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地板?不行!”

    正要拿裤子穿的洛天听了不由的一阵头大,很干脆的拒绝了兰兰这个丫头的无理要求,这叫什么事啊,让自己睡地板,亏这个丫头想的出来,自己都够大方的,让你睡床上,你却是让我睡地板?

    “咳,兰兰,这个不好吧,你看,我可是在保护你啊,还是你的恩人,只要你不乱动,我肯定会守身如玉的。 ”看到兰兰厥着红润的小嘴不开心的模样,洛天笑眯眯的说道。

    “可是……”兰兰正想说什么,这个时候门又被敲响了,“小天,睡了吗?”

    裴容,裴容的声音,这下子兰兰和洛天一下子慌了,更慌的是兰兰,这个丫头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惊慌无比,望着洛天,如果让容姐知道自己半夜到洛天的房间来,她肯定会误会的。

    怎么办,应该怎么办呢?兰兰吓坏了,而此时洛天也六神无主,他的房间很简单,没有衣柜什么的,只有一个大床,床底是实心的,也不能藏人。

    “电视柜,对,电视柜。”洛天一眼看到电视柜,不由的分说,连裤子也不顾得穿了,一把抱起兰兰打开电视柜就往里面塞。

    “不,不行,放不下,会憋死我的。”兰兰挣扎。

    “嗯,确实不妥,电视柜里面的空间太小了,兰兰可不是高手,会缩骨功什么的,还真的不好塞下。”洛天脑子急转,急出了一头汗。

    “小天,你在吗?”门口又响起了裴容的声音,声音中似乎有些急切。

    “在,在,容姐,门没锁。”洛天下意识的答应着,不过说完洛天就后悔了,狠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嘴真欠啊,这还没有把人藏好呢,话却是说出来了。

    果然,洛天听到门啪的一声开了。

    “呼……”洛天急中生智,捂着兰兰的嘴巴,抱起好就上了床,然后扯过蚕丝被就盖了下去。

    “坏蛋,该死,竟然让我这样……”被窝里的兰兰又羞又急,此刻她半缩着腿,身体像只小猫一样缩在洛天的旁边,动也不敢动。

    “怎么半天不开门啊,你很热吗?”裴容走了进来,看到洛天坐在床上,两腿撑起来,正微笑着望着她,不由的嗔声说道,裴容也没有睡,甚至连衣服也没有换,还是穿着那件白色的小衫,下面是紧身黑色的一字裙。

    “呵,不好意思,容姐,刚才洗澡了,怕吓到你,所以……嘿嘿!”洛天咧嘴一笑,保持着这个奇怪的姿势望着裴容。

    “哦。”裴容的脸莫名的一红,什么叫怕吓到我,真是的,不过一想起来在游池里那一幕,还真的挺吓人。

    此刻兰兰在被窝里难受无比,感受着洛天身上那种强烈的男人气息,让她的小脸滚烫。

    “混蛋,敢打我!”这时,兰兰的脑袋被什么东西敲打了一下,不由的一恼,就势一抓。

    “呃!”洛天的身子不由的一躬,这个臭丫头在干什么?胡乱一气,不过却又很舒服,洛天简直舒服的要哼了出来。

    “你怎么了?”看到洛天的脸色很精彩,裴容不由的好奇的问道。

    “哦,没什么,今晚面对那几个匪徒时,身体被撞了一下,有点疼!”洛天急忙掩饰道,说着,随身扯了一下被子,身体不自然的动了动,这个丫头何必和它较真嘛,自己又不是故意的,真是的。

    “是么?我看看,要不去看医生吧。”裴容一听,急忙走了过来,伸手就要掀洛天的被子。

    “不,不用,容姐,刚洗完澡,下面没有穿裤子,嘿!”洛天咧嘴一笑,顿时让裴容大窘,只好停了下来。

    被窝里的兰兰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什么,差点羞恼的尖叫起来,如果不是裴容在场,她定会像个兔子一样逃跑了。

    “咳,容姐,还不睡啊。”洛天笑道,随意的问道。

    裴容看了洛天一眼,叹了一口气,竟然坐在了床边,侧对着洛天,本来被子还透着一丝缝隙,现在被裴容一压,一点缝隙也没有了,顿时把兰兰给憋的够呛。

    “睡不着啊,最近发生的事太多了,今晚那些人都是亡命之徒,我真怕有一天……”裴容担心不已,她只是想找洛天说说话,另外,她的心里也有些后怕,其实如果有可能的话,她还真的想抱着这个男人,寻求安全感。

    看着裴容侧面美艳动人成熟的脸庞,还有那诱人的曲线,再加上容姐侧坐,还有被窝里那个让他喷血的小萝莉。

    洛天知道再怎么抛除杂念也抛除不掉了,只好又敲打着兰兰的脑袋,一下又一下,还很有节凑,兰兰这个羞啊,恼啊,可是又不敢作声,老老实实的受着洛天的欺负,真的想不顾一切的掀开被子,对洛天来个九阴白骨爪。

    可是现在她不敢啊,如果刚才在房间里,还就算了,被容姐看到也就看到了,顶多误会一下,现在可不一样啊,竟然用这种羞人的姿势钻到了被窝里,那就不是误会的问题了,那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啊,难道要告诉容姐两人做藏猫猫不成?

