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们几个不要光看我们啊,你们也喝,小姑娘喝红酒,不过这个美女警花嘛,我想喝杯白酒没事吧!”

    洛天醉眼朦胧却是热情的招呼着,看着一桌几个大眼瞪小眼的望着自己,不由的嘿嘿一笑,打着酒嗝,最后望着上官飞燕笑眯眯的说道,眼皮下垂,并没有看上官飞燕的眼睛,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洛天真的喝多了,其实这货是在看人家的胸。

    “哼,喝白酒,我自甘不如,要么实在不行,我喝半杯,你喝一杯?”

    上官飞燕冷笑一声,看着洛天说道,她看的出来洛天的酒量虽好,不过也差不多了,等他和林栋喝完,这小子如果还能站着的话,那么只要自己再给他来上两杯,必倒不可,这就是四两拨千斤,压倒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上官飞燕为自己的小聪明感觉沾沾自喜,只要这小子敢答应下来,她有把握喝酒倒,不要小看上官飞燕,这个妞毕竟是大家族出身,又是彪悍的刑警小支队长,酒量还是不错的,起码半斤白酒是没有问题,多了她就不敢保证了。

    她如果喝半斤的话,洛天就要喝一斤啊,再加上先前的那一斤多,一共近三斤,甚至上官飞燕都有些不忍了,真的怕把洛天这个混蛋给喝死,那样的话,自己也会有麻烦的。

    “姐,你太过分了,他都喝成这样了,你怎么还要灌他啊。”

    上官朵朵有些不高兴了,不由的出声道,这句话让洛天听了大为受用,微笑着抬头看着这个丫头一眼,不由的笑着说道:“妹妹就是妹妹,清纯可爱,又漂亮,不像姐姐,呵呵,难怪还没有嫁出去,其实如果……”

    “你到底敢不敢答应!”上官飞燕不由的面色一恼,这个混蛋竟然拿妹妹和自己比,还敢取笑自己,顿时心里最后那点怜悯没有了,发誓要把这个混蛋喝趴下,喝死才好呢,哼!

    这时,服务员速度很快的拿来了酒,啪的一声帮着给启开了,“先生,请问还有什么事吗?”那个服务此刻殷勤的问道。

    林栋正想说没事,不过却是被洛天拦着了,“对了,小美女,今天是谁请客啊。”洛天转头问张丽,张丽小脸一红,不自觉看向林栋,这是说好的,一切都这个林栋包揽。

    “哼,我还以为什么事呢,原来是这回事,你尽管喝就是,我买单,钱的事,小事!”林栋大着舌头说道,脸上充满了得意,双手紧紧的扶着桌子,在充大尾巴狼。

    “呵呵,那就好,兄弟一看就是有钱的主,这样吧,要不先把账结了?我等会是怕你喝多了那样就不好了,你看这里都是小美女,就你一个大款,让美女付账说不过去啊。”洛天笑呵呵的说道,手一滑,差点没有把杯子给摔了。

    看到这里,林栋更加确信洛天也到量了,不由的冷笑一声,从口袋里拿出一扎钱扔了出去,“行了,不用找了。”

    那个服务员急忙接过,然后数了一下,一副歉意的说道,“对不起,还差二百呢!”

    “嗯?”

    这下轮到林栋尴尬了,脸一红,其实他的脸本来就红了,没有看人看出来而已,他才想起来,这酒不便宜,于是又从另一个口袋里拿出几张扔了过去,“这下够了吧,剩下的给你当小费了。”

    “谢谢先生!”服务员展颜一笑,拿起钱美滋滋的离开了包间,而旁边的上官飞燕不由的鄙视洛天,这小子开着大酒店能没钱?毕竟一桌饭钱,在场的都能掏得起。

    只不过这毕竟是为妹妹朵朵接风的,她也不好意思掏,而洛天更没有掏的意思,最后只有林栋掏了,因为洛天看的出来,这个林栋就差最后一杯酒了,所以才出言提示。

    “呵呵,酒是粮食精,越喝越年轻,感情深一口焖,一碰三,不碰五个,小兄弟,我们刚才才喝了四下,来,再来一杯,算哥敬你的,男人,无论任何时候不能在女人面前掉面子,那样说出去,人家笑话啊!”

