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丽,凯小光还有一个男生坐在盛世豪庭包厢里说笑着,这个男生长的五大三粗的,身体很强壮,眉宇间还算英俊,只不过眼神还没有完全褪去那丝稚气。

    他是凯小乐的男友,叫林栋,是本地的一家建材老总的儿子,有点小资产。

    此刻林栋正陪着凯小乐两人亲密的说着悄悄话,张丽娇笑着打趣着两人,“喂,你们两个把我当电灯泡啊,秀恩爱是不是?真是的。”心里有些小小的失落,她不由的想起了洛天。

    今天白天凯小乐给他打了电话,不知道他会不会来,如果那个朵朵再带来男友,自己可就是孤家寡人了,有些孤寂了。

    其实张丽对于洛天并没有怎么接触过,洛天住在地下室的时候,两个见过几次面,说过话,了仅次而已,对于这个大哥哥甚至堪称大叔的家伙也只是有好感,还谈不上爱。

    毕竟洛天虽然长的也人模人样,但也没有帅到惊天地泣鬼神让少女尖叫的地步。

    “嘻嘻,张丽,你是不是想你的那个大帅哥了,要不我再帮你催催?”凯小光身体靠着林栋,做小鸟依人般,笑眯眯的看着张丽。

    “别胡闹了,我们只是,朋友,这种场合,他来不合适的!”张丽脸上出现了一朵坨红,黑色的眼镜下,一双漂亮的眼睛闪着羞涩。

    “真的不需要催了?”凯小乐凑近张丽,直视着张丽的眼睛,狡黠的问道,眼中充满了打趣的意味。“你讨厌啊,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张丽推了推黑边眼镜娇嗔道,其实她的眼睛度数并不高,只有不到二百度,不过同学们都说她,她戴上这个眼睛,显得更文静,更秀气,更有气质,因此本来打算换算眼镜的张丽,也只好戴着了。

    女孩子没有不爱美的,既然一个眼镜能为自己加分,干嘛不戴着,张丽的身材不错,很苗条,今天特意的好好打扮了一番,一身鹅黄色的连体百褶裙把她美好的小身材完全的展示了出来。

    “小乐,帮忙再催一下吧,不然的话到时就我自己一个男人不好啊,连个陪喝酒的人都没有!”看到张丽有些不好意思的模样,林栋自信的笑了笑,家境不错的他,在一般人面前很有优越感的。

    “那好吧,唉,出力不讨好哦!”凯小乐阴阳怪气的白了一眼张丽,然后拿出她的手机给洛天打起电话来,张丽想出言阻止,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潜意识里。

    她喜欢洛天那种成熟的男人,不像面前的这个林栋,处处装着老成,其实那是不成熟的表现,张丽并不喜欢这样的男人,或者说是男孩,她喜欢成熟类型的。

    天容大酒店,一天下来安然无事,洛天松了一口气,对方遭到挫败,短时间内不可能再敢轻举妄动,至于周奉天,现在已经列入了洛天的必杀名单,敢动裴容和兰兰者,死!

    晚饭前,玄武按照洛天的意思,已经给卡西亚组织的头目,打过电话,这个头目正是尼卡夫,当此人听到自己的人所受雇的顾主对付的竟然是华夏的逍遥王,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忙说是误会。

    逍遥兵王在国际上特别是一些地下势力中,名头可是很响,洛天常和这些人打交道,深知对方的套路,只要有一次打疼打怕他们,他们就永远不敢冒犯你,毕竟这些刀头添血的雇佣兵,也不是傻子,出来都是求财,没有人求死的。

    尼卡夫声称,这次绝对是误会,他们愿意退还雇主的钱,绝不再参与之事,并请玄武向洛天表达歉意,他可不想有一天这个逍遥王来亲自拜访,说实话,他所在的只是一个小国家,雇佣兵的实力也一般,远比不上国际上那些实力强大的雇佣兵团,洛天一个拜访根本不够他杀的。

    所以,洛天现在倒是清闲,对于周奉天他从来没有放在眼里,一个小小的东昌的大混子,他随时就可以灭了他,不过现在时机末到而已。

    洛天,裴容还有兰兰三人在单独的小贵宾间吃晚饭,兰兰这个丫头自从知道洛天是正常的男人后,再也不敢在他的面前买弄小风情了,倒是容姐仍然是一身典雅的打扮,低着头优雅的喝着她最喜欢喝的皮蛋肉瘦粥。

    “小天,上次那件事,查到了吗,到底是不是周奉天做的?此人是东昌的一个大枭,防止此人还有后手,这件事必须要早点解决才行啊!”

