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109章 容姐心情
    对于妹妹上官朵朵好奇宝宝一样询问昨晚的事,上官飞燕闭口不谈,毕竟这种事太羞人了,也太丢人了。

    堂堂的一个刑警警,以功夫著称,让那些小蟊贼闻风而逃的强悍女上官飞燕昨晚被人劫持了,还被人灌了药,如果不是洛天来救,自己和妹妹都会遭受非人的凌辱,虽然结果比想像中要好一些,不过也没有保住自己的清白,失身了,受益的还是那个自己并不感冒的家伙。

    “行了,你不要问这么多了,记住,昨晚的事不要和任何人说,更不能和爸妈说,知道吗?”看到妹妹好奇的在望着自己,上官飞燕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她,只得脸一黑,严肃的说道,妹妹清辙似水,涉世末深,她不忍让她了解更多这个社会那阴暗的一面。

    “嗯,我知道了姐,不过昨晚你和洛天大哥哥都做了什么啊,他什么时候走的?”朵朵有些好奇的看着上官飞燕飞快的把她那扔的满的破烂潮湿的衣服塞进了黑色的塑料袋里,然后又一把掉过床上的被子,铺好,不由的好奇的问道。

    “你这个丫头,我们什么也没有做,他昨晚早就走了,好了,快换衣服去,我们还要回东昌呢。”上官飞燕嗔怪的说道,怪这个妹妹的问题太多了。

    “嗯,那好吧。”上官朵朵冲姐姐笑了一下,笑的上官飞燕有些不太自然,然后脱下身上那件破烂的衣裙,顿时一具性感的小美女出现了,连上官飞燕都感叹这个丫头的身材一点也不输于自己。

    除了胸小一点外,不论长相还是身材都和自己有的一拼,乌黑柔滑的长发,清纯美艳的小脸,青涩中透着纯情,“难道这个家伙昨晚只对自己下手了,没有动朵朵么?”

    上官飞燕突然想到一个可怕的问题,自己熟睡的时候,他有没有对妹妹……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自己绝对会杀了这个混蛋。

    “咳,朵朵,昨晚你一晚都在睡觉吗?有没有感觉身体哪里不舒服?”看着朵朵穿着连衣裙,上官飞燕随意的问道。

    “哪里不舒服?没有吧,只不过腰有些酸,嘿!”上官朵朵娇憨的一笑,并没有明白姐姐的意思。

    “嗯。”听了朵朵的话,上官飞燕心里放心下来,她知道女人第一次都会那样痛疼,身体不适,看朵朵那可爱调皮的样子,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还算这个混蛋有良心,哼。”上官飞燕心里暗骂了一句,心里一安,刚才用温水仔细了清洗了一遍,感觉身体好多了,虽然仍然有些不适,不过不影响走路。

    姐妹两人在房间里收拾了一番,然后一起出了宾馆,来到楼下,看到那个服务员望着自己那精彩的目光,让上官飞燕恨不得找个地逢钻进去,她当然明白那个女人目光中的意思。

    甚至她现在很希望这个服务员犯罪,那么自己就可以光明正大的以警察的身份,狠狠的教训她一顿,女人也照打不误,那眼光太气人了。

    “这对姐妹长的真是漂亮了,姐姐身材火辣,姿色撩人,妹妹更是清纯无比,渍渍,玩双飞,还是姐妹花,不知道一晚上要多少钱!”宾馆那个女服务员看向上官飞燕姐妹两人表面上客气的点头,心里却是不由的想到。

    上官飞燕拉着妹妹逃跑似的出了宾馆,看到那破烂的都快变了形的小奔腾,上官飞燕心里没来由的一暖,她可以想像昨晚洛天开车是如何的疯狂来救妹妹和自己。

    只是让上官飞燕有些不明白的是,这货明明喝了那么多酒,醉乎乎的随时要爬下的模样,为什么后来却没事了。

    因为上官飞燕在厂房里,最后清醒的时候,她清楚的记得洛天的眼神清辙明亮无比,丝毫没有醉酒的迹象。

    “有时间问问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这个混蛋喝的是水不成?”开着破烂的奔腾,上官飞燕心里想着。

    “哼,不问了,还要和他见面么?”上官飞燕心里暗自羞恼着。

    洛天打出租车回来了,一路上没有敢耽误,下了车,付了车钱,就直奔天容大酒店。

    “天哥好!”酒店前台服务员甜甜的向洛天问好。

    “嗯,好。”洛天微笑着点头,然后就进了电梯。心里却是有些忐忑不安,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容姐,昨晚的事有些荒唐,现在连一个证人也没有,不知道容姐信不信呢。

