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五百五十九章 岁月如歌
    日升日落,花开花落,树叶绿了又黄,黄了又绿,修练无岁月,金月大陆转眼二十年过去了。

    在这二十年间,金月大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人桀的实力更加强大了,占领了一域,仙府传承更是在这片大陆频繁出现,成为了绝项强者之一,还有五大禁地、一个转世归来的强者,都是统领一方的存在。

    一些新兴的势力也起来了,许多年轻一代的强者,开始头角峥嵘,与这天地争辉,不过许多强者,主要是灵圣以上的强者都选择了闭关,因为,这片天大陆越来越不稳定了,强大的气息,惊天动地。

    金月大陆已经不是以前的金月大陆,风云变幻,一股庞大的气息,压的这片大陆都极为凝重。

    “大劫真的快要到来了,这片大陆要保不住了么?何去何从?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一些强者惴惴不安,那种压制的气息,让每个人都如同万斤巨石一般,压在每个人的心头。

    当然,一批年轻强乾,如同雨后春笋一般起来了,各大势力,各大教,强者转世的后代,仙府传承的弟子,还有五大禁地的后代,成为这片天地的主角。

    当然,天地大劫将至,许多强者都闭关了,行走在这片天地间,几乎连灵圣强者也不可见了,全部感觉到了那种莫名的压力。

    压力,莫名,恐怖,惊惧。

    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换旧人,二十年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一些凡人已经开始老去了,气血亏损,连一些强者,都过了顶峰时期,走下坡路了,甚至更多的一些寿元将近的老者,开始闯禁地,甚至和一些禁地的后代结交,妄图获取机缘,再活一世。

    虽然对于强大的修练来说,这二十年,并不太算太长的时间,不过足以发生太多的事。

    各大势力,妖族,天宫,万佛宗,紫薇圣地,神庭,逍遥门,一些年轻的弟子纷纷出世,开始历练,二十年前,那个不成问的规定,还是拘束一部分强者的,有的强者自持身份,存有风度,不会与一些低阶弟子计较,所以,那些低阶的弟子成长极快。

    当然,这在大世之中,竞争也是残酷无比,每一个年轻的强者,一步一血,都是踏着强者的尸骨前进的。

    “洛小天,我要和你一战,你夺我师妹,此仇不得不报,”

    有年轻的强者大喝,约年轻强者决战。

    “对不起,没空,想和我决战,先预约,”

    一个声音传了出来,桀傲不训,有些调侃。

    “那好,我就预约,你说时间和地点,”对方愤怒的吼道。

    “等着吧,现在预约已经满了,估计你已经排在十年以后了,”后者随意的说道。

    “吼,混账,我才不管什么预约不预约,就要与你一战,否则,我杀向逍遥门,”对方年轻气盛,怒极而吼。

    “小兔崽子,大言不惭,让你妈或者你姨什么的过来说话,欺负我侄子么,我想问问她,是怎么教育孩子的,她如果不懂的话,我来教她,手把手的教她都行,”

    逍遥门有强者发出声音,据说是一个玄武,一个叫花千树。

    “哼,逍遥门已经形同虚设,神体洛天早已不在,凭你们这些人也敢大言不惭,杀,”

    有老一辈的强者向他们出手了。

    “滚回去,逍遥门岂是你这等小派也可以任意羞辱的?不自量力的东西,”

    一个冷艳霸道的女人出现,一巴掌把对方抽飞。

    “嘿,寒姨好厉害,为你点赞,”

    一个黑发披肩的年轻人,酷似神体洛天,咧嘴一笑,说道。

    “少咧咧,以后自己的事自已处理,寒姨只是偶尔路过,下次你这个小混蛋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一个美妇冷冷的瞪了这个年轻人一眼,冷声哼道,然后直接消失不见,来去匆匆。

    “千树叔,玄武叔,你说这个寒姨是不是在等我父亲呢,否则的话,她为何一直没有找伴侣,”

    形似洛天的少年男子眨着眼睛望着一个玉树临风还有一个桀骜不驯的黑发男子问道。

    “小屁孩,少打听这些事,”

    黑发披肩的男子脸一黑,轻声呵斥道,神色却是有些复杂。

    “洛兄,你到底在哪,难道真的不存在么了么?你是不想让亲人看着你气血衰老而逝去么?可是,按照时间推算也不对,你不可能只有二十年的寿元”

    黑发披肩的男子眼神有些黯然。

    这个男子正是玄武,而玉树临风的男子则是花千树,二十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是洛天却是一直没有回过逍遥门,有人说,曾见过洛天,可是他们曾穷其心力的寻找,却是一直没有找到洛天的踪影。

