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七百二十一章 击杀欢喜王
    洛天,也就是欢喜王眼中的逍遥,那绝对是强大的存在,在天地盟,杀明月宗主如同砍瓜切菜一般,把他的人头挂在了天地盟的城墙之上。如

    果说明月宗主是徒有虚名,那么几大势力出动的所有的太上长老及一些底蕴,联合袭杀他,却是被他反杀,更是解了清平山之围,这就恐怖了。

    所以,这个欢喜王单独面对洛天,他的心里直打鼓,根本没有任何的胜算,不过他成长到现在,也是灵尊强者,绝不会坐以待毙,但也不会装模作样,动用天医宗的功法,尽管他会一些,但是绝没有自己拿手的功法好用和强大。

    因此,这个欢喜王此刻,什么也不顾了,直接动用了他的最强大功法,大自在,大欢喜。

    大自在,大欢喜,是一种罕见的功法,以沉沦为主,以欢喜为主,全是人世间一些得过且过,皆大欢喜的场面。此

    人的功法一出,顿时天地之间,形成了无数个能量漩涡,每一个漩涡如同一方小世界一般,演化世间的诸多欢喜,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他乡遇故知,境界飞速增长,寿元无疆

    等等,没有世间任何的负面因素,全是皆大欢喜的场景,其中更多的就是男女天地交济,阴阳共生,各种姿态的都有,不堪入目,柳绿花红,莺歌燕舞。

    这些能量漩涡极可怕,每一个小世界都足以迷惑人心,让人产生幻觉,如同身临其中,千千万万,无彩缤纷,对着洛天就压了过来,把洛天包围。

    “大自在,大欢喜,难道这真的是世人追求的真正目的,生存就是为了这些么?”一

    瞬间,洛天的眼神之中出现了一丝迷茫,在他的识海深处出现了太多皆大欢喜的事情,星空彼岸的大胜归来,和兄弟把酒言欢,和自己的女人花前月下,翻云覆雨,自己的女人失而复得,自己兄弟的成长进步,自己儿子的可爱等等。

    “大欢喜,这才是大欢喜,我们”虽

    然没有针对天医宗的弟子,不过千万的弟子也受到了影响,一时间,神色有些恍惚,喃喃自语,神色呆滞,开始有一种彻悟的感觉。“

    轰”

    洛天的识海突然一震,结婴指天划地,震动强大的神识,让洛天一下子就清醒过来,就看到那些能量漩涡如同一个又一个的世界把他笼罩,强大的压力如同排山倒海,有种让自己永远沉沦在大欢喜,大自在之中。“

    世间欢喜,只是其中之一而已,天地之大,大自在才是真理,你却是把他揉和在一起,偏重于大欢喜,实在是大错特错,”

    洛天一声爆喝,惊天动地,震动云霄,一下子唤醒了在场的弟子,同时,洛天一拳就打了过去。

    这一拳平淡无奇,中规中距,似乎走的是中庸之道,其中却是包含着丰富的哲理,包含人间沧桑,人生无常,喜怒哀乐,这才是真正的世间,真实的情感和大欢喜之术的左道相左。

    这一拳恐怖无比,天地间只有这一拳,这一拳才是唯一,才是真理,才是永恒。这

    一拳所过之处,虚空开始塌陷,四周的天地灵气疯狂的席卷,欢喜王的大欢喜,大自在的神通漩涡开始破碎。

    “这不是师尊的神通,此人根本不是师尊!”天

    医宗诸多的弟子,看到这种欢喜之术,终于有人认了出来,特别是前面的一些师兄妹们,望着虚空中,那个天医宗主,有人开始出声大喝。天

    医宗主的拳法有生死之道,有救死扶伤之情,有悯怀天下之意,大方中庸,道济天下,可是此人根本不是那回事,神通邪恶,只讲究大欢喜,男女阴阳交济,天医宗主根本不会用这种邪恶的功法。所

    以,欢喜王一动用功法,就被不少的弟子认了出来,联想到这个所谓的师尊有时一些怪异的举动还有一些女弟子的消失,这些弟子顿时明白了一些,向来以中庸平和的天天医宗的弟子,第一次身上出现了滔天的杀意。只

    不过这种气息,很快的被更加的能量气息所淹没,那就是洛天的这一拳。

    “轰轰”

    洛天的一拳如同灭世,肉身强大堪称上级灵宝,欢喜王的大欢喜,大自在的神通漩涡尽数破碎,拳意及体,让他感觉到了死亡。“

    吼,欢喜皇袍!”欢

    喜王神色大变,狂吼一声,在他的身上出现了一件大红喜袍,轰的一声散发出着强大的红晕波动,竟然是一件中级灵宝,防御惊人,上面的男女阴阳交济的图案活灵活现,如同一个个小世界封印在其中一般。

