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139章 真以为姐不敢么
    简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洛天来到他们专门的小餐厅,这个小餐厅,以前只有洛天,裴容和兰兰,现在法海也在这里就餐,毕竟此人是酒店的核心人物。

    这个时候,容姐和兰兰已经起来了,正坐在那里,厨房的大师傅正在恭敬的为他们上菜,清晨的菜很清淡,不过很合口味,看到洛天到来,那个大师傅,急忙笑着打招呼,洛天点头示意。

    “天哥,起来了,还以为你会睡大赖觉呢,咯咯。”看到洛天,兰兰的眼睛一亮,站起来招呼着,想到昨晚自己在他的房间里,和他亲吻的甜蜜,兰兰心里就有一阵羞涩。

    不过她却是发现,这个天哥似乎并不排斥和她在一起,这让她心里幸福的一踏糊涂,回去后兴奋的半夜没有睡着。

    第一次和心爱的男人接吻,让她很迷恋,很陶醉,从心里她感觉和洛天更近了一步,所以洛天一来,这个丫头就羞涩的像个小媳妇一样起身相迎了。

    裴容本来也想站起来打招呼的,只不过看到兰兰这么热情,心里苦笑了一下,只是冲洛天点了点头,然后帮他盛了一碗粥。

    洛天笑着抚摸了一个兰兰的小脑袋,然后坐在两人的中间,接过容姐递来的粥,喝了两口,沉思了一下道:“容姐,今天我要出去一趟,办点事。”

    “哦,那你去吧,晚上不要回来的太晚,注意安全,如果不回来吃饭的话,也打个招呼,我和兰兰就不用等你了。”裴容淡淡的说道,心想,你这几天不是每天都出去么?再说,现在你和兰兰都这样了,还需要和我请假么?

    一想到昨晚自己在门外听到两人的对话,就让裴容脸红心跳,心里直感叹,现在的丫头还真是大胆开放,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自己跟不上形势了。

    这么好的男人,想不到被这个丫头捷足先登了,要说裴容心里一点失落也没有,那是不可能的,昨晚她同样半夜没有睡着,一直在想这件事,“也许自己太保守了?还是太稳坐钓鱼台了?错失了良机么?”裴容神驰天外,脸上一儿红,一会儿羞涩。

    银质的小勺在粥碗里下意的搅动着,搅了一圈又一圈,洛天和兰兰两人默默的看着。

    “咯咯,姐,你在干嘛呢,磨豆腐呢?你都搅了快一百圈了。”兰兰突然咯咯的笑了起来,指着裴容说道。

    “嗯?有么?你这丫头,不好好吃饭,给姐数圈呢,粥太热,姐搅一搅不行啊,真是的。”裴容不好意思的看一眼洛天,然后嗔怪的瞪了一眼兰兰说道。

    洛天微微一笑,碗里的粥三两下就被他喝光了,又吃了一个鸡蛋,拿过餐巾纸擦了一下嘴,这才笑着说道:“姐,你似乎有心事啊。”

    “没,没有。”裴容心里有些慌乱的说道,看到这个年轻的那充满阳光刚毅的面孔,她都禁不住心跳,想把他当作弟弟,可是她做不来,这个男人的吸引力对她越来越来大了,她真的怕有一天自己受不了。

    “好了,我吃饱了,姐你接着吃,天哥,你吃完了么?吃完去房间,我们再玩游戏好么?”这时兰兰站了起来,拍了拍那低腰小白色牛仔下平坦的小腹,渴望的说道。

    洛天听了顿时一头黑线,“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玩游戏,简直成游戏迷了啊。”想到昨晚被这个丫头强吻,洛天都不由的有些脸红,自己当时似乎也很享受,甚至还抱着了她,如果不是因为来电话,自己会不会控制住都说不定。

    “行了,丫头,游戏不能天天玩知道吗,你先上去看电视去吧,天哥和容姐说点事。”洛天老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裴容,然后笑着说道。

    “哦,那好吧,白天不玩,不过晚上你必须要陪我玩哦。”兰兰看了看洛天又看了裴容,笑眯眯的蹦跳着走了出去。

    裴容低着头,很优雅的喝粥,心里不由的有些恼火,“这个丫头的瘾太大了吧,大白天的也要,都说年轻的女孩,这方面的瘾特大,今天她总算见识到了。”

    “咳,容姐……”

    “小天。”裴容打断了洛天的话,放下小勺,面色有些严肃的说道:“小天,兰兰其实是一个好女孩,很纯洁,善良,你可不能糟蹋人家,真正的爱不是那种恶心的游戏,所以我希望你……”

    “不是,容姐,你误会了,其实我们。”洛天想说他和兰兰什么事也没有,可是却又有点心虚,毕竟昨晚自己被这个丫头强吻,甚至自己还挺享受,可是容姐怎么说自己糟蹋她这个丫头呢,这话又从何说起呢。

    “好了,小天,你不要说了,姐都知道了。”裴容一摆手制止了洛天再狡辩下去,然后接着说道:“对了,你刚才说有事要和我说,是什么事啊?”

