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118章 林家强其人
    裴容这么想,不代表所有的人都这么想,就像兰兰,这个丫头的情绪很大,这两天对洛天都爱理不理的。

    兰兰感觉洛天背叛了自己,因为在她的心目中,已经把洛天当成了自己的男友,甚至是男人,并且都忘记自己是订过亲的人了。

    也难怪兰兰气恼,论亲密接触,自己甚至比容姐和洛天接触的次数还要多,第一次自己喝醉,自己一个人跑到夜总会吵着找男鸭,就是他把自己的衣服给脱光推到在沙发上,当然还穿着内衣,而洛天也是只穿着内衣,两人算是坦诚相对了。

    还有上次自己在他的房间里看动画片,后来睡着了,不知道洛天回来,结果抱着他睡了大半夜,让她娇羞不已。

    接着就是教自己游泳那件事,这货竟然大发男人神威,自己坐在了他的法宝上,还有那次遇袭,自己害怕跑到他房间里,后来却是容姐也进来了,情急之下,洛天把她塞到了自己的被窝里……那是让她最羞涩的一次。

    这一切的一切,让兰兰这个情窦初开的丫头在感情上已经认定了洛天就是自己的大男人,不允许任何人把他抢走,对于感情的占有霸道无比,不懂得曲折迂回,喜欢直来直去,所以每次都气的要命,可是也没有办法,毕竟两人的关系没有明了,洛天一直把自己当成了小妹妹,让她有火没有地方发,只能生闷气。

    楼下的洛天和法海此刻又开始下象棋,法海的功夫不错,想不到棋却奇臭无比,不但下的慢,还耍赖,让洛天很无语,顿时索然无味。

    这个时候,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竟然是那个黄三打来的,对于这个人,洛天并没有好感,是一个墙头草,风往哪吹,他就往哪住的人物,只不过最近看到自己的势力壮大了,靠向了自己这一边。

    不过想了想,洛天还是接了起来:“三哥啊,有什么指示?”洛天捏着一个一个车直接把法海给将死了,然后似笑非笑的问道,这边的法海不由的摇了摇头,想悔棋,看到洛天来电话了,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冲他点点头,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咳,天哥,别这么说。”那边的黄三客气的说道,有些受宠若惊,知道了洛天能量的他现在可不摆架子,“是这样,天哥,周老明天准备摆庆寿宴,想让我们过去一下,您看……”

    “周奉天?”洛天不由的冷笑:“三哥说笑了,你们去不去似乎不管我的事,我又不是什么大佬,怎么有资格参加这样规格的大宴呢。”

    “哦,那好,我明白了。”那边的黄三放下电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从洛天的口气中,他既然直呼周奉天的名子,就知道洛天的意思,于是心里有了决断。

    放下电话,一会儿海城区的和尚也打了电话过来,向洛天同样询问这件事,洛天对于这个和尚相对来说客气了许多,不过还是委婉了表达了自己置身事外的态度。

    “嘿,天哥,既然你不去,我当然也不去了,让他等吧,哈哈哈。”和尚是一个直爽的性子,直接就向洛天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洛天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直接挂断了电话。

    无形之中,洛天已经隐隐成了东昌的老大,尽管他对这些根本不在乎,不过却是有人在乎,他现在就是风向标,不少道上的人物都在看着他,跟着他。

    试想,洛天都不去,你们去,那好,这明显是不和我站在一条线上嘛,这些人物都是心计颇深的家伙,探听到洛天的口风,他们很明智的选择了一方向。

    接着其他的几个区的大佬也给洛天打电话,洛天一一回应,还是那句话,自己不会参加的,谦虚的说没有资格,不过到底怎么回事,大家都心知肚明,彼此寒暄了几句就挂了。

    打完电话,洛天伸了一个懒腰,心里暗暗的冷笑,对于周奉天,洛天是必须把人除去的,只不过不是现在。

    想杀此人,他最少有十种方法让他消失,只不过他不想在东昌一人坐大,闹的满城风雨,说到底,他只是想过普通人的生活,被人推到风头浪尖上,难免影响太大,他并不想引人注意,而且周奉天此人自己根本不需要动手,自然会有人解决,自己出手解决不是难事,借手于人才算高明。

    缓步来到酒店门口,望着前面那蜿蜒的高速公路,洛天心里略有感慨,法海说的没错,这就是一条青龙,暗含阴阳玄理,五行之数,再加上自己的风行格局,最近酒店的生意特别的好。

