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三千零四十九章 药宗暴露
    第二天。九

    鼎宣终于迎来了三万年的大庆,宾客如云,九鼎宣的弟子,来往穿梭着负责招待着宾客,而主台上,更是红毯铺地,花团锦簇,轻歌曼舞。

    而九鼎宣的少主却是迟迟没有出现。“

    这个少主搞什么鬼,怎么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药宗那?也没有出现?”

    九鼎宣内部一些老者不由的有些疑惑,有支持陆一鸣的人,也有药宗的人,还有一些中立的人,均对这反常现象有些不解,毕竟对付药宗这个大计划,很少有人知道。“

    时辰已到,九鼎宣的少主为何还不出来?”

    在场的不少宾客有人着急了。“

    这个陆一鸣!”

    九鼎宣有老者不满,于是推选出一个德高望重的老者出来暂时主持大局,稳住局面。九

    鼎宣外,雷霆邪谷。雷

    霆邪谷极为有名,据闻,很久以前有两大主宰在这里大战,双双陨落,形成恐怖的雷霆地域,因为其中一人修行的是雷属性功法,身死能量散开,恐怖异常。后

    来不知道有多少强者深入其中,想博取机遇和造化,都没有成功,而九鼎宣主同样如此,被困死在其中,虽然后来能量越来越弱,但也不是一般的强者能深入的。

    “嗖!”

    雷霆密集的邪谷内,冲出一道人影,速度很快,一身焦糊,不过看模样,还是能认的出来,正是“陆一鸣!”

    “哈哈哈哈药宗,你害我父,自以为天衣无缝,但百密一疏,你做梦也没有想到,你会在映光石上留下证据,我这就拿回九鼎宣当着万千宾客的公布你的罪行!”出

    来后的“陆一鸣”神色有些狰狞和激动,仰天长笑,眼睛通红,那是费劲千辛万苦才得到一种东西终于可以报仇所表现出来的一种发自内心的畅快淋淋。“

    唉!你这又是何苦那?”一

    声叹息传来,却是冷漠无比,不带任何感情,叹息中充满着怜悯。空

    间一阵波动,在“陆一鸣”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人,此人最显著的特征就是那头发一半黑一半白,神色阴沉之极,正是那个药宗。“

    药宗?是你?你竟然跟了过来,我行踪如此隐蔽,又是在大典之际,你不在大典中负责事物,为何到这里来?”

    “陆一鸣”看到出现的药宗似乎极为震惊,一连退后三步,厉声喝道。“

    那你又来这里做什么?我的少主!”药

    宗一步踏出,“陆一鸣”顿时像抗不住压力一般,脸色变的极为苍白。

    “药宗,你害死我父亲,密谋造反,该当何罪?”“

    陆一鸣”顶着对方强大的压力厉声喝道。“

    唉,看来你真的取到了那什么映光石,想不到我药宗算计一生,却是百密一疏,九鼎宣高层都没有查到的东西,被你查到了,到底是谁在背后帮你?”

    药宗叹息一声,最后语气变得凌厉起来,一双眼睛望向“陆一鸣”似乎要看透他的内心。

    “哼,是谁你不必管,药宗,九鼎宣主对你不薄,你为何处心积虑的谋害他?”

    “陆一鸣”大声喝道。“

    待我不薄?哈哈哈”药

    宗哈哈大笑,模样有些愤怒,看向“陆一鸣”猛的笑声停,接着哼道:“我药宗为九鼎宣立下汗马功劳,当宣主也绰绰有余,他却是视若不见。只

    因为我侵吞了五条中阶灵力源脉就要处罚我,简直岂有此理,不杀他,我的光环永远被他压制,我才是真正的九鼎宣主!”最

    后,药宗几乎是吼了起来。“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你真的以为我拿到了映光石?如果你不承认,没有人拿你如何,毕竟你做的太完美了,几乎没有任何疑点!”此

    刻的陆一鸣不再显得愤怒惧怕,而是变的极为平静,望着药宗淡淡的说道。“

    你诈我?混账东西,我早该料到你怎么可能深入雷霆邪谷内部,即使有重宝也极难,不过即使我承认有如何,九鼎宣你认为相信你的人多,还是相信我的人多?”

    药宗愤怒,却又冷漠的说道。

    “我处心积虑把你引到这里,诱你自动承认,当真没有准备么?”陆

    一鸣突然咧嘴笑道,看向某一处朗声道:“几位前辈,可以出来了,相信你们已经通过能量影像传播密法把影像传到了九鼎了吧!”

    “是的,小友,多谢你为九鼎宣做的一切,让宣主之死大白于天下!我九鼎宣欠你一个人情!”

    一个老者的声音传出,接着能量轰动,一连出现无名强大的存在,一个八极灵帝,两个七级灵帝,还有两个六级灵帝。“

    陈默涵,李子沁,乌云你们听我说!”

    看到这些人出现,药宗一下子慌了,急忙说道!

    “住口,药宗,你这个畜牲,陷害九鼎宣主,你罪该万死,如果不是小友用计诱你说出来,我们都被蒙在鼓里,今天你死罪难逃,”

    那个被称为陈默涵的老者是九鼎宣潜藏的强大人物,一般不会出手,潜心修炼,这次被陆一鸣请出,用来清理门户。

    毕竟药宗的实力极强,一般的人可是对付不了,更重要的是务必要将他击杀!“

    好,好,好啊,既然如此,那就战吧,小畜牲,我没有想到,我会栽在你的手里,不过九鼎宣我的人怕你也控制不住,”药

    宗神色阴冷之极,到了现在再不承认也没有任何意义了,更是阴毒的望向“陆一鸣”极为不甘的说道。

    “当你承认陷害九鼎宣主的影像传到九鼎宣大典时,陆一鸣已经就开始动手了,试问谁敢冒天下大不韪帮你这个弑杀宣主的罪人?”

    “陆一鸣”淡淡的说道。“

    你不是陆一鸣?真正的陆一鸣还在九鼎宣?这次召开大典,就是要借助宾客的力量扫除我的人?”一

    瞬间,这个药宗什么都明白了,他算计一生,却是没有想到,第一次被人算计,却是算计的这么狠,这才是真正的天衣无缝,本来没有任何纰漏的陷害,却是让自己亲自说出来,厉害!“

    畜牲,即使死也要拉你垫背,”

    药宗心中愤怒,对这个假冒的陆一鸣更是恨之入骨,所料不错的话,此人应该正是暗中帮助那个陆一鸣出谋划策之人,不是他,自己还高枕无忧,可是因为他,自己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药宗对这个“陆一鸣”出手了,强大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