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九百章 夜色美好
    “原来如此,是晚辈着急了!”

    洛天告罪,不过现在有了焦家这层关系,一个小小的风家自然不在话下,带着黄鹤这个老家伙,就足以横扫整个冥山了。“

    呵呵,小子,老了,不胜酒力,你们喝,我要回去休息了!”黄

    鹤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醉眼朦胧,看向两个年轻颇有深意的说道。

    “丫头,好好把握机会,既然老祖都认他为兄弟,那么他的气运无法想象,有老祖相护,他的成长不成问题”

    黄鹤向焦婉传音道。

    “爷爷你”

    焦婉顿时羞的满面通红,她自然知道爷爷说的是什么意思,想不到,一向严谨的爷爷,竟然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方法,通过自己留住洛天。“

    这个老家伙搞什么鬼,一个七级灵帝会喝醉酒?除非这酒有问题!”

    洛天心里嘀咕。“

    洛兄,你是我焦家的大恩人,这次能把老祖救出来,焦家上下感激不尽,我敬您一杯!”

    本来就喝了酒,焦婉刚才的脸色变化,洛天并没有在意,此刻,这个焦婉面若桃花,眼眸如同春水,看向洛天柔声细语道。

    她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焦家未来的继承人,天骄人物,视男人如粪土,不知道有多少天才俊杰追求过她,都不屑一顾的焦婉,现在却是包藏祸心要灌醉这个男人,而目的更是她他难以启齿。

    “焦姑娘客气了,毕竟你和黄老在幽州城帮过我,能帮到你们老祖,也是应该的!”洛

    天微笑道,却并没有举杯。“

    怎么,在我面前还摆你老祖的架子么,告诉你,在别人面前你可以这样,在我面前,我可不吃你那一套!”焦

    婉撅起性感红润的小嘴,故意哼道。

    “焦姑娘误会了,在下不敢,”洛天陪笑道。“

    哼,那就好,来,喝酒,”焦婉哼了一声,说道。

    “酒可以慢慢喝,焦姑娘,想不到你们焦家如此巨大,这是海底岩木么?几千年才长高一寸,完全的成熟,最少要需要几万年,珍贵异常!”

    洛天抬头,看向焦婉身后的一个盆景,微笑着说道。

    “嗯,是的,这是一千年前,我过生日时,父亲大人送我的小玩意,”焦

    婉放下酒杯,看向这个盆景,有些感叹的说道。这

    些年来,自从她成为了家族末来的继承人后,她身上的压力极大,不但要提升境界,还要学会管理家族。

    为了帮助老祖,寻找大气运者,这些年来,一直在外面奔波,很少享受家族的安宁了。“

    一个人牵挂太多,会让自己好累,有的时候,我真的想放下这一切,过自由自在的生活,可是我是老祖指定的末来的继承人,责任重大,不得不打起精神,向前,再向前!”

    焦婉感慨良多,眼神充满了遐想。

    “也难为你了,”洛天深深理解,在一个大家簇中,那种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生活,确实好累。

    “好了,不说了,来洛兄,喝酒吧,你也早点休息,”焦婉此刻重新拿起酒杯,相敬洛天。

    “嗯,好,”洛天很干脆,端起酒一饮而尽。“

    洛兄,你”一

    杯酒下肚,焦婉只感觉身体如同火烧一般,那种火热的渴望,让她的身体瞬间滚烫起来,调动起了她内心的情愫,不由的大吃一惊。

    “该死,黄鹤这个老家伙真的在酒里做了手脚?”洛

    天心里一动,他只感觉黄鹤走时,有些意味深长,就在刚才,趁焦婉不注意,洛天把自己和焦婉的酒换了过来,看到焦婉如此模样,他哪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暗中对黄鹤心中鄙视,这个老家伙胆子真大,竟然给自己的酒里下了那种东西,看来是为了留住自己这个大气运者么,唉,这也太直接说就行啊。

    望着焦婉那神识迷离的眼神,已经失去了理智,轻轻的向着自己走来,衣裙自动的脱落,洛天不由的咽了一下口水。不

    得不说,这个焦婉很有料,而且皮肤极好,不愧是焦家的家主的女儿,饶是他女人极多,不过看到焦婉如此模样,洛天也有些心动。

    “洛兄,好热,帮帮我”焦

    婉自动的投怀送抱,娇弱如玉,身体如同火炭一般,那眼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斥着无法言明的渴望,直接缠上了洛天,疯狂的乱动着。

    “这个该死的老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让一个半步灵帝瞬间失去理智,”洛天拥着已经失去理智的焦婉,不由的暗骂黄鹤。