    其实说风水,有些玄乎,不易让人理解,更主要的还是洛天的影响力,试想几百人想砸酒店,都没有动之分毫,而且还有警方的人相助,大抓特抓,就凭这一件事就让酒店的名气大震,来住酒店的特别是那些情人开房间的,哪个不想安全?所以这个酒店成了不少人的最佳选择。

    来来往往的客人不少,当然其中也有不少道上的人物故意给洛天面子,给他捧场,所以生意爆满,洛天站在那里,看着那形形色色的人流,感觉做一个普通人真的不错,做个小生意,陪陪自己的女人,和兄弟在一起喝喝酒,下下棋,似乎这才是人生,那种血腥博杀好像离他越来越远了。

    只不过自己的女人在哪里,洛天心里苦笑,是容姐吗,似乎又不是,裴容是一个成熟美艳之极的女人,只不过中间隔着自己的好兄弟青龙,让他有些隔阂。

    是兰兰?似乎更不是,这个小丫头对自己有情义,他知道,可是似乎太小了,那是谁呢?难道是上官飞燕?洛天不由的想起那晚和自己疯狂了一个晚上的女人,说实话这个妞长的不错不过太泼辣,虽然救了她,不过也占有了她,谈不上什么感情,似乎对自己还很有意见。

    “不知道这个妞现在在做什么?”洛天摸了摸鼻子,心里苦笑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起这个女人,也许在自己所认识的女人当中,除了那个玉面狐狸外,都数这个上官飞燕恨自己了吧,但也是自己第一个女人。

    心里想着,正想转身回去,这个时候,从外面驰进来一辆车,从车上下来一个中年人,大腹便便,一脸的肥肉,一下车,就看到了洛天,急忙一路小跑而来,洛天有些疑惑的望着此人,他自信从来没有见过此人。

    “天,天哥,您好,我叫林家强,是这里的小生意人,小孩子不懂事,还请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他一般见识,这是我是外地特意带来的特产,来孝您的,还请收下。”中年男人陪着笑脸,极度的客气,手里拎着一个精致的礼品盒,把洛天都搞糊涂了,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林家强?不认识。”洛天淡淡的一笑,轻轻的摇了摇头,搜肠刮肚,也没有想起来东昌还有林家强这号人物。

    看到洛天那淡淡的神色,林家强急了,差点跪了下来,“天哥,我是林家强啊,哦,对,您应该不认识我,我儿子叫林栋,就是那晚和你喝酒的那一个。”林家强慌忙的解释道。

    “林栋?”洛天听了一愣,不由的想起来,那天在盛世豪庭,充大头,灌自己酒的小子,却是被自己灌的人事不省,原来这是他的老子。

    洛天笑着点点头:“原来你是林栋的老子,幸会,有什么事么?这些东西你还是拿回去吧,我怎么能随便要别人的东西呢。”洛天看了一眼那包装精美的礼品,似乎是化妆品,于是微笑着摇摇头,心里有些明白这个林家强的来意了。

    “别,别啊,天哥,请您高抬贵手放过小儿一马,他年纪小不懂事,我知道这点东西对您来说不算什么,只是表示我的一点心意,晚上,晚上,还是在盛世豪庭,我请客,当作陪罪,您看好不好?”林家强急的脸上的汗都下来了。

    自从那晚儿子林栋喝醉后,在外出差的林家强也回来了,儿子醒来后,感觉自己受了侮辱,丢了面子,想让老爸找些人狠狠的收拾一顿洛天找回面子。

    可是当林家强听到洛天的名号时,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抬手就给儿子一巴掌,儿子不知道,他在外面混,对于东昌的事还是比较了解的,本来儿子能和洛天坐在一起喝酒是好事,想不到却是得罪了他,还想找人家的麻烦,吓死林家强都不敢啊。

    道上的黄三,和尚那些人都要看这个洛天的眼色行事,最近一段时间,洛天裴容的名声太响了,有些实力的人都能打听到,这个不长眼的儿子不但错失了和人家交好的机会,还想找他的麻烦,这不是厕所点灯找死屎吗?

    对于林家强来说,这些道上的大佬一个个可都是心狠手辣之辈,杀人不眨眼,自己就这么一个独苗,千万不能出事啊,所以林家强也把洛天想成了这样的人,于是心急火撩的拿起从外地带来的一套高档的化妆品,就赶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