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吧……”裴容看了一眼远处的兰兰快步跟了过去,而洛天也跟了过去,他的职责就是保护这两个美女,绝不能让她们离开自己的视线。  .

    “嗨,你好,你的电话借我用一下好不好,我的没电了……”洛天刚走两步,那个叫做凯小乐的女孩又走了过来,笑眯眯的说道,不远处站着那个张丽,小丫头有些捏扭,故意装作看向别处,眼睛时不时的瞄向这里。

    “咳,哦,好吧!”洛天微笑掏出手机递给她,这个凯小乐接过手机飞快的在洛天的手机输入了一组号码,然后拨打了过去,放在耳朵边听了一下,接着就把手机还给了洛天:“好了,谢谢你,拜拜!”凯小乐娇笑着跑向了张丽那里。

    “这两个丫头!”洛天笑着摇摇头,虽然手机只响了一下,不过洛天也感觉得出来,那个声音来自于张丽的手机,只见她装模作样的拿出手机看了一下,然后把手机号存了起来。

    “来,大坏蛋,这是奖励给你的,来张嘴,嘿嘿!”这时兰兰乐呵呵的拿着几串羊肉串跑了过来,小嘴上抹的黑糊糊的像只小花猫,此刻轻踮着小脚,送到洛天的嘴边,洛天一看不由的有些郁闷,一个竹签上只串着一个,上面的都被她吃了。

    “咳,你吃吧,我不饿!”洛天摇摇头,不张嘴。

    “吃!你敢不吃,我等会就去买那个石碑去,让你背着!”这个丫头呲牙道,威胁洛天。“好吧,我吃就是了!”

    洛天此刻居高临高,小丫头离自己的特别的近,眼睛不经意的往下面一瞟,正好可以看到那一抹雪白,“不知道这个东西吃起来和羊肉窜比起来哪个好吃?”

    似乎觉察到洛天的目光,兰兰低头一看,顿时脸色有些羞红,等她再抬起头来时,洛天早已经恢复神色,一正人君子的模样,并且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羊肉串已经到了他的嘴里,正开心的吃着,兰兰瞪了洛天一眼,又跑回去了。

    三人一路边逛边吃,夜市中灯火通明游人如织,各种东西琳琅满目应接不暇。甚至还有个小摊专门买各种证件的,什么处男证,处女证,应有尽有,洛天暗想是不是也买一个,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

    几人又逛了个把小时品尝了几样特色小吃,洛天实在受不了了,第一次感觉跟着女人逛街原来这么累,可是两个女人仍然兴致勃勃的模样,真不知道她们两个哪来这么大的精力。

    三人来的时候,车就停在路口尽头旁边,由于这里路的两头都有大石球挡着,不让过车,和步行街差不多,所以他们是步行过来的,走到一个路口的拐角,前面的车辆行人都不见了。很宽阔的道路显得冷冷清清。

    洛天这时突然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现在才十点多与身后的人声鼎沸相比,这里显得十分安静,多年的撕杀和生死磨练,让他的第六感觉超强,他能感觉到这份安静是暴风雨的前兆。

    这时前面有几个人走来,好像刚喝完酒步伐不稳勾肩搭背。速度不快还在不停的大声说笑,都能听到他们在调侃某人在酒桌上的表现。这样的场景在每个城市都会无数次的上演,可洛天觉得他们和这条安静道路并不搭配。

    不远处两辆面包车停在路边没有熄火,外侧的车窗还能看到淡淡烟雾从内飘出。

    洛天的眼神顿时眯了起来,逐渐绷紧了全身肌肉,危险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裴容和兰兰这对美女走在前面似乎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妥,洛天紧紧的跟在二女的后面,有意无意的把二女挡在了里面,在面包车旁与前面的几人相遇,没有实质性的接触很自然的擦身而过。

    不对!他们身上没有酒味!

