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107章 梦醒是早晨
    洛天的电话并没有关机,却是没有人接听,裴容心里有些着急,兰兰眼巴巴的望着裴容,小丫头眼中的担忧并不比裴容少,相处这么久,这个丫头对洛天的感情那是没得说。

    此刻,麻城效区的宾馆里,洛天手机是设置的静音,不过却是放在床头,此刻洛天正好抱着上官飞燕在努力的耕耘,一扭头,正好看到手机一亮一亮的,不得已,停止进攻,拿过手机一看是容姐,不由的脸色微微一变:“这个时候了,裴容怎么会打电话过来,难道酒店真的出了什么事了么?”

    洛天并没有多想,于是接通了电话:“容姐,出什么事了?”

    “小天,你在哪里,遇到了什么事,你现在还好吧,有没有受伤?”电话一打通,裴容就急切的问道,那焦急的语气,让洛天心里一暖。

    “咳,容姐,没事了,都解决了,放心,我很快就会回去的。”洛天笑着说道,只不过这个时候,上官飞燕的声音不合适宜的响了起来。

    “嗯,啊,快,我还要,不要停!哦哦。”

    洛天顿时出了一头冷汗,这个大胸妞简直要害死自己了,原来自己停下来,上官飞燕得不到满足所以禁不住的叫了起来。

    “咳,容姐,这个……”

    洛天很明显的感觉到电话中裴容那惊骇,愤怒的眼神,听那粗重的呼吸声就知道了,毕竟她一直在担心自己,却是想不到自己和别的女人在床上滚床单,不要说裴容,就是洛天也感觉到些不好意思了。

    “好了,知道了,不打扰你了,你忙吧!”

    裴容的声音冷了起来,心里一下子像是被棉花堵塞了一般,淡淡的说了一句就挂了电话,接着眼泪就流了下来,如同针扎般的难受。

    “这个混蛋,难道不知道自己对他的情意么?论身材容貌,自己不比任何女人差,可是你宁愿出打野食,也不动我,为什么,难道就是因为我的身份么?夜总会的女人就不是人么?而且我的身体是清白的……”

    一时间,容姐想多了,越想越难过,她认为洛天看不上自己,是因为自己的出身不好,嫌弃自己。

    “姐,你怎么了?天哥怎么了?”看到裴容脸色很难看,直接挂了电话,接着就是泪水不断,兰兰吓坏了,急忙问道,而邵元聪也是一惊,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身上的气势爆发出来:“姐,大哥怎么了,要不要帮忙?”

    “帮什么帮?行了,天早了,你也回去吧。”容姐瞪了一眼邵元聪,也不在这里呆了,直接了上顶楼卧室。

    “姐,你等等我,到底怎么回事啊。”兰兰叫着也跟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一头雾水的邵元聪和有些木然的法海。

    “这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怎么容姐突然哭了,似乎很难过的样子,大哥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容姐不让自己过去帮忙?”邵元聪甩了一下长发,有些凌乱了。

    “洛施主福运绵绵,不会出什么大事的,也许一时遇到难处而已,要不我们一起过去援手一二如何?”木然的法海回过神来,站了起来,打了一个揖,文皱皱的说道。

    邵元聪白了他一眼,知道这个和尚也不是什么好鸟,正经说话时还像个出家人,一旦打起动起来,那就是一个恶僧一般,没有口德,手段硬气,吃起东西来,更是让你不敢直视,大鱼大肉吃的满嘴流油,杯中酒更是一杯接一杯的灌,典型的花和尚,只不过此人心性不坏,在酒店里确实能独当一面,一点也不比自己差。

    “不用了,你睡去吧,我也要回去了,大师,容姐和兰兰的安危就交给你了,不容有失,拜托了。”邵元聪面色严肃的说道。

    “阿弥托佛,放心吧,两位女施主的安全保在贫僧身上,降妖伏魔是贫僧的本分。”邵元聪第一次叫自己大师,让他很受用,于是言辞诚恳的说道。

    邵元聪点点头,然后开车就回了他的夜总会,毕竟那里也需要照顾,黑五子在那里只是一个摆设,吓嘘一些小混子还行,遇到大头,这货根本扶不上墙,还必须自己坐镇才行。

    路上,邵元聪很想给洛天打个电话,问问情况,不过看到容姐刚才的表情,他打消了这个念头,起码他知道大哥洛天应该没有什么事。

    凭他这个资深人士对女人的了解,容姐应该是因为感情的事而生气,而不是大哥的安危。

    此刻,天容大酒店顶层,裴容的房间里,兰兰听了容姐的话,顿时气愤的大叫,“这个大坏蛋,大牲口,亏我们为他担心这么久,他竟然在外面泡妞,而且还敢做着那种事接你的电话,太气人了,不行,我再给他再打电话,骚扰骚扰他,让他变得真正的无能的家伙!”

