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古董签定中心”停下了一辆黑色的车子,从里面下来一个约有五十岁左右的男子,身材中等,腰部微弯,眼神却是很凌厉,有种上位者的气息。

    “标哥!”

    门口负责签订古董的也是一个中年人,精瘦无比,小眼睛发着精光,一副奸商的模样,看到门口出现的中年人,马上站了起来,小心的陪着笑脸迎了上来。

    “嗯!”

    来人正是周奉天手下的阿标,此刻淡淡的点点头,眼神扫视了一圈,这才低声问道:“那两人的情况怎么样?”

    阿标坐了下来,这个精瘦的中年人忙给阿标倒了一杯茶,然后轻声的说道:“情况还好,死不了,目前仍然晕迷,不过应该很快就会醒过来了。”

    阿标摆摆手,并没有喝茶,而是用手指在茶水里沾了一下,在桌子上写了一个字,那是一个大大的“杀”字,这个精瘦的中年人看了一眼不由的心里猛的收缩了一下。

    “是,标哥!”

    “事成之后,把尸体好好的处理一下。”接着阿标就站了起来向门口走去,精瘦中年人小心的恭送出来,看到阿标上了车子离开,才松了一口气。

    回到了店里,来到后堂,看到一个中年高个子男子医生正在配药,于是走过去悄悄的耳语了一番,此人一怔,凝重的点点头,作为这里的医生,他可以救人,不过听从上面的命令,杀的人也不少了,任何对周奉天没有用的人,他不会让他们留在这个世上。

    死人才是最会保守秘密的。

    “阿云,你过来一下。”

    精瘦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这个高个子医生想了一下,然后从抽屉里取出一瓶玻璃瓶,里面是无色的液体,化学名称叫“氰化钾”只要注入人体内,不由半分钟,人就会死亡,歹毒异常,是医学上的违禁的东西,高个子医生用一个针管把里面的液体吸了出来,交给了一个旁边叫做阿云的护士。

    “高医生,您叫我?”这个阿云的护士正在整理一些药瓶器材,听到招呼来到高个子医生面前,看到他手里拿着的针管还是那个已经用完的玻璃瓶,不由有脸色一变,身躯有些颤抖,作为一个护士,她一眼就认出那是什么东西。

    “嗯,这个东西,给里面的病人注射进去。”高个子医生淡淡的说道。

    脸不变,心不跳,看来这事不是做过一次两次了。

    “可是,高医生,这个”护士阿云,看来似乎没有做过,眼中出现了一丝害怕的神色。

    “好了,不要怕,就和平时一样,去吧,晚上去我那里,好好陪你。”高个子医生伸手拍了拍这个阿云护士的屁股,阴笑了一下说道。

    “哦,那好吧。”高个子医生是这个阿云的暗恋对象,听到他要陪自己,心里一喜,壮着胆子接过针管走了进去。

    病床上的两人还在晕迷,阿云走了过去,表面上虽然装着若无其实的模样,其实心里在发抖,她是护士,是救人,现在却是在杀人,还是两个,她在注射时,手腕在轻轻的发抖。

    昏迷的一个已经被注射了进去,身体轻轻的痉挛了一下就不动了,可是这个时候,那个胸口受了重伤的男子却是醒了,一双眼睛发着冷光,有些疑惑的看着这个护士,看到她的手竟然在轻微的发抖,眼中有惧色,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什么,拼命的想坐起来,却是又躺在了床上,此人冷声喝问:“你给他注射了什么?”

    “没,没什么啊,是一些消炎药品。”阿云吓了一跳,急忙说道。

    “是么?”此人冷冷的问道,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手艰难的伸向了怀里,阿云一看,想到高个子医生背后那恐怖的实力,一咬牙拿着针管扑了上去,一下子扎在了这个男子的胳膊上。

    “臭女人,想杀我!”此人大怒,虽然受了重伤,不方便行动,不过这个女人扑了上来,忍着疼,一把夺下针头,狠狠的刺进了她的咽喉。

    “噗通,噗通。”两声,此人和女人同时倒在了地上,没有了声息。

    此人不愧是卡西亚的雇佣兵,怀里不是手枪,而是一个小型缀在衣服上的警报器,按下之后,在几秒后夺过针头杀了此女,可惜的这个护士眼中除了惊恐还有一丝憧憬在里面,她并不知道自己所暗恋的医生不知道玩过多少女人了,她到死,还在憧憬着自己美好的爱情。

    听到后面的动静,高个子医生急忙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把枪,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不由的暗骂该死!随后打了一个电话:“来人,把这里的尸体处理一下,对,还像上次一样,处理干净些。”然后收了手机,有些可惜看了那个护士一眼,不过也仅仅是看了一眼,就走了出去。

