不怕事,在外历练,如果没胆气和血性,早晚会被人吞掉。

    “那好吧,一定要小心,”冰水慈轻声说道。

    三天的时间已过,所来的强者越来越多,只不过花千树毕竟是一个实力低微的弟子,即使有消息传出来,那些恐怖的人物,来的也不多,他们不会把时间浪费在看这种无聊的打斗上,不过暗中还是来了不少的人,都是年轻一代的强者。

    此刻,天孤台上,已经立着一名女子,这名女子一身绿色的衣裙,身材修长,玲珑起伏,在她的后背,背着一把长剑,随意的立在那里,却是有一股惊天的气息,锋芒毕露,眉心一颗红痣,更多了几分威严。

    此刻,天孤台上,有不少的强者在观望,甚至在虚空之中,还有强者隐于其中,更多的是,则是在暗处利用天透密法,望向这里。

    “花千树,你给我滚出来,难道逍遥门的弟子都如此胆小么?”

    天孤台上的绿裙女子,正是彩云涧大教的精英弟子画雨,看到花千树久不出现,不由的怒声喝道,声波滚滚,暗含天音,震动很远。

    “好狂妄的女子,真想上台和她一战”

    台下,一个头戴斗篷的黑衣女子,冷声哼道,同样的身背一把古朴的大剑。

    “狐狸姐,要不我们上去算了,这个女人很强,花千树不一定是对手,”

    在她的身边,还有一个女子,身材有些矮小,不过丰满之极,蒙着白纱,手里拖着一把甚至比她还要长的大剑。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玉面狐狸和苍井百合,这二女当然也听到了消息,星夜赶来。

    “如果是别人还行,这个混蛋就算了,我可不想和他有任何关系,名声在外,太臭了,”

    玉狐狸冷声哼道,只要花千树没有生命危险,她不会出手帮他的。

    “画面姑娘,冤家宜解不易结,何苦如此相逼,我逍遥门和彩云涧无冤无仇,还希望点到为止如何?”

    一个白衣男子,凌空而起,缓缓的上了天孤台,冲这个画面微微施礼,淡淡的说道,正是花千树,一表人才,风流倜傥。

    “他就是花千树,真的很帅”

    台下有不少的女修,看到花千树,两眼放光,渍渍称奇,在犯花痴。

    “这个逍遥门的弟子并不高,只不过才是真灵后期而已,如果是以前,这在这片大陆中也是一个强者了,可是在现在这片天地下,却是显得那么微不足道了,逍遥门的强者难道放心让他就这样大模大样的轰动人气么?不怕他陨落?还是拿他做实验?”

    天阳城中,有不少的强者,一眼就看穿了花千树的境界,不由的心中有些犯疑。

    “应该是逍遥门的一个实验品而已,是在向世人说什么呢?”

    同样,有强者表示心中不解。

    “花千树,你诱拐我彩云涧弟子,给你一个机会,自废修为,饶你一命,否则的话,击碎你的肉身,抽取你的神魂,让你受七七四十九天的神火煎熬而死,”

    画雨,这个女人刷的拔出后背的长剑,指向花千树,杏眉倒竖,剑意随气而动,冲天的剑意瞬间笼罩花千树。

    “画雨姑娘,这次应你之邀,在此决斗,并不是因为你彩云涧的弟子,而是因为你伤了我逍遥门的弟子,至于那个怀柔姑娘,我是只不救了她而已,她要跟随,以报道救命之恩,我也没有办法,”

    花千树两手一摊,还做了一个星空彼岸特有的耸肩动作,惹的天孤台下一个犯花痴的女子,甚至尖叫起来。

    不得不说,花千树这货确实很有女缘,风流倜傥,正义又有些邪,和玄武两人有些臭味相透,散布女人经,宣扬什么女子主权,得到了不少女弟子的认同,真的不同于那些阴邪之辈。

    “油嘴滑舌,看剑,”

    看到花千树做的动作,画雨不由的一怔,随即大怒,这个动作,她认为是对自己的一种侮辱,顿时脚尖一点,身随剑走,对着花千树就击杀下来。

    “那就领教一下姑娘的剑法,希望我们能点到为止,”

    花千剑神色微微凝重,同样的手掌一翻,出现了一把剑,这把剑修长,如他的身材,刷的一下展开,对着这个画雨反击过云。

    画雨的实力很强,甚至半只脚已经踏入了天境,比花千树略强一些,况且这个女人以他可是恨之入骨,他不敢大意。

    一时间,花千树白衣飘飘,剑意涌动,如同梨花堆千树,端雪压海棠,姿势潇洒之极,不要说是女人,就是男人,看了也是暗自惊叹,这个男子确实有吸引女人的资本。

    “彩云涧的弟子太过分了,人家处处忍让,你却是咄咄相逼,我看多半是你追求人家不成,而恼羞成怒吧,”

    这时,台下的那个花痴女子突然开口说道,声援花千树。

    “放肆!”

    画雨不由的大怒,气极之下,有些乱了分寸,被花千树压制,搬回了局面,两人的相剑相撞,缠绕在一起,大震之下,同时脱手而飞,画雨玉掌翻涌,灵力滚滚,对着花千树就拍了过来。

    “七欲灵力”

    花千树轻喝,一掌反迎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