    “其实。”洛天随意的掀了一下被子,然后又飞快的合了上来,往里灌了一阵风,不然的话,他还真怕憋坏这个丫头,他已经感觉这个丫头的爪子在自己的大腿上开始挠了。

    “其实什么?”裴容回过头来,看向洛天,两人近在咫尺,看着这个家伙那棱角刚毅的脸型,还有那虽然穿着黑色的体恤,仍然挡不住那宽阔结实的胸膛,看的裴容的心里微微一颤,只感觉有些心浮气燥的感觉。

    “咳,其实,裴容,你根本不用怕,我说过,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的,这些人根本不足为虑,你也看到了,几个人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另外还有元聪,还有法海呢,前几天王大麻子那么多人,都被我们打退了,还些几个人吗?”洛天笑着安慰裴容。

    “嗯,话是这样说,可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姐倒不怕,只不过是一个风尘女子而已,倒是你小天,还有大好的前程,千万不要因为姐做傻事啊!”裴容语气里有关心,还有一丝自嘲,暗怪洛天不懂风情。

    这时,被窝里的兰兰蠢蠢欲动起来,毕竟保持那个姿势太难受了,更是让她羞涩难耐。

    她堂堂的谢家大小姐,高傲无比的谢宏兰竟然以如此憋屈的姿势趴在那里,让她很气愤。

    这个时候洛天的大腿感觉有阵痒,原来是兰兰的手指在上面轻轻的划动,撩拨的洛天又痒又兴奋,恨不得直接把这个丫头直接从被窝里提出来,大块朵颐一番。

    只不过很快的洛天就明白了过来,这个丫头原来是在自己的大腿上写字,写了三遍,洛天才明白过来,是一个“走”字,很明显,是让裴容快点走,她都快受不了了。

    “风情女子?”洛天不由的苦笑,看向裴容:“容姐,在我的心里,你比任何女人都要清纯,都要漂亮,一尘不染,高贵圣洁。”

    “我,有那么这么好么?”裴容心里一动,看着洛天那明亮的眼神,脸上出现一丝红晕。

    “当然有,呵呵,容姐,时间也不早了,早点去休息吧。”洛天没办法只好下了逐客令,如果不是兰兰,洛天真想这样和她好好的谈谈人生,最后再谈谈生人。

    “那,好吧。”裴容心里有些失望,不过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站了起来,看了一眼洛天笑了笑:“你也早点休息吧,今晚也挺累的,我去看看兰兰!”

    洛天听了不由的吓了一跳,被窝里的兰兰也是一动,如果裴容真的去了自己的房间,发现自己不在,那肯定是满地找,弄不好还会把洛天拉起来出去找,那样的话,真的就穿邦了。

    “不用了。”洛天真的想说:“不用找了,兰兰现在更安全,就在我这里趴着呢!”只不过当然不能说出来,只是笑了一下接着说道:“时间太晚了,这个丫头也太累了,估计早睡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她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不用管她!”

    洛天刚说完,自己的大腿被狠狠的掐了一下,其实洛天的意思是说,兰兰的睡眠质量好,对于今晚的事根本不怕,不用容姐担心而已。

    “嗯,那也是,好了,我走了。”容姐不疑有他,深深的看了洛天一眼,脚步走的有些慢,甚至心里希望洛天留下她,可是洛天却一直没有开口。

    “唉!”裴容心里轻轻的叹息了一下,向门口走去。

    “呼……”被窝里的兰兰终于轻松了一口气,正想冒头。

    “对了,小天。”裴容突然又拐了回来,“什么事?容姐?”洛天笑道,刚才差点没有把被掀开。

    “那个法海,既然在咱们这里住下,此人也帮了我们不少的忙,是不是把他当作这里的一员,也给他开点工资啊!”

    “姐啊,这种小事你明天说不行吗?本小姐快要憋死了!”被窝里的兰兰气的不由的翻白眼。

    “呵呵,也可以,此人是一个难得的人才,也不用工资不工资,先给他几万让他用着吧,有需要就让他给前台说就行了,随便拿。”洛天笑道。

    “恩,那好!”容姐点点头,然后终于走了出去,心里对洛天是又气又恼,这个不解风情的家伙,自己想找借口留下来,他却是无动衷,这么心急的把自己往外赶,气死了,似乎房间里藏着女人一样。

    门终于啪的一声关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