    一名汉子似乎醉乎乎的,走到洛天身侧时,突然出拳向他太阳穴打来,奇快无比,力道很猛,血腥的杀机一下子流露出来。

    洛天冷哼一声,瞬间爆发以肉眼难见的速度,扣住他手腕用力一扭。同时另一只手从下向上砍在被扣住的肘部。一声惨叫的同时“咯嚓”一声,其人的腕关节和肘关节被同时错开。

    还没有来得及欣赏那张因痛苦而变形的脸,传来裴容和兰兰惊慌失措的求救声。停靠在路边面包车的车门打开,从里面伸出几只大手在剩余几人的配合下二女被推进车里。

    配合的天衣无缝。

    “找死!”洛天猛然爆发出凌厉的气势,向着面包车冲了过来,一名负责殿后的家伙,长的很是魁梧,冷笑一声,一个鞭腿向洛天踢来。

    洛天速度不减,向前垫步左臂接住鞭腿,一击铁拳击了过去,在惨叫声中此人的膝关节已经被右拳打裂,当胸一脚踹了出去,洛天的力道极大,这一脚断了他的胸骨。

    不顾此人倒在地上翻滚惨叫,洛天一步就跨了过来,脸色阴冷的可怕,等了这么多天,看来是有人按耐不住要出手了。

    不用想,洛天也能猜是什么人下的命令。

    这时面包车已经起动,洛天疾步向前抓住即将关上的车门一拉。

    寒光一闪一把细长的利刃向他前胸刺来。侧身单手扣住持刀手腕向外一拉错手夺过利刃,同时另一只手搬住车门双腿点地。持刀匪徒被拉出车门,同时反手一刺直接刺在了此人的咽喉,一脚踢了出去,在跌落车外的同时洛天如灵猫般扑进车内。

    这时面包车已经冲出二十多米,裴容和紧紧兰兰相拥半躺在中间座位上,车里面有两名匪徒还有一个在后座上。

    洛天上车后转身靠在副驾座上,左手上撩抓住上面人的头发向后拖。右手同时把利刃尽根穿透驾驶座靠背,刺进驾驶员的后心。副驾驶座上的人已经被拖起露出头颈部分,放开利刃右手幻掌砍在其后颈上。驾驶员此时已经趴在方向盘上失去对车辆的控制,车身左右剧烈摇摆。

    电光石火,只是发生在一瞬间,堂堂逍遥王的实力终于展现出来,出手狠辣,干净利索。

    这个时候最后面的那个匪徒才反映过来,有些惊慌失措,急忙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指向洛天,因车身的摆动身体晃了一下。洛天向前伸手紧紧抓住枪身按住枪栓,不给他扣动扳机的机会。迅猛的一个前蹬,匪徒在一声胸骨碎裂声中放开手枪,身体穿透车后玻璃倒飞出车外。

    面包车这时已冲到路边撞在一根水泥柱上,一声巨响,洛天不由的一声闷哼,在关键时刻,抱着了二女免受了冲击,而自己的后背却是重重的撞在那个刀柄上,疼的他险些背过气去。

    深吸了一口气,一脚踹开车门把裴容和兰兰扶了出来,身体上没有什么大碍。只不过二女受到惊吓,脸色有些发白,还没有从刚才的惊恐中回过神来,抽出还插在靠背上的利刃连同夺来的手枪藏在腰间,拉着二人快速离开,上了停在不远处的华晨宝马。

    “容姐,还能开车么?”此刻洛天问道,眼神闪烁,观察着四周。

    “可以!”容姐已经回过神来,不愧是道上混的,心性比起兰兰要坚毅的多,此刻脸色很不好看,充满着愤怒:“小天,到底是什么人要对付我们?”说着容姐发动了车子,飞快的向着天容大酒店方向驶去。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洛天,手里扣了几根牙签,阴冷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听了容姐的话,淡淡的说道:“周奉天!”

    “什么?是他?”裴容不由的一惊,他怎么想不到周奉天会对付她,虽然裴容在道上混,不过里面的道道她却是不明白,王大麻子的势力一散,还以为可以高枕无忧了,想不到又冒出来一个周奉天,还是东昌的总瓢把子,比王大麻子级别更高。

    按照洛天的指示,裴容并没有直接开往天容大酒店,而是绕了几个圈,然后再缓缓的向大酒店而去,路上分别给邵元聪还有法海各打了一个电话,倒是没有事,夜总会一切正常,邵元聪亲自在大厅坐镇,法海也说酒店并没有什么情况发生,洛天才放心下来,看来对方对付的主要是自己和容姐。

    “王八蛋,哇哇哇,气死我了,周奉天,我要杀了这个混蛋!”兰兰受的惊吓不小,现在才反应过来,不由的气的大骂。

    “放心,我不会放过他的,任何人敢动你们,就是死!”洛天杀气腾腾,毫不掩饰眼中的杀意,一瞬间,兰兰看呆了,这还是那个平时笑眯眯的天哥么?好可怕,今天终于看到他出手了,太狠了,还以为玄武够狠,在洛天面前根本不够看。

    “天哥,你刚才太帅了,很有型……”兰兰花痴般的望着洛天,裴容也是心里一暖,刚才洛天的手段她是真正的见识到了,不愧是元庆和邵元聪的老大,身手确实厉害。

    “小天,我们下一步怎么办?”裴容边开车边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