    此时,从境界飞往华夏的一个航空机场,两个年轻的黑色西装男子,随着人流缓缓的开始登机检票,其中一人正要关闭手机,这个时候,手机上一个专门的报警器轻轻的震动了一下。

    “托米?”此人微微一怔,脸色一变,眼中突然崩发出杀机。

    “怎么了?”另一人有些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托米被人杀了,你看?”此人把手机递给另外一人,手机上一般红色的指示灯一直在闪烁。

    “怎么会这样?老大不是说让我们取消这次任务么?难道他们又动手了?不可能啊,得罪了那个恐怖的人,他还能留活口?”此人有些不解。

    “不,应该不是那个人做的,老大接到电话,说那人当初并没有全部杀光,还留了两人,指示灯刚亮,这说明这托米刚死不久,任务失败,他不会再轻易动手了,即使动手,也会向老大指示,可是现在才死?”此人川字眉紧皱。

    “你的意思?雇主竟然敢杀人灭口?怕那个恐怖的人查到他?”另一人也不傻,眼神一凌,一下子就明白了事情的关键所在。

    “不错,那个恐怖的人物当年对老大有恩,这次受雇执行任务,想不到对付的是他,所以老大才不顾道义,取消这次的任务,并且杀掉这个雇主,开始还有些过意不去,现在看来此人真是该死,竟然敢杀我们的人灭口,现在我们也算是师出有名了,不至于被其他的雇佣兵说我们没有道义!”此人眼神闪烁,杀机闪闪,冷笑道。

    “说的是,只不过可惜了那个托米,好了,上飞机吧。”说着两人进入了安检。

    东昌效区别墅,周奉天一身太极运动服,站在院子里,眼睛望着前面那巨大的水库,心里颇有些不平静。

    最近两个月来,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先是南家的覆灭,接就是王大麻子出事,最后又是自己请的雇佣兵竟然失败,这一切都和一个人有关,那就是洛天。

    周奉天现在越来越感觉此人不除,他寝食难安,特别是上次雇佣国外卡西亚的雇佣兵都没有杀掉洛天,更让他心里出现了慌乱,以前在东昌也曾有后起之秀,大出风头,不把自己不放在眼里,不过无一例外的都被自己处理掉了。

    唯独这个洛天突然心里没有了把握,平静的心境第一次出现了慌乱。

    “东昌是我的,任何人也抢不走,谁也不行!想做东昌的老大,要看我同意不同意!”周奉天心里幽幽的想着,如同一只饥饿的狮子一般,望着水面眼中闪现疯狂的神色。

    回到住处,周奉天然后拿起客厅的电话,拨打了一个很久没有用的号,几秒后,电话接通了,“喂,死神,回来吧,现在需要你报答我的时候了。”电话里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周奉天满意的点点头,接着电话就挂了。

    再说南街区,有一个佳和小区,这是一个典型的富人小区,别墅群在,其中有一套小别墅通体是欧式的白色风格,两层的小洋楼,周围裁着一些银杏,巴蕉,松针等观赏树种,绿树环绕,环境袭人,别墅的前面还有一小片绿色的草坪,绿意盈然,修剪的很好,典型的有钱人家的住所。

    这样的一栋别墅占地近好几十亩,周围还有许多这样的小别墅,这里是一处巨大的别墅群,都是东昌南街有钱人的住所。

    甚至当初裴容很想在这里买在套,不过太贵了,寸土寸金,一方就是十多万,这一栋别墅下来,怎么样也要上千万,即使像黄三这样的大佬也住不起,再说那些大佬喜欢灯红酒绿,混迹于夜总会的生活,住在这种高雅的地住,他们并不适应。

    这里有一套就是东昌邢警小队长上官飞燕的住处,其实凭这个妞的工资,她甚至连物业和水电也交不起,不过上官家里有钱啊,在京城那可是声势显赫的家族,为了上官飞燕在这里工作,特意给她购办的,这些钱对于上官家族来说简直是九牛一毛。

    今天上官飞燕没有去上班,昨晚疯狂的做了一回女人,她的身体有些不舒服,想到昨晚的疯狂,上官飞燕脸色羞红无比,更是对那些国外的雇佣兵恨之入骨,只可惜那些人都被那个混蛋一口气给杀光了,自己想出气也没有地方出去。

    浴室里,豪华舒服的浴缸里,上官飞燕躺在那里不愿意起来,昨晚的发生的一切,像是过电影一样,一遍又一遍的在自己的脑海里出现,挥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