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九百零三章 狠狠的打脸
    “不错,小子,只有你死,才能化解焦家的危机,看在你是婉儿妹妹找来的气运者的份上,就自栽吧,”

    这时那个焦挺盯着洛天阴森的说道。

    “你说自栽就自栽?”

    洛天翻了翻白眼,看白痴一样看着这个焦挺,冷声哼道。“

    畜牲,为焦家惹下这么的灾祸,竟然还在这里张狂不已,看来留你不得了!”焦

    婉的大伯猛然喝道,一掌对着洛天拍了过来,恐怖异常,他可是相当于七级灵帝了,洛天即使手段尽出,也难逃一死,两者的差距太大了!“

    轰”

    洛天动也不动,不过那只大手却是被人拦了下来,出手的是黄鹤。“

    黄鹤,你想做什么,造反么?不要忘记你也是待罪之人!”焦

    婉的大伯厉声喝道,有黄鹤在,他动不了洛天,毕竟黄鹤这个老家伙极恐怖,也是七级灵帝。“

    在下不敢造反,知道洛小友是婉儿找来大大气运者,而且救了老祖,就冲这一点,即使小友得罪裂天界,我焦家也应该力保他,而不是落井下石!”黄

    鹤神身体挺的笔直,挡在洛天面前,哼道。

    “黄老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谁敢动他,就是和我过不去!”焦

    恩淡淡的开口了,威严无比,明确的表态。“

    焦恩,你不要执迷不悟,你身为家主就可以为所欲为么?诸位长老,你们难道不应该说句话么?”

    焦婉的大伯怒声喝道。

    焦恩身边,端坐着不少的长老,一个个老神自在,闭目不动,似乎刚才发生的争吵和他们无关。

    这些长老对于家族的事情一般不参与,不过也分为两派,一派是家主一脉,另一派则是焦婉大伯他们一脉。只

    不过焦婉是老祖亲自定的未来家族的继承人,他们自不敢说什么,当然前提是焦婉在没有犯大错的情况下。此

    刻,焦婉的大伯要这些长老们发表意见,他们也不能无动于衷了。

    “这件事较为严重,一个处理不好后果不堪设想,需要慎重啊!”

    一个长老此刻老气横秋的说道,然后,就完了!

    “这个老东西,说了等于没说!”焦

    婉的大伯不由的心中暗骂,而家主焦恩,也轻皱眉头,这个长老一向中立,谁也不愿意得罪!

    “小友,对于裂天界还有幽州城你怎么看?”这

    是一个长老看向洛天问道,这是代表家主一脉的人。

    “还能怎么看,我建议先囚禁起来再说吧!”另外一个长老冷漠的说道。

    “裂天界虽然强大,不过,裂天行主宰不会出手,那毕竟是主宰,会自持身份,所谓的通缉榜,是那个帝君弄出来的,故意让我没有立足之地,我和他是有恩怨,不过错不在我,既然焦家容不下我,我离开便是,和焦家划清界线!”

    洛天淡淡的说道。“

    还有,幽州城的事,黄老和婉儿以及驻守在幽州城的焦家弟子都知道,那是幽州盛会,按惯例要出弟子较技而已,并为矛盾。更

    重要的是幽州城灭掉他们下属天干地支城,几大城主的事,我根本不知道,也和我无关,因为当时我是和黄老他们一起离开的,并且身中那个雄鸡公子的阳毒,至今没有痊愈”“

    小子,你这么说的话,那么一切就和你无关了?你以为焦家是什么地方,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么?”

    那个焦赞冷声喝道。

    “这件事本来就和我无关,唯一有关的是,我和裂天界的帝君的恩怨,你们焦家怕受到牵连而已,我救出了你们焦家老祖,你们焦家恩将仇报而已!”

    洛天冷冷的说道。“

    放肆!你口口声声说救出我焦家老祖,有什么证明,据我所知,家主可是说过,你真的救出老祖,那绝对是大气运者,家主会和你结为八拜之交,可是昨天婉儿妹妹却是阻止了,还敢说这背后没有什么阴谋么?”

    那个焦赞阴沉的说道,明着说洛天,其实是在质问家主焦恩。

    “混账东西,连你也配知道原因么,如果说家主不配和我结为八拜之交你信么?”洛

    天冷哼,一步垮了过去,一巴掌就抽了过去,直接把这个焦赞抽飞了,在地上打了两个滚才爬了起来。众

    人没有想到洛天说出手就出手,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很快的,一股强大的压力就扑面而来,如泰山压顶,虚空瞬间被封锁,要击杀洛天。

    出手的就是焦赞的父亲,焦婉的七叔,一个五级灵帝,直接对洛天动手了,当着自己的面抽飞焦赞,让他盛怒无比。“

    老东西,倚老卖老么,看看这是什么?”

