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我先喝一杯,你要喝两杯哦。 ”

    看到洛天喝的东倒西歪的却是嘴上硬气,上了自己的当,要和自己喝,而且还是二对一,上官飞燕心中得意,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动作很优雅的连续倒了三杯酒。

    “天哥,要不,我帮你喝一杯吧。”张丽怯怯的看了一眼上官飞燕说道。

    “小丫头插什么话,这是大人之间的事懂吗?”

    上官飞燕瞪了一眼张丽,这个丫头顿时吓的不敢哼声了,上官朵朵歉意的望了一眼张丽拍了拍的她的小手,瞪了姐姐一眼,她可是知道姐姐的脾气,除了对自己好,对别人,那可是霸道的很。

    这时,上官飞燕很优雅端起酒杯,轻轻的凑到红润的小嘴边,红嘴轻启,晶莹的酒液顺着喉咙顺流而下,看的洛天不由的心里一阵心神驰来,漂亮女人喝酒的姿势也漂亮,性感,比起林栋看起来舒服多了,那酒液,那性感的嘴角……洛天的嘴角轻轻的抽了一下。

    对于容姐,那是好兄弟的姐姐,他下不去手,对于兰兰太可爱太清纯,他不忍心下手,不过对于上官飞燕,这货倒是有想摧残的想法,狠不得把她拉到床上,狠狠的打她的屁股,打掉她的高傲。

    洛天正想入非非,却是没有想到,危险正在慢慢的向他们靠近,而目标正是上官飞燕这对姐妹。

    此刻已经晚上九点多,盛世豪庭正是人来人往最热闹的时候。

    夜色璀璨的盛世豪庭门口,这时无声无息的停下了一辆白色的商务车,从里面鱼贯的下来几个年轻男子,这几人衣着打扮的极普通,有的戴着帽子,有的戴着墨镜,不过一个个气势很冷,步伐沉稳,眼中闪着冷漠的光芒,甚至有的腰间后面还鼓鼓的,一看就是带着家伙。

    这几人一进来,自动的分成了几拔,有两人拿着报纸随意的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看报,一副等人的模样,二人则是四下的转悠,另外还有一人,看起来很帅气,上前和柜台的小姑娘在聊天,不知道的说的什么,逗的那个小姑娘掩嘴咯咯直笑。

    这二人,气息都很沉稳,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血腥气,这种气味一般人闻不出来,只有常年和生死打交道的人才会感觉得到,他们在有意无意的在接近洛天所在包间,而且在门口处的商务车里,还有一人负责接应。

    分工明确,计划,周详。

    野狼雇佣兵开始行动了,目标就是上官飞燕和上官朵朵,负责行动的这几人任何一个都不比王大麻子所请的五虎中的剑齿虎他们差,竟然还有一个还是入室境界期的高手,和那个东北虎差不多。

    而且在盛世豪庭一百米左右的距离,一个阴暗的树荫下,还有一个人,正在抽着烟,冷笑看着这几人走了进去,此人坐在一个毫不起眼的面包车里,拿着望远镜紧紧盯着那里,在车里,竟然还有一把高倍瞄准阻击步枪。

    此刻包厢里,上官飞燕一杯高度白酒下肚,也是火辣辣的难受,不过却是仍然动仍优雅的把空酒杯对着洛天挑衅似的翻了翻。

    “呵呵,海量,要不这样,你再喝一杯,我等下连续喝四杯怎么样?”

    洛天笑眯眯的看着脸上有抹红晕的上官飞燕眯眯的说道,都说漂亮的女人什么时候最美,那就是喝酒的时候,此刻上官飞燕就是这样,冷艳中透着诱惑,娇蛮中透着风情,只可惜没有穿制服,如果再来一个制服诱惑什么的,那洛天的想法又开始不纯洁了。

    “哼,你是不是男人?你想耍赖?”听了洛天的话,上官飞燕不由的杏眼圆睁,就要发火,这个混蛋竟然会这么说,如果那样的话,自己再喝一杯,他也许会说再来两杯,他喝八杯,那个时候她早就醉了。

    “嘿,我当然是男人,怎么想验证一下?”洛天咧嘴一笑,看到上官飞燕快要到了崩溃的边缘,也不再取笑她,于是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喝到现在,洛天已经喝了六杯了,高脚杯,一杯三两三,近两斤,这货竟然还在摇晃,就是不倒,在上官飞燕面前晃来晃去,就像不倒翁,晃的上官飞燕眼晕。

    而且她也低估了酒精的度数,这可是高度白酒,一口下去,一般人都受了,她虽然有半斤的酒量,一下子喝这么猛,也有些受不了,再加上刚才被洛天气的口干舌燥,喝了不少的水,想去卫生间了。

    “哼,你再倒上,我先去一下卫生间,这个混蛋,刚才把酒都撒在我身上了。”上官飞燕看了下眼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林栋一眼,拿他做了挡箭牌。

    “姐,我陪你去!”上官朵朵心疼姐姐,急忙站起来,瞪了洛天一眼,小丫头小嘴轻厥,秀眉一皴,像朵粉色的百合花一样跑了出去。

    “喂,要不要我陪你去啊,哈哈哈……”洛天哈哈大笑,然后看向张丽和凯小乐,微微一笑:“两位小美女,要不我们再喝两杯,你们半杯,我也一杯好不好?”

