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七百二十章 找上门来
    “畜牲,你把我留到现在,不就是想得到天医经么,我一天不交出天医经,你就不会杀我,我就有报仇的机会,你祸乱我天医宗,我发誓宗有一天把你挫骨扬灰,形神俱灭!”

    天医宗主咬牙切齿的说道,符文铁链挣的哗啦啦做向,连那同样布满符文的通天石柱都摇晃不已,无穷无尽的怨气,杀意弥漫这个小世界。“

    哼,不识抬举,我看你能耗到几时?现在我就让你看着你的那些女弟子是如何被本欢喜王摧残的!”

    这个欢喜王冷声哼道,大手伸出,直接突破这个空间壁垒限制,把一个姿色不错的女弟子从一座峰之中凭空摄了过来。

    “你是什么人?师尊?”这

    个女弟子正在修炼,突然只感觉,眼前时空错乱,一阵天旋地转,等她清醒时,就来到了这个荒芜的空间,看到欢喜王不由的大惊,而一双妙目望向那困绑在石柱上的老人时,不由的失声叫了出来,因为她认的出来,这个老人才是她的师尊,天医宗主!“

    快走,快离开这里!”

    看到自己的弟子被欢喜王摄来,天医宗主不由的大声喝道,他无法想像这个女弟子一会会面临什么下场。欢

    喜王冷哼一声,大手伸来,直接笼罩这个弟子。“

    大自在,大欢喜!”顿

    时,这个弟子开始还反抗,还不甘心,可是下一刻,这个女弟子就变的神色有些恍惚,最后再次清明起来,眼中出现一种堕落红尘的渴望。“

    修炼为什么,长寿算什么,还不如大欢喜一场,时间青爱是最大的欢喜,可惜我却是迷失了这么久,主人才是我的唯一”

    这个弟子看向欢喜王,有种大彻大悟的感觉,眼中眉含春宇,对着欢喜王盈盈一拜:“见过主人,谢主人让弟子迷途知返,能重归欢喜!”“

    吼,弟子天香醒来!”

    看到这一幕,天医宗主大声喝道,铁链哗啦啦只响,想要唤醒这个弟子,可是自己现在功力神通被压制,无法起到醍醐灌顶的效果,甚至这个弟子天香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径直向着欢喜王走去,衣衫开始落地“

    哈哈,哈哈,天医宗主,看到了没有,这就是你的好弟子,我会让她成为我练功的鼎炉,没有我的解救之法,任何人也救不了她!”

    欢喜王哈哈大笑,一把这个女弟子给摄了过来,此女打蛇随棍上,直接攀附上来,放骇形荡,不忍直视,不堪一幕开始上演,最后此女在慘呼中,成了一具干尸,被欢喜王一把抓成了碎末,从此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这个弟子了。

    “啊!恶魔,你这个恶魔,谁能帮我杀了他,我愿意永世做他的奴隶也在所不惜,只要能为我的弟子讨还公道,我华生在此发下黄天大愿,不杀此人,我死不瞑目!”

    天医宗主此刻状若疯狂,仰天长啸,枯草一般的发丝根根竖起,一双深凹的眼睛溢出两道鲜血,极为骇人。

    “哈哈哈,天医宗主,你越是生气,我越是兴奋,我的大欢喜之术即将大成,到时整个天南域,不,整个冥山都将成为我的欢喜地!”欢

    喜王哈哈大笑。

    “吼,什么人,敢擅闯我天医宗,不要命了么?”这

    是欢喜王耳朵微微一动,顿时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心意一动,不由的神色一变。“

    天医宗主,改时间再来陪你,我的要求希望你好好考虑考虑,不然的话,你天医宗所有的女弟子都不存在了,哈哈”

    欢喜王哈哈大笑,身形一晃就出了这个小空间。“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看着这个畜牲祸害天医宗么?可是天医经关系甚大,一旦落去此人的手中,就会危害天下苍生,我该怎么办,谁能告诉我该怎么办”

    欢喜王离开后,天医宗主华生那凌乱的发丝下,一双滴血的眼睛充满了犹豫和痛苦。“

    是何方朋友驾临我天医宗,有失远迎,不当之处,还请赎罪!”天

    医宗深处,天医宗主白衣胜雪,仙风道骨,慈眉善目,从虚空深处传了过来。正

    是那欢喜王,幻成了天医宗主的模样,无论是神态还是气质都一般无二,也难怪没有人认的出来,没有人知道,真正的天医宗主被关押起来,倍受折磨。

    天医宗巨大的广场之上,一个白衣少年,平静的立于那里,不动如山,只是随意的站在那里,却是给人一种高山昂之的错觉,正是洛天,周围一些弟子紧紧的把洛天围着,却是不敢动手,远处有不少弟子躺在那里在抽搐呻吟。“