    洛天头也不回,甩手一件东西就打出,然后向着焦赞走去。

    “小子,敢和我动手,你的兵器再强大也无用,而且”看

    到家主和黄鹤都没有阻止,这个老家伙心中大定,还以为家主默默许了那,却是没有看到家主焦恩看向他那可怜的眼神。因

    为他早就想向大家公布洛天身份,洛天却是不让,非要装一把,而且洛天打出的东西正是老祖的信物。

    “这是”

    焦赞的父亲一把抓住了洛天打来的东西,正要一把捏爆,以震慑洛天,却是没有想到竟然捏不动,定眼一看,不由的大吃一惊,呆呆的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看

    到这个信物,他就知道大事不妙,老祖的信物一直随身携带,从来不会轻易送人,既然洛天手中有这个东西,那么,可想而知,老祖对洛天的重视程度,而且肯定被救出来了。“

    老祖的信物?”

    看到焦婉七叔手中的东西,在场的人都呆了,心神巨震。

    他们没有想到洛天的手里竟然有老祖的信物,那意味着什么,他们比谁都清楚,这个年轻人,真的是他们焦家要找的大气运者。

    而且所料不错的话,他真的救出了老祖,可是,家主不是说过,只要救出老祖,就会和洛天结为八拜之交么,为什么没有结,这小子竟然还敢说家主不配,这到底是为什么?不过很快就有了答案。

    只见洛天对着焦赞拳打脚踢,那脸打的啪啪作响,边打边骂:“小兔仔子,一天到晚正事不干,竟然还敢窥视家主未来继承人的位置,你是那块料吗?还真是有其父就有其子,你老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思为家族正兴,只知道窝里斗,简直丢大哥的人,今天我就代替大哥好好教训教训你!”

    洛天打的很欢实,边打边骂,连焦赞的老子也骂了进去,看的众人眼晕,这简直就是大人教训孩子的架势啊,甚至洛天还没有焦赞大那。

    “啊,啊,混蛋,我要杀了你,父亲快救我!”

    此刻,那个焦赞鬼哭狼嚎,怒骂连连,向父亲求救,洛天连三级灵帝都能干翻,更何况他这个一级灵帝,在洛天这个灵尊后期的手里像是泥巴一般,像怎么捏,就怎么捏,没有反抗的余地,脸肿的像猪头。另

    外,他想不明白的是,为何他的父亲不救他,不但是父亲,他的大伯也没有出手,这让他凌乱了,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此刻的焦赞的父亲,拿着那个老祖的信物,脸上阴晴不定,比吃了死孩子还难堪。按

    照道理说,洛天救出他们焦家老祖,也顶多是焦家的恩人,如此打骂他们焦家的子孙也太过分了,他也一样可以制。

    只不过一步踏出,突然听到洛天口中什么替大哥教训的话来,让他一下子站住了身子,心中有些狐疑。

    不但是他,连焦婉的大伯,五堂叔,还有许多长老也都愣了,把目光看向了焦婉,因为他们知道焦婉和洛天一起去的气运之地,所以她应该最知道情况的。

    “婉儿,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焦婉的大伯看着洛天收拾的焦赞鬼哭狼嚎的,看向焦婉沉声问道。焦

    婉也感觉洛天折腾的差不多了,于是看向父亲,父亲焦恩微笑点头,焦婉这才说道。

    “洛天是焦家的大气运之人,他不但依靠气运救出了老祖,而且还赠予他信物,最重要的是,老祖和洛兄结为兄弟,老祖是他的大哥,至于为何我阻止父亲和他八拜之交,你们应该都清楚了吧!”焦

    婉终于揭开了谜团,让众人震惊。“

    大哥,老祖竟然是他的大哥,这”众

    人心里一下子天翻地覆,怎么也没有想到,老祖会成了这个年轻人的大哥,这让他们情何以堪。

    “这不是真的,老祖信物定是他偷去的,老祖不可能是他的大哥!”看

    着自己的儿子被打的惨不忍睹,焦婉的这个三叔冷声喝道,想以洛天以欺诈为主,先灭了洛天再说,其实抱着同样想法的还有焦婉的大伯。“

    混账东西,我的信物他能偷去?他就是我的兄弟,你们要像对我一样对他,敢放肆,家规处置!”一

    个声音从无尽时空中穿越过来,威严无比!

    “老祖,真的是老祖,见过老祖!”焦

    家众人齐齐震动,眼中闪过恭敬,一下子跪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