    裴容关心的说道,如果放在以前,裴容她绝不敢得罪那个周奉天,此人的能量太大,不是她一个小小的夜总会的大姐能抗得住的,不过见识了洛天的手段以后,裴容相信,洛天一定会有办法的,她对这个男人充满了信心。

    “放心吧,容姐,周奉天也是一个人,并不可怕,兵来将挡,水来土埋,他蹦哒不了几天了,上次为了感谢他还送了他二百万,想想真有点亏,所以这准备带本带利让他还回来,哼!”

    洛天轻哼了一声,上次因为南家的事,也为了道上的面子,洛天和裴容还送给周奉天二百万,想不到此人一个看自己不顺眼,先后指示南家,王大麻子甚至国际雇佣兵的人来对付他,洛天不可能轻易放过此人的。

    “嗯,那就好,有你在,姐不怕!”裴容送给洛天一个温柔的笑容,嘴角出一丝粥液看的洛天有些冲动。

    兰兰翻了翻眼睛,看着容姐和洛天两人温声细语的说话,直接把自己当成了空气,有些不悦,拿着银质的小勺轻轻的敲着盘子哼哼道:“没有什么好怕的,即使搞不定,到时你们两个跟我混,我们谢家还能罩住的。”

    洛天看着这个丫头苦笑着摇摇头,寄人篱下,不是他的作风,如果让兰兰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大的能量,估计这个丫头就不会说大话了。

    正想着,这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洛天拿出手机一看,顿时脸上出现了一丝小尴尬,电话竟然是那个凯小乐打来的,这让洛天想起晚上还有约会。

    “咳,元聪,什么事?夜总会有人闹事?真是不像话,你是干什么吃的,好了,我知道了,一会儿过去!”洛天装模作样的打着电话,然后挂了,有些歉意的看向裴容。

    “怎么了小天,夜总会出事了么?要不你快点过去吧。”裴容有些担心的说道。

    “哼,是什么人还有这么大的胆子,难道王大麻子的教训还不够么?天哥,我陪你去!”兰兰一下子站了起来,挺了挺那本就高耸的胸部豪气的说道,其实这个丫头在酒店憋坏了,想出去秀秀风而已。

    洛天不由的无语,自己可不是真的去夜总会,而是赴约去,带着这个丫头那还不闹翻了天啊,于是洛天异常严肃的说道:“兰兰,这次不要去了,外面会有危险,你乖乖在这里陪着容姐,等解决了周奉天,我再陪你出去玩,听话知道吗?”

    “那,如果不周奉天不死,我们岂不是不能出去了?”兰兰苦着小脸说道,毕竟那晚在天府夜市的遭遇,还是让这个丫头心有余悸,听到洛天这么说,她倒也没有坚持,只是不开心的嘟囔了一句。

    “放心吧,很快的。”洛天笑着安慰着兰兰,又看到容姐一副胆心的模样,心里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自己是出去泡妞啊,倒也不能说是泡,算是朋友之间的约会吧,洛天心里安慰着自己。

    “小天,那你早点回来,有事打电话!”最后容姐温柔的说道,“知道了容姐!”洛天答应一声,就快步出来天容大酒店。

    刚一出大酒店,凯小乐的电话又打了过来,幸好容姐和兰兰不在身边,不然的话,这二个美女肯定会怀疑不可。

    “喂,刚才怎么回事,乱七八糟的,什么元聪,什么夜工总会啊。”电话里响起了凯小乐疑惑不满的声音。

    “呵呵,肯定是串线了,我在路上呢!一会就到。”洛天淡淡的一笑,挂了电话,对于小美女的邀请,洛天真的不忍心拒绝,靠在自己的小奔腾上,掏出一支烟慢悠悠的抽着,欣赏着夜晚的美景,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一身打扮,不由的苦笑了一下,仍然穿着黑色的体恤,还有那七分大裤衩,下面穿着托鞋,这怎么看怎么不像泡妞的节凑啊,太随便了。

    只不过洛天也不好回去换衣服,毕竟他可是告诉容姐玄武找他有急事,有人在夜总会闹事,自己哪里还来得及衣服,穿的整整齐齐的再说,太假了。

    “算了,就这样吧,反正都是一些小姑娘,过去吃顿饭而已。”洛天心里安慰着自己,扔掉烟头,然后钻进了车里,向着盛世豪庭开去。

    市区灯光辉煌,车流不息,洛天的小奔腾要不起眼,这种车在东昌随处可见,属于一些工薪阶层开的车,甚至比这还要好,只不过洛天不介意,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代步工具而已,洛天并不缺钱,当然前提是要找到那个朱雀。

    想到朱雀,洛天的脸色不由的一阵黯然,那是龙魂内唯一一个女孩子,当年自己训练她,可是没有少吃苦,作为一个女人能混到龙魂成员的地步,除了朱雀和洛天外,没有人知道会吃多少苦才能达到那种可怕的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