    洛天笑呵呵的摇晃着,倒了满满一大杯,放在了林栋的面前。

    这下林栋是真的傻了,这小子不但把自己的祝酒词给还了回来,还拉出了美女这一说词,顿时心里苦比的要命,看着这杯酒像是看毒药一样。

    他不知道洛天再喝下去这一杯会不会倒,不过自己绝对到量了,而且超标了,五杯酒下肚,那可是一斤七两了将近。

    开始看到上官飞燕这个大美女为自己说话,还要和洛天喝酒,他还以这杯酒是给上官飞燕倒的呢,想不到这货又送到了自己面前,醉眼朦胧的望着自己。

    “林栋,要不算了吧,喝不了不丢人的,没有人会笑话你,大家在一起只是开心!”张丽此刻出声道,这个小丫头的眼中竟然闪着狡黠,明着是对林栋好,其实却是在激他,本来她对就小子看不顺眼。

    现“是啊,张丽说的对,林栋,不要逞强了,不然的话,万一趴桌子底下怎么办呢?”

    上官朵朵一脸担心的看着,这个丫头倒是真的关心人,很善良,不过这些话,听到林栋的耳朵里就不是那回事了,感觉很刺耳,似乎男人的尊严受到了严重的侮辱。

    当下冷笑一声:“区区一杯酒而已,还难不倒我,我的酒量可是有二斤呢,来,干!”

    林栋下了狠心,非要把洛天灌倒不可,摇晃着拿起酒杯一仰头。

    “哗啦。”一声,一下子从椅子上滑了下来,酒水倒了自己一头一脸。

    “咦,你怎么了?快把他扶起来,唉!”洛天还是高估了这小子的酒量,看到竟然滑到了地上,不由的嘿嘿冷笑,故作惊讶的说道。

    “阿栋,行了,不要逞强了,你不能再喝了。”凯小乐急忙把林栋给扶了起来,此刻的林栋狼狈不已,扯过纸币擦了一下。

    “你放屁,谁说我不能喝?地上滑,刚才没站稳,没事,来,我们继续。”林栋心里暗恼,冷声训斥着凯小乐,爆了粗口,想不到自己竟然先出了洋相,赌气之下,自己给自己又倒了一杯。

    凯小乐心里委屈,当众被林栋训斥,让她下不来台,泪水在眼里打转,一副楚可怜的模样。

    “臭小子,本来想放你一马,对女人却是这副德性,算了,还是弄倒你再说吧。”洛天心里暗想,于是哈哈一笑:“没事,地板就是滑,你们知道吗,我刚来时,都差点没有摔倒呢,装修质量有问题,来,我们喝。”

    洛天首先一仰头,就把杯中酒干了,身子一摇晃,吓了上官飞燕一跳,恐怕这个混蛋借机再吃豆腐,往一边躲了躲,只不过洛天却是扶住了桌子,冲她一笑,甚至眼睛毫不避讳的盯着她的胸猛瞅,从这个角度没有看到洛天在看什么,只是上官飞燕看到这个混蛋眼睛很不老实,气的真想上去给他几拳。

    “喝就喝!”林栋坚持着,双手拿起酒杯,像是喝毒药一样,灌了下去,辛辣,苦涩,如同火烧一般,顿时感觉天玄地转,再也受了了,一下子趴在了桌子上。

    “喂,不要睡啊,我们继续喝。”洛天醉乎乎的大笑道,眼中的清明一闪而过,转而看向上官飞燕:“大美女,你真的没有结婚啊,不会吧,这么漂亮,胸这么大,会没有人要!不会是有病吧,嘿嘿。”

    “你?”上官飞燕受不了了,看到洛天胡言乱语,知道这个家伙竟然真的喝多了。

    “哼,我姐才没有病呢,她身体好的很,上上午还做了体验呢,只不过一来例假肚子就有点疼而已!”上官朵朵憨憨的为姐姐澄清事实,却更让上官飞燕心里恼火,暗怪妹妹不谙世事,根本没有懂得洛天的意思。

    “哦?原来是这样,那肯定是肾功能问题,再加上气血不足,内分泌失调引起的,其实如果。”洛天自语着。

    “少废话,你到底还不能喝,不能喝就走人,能喝的话我陪你,按照约定,我半杯你一杯怎么样?”

    听到这小子坐在那里轻声自语,让她有些羞恼不已,不过心里却是暗暗吃惊,自己去医院看,医生似乎也这样做,不过却是没有好的办法,给自己开了一大堆中药,苦的要命,也不见好转,最后索性不吃了。

    如果没有人的话,两人的关系也不错,上官飞燕绝对会请教这小子到底有什么办法没有,毕竟那种事一来,肚子疼的要命,只不过现在两人简直水火不融,换句话说,自己对她恼火异常,绝不会向他求教这方面羞人的问题,只想把他灌倒再说。

    上官飞燕还没有忘记刚才的约定,接二连三的在这个混蛋手里吃憋,让她有火发不出,今天这个好机会,不把他灌趴下,再拍几张照片好好的羞辱他一下,这口气难出啊。

    “呵呵,有美女陪着喝酒,不能喝也要喝,男人不能说不行,对吧,嘿!”洛天笑眯眯的打量着这个妞,把椅子搬了一下,离她又近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