    “欺世盗名之辈,给你去死!”洛

    天一往无前,冷声喝道,此人欢喜皇袍直接碎裂,终于拳头轰进了欢喜王的身体,强大的能量疯狂的破坏着着此人的生理机能,轰的一声,欢喜王的身体一下子被洛天给击碎了。“

    不,逍遥,你好狠,我欢喜大法还没有成,是不会死的,我恨,我恨,我恨啊,欢喜大法一旦大成,半步灵帝也会轻易的沉沦其中”

    欢喜王的神识逃了出去,愤怒的尖叫着,极为的不甘,同时大吼一声,天医宗深处,一股丹药如同时空长河一般的涌来,此人竟然要借用这此丹药重聚肉身。

    “没有用的,算计我的人,从来没有一个好下场,你也不例外,”

    洛天冷漠如斯,一掌拍了过去,那些丹药长河被洛天拍散,同时大手一握,覆盖天地苍穹,深行空间,把欢喜王的神识硬生生的拘了回来,在洛天的掌心之中有一些跳动的神识小人,正是那个欢喜王。“

    前辈,请先问出我师尊的下落再杀他,”

    这时,掠来几个天医宗的弟子,向前躬身跪请道。

    “哼,杀了我,没有人能救得了那个华生,只有我才能救他,”

    欢喜王大声喝道,要和洛天讨价还价。

    “轰”的一声,洛天也不废话,强大的神识从眉心射出如同一张大网,把这个欢喜王的小人给包裹,瞬间俘获了他的神识记忆,而这个小人在洛天神识大网的收拢下,发出阵阵惨叫,最后化成了虚无。“

    前辈”天

    医宗的几个为首弟子不由的一怔。

    “你师尊无恙,我已知晓他在什么地方,”洛天微微点头。在

    那一瞬间,他已经接受了欢喜王那庞大的记忆,让他都有些震撼了,这个欢喜王的来历不凡,当年竟然是半步灵帝的存在。

    此人胆大妄为,竟然动了叫作破军的一个女人,被破军击成了重伤,差点身死道消,逃了出来,境界下降,最后却是来到了这天南域,神不知鬼不觉的谋害了天医宗主,妄想用天医经恢复实力”“

    破军,这个名字似乎听说过,”

    洛天一怔,里面提到过一个叫作破军的名子,沉思了一下终于想了起来,当年,在金月大陆在底,击杀血魔老祖时,此人就是被破军所伤,打落了境界,贯穿了时空,降临到了金月大陆。“

    看来这个破军的实力很强,先后击伤血魔老祖和这个欢喜王,所伤的都是邪道人物,也许以后可以结交,不过等真正的看到本人才知道,此人的人品如何,毕竟魔道之人也是互相残杀的”洛

    天沉思着,同时,他从欢喜王的记忆中,还知道了,天医宗和其他的各大势力,像万寿山,大和寺,天涯海阁及烈晶宗,婆娑岛等建立攻守同盟契约,当然,这是欢喜王的事,相信那个天医宗主并不知道。“

    好吧,现在就带你们去救你们的师尊,”看到这些弟子望着自己,洛天沉呤了一下,大袖一卷,带起他们几个,直接撕裂了空间,来到了那个荒芜的小空间之地。

    “这是师尊?师尊!弟子来晚了,请师尊责罚!”通

    天符文石柱上,用铁链捆着一个老者,骨瘦嶙峋,白发苍苍,眼窝深陷,正是他们原来的天医宗主,这些弟子顿时一个个悲憾出声,齐齐的跪在那里。“

    你们来了,那个欢喜王呢,你们快走,不要管我,快走啊,”

    天医宗看到看到己的这些弟子,不由的想起了什么,大声喝道。“

    不用担心,欢喜王已经被我所杀,你现在安全了,”

    洛天看着这个老者不由的淡淡的说道,虽然这个老者衰弱的很,不过却是有种大道骨气,让他欣赏。“

    你是谁?”天医宗主看向洛天,神色有些警惕。“

    师尊,前辈叫作逍遥,听闻来自清平山,他已经统一了清平山,只因前辈参加天地盟会的大会,被各大势力嫉恨,曾闻手追杀前辈,却是被前辈尽管反杀”

    天医宗中,这些弟子,有人回答,毕竟这件事整个天南域都知道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不管如此欢喜王死了,死了就好,可恨的是,老夫不能亲自把他碎尸万段,你的那些师姐,师妹已经遭了这个畜生的毒手,为师尊恨啊,”天医宗主仰天流泪。

    “好了,先不要说这么多了,你的身体太虚弱,先把你救下来再说吧,”

    洛天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