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上官飞燕春水汪汪,娇躯似火的躺在自己的怀里,又抓又挠的,让洛天禁不住的有些心猿意马,“如果这个妞是清醒的时候这样该多好。 ”

    洛天心里有些无耻的想着,心里却也是暗恨这些混蛋,竟然这么畜生,给她下这么猛的药,如果自己晚来一步,那么她的清白就毁于一旦了。

    一只大手抓着上官飞燕两只乱动的小手,不让她作怪,然后冷冷的望着那个冯国楠。

    “我说,我说,他们是国外东南亚野狼雇佣兵,一共就这些人,这次为了救出被上官飞燕抓进去的五虎,所以才设计抓捕此女,想用她来换回五虎!嗬嗬嗬嗬,快,给我一个痛快,求你了,啊!”

    冯国楠此刻在地上翻滚,身上都被他抓烂了,发出野兽般的求饶声,这种痛苦,他一秒钟也坚持不下去了只想快点死去。

    “五虎!”

    洛天一愣,后来的调查中,洛天也知道了王大麻子派出去的那五大高手来天容大酒店捣乱,想不到却是国外雇佣兵的人,这就对了,不然的话,任王大麻子的实力,哪里能有能力招揽这些高手,开始还怀疑是周奉天在暗中捣鬼联系的是卡西亚的人,现在看来应该不是了。

    洛天心里不由的叹息一下,想不到这个妞遭到劫持,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自己,毕竟当初自己如果不把她扯下水,对方也不会来找她的麻烦了。

    想通了这点,洛天对上官飞燕心里倒是有一丝愧疚,暗自庆幸今晚接受了那个张丽和凯小乐的邀请,参加了今晚为上官朵朵的接风宴,不然的话,上官飞燕和上官朵朵这对姐妹花百分之百的下场凄惨。

    抱起上官飞燕,洛天头也不回,用脚尖轻磕了一下冯国楠刚才掉在地上的首,嗖的一声,首一下子没入了此人的咽喉,冯国楠浑身抽搐了一下,不动了,终于得到了解脱,眼中出现的不是痛苦,而是感激。

    最后临走的时候,洛天还没有忘记把那个该死的摄像机一脚踢的粉碎,然后抱着上官飞燕就窜出了这个破旧的厂房。

    此刻已是深夜,月朗星稀,洛天抱着上官飞燕极快的窜向他停在暗处的那辆小奔腾,上面在路上和那个中山狼撞了一下,连保险杠都掉了,不过却不影响开车,而且上官朵朵那个丫头还在车里晕睡着呢,所以洛天不敢耽误,再说,上官飞燕这个妞的身体状况也需要紧急处理,不然的话,药力会烧坏她的大脑神经。

    “朵朵?”

    打开车门,洛天大吃一惊,原来被他躲在后排座上晕睡的上官朵朵竟然不不见了。

    “难道还有人?”洛天神色一凛,眼神如电,仔细的感应着四周,突然感觉前面草丛里里有轻微的呼吸声,放下上官飞燕,洛天不顾一切的就直扑了过去。

    “啊!洛天大哥哥是我!”

    黑夜中,一只大手紧紧的掐住了那细嫩的脖颈,差点让对方窒息,“朵朵?”洛天终于看清,原来是上官朵朵,急忙松开了手,心里松了一口气:“你这个丫头不在车里好好的呆着跑这里干什么?”

    “我我去小厕了。”朵朵满脸通红,不敢看洛天,她刚从草丛里站起来,提上内内,这个家伙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原来,洛天把朵朵放在了车里,就去救上官飞燕了,这个丫头中途竟然醒了过来,一个人在车里害怕无比,也不洛天跑哪里去了,而且她从一些电视电影里看到过这样的情况,黑灯瞎火的,一个女孩躲在车里,似乎下场都很悲催,于是自作主张的偷偷的下了车,躲在了草丛里,由于开始喝的酒水不少,正好也可以解决一下,想不到洛天这么快就回来了。

    “姐姐,你怎么了,洛天大哥哥,我姐怎么了?”上官朵朵钻进车里,看到姐姐失而复得,不由的大喜,只不过姐姐脸色很红,身体很烫,眼中春水流荡,抱着自己竟然撕扯着自己的衣服,把朵朵吓了一跳,急忙向洛天求助,惊慌的大叫。

    要知道上官飞燕可是功夫高手,力气很大,朵朵只是一个娇弱的小女孩,哪里禁得起上官飞燕的折腾,好好的连衣裙,竟然被撕下来一大块,露出胸部一块洁白的皮肤,甚至连里面的可爱的罩罩也暴露了出来,吓的朵朵惊慌不已,急忙捂住,向洛天求救。

    “该死!这个女人简直是要疯了。”看到这一幕,洛天不由的暗骂一声,脱下自己的黑体恤,然后跑到后排,把上官飞燕的双手死死的捆在了一起,这才回到前排的驾驶座位上,车子飞似的开了出去。

