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狼,事情都查清楚了吗?真的是那个上官飞燕所为?”此人看向一个身材不高,不过却是很壮实的汉子,此人默默的坐在一边,似乎和其他的人不合群,正默默的着喝着一瓶酒,脸色有些涨红。

    “狼王,错不了,正是因为此女五虎才被抓,据探听到消息,似乎还有另外三人,只不过这三人似乎身手不错,很有套路,估计是军方的人。”那个孤狼看了一眼为首的男子慢条斯理的说道。

    “嗯,好,你的消息我相信,毕竟你是市刑警队的人,没有人想到,堂堂东昌市刑警支队的一个老警刑竟然是我野狼雇佣兵的人,哈哈哈……”

    此刻这个狼王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孤狼,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哼,狼王,我虽然是你的手下,不过这次的行动,我不打算参加,请你理解,另外事成之后,把那个上官飞燕交给我处置,如何?”

    这个孤狼一口气喝完瓶里的酒,咣当一声扔了出去,撞在墙上,摔的粉碎,然后回头望着狼王淡淡的说道,特别是提到上官飞燕时,眼中出现了一丝愤怒和还有欲望。

    “我明白,孤狼放心吧,我知道你和上官飞燕的过节,当年你的一个亲戚落入到她的手里,此女竟然把他投放入狱,你虽然表面上什么也没有说,不过你心理不平衡。

    另外还有你干这么多年刑警仍然是一个最底层的人员,丝毫没有升职加薪的希望,这二者加在一起,也是你当年加入我这个野狼雇佣兵的原因吧,当然还有一点,那就是你喜欢上官飞燕,想占有这个女人!”

    “哼,你明白就好!这次那五虎被抓就是此女惹出来的,如果想救五虎,必须抓着这个女人才行,凭野狼雇佣兵的实力,还没到达硬闯监狱救人的本事,只有抓着此女,和警方互换人质,才有胜算。”孤狼白一眼狼王,有些不悦的说道,他不想被人把自己的老底给揭发出来。

    “那是自然,不然的话我们还打探个什么屁消息,华夏的军警不是吃醋的,当年我野狼雇佣兵何其强大,如今老大,老二,老三全部死了,实力大大缩水,这都是华夏赏赐的,如果不是救五虎,一般情况下,我这个新狼王还是不愿意来华夏和他们交道的。”

    这个狼王眼神凌厉,闪烁着慑人的光芒,另外还有一丝畏惧,华夏军方的强大,让他心里忌惮,特别是那个地方的人,简直是他心底的噩梦,如果不是在东昌这种小城市,甚至他要放弃营救五虎的念头。

    “好了,狼王,现在这个时候还扯那些没用的东西做什么,我们野狼怕过谁来,华夏也不过如此,来就来了,准备实施营救计划吧,也就是说看怎么抓住那个上官飞燕。据说那个妞辣的狠,枪法极好,我们还是小心一点为妙,如果我们堂堂的野狼雇佣兵连华夏的一个妞搞定不了,岂不是让那些国外的雇佣兵团笑掉大牙!”

    一个穿着皮裤,上面穿着黑色背心的强壮男子,浑身充满爆炸性的力量,头发很长,此刻手里拿着一把首,正慢悠悠的剔着指甲,眼神之中却是充满嗜血的光芒,此人叫豺狼,极凶残的一个家伙,好色,好酒,功夫也好,仅次于这个狼王。

    “嗯,豺狼说的没错,说说今晚的计划吧!”狼王看了一眼这个豺狼然后看向孤狼淡淡的说道。

    孤狼站了起来,来到窗前,这才幽幽的说道:“上官飞燕有个妹妹在京城上大学,放假今天回来了,据说她要给妹妹接风,地点是在南街区的盛世豪庭,具体的怎么做,就看你们的了!”

    “好,姐妹花啊,我喜欢,嘿,等我们抓住她,先好好的玩上两天,然后再换那五虎吧!”豺狼添了添嗜血的嘴唇银笑着说道。

    “盛世豪庭?”狼王轻声自语,微微点头。

    南街区一个叫作佳和的贵族小区里,一个长发女孩,正在哼着小曲换衣服。

    女孩很漂亮,看起来很年轻,不到二十岁,长的特清纯漂亮,如果放在校园里,那就是传说中的校花女神级别的,看一眼会让人朝思幕想,却又神圣而圣洁。

    只见她:腿很修长,瓜子脸,两道新月眉毛下是一双漂亮的丹凤眼,清纯又善良,鼻梁高挺,红润的小嘴如同玫瑰花瓣一样发着淡淡的健康的光泽,一身并不太合身稍有些宽松的白色睡衣下,却是掩饰不住她那玲珑的身材。