    “哼,我才不喝呢。”凯小乐撇撇嘴,把林栋灌醉了,还想灌她么。

    “天哥,要不我们回去吧,你喝的差不多了。”张丽也想不到洛天如此酗酒,心里对他的印象有些大打折扣,她不喜欢酗酒的男人,当年她的父亲就是因为酗酒出了车祸,所以……

    “还早的很呢,再喝一瓶也没有事,对了,你们住哪里啊,要不一会我喝醉了,我们直接开个宾馆算了,好不好?”洛天色眯眯的看着张丽,满嘴的酒气。

    “小乐,我们走!”张丽有些气恼,这个外表和煦,很阳光的一个男人,想不到喝了酒是这副德性,让她很失望,也很生气,于是拉着凯小乐扶着那个林栋直接离开了这里。

    包间里直剩下一个人的时候,洛天的眼神突然变的明亮无比,哪里还有半点醉意,不由的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对于张丽这个丫头,很纯洁,家里条件也不是太好,母亲虽然开个地下室,其实也挣不多少钱,望女成凤的思想很浓,他真的不想伤害她。

    而且她和自己也根本不是一路人,根本不会有共同的语言的,所以他也只得用这种方式让她失望了,不然的话,她真的会沉陷其中。

    有困难他可以帮她,不过做自己的女人,真的不适合。

    “姐,你没事吧,干嘛和那个人赌气啊,真是的。”看到上官飞燕在卫生间竟然吐的哇哇的,气的上官朵朵跺着小脚不由的厥着小嘴说道。

    “行了,姐没事,只不过一杯酒而已,喝的有些猛。”上官飞燕脸微微一红,在洗漱台前简单的洗了一下,看了一眼镜子里那脸上一抹坨红的自己,不由的甩了甩一头飘逸的短发。

    “好了,走吧,看看那个混蛋倒了没有,还有,这个混蛋,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以后要注意点,知道吗?”出了卫生间的门,上官飞燕告诫着妹妹。

    “姐,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事啊,我看那个叫作洛天的大哥哥人并不坏啊,他似乎很喜欢你似的。”上官朵朵睁着一双美目揶揄的望着姐姐说道。

    “哼,你知道什么,这个人就是一个大流氓,大混蛋,见到漂亮的女人他都喜欢。”上官飞燕听了妹妹的话,不同的脸一红,冷声的哼道,“他喜欢我?开什么玩笑?天下的男人死光了,自己也不会嫁给他的。”

    “哦。”朵朵一听,似乎有些明白了,眼睛眨呀眨的,想说什么不过没有说出来,反正她知道那个洛天大哥哥一定和姐姐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而且很可能姐姐吃了亏,不然的话,姐姐不会这么羞恼的。

    两姐妹从卫生间里出来,然后向包厢走去,从包厢离卫一只二十米远左右的距离,只不过上官飞燕刚走了两步,突然停了下来。

    杀机!

    她突然感觉到了浓浓的杀机。

    不会错的,前面走来一个人,看似随意,不过那步伐和频率,却是保持着一种很特别的韵律,身体很高大,眼神之中的冷漠和嗜血,甚至让上官飞燕不由的打了一个冷战。

    “此人好强!”

    上官飞燕心里一惊,摇了摇有些发晕的脑袋,看到此人不经意的撇了自己一眼,更让上官飞燕确定对方的目标果然是自己,五步,三步,两步,一点点的在靠近。

    “走!”上官飞燕轻喝一声,拉着妹妹就往回走,可是刚走了两步后面又过了一个人,此人身材不高,却是极度的壮硕,一双眼睛如狼一样,盯着自己,让人头皮发麻。

    “快进去!”上官飞燕心里一惊,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对手,这两人的实力的强大,超出了自己的想像,甚至有上次在天容大酒店面对那个东北虎时的感觉,所以上官飞燕一推把妹妹推进了卫生间:“不论发生什么事,千万不要出来。”接着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这时,对方已经开始动了,极快的对着自己冲了过来,恐怖的压力扑面而来。

    “找死!”

    上官飞燕银牙一咬,面色一寒,单脚在地上狠狠的一跺,身体腾空而起,一条腿的膝盖狠狠的撞向了此人的脑袋。

    这是上官飞燕的杀招,她知道一般的招式根本不管用,对方的实力太强,她一个都没有信心,何况是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