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看来我的宝贝女儿似乎和他有过节啊。”看到女儿的小模样,王铁山哈哈大笑,接着语气一转:“记住,大凡高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和风格,据南宫的描写,父亲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认定此人就是那个家伙,为了让你相信,我会向你们证明的。”

    王铁山看着女人那厥着小嘴有些不羞恼的模样,不生气,反倒是高兴,如果自己的女儿和龙魂的逍遥王扯上关系,那自己不说是平步青云吧,至少在军中可以横着走了。

    说完,王铁山的面色凝重起来,拿起桌上的一个红色的小型电话,这部电话是内部专用的电话,直接对上接负责,外人知道的很少。

    看到王铁山的举动,南宫飞一阵惊慌,上前一步急忙按住了王铁山的大手:“旅长,您不能打这个电话,那个人不论是真是假,不过此人既然隐入民间,那肯定是不想让人知道,如果真的您通知上级把他找回来,他肯定知道这是我告的密,那似乎……”

    “放开,南宫飞,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还阻拦我办公?”

    王铁山一手眼一瞪,推开南宫飞的大手笑骂道:“你给老子记住,你是军人,知情不报可是要进军事法庭的,我知道你很重义气,不过这不是重义气的时候,逍遥王的消息,何其重大,全军高层都在找他,这不是你个人的事知道吗?是国家的事,小子你再敢拦,我毙了你!”

    “我”南宫飞一阵无语,悻悻的低下头去,他知道旅长王铁山说的是事实,逍遥王是军中的利剑,举足轻重,现在国内外分子猖獗,龙魂的压力很大,也只有此人可以带领那些铁血精英扫清障碍。

    现在华夏没有大规模的战争,不过小股的敌对势力不小,黑势力,国外的雇佣兵,国际杀手组织,无一不时刻威胁着华夏,这样的势力,大规模的兵力施展不开,小规模会被他们吃的干干净净,而且进退自如,所以也只有一些特种军人才能应付。

    南宫飞心里想的同时,王铁山已经接通了电话,似乎是他的一个老熟人,虽然是上级,不过王铁山仍然兴奋得意的哈哈大笑,说着有关逍遥王的情况,对方似乎特别的重视,说了几句话就挂了。

    然后王铁山看了一眼南宫飞哼了一声:“你们三个跟我来会议室。”

    说完,当先大步走了出去,南宫飞和赵剑龙对视一眼苦笑了一下,他们知道旅长王铁山已经联系了上面,让他们去指认洛天了。

    而王晓涵则是耸耸肩,无所谓的样子,对于她来说,其实也很矛盾,那个混蛋如果不是逍遥王还好说,不过万一是的话,就不好办了,自己对他可没有好感。

    可是万一父亲把他找回来,重新回到龙魂,也就是三军精英学院,自己以后考进去,那日子肯定不会好过,他不变着法子折磨自己才怪呢。

    反正现在的王晓涵有些矛盾,虽然后来和洛天一起算是对付过五虎,不过那也是被这个混蛋利用的,最后没有抓到那个陈东,倒是白白的为他出了一把苦力,想想就觉得郁闷。

    旅长专门的小型会议室里,这是旅长专门对上开会用的,属于机密,一般的根本进不来,有两道关卡,防守森严,具有屏蔽信号的功夫,而且这里放着旅里的一些机密文件。

    王铁山有一个特点,机密文件一般不放在办公室的保险柜子里,而是放在会议室,保证开会时随用随取,不过这个秘密,只有女儿王晓涵一个人知道,赵剑龙和南宫飞作为王铁山的爱将也不知道。

    王铁山来到会议室,熟练的打开了墙上的远程视频通话功能,很快的视频墙上出现了一位将军,威严的坐在那里,赵剑龙,南宫飞和王晓涵三人立马挺直了身体,不敢乱动,恭敬的看着那个人。

    这个人,他们都认识,是特种兵总部的部长叫铁战,据说功夫奇高,往那里一坐,虽然隔着视频,都让人感觉有种压力,那种眼神让不敢直视,此刻却是有些兴奋的搓着双手,看了王铁山一眼,又看了看前面站着的南宫飞他们。