    听到容姐这么说一问,洛天一拍额头差点把正事忘了,于是说道:“今天我出去一下,昨晚黄三他们打电话了。”洛天简要的把昨晚的情况向裴姐说了一下。

    “是么?有这回事,哦,我想起了来,不错,这个周奉天每年都会举办自己的寿宴,各区的大老都会给他拜寿,此人也就是借着寿宴的名义对这些大老指点一番,不光是寿宴,逢年过节的这些大老也去,这次那些大老都以你为风向标,看来此人是准备动手了。”

    裴容毕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她在东昌时间很长,算是土生土长的,对于周奉天了解的比洛天还要多,听到洛天一说,这个女人就知道那些大老这次可能会有危险。

    “小天,那你怎么做?这次周奉天肯定是没有安好心,竟然以那些大老的妻女相威胁,真的让人心寒,真的想不到他会是这种人,开始还以为是德高望重的前辈呢。”裴容有些气愤的说道。

    “前辈,德高望重?”洛天冷笑,“从我见此人的第一眼,就知道此人是一个阴险的人物,只不过外表的慈善欺骗了许多人而已,能混到东昌总瓢把子的位置,哪个是心底良善之辈,上次雇佣雇佣兵来对付我们,此人就必死无疑,这次又要重新洗牌,控制这些势力再一步对付我们,我洛天如何再不做点什么,似乎就说不过去了。”

    洛天冷笑,眼神中充满了强大的自信和冷酷,裴容禁不住的打了一个颤,这个家伙的厉害,狠辣她可是见识过,手段确实厉害,杀人不眨眼,不悔是玄武的大哥,军中的兵王。

    “小天,你千万要小心点,周奉天并不好惹,此人一直稳居东昌多年,稳压这些大老一头,肯定还是有实力的,你一定不要出事,不然的话姐,嗯,还有兰兰,那样她会……”裴容心里有些惶恐不安。

    “容姐,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洛天站起来,拍了拍裴容的肩膀笑着说道,裴容正想说什么,这时,洛天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是玄武打的。

    “天哥,还和嫂子们亲热吗,嘿,那些家伙们都来了,都在我这里呢。”电话里玄武这货不忘了打趣洛天一下,然后再说正事。

    “嗯,我知道了,我马上就过去。”洛天说完就挂了电话。

    “小天,小心,姐等你回来。”裴容抓着洛天的手,有些不舍的说道,知道洛天这一去非同小可,毕竟他要对付的是东昌的总瓢把子,唯恐失去这个男人,眼中包含着浓浓的情意。

    看到裴容这样,洛天突然咧嘴一笑:“电视上电影上,一般这种情况下,好像女主角都是抱着男人哭的稀里哗啦,然后狂吻不止的,而且还会给个特写镜头的,姐,你不想来一个么?”

    “你,臭小子,又打趣姐,你以为姐不敢么?”裴容风情万种的白了这小子一眼,有事没事总是勾自己,可是又没有实际行动,看着这货那笑眯眯的模样,裴容一狠心,上前一步,抱着洛天在他的大脸上狠狠的啄了一口,然后跑了出去。

    洛天顿时全身如同过电一般,那成熟女人的气息,那热情的一吻,还有刚才那瞬间的接触,让他心神狠狠的激荡了一下。

    “嘿,号称道上的午夜莲花,果然不错,渍。”洛天傻笑着,不由的抚摸了一下被裴容亲吻过的脸,突然感觉人生竟然这么美好,这一吻,甚至比起昨晚兰兰这个丫头的吻还有味道,简直和上官飞燕不相上下。

    “嘿,嘿嘿。”洛天笑咧咧的走了出去。

    “这个小混蛋,干嘛总这样逼姐,你以为姐当真不敢么?”裴容心里羞涩不已,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还感觉到脸直发烧,“想不到最后,还是自己主动的吻了他,好讨厌!”此刻的裴容哪里还有道上大姐的风采,完全是一个初春少女的小模样,内心的冰雪早已融化,这一吻简直让她沸腾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