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三千二百二十五章 血魔求亲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什么?那个洛天再一次对裂天界还有太古王城的人展开了一次绝杀?”

    虽然洛天这次反围杀做的很隐蔽,并没有刻意宣传,不过,还是被一些人知道了,引起了强大的轰动,不少的人在议论纷纷,淡之色变。

    “不错,这次据说不但是裂天界的人,还有太古王城的人,而且似乎其他的人也参加了,对那些洛天展开了围杀,却是被此子反杀出去,杀了他们所有的人,听说,裂天界的一个主宰都陨落了,”有

    人凝重的说道。

    “这不可能,此子虽然恐怖,不过毕竟是七级灵帝,属于极为变态的存在,要说对付九级灵帝还说得过去,对上主宰,他万万不是对手,”

    有人拼命摇头,说什么也不相信。“

    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杏黄旨意下,主宰无法发挥出全部的战力,最多和一个九级灵帝差不多,能折损在此子之手,也是正常的,此人现在可以说是主宰以下第一人了,”有

    人想到了杏黄旨意,似乎的到了借口,凝重的说道。“

    可是我却是听说,那里是一处绝地,有阵法的影子,虽然被破坏了,不过还是有迹可循!”

    有人凝重的说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有人心中一跳,失声问道。

    “我的意思是,那里有可能是可以隔绝杏黄旨意的存在?”

    “什么,隔绝杏黄旨意?那就是说,主宰在其中可以完全的发挥出实力?即使如此也陨落了?”先

    前之人一下子睁大了眼睛,差点没有跳起来。“

    有不少的人推测是这样,不过,我不相信那个洛天有如此通天的实力,”此人轻轻的摇头道。“

    不管如何,此子神秘异常,背后有强大的玉梳主宰作后盾,弄不好是玉梳主宰暗中出手的也不一定,要说此子单独击杀一个二级主宰,我说什么也不相信,”还有人郑重的说道。

    “反正那里没有留下活口,现在说什么的都有,总之,裂天界和太古王城这两大强大的势力,最近可是屡屡在此子的手上吃亏,此子不可得罪啊,”

    有年轻的强者叹息道,洛天的光芒已经完全的把他们掩盖了,他们虽然也有天赋之资,不过却不敢轻易的得罪裂天界还有太古王城的人。“

    哼,洛天”此

    刻,裂天界深处,裂天行,这个强大的主宰,神色凝重之极,在他的手上,有一枚破碎的玉简,那是他们裂天界一个重要长老的神魂印记,也就是那个伊硕的神魂印记。

    神魂印记破裂,也就意味着,这个人已经陨落了,没有半点悬念。“

    父亲大人,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这一定是那个玉梳主宰动用的手段,不然的话,凭那个混蛋,根本不可能有那么大的能量,”

    裂天行的前面跪着一个女子,正是那个九妹,此女带领裂天十八卫要出手对付洛天,可是现在,裂天十八卫已经损失过半,连她都逃命回来,现在裂天界的一个重要长老出手,二级主宰,在隔绝杏黄旨意的情况,竟然都没有杀掉洛天,反而全军覆灭,着实让她震惊。“

    不管如何,这是当初你的哥哥帝尊所引起,这件事,暂且不要追究了,等以后再说,”

    终于,裂天行平静的说道。

    “可是,父亲大人,难道我们”“

    不用可是了,一切以大局为重,此子目前不是你们所能对付的了,”裂天行以不容质疑的语气说道。“

    是,父亲”九妹虽然心中有不甘,不过还是如此说道,裂天界,玄天域显赫的存在,她从来没有想过,连他的父亲目前都对一个年轻人没有办法。除

    了裂天界,太古王城对于这件事也沉默了,对于这件事闭口不谈。

    而与此同时。

    琴魔谢君豪所在的空间之中,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一

    身白衣,白净儒雅,只不过眼神有些沧桑,和谢无双酷似的男子,正是谢君豪,魔道之中一个最为恐怖的存在。此

    刻,在谢君豪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一身血红大袍,眼如同龄,秃顶,如同头陀的男子,在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女子,女子,也是一身红色衣裙,身材妖娆,长的很有几分姿色,正是那个血晓晓。

    “血魔,今天到此何意,我们可是有一万年没有见过面了吧,”

    望着血魔父女,谢君豪无喜无悲,极为平静,毕竟他们这些魔道顶峰强者极少有来往,不过应有的礼节还是有的,只见谢君豪大手一挥,在血魔的父女面前,出现一张玉桌,还有两把玉椅,玉桌之上,摆满了精美的食物还有美酒。

    “晓晓见过谢伯父!”

    血魔还没有说话,倒是身边的血晓晓,此刻,有些拘谨的上前见礼,表现的很是乖巧。“

    晓晓?嗯,当年,你很小的时候,我记得我还指点过你呢,”谢

    君豪对于血晓晓倒也不反感,微微点头,神色有些缓和。“

    是,晓晓有如今的成就,和谢伯父的指点是分不开的,晓晓一直感恩于心,”血

    晓晓很会说话。

    “那倒也不至于,当时,只是随意的指点而已,你这孩子也不用放在心上,血魔老鬼,说吧,来我这里来,到底有何事?”谢

    君豪不想和血晓晓过多的说话,再次的把话题回到了血魔身上。“

    呵呵,谢老兄,好久不见,你还是那脾气,似乎随时要把人拒之门外,不过我这次来,主要是为了孩子的事,你应该知道晓晓这个孩子从小固执,和无双关系很好,长大后,仍然改不了,所以,我想不如我们两家”

    血魔的脸本来就红,现在更红了,有些无地自容,为了自己这个女儿,他可是把老脸都豁出去了,带着女儿亲自来求亲。“

    哦?呵呵,原来是这事,血魔老弟,你也知道,无双这个孩子生性固执,屡屡违背我的意愿,晓晓真的跟了他,我怕他会吃亏啊,”

    谢君豪露出一丝苦笑,一副无奈的模样,可是,血魔分明看到谢君豪眼中的得意,这让他很是不爽,多少年来,血魔一直和琴魔谢君豪争夺魔道第一,却是每次都被他压一头,现在还带着自己的女儿求亲,这更让他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憋屈,可是为了女儿,他只能装作什么也没有看到。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