    “铁山,你说的就是这三个人,他们真的见过逍遥王?告诉你小子敢慌报军情,老子可要收拾你知道吗?”总部部长对着王铁山大笑着骂骂咧咧的,敢情王铁山的语气都是跟他学的。

    “别啊,老领导,这不是找你来辨认一下嘛,我可没有敢说真的找到了,即使认错人也很正常啊,当然,如果真是的话,您老人家还是考虑考虑如何奖励我吧,嘿!”王铁山哈哈大笑,原来这个总部长铁战竟然是他的老领导,难道他这么大大咧咧的。

    “哼,你小子那点心思,你以为我不知道,不就是几个名额嘛,到时我会和逍遥王说的,尽量多给你们一个。”将军部长铁战大军一挥大方的说道。

    “切,才一个啊,是不是有点小气了,我特战旅似乎不比第一特种兵大队差啊。”王铁山顿时不满的嘀咕道。

    “行了,你小子不要不满足,那个地方我说了都不算,即使多给你们一个名额,到时刷下来更丢人,再罗嗦一个额也没有了。”

    铁战气哼哼的说道:“不要不服第一特种兵大队,那里的人确实比你们强,素质确实比你们高,不然的话,为什么人家每年都有近十个名额,而你们最多有两个,甚至一个也没有?这就是实力啊,不服不行!”老领导语重心肠的说道。

    “哼,那是他们有关系,我们没有,那里的人也不是都能打,也有废物的。”王晓涵看到铁战训斥父亲,不由的酥胸一挺,瞪着屏幕上的铁战不满的哼道。

    “晓涵,你闭嘴。”王铁山吓了一跳,这个女儿没大没小的,那个是自己的老领导啊,自己胡咧咧还行,女儿也跟着胡咧咧,那成何体统。

    “哈哈哈这个丫头倒有个性,是你的女儿吧,一看就像。”屏幕上的铁战心情似乎特别的好,并没有生气,打量着王晓涵,接着语重心肠的说道:“想进入三军精英学院,那是凭真正的实力的,任何人做不了假,任何关系都没有用,那个混蛋的脾气我可是清楚,一旦进入那里六亲不认,第一特种兵大队那是真的实力强啊,丫头,你不服也不行!”

    “我”王晓涵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她只是不想看到这个老头训斥父亲而已,其实对于第一特种兵大队的实力,她很清楚,特战旅确实不如对方,每年的友谊赛,特战旅的人不是被对手全体击杀,就是被人包了饺子,可谓是输多赢少,因此在特战部,王铁山一直被第一特种兵大队压了一头,相当郁闷。

    “好了,说正事吧,把你们见到的那个年轻人说一下。”这个时候,屏幕上的铁战开口了。

    “是,首长!”赵剑龙看了一眼南宫飞,这小子墨墨迹迹的似乎有些为难的样子,于是他站了出来,把洛天的外貌特征及表现说了出来,听的铁战的眼睛越来越亮,最后兴奋的哈哈大笑起来,从他面前的桌面上拿起了一张照片,面向赵剑龙他们:“可是此人!”

    赵剑龙,南宫飞,王晓涵还有王铁山顿时望了过去,三人的眼睛一亮,照片上是一个男子,身着一身迷彩,板寸头,面色冷酷,刚毅,眼神凌厉无比,不过嘴角却是返老还挂着那坏坏的笑容,不是洛天是谁?

    王晓涵一眼就认了出来,当初这个混蛋在夜总会就是这副模样,唯一的区别就是没有穿迷彩服而已,那嘴角让她讨厌的笑容,她一辈子也忘记不了。

    “报告首长,正是此人!”赵剑龙认真的点点头。

    “哈哈哈老领导,这下我的手下可是立了大功了啊,这个名额你可一定要给我们争取,另外我们旅的一些设备也该换换了,还是一些兵员问题……”

    王铁山一听顿时哈哈大笑,扳着手指头开始讨要好处,像是一个财迷一样。

    “行了,你小子把我当地主老财了,你们的装备上次不是给你配备了么?还有兵员问题你们自己挑选,不要找我,找我也没用,倒是那个名额,等找到这小子,我倒是可以给你们说说情,看能不能增加一个。”铁战把照片往桌子一甩,像只老狐狸一样笑眯眯的说道。

    得,这下气的王铁山不由的翻白眼,这等于一点好处没有捞到啊,就是那个名额似乎还需要那个逍遥王同意才行,成不成还在两说呢。

    “行了,铁山,虽然没有给你什么好处,不过你应该明白,其实你得到的好处比任何人都多,你还不明白么?好了,就这样了,注意保密纪律!”说完,特战部长铁战直接就断了视频通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