    昨晚再说裴容,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本来睡的就晚,后来给洛天打电话,听到那种声音让她又气又恼。

    作为女人,裴容感觉自己很失败,多少年了,自己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动心的男人,虽然身在夜总会,不过守身如玉,心底的那份纯情仍然保存着,不曾被玷污。

    可是第一次遇到一个让自己心动的男人,还只是耍嘴皮子,根本不动自己,如果真的像兰兰说的那样“无能”也就罢了,可是根本不是那样,她是真正的见识过洛天的本钱,要说无能,她怎么也不会相信的,况且昨晚电话中那个女人叫着“我要我要的”能说这小子无能?

    感觉就像自己一件中意的东西被人抢跑一样,裴容很难受。

    “啪啪啪!”

    房间的门,被轻轻的敲响了,裴容睁开那双略带黑眼圈的美眸,微微转动了一下,眼中涌起一丝复杂的神色,她当然知道是谁,在这顶层,这么有礼貌的敲门,除了洛天不可能有第二个人,如果是兰兰,这个丫头早就推开进来了。

    “进来吧,门没有锁!”裴容想了一下,还是说道,毕竟抛开感情不说,洛天还是自己的朋友,是自己弟弟的战友,帮了自己很多,如果没有她,她现在估计早就被南春华那个混蛋糟蹋了,能不能活在这个世上,都说不定。

    所以裴容对洛天除了感情外,还有感激,她不能因为这个男人不爱自己,而疏远他。

    门吱的一声开了,洛天探头揬脑的走了进来,看着穿着丝织的红色睡衣的裴容半躺在床上,面容有些憔悴,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昨晚这个女人肯定没有睡好。

    “容姐,我回来了!”洛天轻咳了一声,上前说道,“你昨晚没有睡好,我帮你按摩一下吧,可以缓解疲劳。”洛天有些殷勤的说道。

    “不,不用了,小天,还没有吃早餐吧,我让楼下给准备一点,早晨空腹对身体不好的。”裴容看向洛天眼中的复杂的神色一闪而过,随后淡淡的笑着说道,似乎和平时一样。

    不过在洛天看来,却是和以前面味道有些不一样了,剩下的只是客气。

    “容姐,不用了,我吃过了,其实昨晚……”洛天要解释一下。

    “不要说了,小天,你有你自己的生活,姐不会怪你的,只是以后早回来一些,不要让姐担心就行了,另外,有些事,姐能理解,以后不要骗姐,行吗?”

    裴容心里被刺了一下,接着淡淡的说道,眼睛望向窗外,那里有一棵高大的白杨,青翠的枝叶都快伸到了窗户玻璃上,一个麻雀在那里,欢快的鸣叫着,似乎正在招朋引伴,又像是落单了,在焦急的叫着。

    “对不起,容姐。”洛天不由的脸一红,他想到昨晚给裴容撒谎说,夜总会有人闹事,邵元聪打电话给自己,然后自己才去的,却是去赴那个张丽和凯小乐的约,只不过是没有想到遇到上官飞燕和上官朵朵而已。

    后来,自己怕容姐出事,所以直接给邵元聪打电话,让他回酒店保护容姐,所以容姐肯定问了,元聪这个二货应该是穿邦了才对。

    洛天来到裴容床前,坐了下来,裴容下意识的往床里躲了躲,说实话,她不能接受这个家伙在外面玩女人。

    “容姐,是这样。”洛天伸手抓住了裴容那白晰的玉手,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老实的说道:“你还记得上次在咱们酒店闹事的那五虎吗?就是王大麻子召的人?”

    裴容想抽回手,不过洛天抓的好紧,她抽了一下没有抽开,不由的瞪了洛天一眼,也就被他握着了,暗怪自己没有出息,这个家伙的气息和笑容让她着迷,明知道他在外面玩了女人,自己怎么对他就是生不起气来呢。

    听了洛天的话,裴容微微一怔,“我当然知道,上次你借用了刑警支队小队长上官飞燕的身份,还有什么特战旅的身份,公然对抗他们,最后把这些人全部抓走了!怎么?难道这和你昨晚的外出有关么?”裴容不由的白了一眼洛天,没好气的问道。

    “嘿,容姐,你听我慢慢说。”洛天不由的抚摸了一下裴容那白晰的小手,微笑着说道:“小的时候,师父就教我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点我什么时候也不会忘,容姐也不希望我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吧!”洛天买了一个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