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七百六十七章 风家惊怒
    “洛兄,这次去探索灵帝遗迹,得到了我所想要的东西,这多亏了你,我准备告辞了,找个地方闭关修炼一下,改日会再来拜访!”

    八极柔准备告辞。“

    怎么?你要回无极门么?”

    看向八极柔,洛天随意的问道。八

    极柔轻轻的摇了摇头:“这次无极门,阴魔宗还有风家损失极大,全部覆灭,我如果出现在无极门,相信连无极门主也不一定能保得住我,必定受到风家还有阴魔宗主的责难和盘查,甚至强行搜查我的识海也不说不定,所以,我短时间内不会回无极门,”“

    既然如此,那样更好,我们之间的生死契约也解除吧,”洛天想了一下说道。“

    生死契约?呵,我都已经忘记了,”

    八极柔随意的一笑,不过还是心意一动,两人的契约同时解除,在解除掉的那一刻,八极柔却是突然有种莫名的失落。

    “洛兄,等有一天,你听到我回到无极门,那就是我晋级半步灵帝成功的日子,我会想办法掌控无极门,到时和铁晶门一起,互相照应,从今天开始,我们是朋友,真正的朋友,”

    一身青衣的八极柔,水雾环绕,望着洛天真诚的说道。

    “是,朋友,保重,今后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尽管传话到铁晶门,我定会相助,”洛天认真的说道。“

    呵呵,有洛兄这句话,我八极柔荣幸之极,另外,无极门有一件重宝,也是神器,名为无极图,极为强大,据说催动之下,可以轻易的灭杀灵帝,你千万不要涉险,而阴魔宗也一件至宝,只不过不知道是什么,似乎和你的天魔伞一样,是一件魔器,最好不要深入,”

    八极柔欣慰的笑道,,同时把阴魔宗和无极门最大的秘密公诉了洛天,然后怀仁侯和威武侯也向洛天告辞,接着八极柔衣袖一卷,带着这两个侯爷瞬间离开了这里。

    “师傅,她已经走了,不要看了,”背

    后的红玉轻声的嘟囔道。“

    胡说什么,好了,我们也要离开这里,重新找一个安全的地方闭关修炼一下,”洛天不由的瞪了一眼红玉,轻声说道。

    “嗯,好吧,这次我也收获很大,需要好好的感悟一番,想办法把太极阴水融入我的水属性功法之中,”红玉对于洛天的瞪眼毫不在乎,嘿嘿一笑说道。“

    一切听从前辈吩咐,”阿罗也需要好好的修炼一番,此刻认真的说道。洛

    天点头,带着这两人也离开了这里,并没有回铁晶门。而

    就在八极柔和洛天相继离去后,他们并不知道此刻在天南域外的冥山,发生了不亚于一场大地震。

    首先是风家,这个庞大的家族,此刻,一道惊天的愤怒直冲天际。

    “吼,谁?是谁?杀了我的孙子!”一

    声大吼,从风家传来,无数的宫阙殿宇瞬间化成了齑粉,可怕的神识横扫一切,几乎覆盖了大半个冥山,让所有的强者面对这道神识,都不由的战战噤噤,连大气也不敢喘。要

    知道冥山可是比天南域还要大的多,此人的神识到底有多可怕,没有人说得清。发

    怒之人,正是风家的老祖,风帝,不知道有多少年了,他没有如此愤怒过了,这次很显然动了真怒,自己孙子风浪的魂灯竟然破灭,连他都没有复活的可能,这让他又惊又怒。

    风帝是风家的支柱,灵帝中期的存在,晋级入灵帝近八千年了,多少年来,风家一直过的很安逸,没有势力敢招惹,只因为有这个风帝的存在。

    而且风家通过密法,在三十三世界外,有不少的附属星域,就像金月大陆的强者战场一般,专门为风家提供强者苗子,所以风家的实力庞大无比,强者如云,坐拥冥山,无人敢招。

    此刻,这位风帝,一身玉质衣袍,头带风冠,身材修长,玉树临风,却是一个少年模样,只不过他的眼神却是阴沉无比,端坐在风殿之上,气息极为的压抑。

    殿下趴着一群人,一个个噤若寒蝉,其中有一人赫然是半帝的存在,中年男子的模样,此人叫风尘,是现任风家的家主。

    这也是风帝数百年来,第一次露真身,平时都在处在风力漩涡之中,隐于深层虚空之中,没有人能看清他的真面目,神秘无比,不少风家的高层,到死都不知道风帝长的是什么样子,只能从风家的画像上见过风帝的模样。风

