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九百八十一章 玉梳主宰
    “裂天行,你真的想发动两界的大战么?”焦

    天一虽然是分身,毕竟是主宰,直接把洛天他们保护了起来,同时冷声喝道。

    “两界大战?你还不配,刚刚晋级主宰,你本该低调,却是前来招惹我裂天界,当众辱我尊儿,我岂能饶你?”裂

    天行的声音再次的传来。“

    裂天行,你杀不了我,把我惹急了,我把你们裂天界挨个杀个精光,大不了陪上我们整个焦家,”焦

    天一凶狠的说道,毫没有主宰大人物的气魄,倒是像是一个穷凶极恶的暴徒一般,此人倒是真性情,敢说敢当,颇有魄力。“

    这一巴掌还给你,然后给我滚出裂天界,另外把人留下来,”

    虚空能量波动,如同春风指面,潮汐涌动,似乎没有烟火气息,只不过焦天一的脸色却是大变。也

    只有他这个主宰的眼力,才能看出裂天界是动了真火,这一击并不是要击杀他,而是要损他的脸面。一

    个堂堂的主宰被打了脸,这等羞辱可是他所承受不起的,整个焦界都会蒙羞,那是一种无中生有的能量,挡无可挡,躲无可躲,也许只有打在身上,才能够感觉到。不

    得不说,裂天行主宰不曾露面,只是隔着遥远的时空,就有如此恐怖的实力,真的大战的话,那到底有多恐怖,没有人能够知道。

    “裂天行,我的境界虽然不如你,不过你侮辱我还做不到!”

    焦天一大喝,轻飘飘的一掌就拍了过去,竟然是焦家成名的绝学大悲手,洛天见过焦仁用过,悲天悯地,万物皆悲。

    不过,由焦天一这个主宰施展出来,更加的可怕,甚至连空间苍穹都充斥着一种悲哀,让洛天想到了自己的一生所经历的许多悲痛的往事,甚至让他禁不住的落泪。

    大悲手影响人的心境,让天地沧桑万物都处于一种悲痛之中,就连仙庭第一战将中郎将都心神驰望,悲怀往事!

    “大悲手?果然不错,不过似乎还不够!”宇

    宙深处传来裂天行那冷漠的声音,那种和风细雨,如沐春风的感觉更加强大,竟然让人一下子从沉痛中清醒过来,很快的有一种焚地裂天的霸气荡漾开来,让在场的人只想匍匐下去,俯首称臣。两

    人交手,所产生的能量并不大,不过焦天一却是在虚空中再次退后了千米,他的这个分身更加的虚幻了。很

    显然,焦天一不是裂天行的对手,裂天行成名很早,焦天一只不过是新晋级的主宰而已,两者最少差了两个境界,焦天一能够抗衡到这一步已经不错了。“

    如何?”

    宇宙深处传来裂天行冷漠却有平静的声音。“

    哼,不过如此!”

    形体如少年般的焦天一黑发披肩,神色凝重道。“

    大哥,你快走,我洛天不值得你如此做!”此

    刻洛天已经恢复了一些能量,能独自站立了,不再让迷仙殿主抱着,此刻,看向焦天一着急道。“

    你值得!”

    焦天一看了一眼洛天认真的说道。“

    不知进退,今天,我就灭了你这个分身再说,”裂

    天行的声音响起,发动了更加恐怖的攻击,遥隔宇宙星河,那种攻击瞬间即到。

    “吼!”焦

    恩大喝,八极灵帝的势力显露出来,要帮着老祖抵挡这一击。

    “退下,我焦天一什么时候需要自己的晚辈代我受死!”焦

    天一挥手就带退了焦恩,少年眼神凝重无比,他知道裂天行动了真怒,这一击他很难抗下来,即使抗下来,分身也会消亡,不过,他还是望前迈了一步,准备动用全部的力量来对抗裂天行。

    “不知死活,真的以为成为主宰就不可一世了么?”

    早已远远躲开的诸多强者,其中,那个帝野狞笑道,而帝尊也神色冷漠。

    他知道父亲的实力,这个焦天一自然不是父亲的对手,连焦界的主宰都不是父亲的对手,那么,还有谁能拦得住自己拥有那个女人,还有洛天的一身战技和功法,让他都有些眼红的。只

    不过凡事都有意外,就在裂天行主宰这恐怖惊天,震荡环宇的一击,要击中焦天一时,意外发生了。整

    个空间,突然出现碧绿的颜色,如翡,如翠,如同碧绿液倒进了清澈的池塘,在极快的扩散,连天地都是一片祥和,只不过让人惊讶的是,这种颜色无声无息的化解着裂天行那强大的能量攻击。

    “玉梳主宰?你也来插手我裂天界的事?”宇

    宙深处的裂天行怒声喝道。“

    玉梳主宰?竟然是玉梳主宰?”洛

    天不由的呆了,当初,自己在幽州城,焦婉拿出玉梳主宰的假信物,吓退了帝君,却是没有想到玉梳主宰真的来了。不

    但洛天震惊,在场所有的主宰都同样震惊,一日之内,同时看到三大主宰相继出手,这等场面,可不是一般人轻易见到的。虽

    然只是简单的交手,也让他们终身难忘,那种夺天地造化的攻击,对他这样一些八极灵帝来说可是具有极高的参考价值。“

    幸亏没有出手,焦家竟然真的和玉梳主宰有联系”幽

    州城漠城主,看向虚空中,如同在另一个空间之中,若有若无的巨大的幻影,惊出一身冷汗。

    “裂天行,你是成名已久的主宰,何苦为难一个小辈?放他们离去吧,并不损你的威名!”

    玉梳主宰说话了,声音极轻柔,却是贯穿诸天万界,似乎没有她的声音到不了的地方。“

    哼,玉梳主宰,你少管闲事,那个洛天小子破坏吾儿大婚,焦天一又辱吾儿,你难道就让我这么算了么?”

    裂天行冷漠哼道,远没有面对焦天一那样强势!“

    裂天行,你我都非常人,相信事情的始末,都已经清楚,错在你裂天界,为何苦苦不休?三十三世界的事情很多,难道你作为一个主宰,一天到晚的就拘泥于这种凡夫俗子之事么?”

    玉梳主宰淡淡的说道,让在场的帝尊,莫城主等一些八极灵帝都有些神色尴尬,他们虽然实力极强,不过到主宰差远了,只有晋级主宰,才能问鼎这片天地,了解更多的东西。“

    那你又为何拘泥于此事?”裂天行冷漠的问道。

    “他和我有些渊源,需要化解,”

    玉梳主宰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