    此刻女孩正坐在宽大的床上挑选着她的衣服。

    “姐,你好讨厌啊,你的衣服我穿似乎都有有些不合适嘛,你的胸太大了,咯咯咯……”

    女孩咯咯的笑着看着站在一边陪好说话的另一个女孩,这个女孩相对来说成熟多了,一头披肩短发,英姿飒爽,身材火辣之极,而且胸部极丰满,不是别人,正是上官飞燕。

    上官飞燕只是穿着一身普通的运动装,不过她那绝美的脸蛋、雪白的皮肤,再配合上她那高挑而又略显肉感的身材,让人看了就会想入非非。

    而挑衣服的女孩,正是她的妹妹上官朵朵,看到上官飞燕那几件少的可怜的衣服不由的厥着小嘴,而且她穿还不合适,虽然她的身材极好,不过毕竟是一个大学生,和姐姐相比还是有些青涩,还没有完全成熟,胸部没法和上宫飞燕比,两人直接差了一个号码。

    “你这个丫头,有衣服穿就不错了,我每天要抓犯人,哪里有时间搭理这些东西,再说,你来这里,怎么不带几个像样的衣服啊。”

    上官飞燕看着这个妹妹挑三捡四的可爱模样,不由的苦笑道,随手拿起一件粉色的连衣裙扔给她:“好了,就穿这一件吧,只不过是几个同学聚会,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穿什么不行!”

    “什么嘛,这是人家第一次的聚会,当然要隆重一点嘛,本来还想着让姐夫给买几件衣服呢,想不到你竟然这么不争气,连男友都没有,唉!先凑合着吧!”上官朵朵像个小大人一样,摇头晃脑,拿着那件粉色的连衣服,免为其难的说道。

    “臭丫头,说什么呢?”上官飞燕脸不由的一红嗔骂道。

    这个妹妹古灵精怪,真是拿她没有办法,想当年这个小丫头还小,整天跟在自己屁股后在,现在一转眼已经长成了大姑娘了,看来自己的人生大事也需要考虑了。

    上官朵朵很优雅的脱去了睡衣,露出里面一身性感的卡通内衣,可笑的是这个丫头的小内内上竟然还画着一只小熊猫。

    一件薄薄的却是质量上好的粉色连衣裙套了上去,顿时整个人变的更加的清纯可爱。清秀美丽的脸庞,一头乌黑的长发整齐地铺在后背,身穿一件粉色的连衣裙,露出匀称的小腿,就连上官飞燕也不由的赞叹妹妹身材漂亮。

    “姐怎么样,还行吧。”

    上官朵朵在姐姐面前显摆了两下,身体转了一个圈,像是一朵粉色的荷花,咯咯直乐,眼睛不由的瞅向姐姐的胸部,突然凑近上上官飞燕:“姐,你告诉我实话,你到底有没有男朋友啊?怎么你的胸这么大啊,我听我同学说,只有有男朋友的女孩胸才会大,好像是被揉的,嘿嘿!”

    “臭丫头,你找打是不是?你都是学的什么啊,这种话也敢说,真是的!你再敢胡说,晚上姐不去了。”上官飞燕不由的脸一阵发烧,这个妹妹真是口不择言,这么羞人的话也敢说出口。真不害臊。

    “不要嘛,好姐姐,人家错了还不行吗?你必须要为我借风,我给我同学都说好了,我有一个当刑警的姐姐,很威风的,嘿嘿。”上官朵朵调皮的吐了吐可爱的小舌头,抱着上官飞燕撒娇。

    “好了,好了,真是怕了你了,时间也不早了,走吧。”上官飞燕叹了一口气。

    妹妹上官朵朵刚从京城来,自己可是答应爸妈好好的照顾这个丫头的,如果连一顿也不陪她吃,有些说不过去了,只不过朵朵却是叫来了她的同学,让上官飞燕有些犹豫,本来想不去的,又怕这个丫头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惹出什么事来,只得暂时放下手头的一些案子,陪她去。

    夜色降临,东昌南街又迎来了酒绿灯红的迷人夜晚。

    “小丽,小乐,你们已经到了?好,我们马上就走了,一会见哈,嘿!”要出门的时候,上官朵朵接到了她的同学的电话,正是张丽和凯小乐。

    盛世豪庭有餐饮也有ktv娱乐,张丽和凯小乐就是准备在这里请她们的好友上官朵朵在这里用餐,然后再去唱歌,一起嗨一下!因为这里不但高档次,而且算是比较正规的地方,不像夜总会和酒吧一样乌烟瘴气。

    此刻,盛世豪庭一个小包间里,张丽,凯小乐还有一个男生已经到了。

    就是她们要请上官朵朵吃饭,为她接风洗尘。作为从京城过来的同学,所以他们作为地主肯定要尽地主之意的,不过也不能太寒酸,于是就选择在了这个盛世豪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