    浪是风家最有潜力的直系弟子,被风帝极为看重,不然的话,也不会在他的识海之中放置自己的灵帝虚影了。

    却是没有想到仍然没有救得了他,身死道消,风浪不知道是他第几代孙子,也是风帝最为喜欢的孙子,现在却是陨落了,他却是连凶手都找不到,让他心中怒火冲天,堂堂灵帝的威严受到了挑战。“

    到底是什么人?敢杀浪儿”此

    刻,风帝端坐在那里,心境微微平静下来,神色有些凝重。

    作为一位强大的帝君,他站的更高,看的更远,对于天地沧桑,宇宙世界知道的更多,三十三世界神秘莫测,他也只是在冥山一带称雄,出了冥山,强大的帝君多的是,更有主宰的存在。

    所以,虽然自己的孙子被杀,他愤怒之余,不过并没有失去理智,很快的平静下来。毕

    竟,像他这么寿元悠久的人物,不要说孙子,就是儿子也是想要多少有多少,如果不是风家的这个家主告急,他还在闭关,参悟无上之道,冲击灵帝后期呢,因为一般风家只要不是大事,风家的家主是不敢惊动这位老祖宗的。“

    老祖宗,难道是另一位灵帝杀了浪儿么?为何凭老祖宗的能力也感应不到对方的存在?”下

    方,风家的家主风浪,匍匐在那里,此刻,大着胆子说道。

    “哦?你是在怀疑老祖的能力么?”风

    帝眼如风刀,望着风尘,冷漠的问道。“

    晚辈不敢,只是晚辈对浪儿的死心中悲伤,只请老祖宗为浪儿讨还公道,杀掉对方,为浪儿报仇雪恨,”

    风尘急忙说道,眼神之中有一丝悲痛和愤怒,却是诚惶诚恐的说道。风

    浪是他的爱子,被老祖宗看中,传他无上绝学,手段惊人,出行更有八位强大的仆从随行,现在却是一下子陨落,连同那个个仆从都陨落了,这让他惊怒无比。“

    应该不是灵帝,整个冥山灵境的强者,屈指可数,不是他们,而且我推算了一下,应该是被人隔绝的气息,使的我的虚影印记都无法传递回来消息来,致使浪儿陨落,我无法救援。而

    且风浪天赋极高,有望寄我衣钵大统,可惜却是夭折了,唉,只不过此子生性张扬,不知收敛,才会有今日大祸,速速查明,然后禀报于我,”“

    是,老祖宗!”风尘急忙说道,随后,眼前的帝威消失,风帝已经消失在原地,这才让在场的风尘等人松了一口气,一个个的站了起来。顿

    时,风尘恢复了一代家主的威严和气势,眼眸开合间,极为的恐怖,毕竟是半帝的存在。

    “家主,对方是什么人,敢杀害风浪公子,竟然连老祖宗都没有推算出来?”

    下面有一个老者,此刻上前凝重的说道,这是风家的一个长老,位高权重,此刻凝重的说道。

    “老祖宗不是说了么,应该是对方用了什么隔绝之法  ,蒙蔽了他的推算,南风长老,传令下去,要不惜一切代价查出浪儿的死因,哪怕是把整个冥山翻过来,也要找到凶手,”风

    尘冷漠的说道。“

    是,家主,”下面一个长老急忙说道,然后速速下去布置去了。

    “家主,您认为浪儿是在冥山陨落的么?”还是先前的那个长老凝重问道。风

    尘轻轻的摇了摇头,眼中寒光闪烁:“我也不知道,不过必须先从冥山查起,有任何线索都不能放过,另外老祖宗正在冲击无上大道,我们不宜找扰他,只要对方不是灵帝,我有把握亲手杀掉此人,”

    “家主圣明,”下

    面的一干长老和家族的精英人物齐齐说道,其中有人不乏暗中高兴,风浪一死,他们的一些后代就有望得到风帝的垂青,一个大家族复杂的很,表面上团结,背后同样都是勾心斗角,极为残酷。“

    最近我风家祸不单行啊,先是那个混账黑袍背叛,接着就是我们所掌控的一个下面世界崩溃i,那可是我们经营了上万年的一个世界啊,为我们提供了大量的精英后备力量,却是崩塌了,损失惨重。

    接着就是浪儿,这难道是什么人在故意针对我风家么?”风

    尘风手而立,神色有些凝重,心中自语,联想到最近百年之内发生的一些大事,让他有些心神不安。“

    对了,有那个黑袍的消息吗?”

    风尘毕竟是一家之主,虽然爱子被杀,不过还是主持风家的大局,有些重要的事情都要过问。“

    回家主,黑袍此子几十年前,据闻被主宰裂天行的儿子给带走,此子也是一位灵帝,不过是灵帝初期,我们风家一直在追查,只不过最近几十却是一直没有他的消息,因为主宰裂天行的关系,所以”手

    下有人谨慎的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