    唰”的一声,洛天转过身来,看向这个在众多弟子的拥护之下,掠过来的天医宗主,神色冷漠中,还有一丝疑虑。天

    医宗山明水秀,药香四溢,给人的感觉那是一种空灵,高远,远离世间尘埃,不藏污纳垢之感,这也是洛天闯进这天医宗没有对那些弟子下杀手的原因。他

    总感觉哪里不对,可是又说不出来,直到看到这个天医宗主,心里才微微一动,这个天医宗主,看起来道法自然,慈眉善目,不过洛天却是敏锐的感觉到,这个天医宗主似乎和这天医宗有些格格不入,这是一种直觉,具体的原因洛天说不上来。“

    嗯?呵呵,原来是逍遥小友,来我天医宗真是蓬荜生辉啊,”看

    到洛天望过来的目光,天医宗主也就是欢喜王心里咯噔一跳,掩饰住内心的慌乱,微笑着说道,同时挥了挥手,让弟子散开,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

    天医宗主?我一路走来,不知经历了多少腥风血雨,你是第一个算计我,而还能做到如此坦然自若的人!”洛

    天看向这个天医宗主,似笑非笑的说道。“

    道友这是何意?”天

    医宗主神色不由一僵,眼底深处一抹寒意一闪而过。“

    何意?当初如果没有这个东西,那些人也不会这么快找到我,你料定我不会吞服你送的天医神丹吧,所以在这上面做了手脚,用来定位我的位置,不得不说你的手段极高明,不过却是瞒不过我,也正是因为这个东西,让我杀了那些人,使我有了统一清平山的借口,我应该感谢你才对!”

    洛天冷冷的说着,同时手中出现了一枚用能量包裹的丹药,隔绝了任何能量及神识印记的传递,所以洛天才会无声无息的来到这天医宗而不被这个欢喜王觉察到。“

    你比我想像中要聪明的多!”

    看到这枚丹药出现在洛天手中,这个欢喜王神色冷了下来,他知道面对洛天这样的人,一些小手段都是白费,自己下在在天医神丹之中的禁忌追踪之术,是自己的秘法,一般的人即使粉碎丹药,用神识查看,过滤,也找不到。当

    初,洛天从天地盟出来,不知道改变了多少路线,行走于多少虚空,仍然被对方袭击,足以说明问题。

    而且洛天从来不会把一个人的外貌和一个人的内心联系起来,大善若奸,大恶面善的人可不在少数,这个“天医宗主”明显就是这类人。

    “好吧,既然你知道了,我也就不瞒你了,这枚丹药确实有问题,我也没有想到,你会在众多的门派的太上长老的合力围杀下突围出来,甚至还救援了铁晶门,让我们的计划落空。

    清平山容不得外人独大,我们这样做,也是为了自保而已,阁下的实力已经赢得了我们的尊重,如果你想在清平山立足,壮大铁晶门,我们也无法阻拦,只能恭贺你便是,”这

    个欢喜王冒充的天医宗主倒是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却是暗中施展神通,通知其他的门派前来救援,因为他知道,凭自己的实力根本不是洛天的对手。“

    如果你真的有这样的心态,那么你先前算计我的事,我倒可以既往不究,而你却是暗通里曲,通外其他的门派前来围杀我,今天倒是留你不得了,”洛

    天此刻神色一动,大手虚空一抓,顿时一道神识传音被他击的粉碎冷哼一道:“混账东西,在来之前,我早已布下下了一个大阵,任何神识和传音都冲不出去,在我面前,你还是太嫩了些,”

    “你好阴险,天医宗弟子,布阵,杀了他,”欢

    喜王大声喝道,身上的仙风道骨和慈眉善目的模样消失不见,代替的有几分狰狞。

    “是,师尊,”

    顿时无数的弟子如同雨点一般的分布四周,人人往口中塞一了枚丹药,顿时人人实力大增,近乎于提升一个小境界,不愧是天医宗,对于丹药的研究有独到的见解。“

    轰轰”

    洛天神色冷漠之极,虚空踏过,不动声色的用上了虚空三式,那些弟子没有来得及布阵,就被洛天所震散,一个个东倒西歪,吐血后退。而

    洛天的脚步并没有停,直接向着欢喜王走来,滔天的威势,强大的压力让这个欢喜王头皮发麻,面对洛天,虽然有天医宗万千弟子,不过他仍然感觉是自己在独对洛天,外人根本帮不上一点忙。“

    大欢喜,大自在!”

    面对洛天的凶威,欢喜王压制不住心中的恐惧,狂吼一声,抢先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