    有人说,洛天与强者大战,期望突破境界,不幸已经陨落了。

    还有人说,洛天躲避在一处世外桃源,准备了此一生,因为他的气血衰老,寿元将近,不想让逍遥门看到他临世的一面,准备黯然落幕。

    总之说什么的都有,逍遥门的强者尽出,这些年来,一直在寻找洛天的下落,众女在呼唤,可是洛天一直没有现身。

    二十年过去了,有不少的人知道洛天是真的出了问题,甚至连逍遥门一些弟子的心也沉了下去,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如果洛天真的无恙的话,他一定会现身的,因为没有人不知道,洛天是极重情义的男子,这些年来,逍遥门也遭受过攻击,可是他一直没有出现。

    “神体洛天,我似乎看到过,已经老的不成样子了,白发披肩,肌肉干枯,气血衰老,行走于大漠之间,孤独于偏僻之壤,”

    有人曾如此说道。

    还有人说,洛天在历经红尘,于凡人帝国之中,做了官职,想从中体会一下凡人的红尘百态,以求突破。

    反正,二十年来,说什么的都有,只不过二十年之中,发生的事太多了,洛天已经快要淡出人们的视线,即使最负盛名的人物,也禁不住时间的消磨,只有一些势力,一些人物,仍然在孜孜不倦的寻找神体洛天,逍遥门,神庭,妖族,万佛宗,天宫等一些大势力。

    “可惜了,当年没有和他一战,否则的话,一定会把他镇压,”有强者暗中冷哼。

    “与辉煌中落幕,也算是没有遗憾了,”又有强者回应。

    “少充大尾巴狼,有本事,让你们的后人或者弟子和我一战,打的你们连你妈都不认识,”

    有逍遥门的年轻强者霸道的回应,这个年轻人就是洛小天,已经成为年轻一代的佼佼者,言行更是出乎常人理解,毕竟他可是综合了星空彼岸和金月大陆的两种文化,再加上各种各样的老师的教导,使得这小子根本不按常规出牌,言行更是另类。

    “何须大哥出马,我就可以了,不过必须是美女出马,男人就算了,我没有兴趣,”

    一个外貌看起来极为清秀的少年,一说话,还带着一丝羞涩,说出来的话,却是有些痞子气,让不少的年轻强者动怒,上前挑战,只不过,这个清秀少年极为厉害,而且心机极深,竟然不亚于那个叫作洛小天的少年,似乎叫作洛华。

    “不愧是神体的子嗣,他虽然逝去,不过他的后代已经成长起来了,灵圣强者不出,在这片天地间,年轻一代的强者,也只有五大禁地,转世强者还有各大势力的精英后代可以和他们争锋了,”

    有老者叹息,感叹岁月流逝,一代新人换旧人,江山代有人才出,他们已经老了。

    大世已出,强者争峰,短短十年,却是让一些昔日的强者,黯然收场,失去了争锋之心,甚至包括昔日的一些强体。

    亿万前,雪山之巅,一个黑袍男子盘膝坐在那里,雪花点点,已经近乎年示出黑袍的颜色,那一头白发已经开始灰白,面色极为的枯萎,如同风干的干肉一般,灰白的发丝下,遮挡着一对眸子。

    坐在那里,动也不动,没有人知道,此人什么时候来的这里,又枯坐了多长时间,如同山石枯木,永恒不动。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消失了二十年之久的洛天,血肉已经近乎完全的干枯,本源识海也出现了衰竭,只有识海之中的结婴还盘膝坐在那里,面色红润,精力充沛。

    这些年来,洛天下九幽黄泉,上九天苍穹,踏遍宇宙八荒,穷山沼泽,远古莽林,甚至访迷仙殿,鬼都,寻求重生之道。

    可是,重生之法,无外乎是舍弃肉身,重修神识,洛天并不满意,因为,他知道,他的问题并不是出在这上面。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哈哈哈哈!”

    这一天,盘坐在那里的洛天,突然猛的睁开了眼睛,如同醍醐灌顶,哈哈大笑,两道精光如同电芒一般,射出上千里,把远处的一座山峰都崩碎了,积雪飞舞,天地震荡。

    “大哥,终于悟到了突破之法了么?”

    一个身穿兽衣,精壮的汉子,掠了过来,手里拎着一只雪鸡,望着洛天,不由的惊喜的叫道,正是猎杀青,十五年前,洛天把他从那处上古遗迹之中救了出来,一直跟随自己,并没有回逍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