    “哦,啊,我要,给我,快给我。”上官飞燕此刻意乱神迷,只想满足身体的需要,那种火热麻痒极度渴望的感觉让她失去了理智。

    上官朵朵两只小手用力的按着姐姐的身体,不让她乱动,一张小脸却是紧张的不行,看着那结实的后背上竟然丛纵横交错有不少伤疤的洛天,微微怔了一下,开口道:“洛天大哥哥,我姐到底想要什么?你有没有啊,快点给她啊。”

    小丫头有些着急了,她快要按不住了。

    开车的洛天听了上官朵朵的话,手一抖,嘴一咧,差点没有把车子开进了沟里,这个丫头太清纯了,简直比矿泉水还要纯净,现在这个时候竟然还不知道上官飞燕是怎么回事,那个东西怎么能随便给吗?再说也不能在车里啊,当着妹妹的面?和姐姐来个大车震?洛天心里邪恶的想法一闪而过,从身边拿出了几瓶矿泉水扔到了后面。

    “快点,给你姐灌下去,往她头上脸上多浇点。”洛天边飞速的开车边说道。

    “哦。”上官朵朵不明所以,不过还是很听话的拿起一个矿泉水瓶,小手用力的拧了拧,顿时脸苦了下来:“洛天大哥哥,太紧了,我拧不开!”

    洛天一头黑线,彻底无语了,他想不到还会遇到这么一对极品姐妹花,姐姐强悍霸道,功夫很好,妹妹清纯无比,却是羸弱不堪,看着这个丫头两只小玉手捉住那个矿泉水瓶子在较劲,不由的摇了摇头,伸出了手,接了过来,一手开车,一手拿起瓶子,两只手指一错就把瓶盖子给启开了,然后递给了朵朵。

    “姐姐,来张嘴,喝水!”

    朵朵双手拿着瓶子,要喂上官飞燕水喝,谁知道上官飞燕根本不喝,她现在需要的不是这个啊,于是朵朵一狠心,把水倒在了姐姐的头上,脸上,把胸前的衣服都给浇湿了,紧紧的贴在身上,更显得波涛壮观,诱人无比。

    只不过洛天没有看到,他在全心贯注的开车呢,没有功夫欣赏这样的春色,光听上官飞燕的那醉人的叫声,就足够让他腿脚发软的了。

    这个地方属于麻城地界,距离东昌还有几十公里,看上官飞燕这个样子铁定是赶不回去了,洛天知道吃了这种药的女人,只有两种方法可以缓解,一是大量的喝水,泡在冷水里降温,二就是尽情的和男人上床,没有第三种方法。

    车子飞速而来,急快的停在了麻城市效一个还算不错的宾馆面前,洛天跳下车子,抱着上官飞燕就往宾馆里跑,后面的上官朵朵急忙跟上。

    “开一个房间,快点!”

    洛天来到前面,大声的说着,把一个睡眼惺忪的前台服务员吓了一跳,看着光着背一身强壮的洛天,再看了怀里的上官飞燕被绑着双手,那春水般的眼睛碧波荡漾,小舌头不停的在洛天在结实的胸膛上添着,顿时一下子张大了嘴巴,差点蒙掉了,随后跟来衣衫不正的上官朵朵,更是让这个服务员翻白眼。

    “这个男人好猛啊,这么强壮,竟然还要来个双飞,而且这货似乎喜欢捆绑啊,还真刺激!”服务员呆呆的望着洛天,竟然一时间呆在了那里。

    “快开房间,没有听到吗?”洛天不由的大喝,感觉着怀里的上官飞燕不时的在自己的胸口钻来钻去,又麻痒又舒服,这个服务员竟然傻傻的站在那里欣赏起来,脸上羞红一片,不由的让洛天有些着恼。

    “哦哦,三百块,这是钥匙!”服务员终于回过神来,慌忙说道,竟然把价格提高了一倍,本来是一百五的标准,这个女人还挺狠,多要了一倍。

    不过洛天和上官朵朵哪里还计较这些,朵朵从口袋里掏出几张大钞就扔了过去,然后拿起钥匙就和洛天一起上楼了:“洛天大哥哥,你慢点,别摔着姐姐!”

    朵朵急切的说道,顿时让这个服务员差点没有晕倒在地,“姐姐?妹妹?天哪,还是姐妹花啊!这货真猛,不但玩双飞,竟然还玩的是姐妹花,服了!”服务员喃喃的道。

    上官朵朵在前面一路小跑,来到二楼最里面的一个房间,手忙脚乱的开打了房门,这个时候,这个丫头才想起来为什么这个洛天大哥哥让带她们姐妹两人来开房,想到刚才楼下那个服务员那异样的眼神,不由的让她心里砰砰乱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