    “唉”

    大手轻轻抚摸着怀中的诱惑,洛天轻轻的叹息了一下。

    夜色更加的浓郁,更加的撩人,整个焦家都陷入了寂静之中

    “咚”

    “咚”不

    知道过了多久,当天边出现一丝光亮,首先映照焦家巨大的城池的时候,突然,悠扬的钟声响了起来,一连响了九下。焦

    家高层,长老,弟子精英集合的钟声,也是焦家议事的钟声,敲响了。

    而洛天所在的别院之中,海底岩木的盆景树下,洛天盘膝而坐,怀里抱着一个女人,正在闭目养神。

    “嗯”

    怀中的人儿,轻轻的嗯了一声,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突然发现自己的处境,一下子条件反射似的跳了起来,抬手就给了洛天一巴掌。“

    混蛋,你对我做了什么?”

    人儿正是焦婉,瞪着洛天,厉声喝道。

    “你这个女人,我什么都没有做你吃了你一巴掌,真的动了你,你是不是要杀了我!”洛

    天望着这个女人,有些无语的说道。

    “你我”焦

    婉摇了摇有些发晕的脑袋,使劲的回想昨想发生的事,顿时慢慢的清明起来。

    “昨晚你喝多了,我帮你把药给逼了出来,看你现在活蹦乱跳的模样,我也就放心了,”洛

    天苦笑道,昨晚,焦婉失态,自己想得到她,轻而易举,不过洛天并没有那么做,他承认自己不是正人君子,不过也不是落井下石之人,虽然知道是黄鹤的主意,不过也理解他的一番苦心。

    “洛兄,对不起,都怪爷爷”

    此刻焦婉终于想起来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偷偷的检查一下身体,发现并没有异常,放心的同时,又让自己羞的无地自容,太丢人了。堂

    堂的焦家未来的继承人,仙子一般的存在,却是用这种方法要得到一个男人,这说出去,让她情何以堪,更让焦婉有些羞恼的是,这个家伙根本没有动他。“

    难道是自己配不上他么,不然的话,他为何”女

    人就是这么奇怪,真的要了她,她会寻死觅活,当然像焦家的这种天才,只会让别人去寻死觅活。不

    要她吧,又会胡思乱想,大千世界,任何女人似乎都一样,这个和境界没有关系。“

    好了,你也不要放在心上,我明白黄老的用心,焦姑娘你放心吧,只要你焦家对得起我,我不会对不起焦家,刚才我听到了钟声,应该是集合大殿议事,我们还是先办正事吧,”

    洛天看到焦婉有些无地自容,于是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

    “嗯,我知道,”焦婉有些不敢看洛天,昨晚虽然失去了理智,不过神识还是有一丝清明,一想到昨晚的自己的那种就让她无法释怀。

    “洛兄,我想问你一句话,你到底是什么气运?”这

    时,焦婉抬起来,看向洛天认真的说道。“

    那天我不是说了么,我是仙,一出生,把混沌都吓跑了,”洛天咧嘴笑道。

    “仙是传说中的存在,洛天你不要骗我,不过你的气运定是惊人,不然的话,老祖不可能和你结为兄弟,”焦婉似乎也明白过来,看向洛天凝重的说道。“

    行了,不要想那么多了,一个人的气运如何说得清?既然是老祖认定的人,那么我们焦家全力支持便可,”这

    时黄鹤出现了,这个老家伙一本正经的模样,只不过眼神有些闪烁,心里有些发虚,不过他更明白洛天的价值,像洛天这种存在,以后的前途绝对不可限量,以后的焦家都要对他仰视。如

    果现在不抓住这个机会,怕是以后没有机会了,所以,昨晚他才一时冲动,给洛天动了手脚,却是没有想到洛天没有上当,狡猾精似鬼,竟然把焦婉给套了进去,让她出了丑,如果不是今天焦家重要会议,他根本不会露面,老脸没地方放啊。

    “爷爷,您”看

    到黄鹤出现,焦婉心里一阵气恼,娇喝一声。“

    咳,前辈,走吧,开会要紧,希望能够辅助家主正本清源,我也好向大哥交代了,”洛

    天上前,急忙岔开了话题。“

    有道理,走,快走,再晚怕是来不及了,”黄

    鹤不敢面对焦婉,这个爷爷当的很失败啊,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拉起洛天就走,后面的焦婉不由的一跺脚,只好也跟了出去。

    此刻,焦家的大殿,已经坐满了人,焦家的一些长者都在,还有那些长者的子嗣,精英,足足有数百人,这是整个焦家的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