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五百五十三章 千树显威
    七欲真力是花千树在星空彼岸成名的一种掌法,打中人体,会产生七欲,特别是女人,更是受不了。

    说实话,这个家伙泡女人,这套功**不可没,现在,来到金月大陆,在时空倒转之中修炼了好几年,更是在外历练了一年多,他的天分还是极高的,修到了真灵后期顶峰的境界。

    而七欲真力更是产生了七欲灵力,威力更大,触发心底欲之念,有不可思议的能力。

    “轰”

    花千树和画雨两人对了一掌,灵力冲天,空间震荡,天孤台上刮起一阵狂风,两人彼此被对方的掌力震的后退了十多步,发丝飞舞,衣袍翻飞。

    “你”

    画雨只感觉体内突然有一股燥动,那种打进去的力量,似乎唤醒了她心底之欲之望,一下子变下脸色绯红,一双美眸变得有些雾蒙蒙的。

    “该死,彩云神功,给我镇压!”

    画雨心中吃惊无比,险些失态,猛的咬牙,动用功法,强行压制那种炽热燥动,眼神瞬间恢复了清明,玉手如爪,划破空间,如同白骨爪影一般,对着花千树就抓了过去。

    这个女人吃亏在前,不会再上同样的当,避免和花千树对掌。

    这样一来,花千树顿时落在下风,在他的身前出现了一道如同梨花一般的防御,绚丽多资,荡起层层的的能量涟漪,进行防御。

    “刷,刷,刷!”

    “轰轰,轰轰,轰轰”

    不得不说,这个画雨实力极强,稍高花千树一筹,道道白骨爪影出现,梨花能量被她几下给抓爆,甚至直接切向花千树的中路,破开他的防御,直取他的丹田。

    “好厉害的女人,不过我却是有能力杀他!”

    天孤台下,身材娇小,体型却是极为丰满的苍井百合,手中的长刀轻轻的颤抖,眼中战意盈然。

    她是星空彼岸的神忍出身,那套战术,对于现在具有灵力的她同样好用,并且被她发扬光大,动用之间,神出鬼没,袭杀大术炉火纯青,恐怖无比,连玉面狐狸,这个当年以刺杀为主的女人,都甘拜下风。

    “难道这才是她真实的功法”

    玉面护理看向画雨,神色有些凝重。

    在她历练期间,曾无意中听到这么一个秘闻,据说,有一个仙府出世了,没有人知道它出世的时间,地点,只知道,这个仙府出世时,到处都是尸骨血海,白骨遍地。

    听说,这个仙府的主人,当年陨落时,是一个世间绝世女子,只因为心爱的男子,被人当众击杀,她却是无力相助,眼看着在自己的面前,化成了血雾,连神识都没有留下来,从那以后,这个女子心性大变,誓要杀尽天下男子,用他们的血与骨,来祭奠自己的男人。

    后来,这个仙府传承主人陨落了,被人联手击杀,只剩下红颜枯骨,却是执念不消,积怨极重,由一堆白骨之中,诞生了灵识,存活了下来

    这是一则传闻,没有人知道是真是假,毕竟太古老了,玉面狐狸也是无意中听到而已,看到这个画雨施展那类似白骨爪的东西,她莫名的想到了这么一则传闻。

    只不过在场的强者,甚至包括一些恐怖的强者,并没有发现什么端倪,毕竟金月大陆的功法如同繁星,什么功法都有,没有人会往这方面想。

    “七欲灵域!”

    花千树被这个画雨逼的动用了底牌,展开了自己的域,顿时,权力,金钱,色,食等各种**,形成无数个画面。

    而在这些欲之海中,却是端坐着一个白衣男子,赫然是花千树自己,俨然是一个圣人,无欲无求,那些七欲之画面场景,被他自身荡开,独立其中。

    如果让人看到花千树的域,定会知道,此人虽然看起来风流倜傥,沾花惹草,内心却是纯净一片,不沾淤泥,和当年在星空彼岸一样。

    不然的话,洛天也不会和他结为好友,冰水慈和冰水烟也不会和他结为异性兄妹,只有真正的了解花千树,才会知道此人的为人,喜欢女人不假,不过和洛天一样,对于每个女人,他都会认真对待。

    “江山如画!”

    画雨看到花千树展开了自己的域,不由的娇喝一声,同样也展开了自己的域,只见一副优美的画卷开始折叠,万里江山如画,形成了自己的域。

    而在这江山如画的域中,却是突然出现可怕的一幕,原来美丽的江山,却是涌现出了血淋淋的大量的白骨,堆积如山。

    而在画雨的身后虚空上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白骨虚影,鲜血淋淋,上面出现无数的冤魂厉鬼,鬼哭狼嚎,和这完美的江山如山形成强大的对比,给人以强大的视觉冲突。

    “七欲之外,纯净吾身,以形化质,直指本心,七欲之剑,给我斩杀!”