    兰兰气呼呼的,小拳头胡乱的挥舞,小脸有些羞恼的红色,有些邪恶的说道,拿出手机就准备骚扰洛天。

    “行了,感情的事,不要勉强,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我们管不着。”裴容一下抢下兰兰的手机,然后忧郁的说道。

    刚才那个女人的叫声,让她感觉到那是赤果果的向她挑衅,向她宣战,自己还以为走进这个男人的心里,想不到根本不是那一回事。

    一时间,裴容感觉自己失去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让她心疼,似乎他和洛天之间一下子距离又拉大了,本来希望有交集的两条线,现在却是突然变成了两条平行线,无论怎么延伸,怎么努力,都没有交汇的那一天。

    “可是这样,岂不是太便宜了这个大坏蛋,气死了,亏得我们对他这么好,嗯,是你对他这么好,他竟然视而不见,放着香勃勃不吃,竟然出去找歪瓜裂枣,大坏蛋,我再也不理他了。”兰兰眼中出现水雾状,厥关小嘴,一扭身跑了了去。

    容姐在伤心,兰兰也在伤心,二女对于洛天的感情是一样的,甚至兰兰和洛天还有些小暧昧,满心的希望,自己还能近水楼台先得月,想不到是家花没有野花香,兰兰气呼呼的回到房间里,乱砸一气,发泄着心里的小委屈。

    深夜,麻城市,效区宾馆,二楼一个最靠里的房间里,洛天终于摆平了这个女人,最后疲惫不堪的两人进入了梦乡,而沙发上的上官朵朵对于这些却是浑然不知,仍然躺在沙发上,甜甜的睡着。

    清晨的阳光,如同万道金丝,透着薄薄的窗帘照了进来,整个房间像是披上了光辉的圣衣,夏季漫长的夜终于过去,黎明到来了。

    躺在洛天怀里的上官飞燕那长长的睫毛轻微的动了一下,然后睁开了眼睛,入目处,看到洛天那结实的胸膛,如刀削斧砍般的脸型,眼中的羞怒一闪而失,像是触电一般,一下子离开了洛天的身体,动作有些剧烈,牵动了她身体的娇弱部分,让她疼的再一次的皱眉,眼中的泪水禁不住的在眼框里打转。

    “咳,你醒了。”被上官飞燕的动作惊醒,洛天睁开了眼睛,看到上官飞燕正羞恼的望着自己,那流满泪水的脸,让人感觉楚楚可怜,我见犹怜,没有了警花的强悍,只有一个女人初经云雨的娇弱,洛天不由的一阵尴尬,讪讪的说道。

    上官飞燕没有说话,第一次没有冲洛天发火,没有呵斥,甚至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艰难的挪动身体下了床,毫无顾忌洛天的直视,就这样光着身子走进了卫生间。

    被他上都上了,还在乎这些吗?

    “盛世豪庭,喝酒卫生间,接着是有两人袭击破旧的厂房,狼王,冯国楠药物贪婪的国际雇佣兵情意绵绵,主动的索取……”

    一幕幕如同电影片段一般在脑海里展现出来,虽然有些模糊,不过上官飞燕还是模糊记得当初的情况,痛苦的捂着那张绝美的脸,两行清泪再也遏制不住,潸然泣下。

    洛天坐在床上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翻身下床,从扔到墙角的七分大裤衩的口袋里,找出一包烟,掏出一支,用一块钱的打火机点燃抽了起来。

    对于上官飞燕,说实话,这不是他的本意,他真的没有想过占有她,最起码不是这种方式,虽然心里有些荡漾,不过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快,还是这种方式。

    只是洛天知道,昨晚如果不做雷锋,那么这个女人不死也要变成白痴,除非把她扔到大街上让人学雷锋,既然那样,还不如自己做雷锋呢。

    看着床单上那桃花朵朵开,洛天知道这是这个妞的第一次,不过这又何尝不是自己的第一次呢。

    说句不好听的话,当时真不知道是自己占有她,还是她占有自己,甚至对那些事根本不怎么懂的洛天,第一次还是上官飞燕引导着完成的,这说出去确实有点丢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