    花千树面对对方那尸山血海,白骨森森,开始慢慢的形成一个巨大的骷髅,顿时神色凝重,他没有想到这个画雨的功法如此邪恶,当先出手了,七欲画面,形成七欲之剑,以着画雨斩杀过去。

    “幽灵之怨,白骨之矛!”

    画面黑发飞舞,身后的白骨虚影,如同僵尸般,步入出来,挥动两条长长的白骨手臂。

    顿时那白骨尸开始崩裂,轰然作响,咔嚓,咔嚓,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响起,那些无数的那些散乱零碎的白骨,组成了无数的一仗多长的白骨长矛对着花千树狠狠的击了过去。

    “轰轰”

    “轰轰”

    顿时,花千树的七欲之剑和那些白骨长矛狠狠的撞在一起,无数的白骨长矛重新化为了白骨。

    不过,还是有一支特别巨大的白骨长矛,隐含着画雨的精气神,刺中了花千树的肩膀,让他倒飞出去几十仗远,狠狠的撞在自己的能量域壁上,发丝有些凌乱,肩膀处血流如注。

    “阴阳两极,两个极端,想不到你也是如此,不知道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你,”

    花千树忍痛拔下那根骨矛,运转灵力,压制那种尸骨血气,不让他破坏自己的身体,望着画雨,神色凝重道。

    “杀!”

    画雨不发一言,在自己的域中,杀向花千树,在外面看来,这是两团巨大的能量在波动,并看不清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千树心底善良,恐怕要吃亏,”

    天孤台下,冰水慈姐妹眼中出现一丝担忧的神色,而冰水烟更是轻声自语。

    “准备出手吧,我感觉到天孤台外有些敌意波动,肯定不只这个画雨对花千树不利,”

    玉面狐狸,神色凝重道,不管如何,花千树是逍遥门的弟子,是洛天的好兄弟,她们不能不管。

    “我也感觉到了,似乎有强大的存在在蹲守,我等不见是对手,”苍井百合自然也感应到了,神色有些不安。

    “哼,”

    花千树的灵力域中,此刻,他的发丝飞舞,神色凝重,这个女人的实力本来就比他强,他不能再有仁慈之心了,必须尽全力,否则的话,必被他所杀。

    一时间,花千树疯狂了,七欲之力汹涌澎湃,掌力漫天,拼着受伤,欺身上前,打向画雨。

    “呯呯呯呯,”

    花千树受伤吐血,不过终于切身到近前,和这个画雨展开了近身战。

    “啊,混账东西,我要杀了你,”

    画雨此刻,被花千树一连拍中了几掌,打入的七欲灵力,让她欲罢不能,眸如春水,脸色绯红,娇躯颤抖,身体踉踉跄跄,都快有些站不稳了,花千树趁火打劫,再次拍出漫天的掌力。

    “不,不要,嗯,啊,”

    画雨一下子软倒在地,没有了一点力气,那种力量让折磨着她,如同一个需求不满的女子一般,急切的渴望,望向花千树的眼神都变了。

    “该死,不会是太过了吧,”

    花千树心中嘀咕,心意一动,一掌拍向此女的天灵盖,并不是击杀他,而是一股纯净的力量,帮她压制,他不能让这个女人当面失态,否则的话,只能和彩云涧的仇越结越深。

    在花千树的帮助下,画雨终于压制了那种冲动,神色的潮红并没有退去,怔怔的望着洛天,不知道在想什么。

    “画雨姑娘,你没事吧,”花千树上前轻声问道。

    “哼,”

    画雨狠狠的瞪了一眼花千树,突然破开自己的江山如画域,冲了过去,飞向天孤台,直接掠向了远方,就此离去。

    “这样就结束了么?到底是谁赢了?”

    天孤台下,此刻议论纷纷。

    “看来这个花千树输了,没有看到吗,此人受伤吐血,而那个画雨,安然无恙,直接离开,饶了他一命,”

    有人做出结论。

    “逍遥门的弟子,果然了得,竟然逼走了高出你半个境界的画雨,不错,那么我来领教一下阁下的神通吧,”

    一个冷漠的声音传来,传音末落,一个如同遮天掌影对着花千树就拍了过来。

    “放肆,”

    “大胆!”

    隐于暗处的冰水烟姐妹,玉面狐狸,还有苍井百合,顿时大怒,齐齐大喝,只不过对方这一击太恐怖了,太快,太突兀了,她们反映过来,已经罩向了花千树。

    “轰”

    花千树神色大变,动用了全部的战力,抗衡这一掌,还是被一掌给拍飞了,身体差点没有爆炸,在空中,就喷出一口血箭,坠下天孤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