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过此人洛天并不有放在心中,到时他会重点照顾他就行了,随意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支点燃,不经意的看了一眼手上的戒指,面色微微一怔,戒指有两个白点,其中一个竟然变成了红色。

    “好手段,竟然连信号屏蔽都用上了,这是彻底要封锁消息,断绝众人和外界的联系了……”洛天心里不由的冷笑,这样最好,等会自己倒不介意大开杀戒。

    洛天这枚手上的戒指可不是装饰品,也是他当时离开龙魂时,唯一带出来的一个小玩意,军方的最高科技,可以抗屏蔽。

    只要戒指上的两个白点,不是完全变成红色,就可以和外面联系,而且还有视频监拍功能,可以把现场的声音和图像传到世界任何一个地方。

    “呵呵,三哥来了啊,来,这边坐……”这时那个和尚面色有些凝重,此刻却是大大咧咧的来到了黄三面前大笑道,打着招呼,两人彼此用眼神交流了一下。

    黄三不经意看了一眼洛天,和尚会意,知道这位应该就是天哥派来的高手了,冲洛天点点头,洛天微笑示意。

    毕竟现在洛天可是他们救命的稻草了,看今天这个架式,情况似乎比他们想像的还要严重,这个周奉天真的要大清洗了,众人不但有可能救不出他们的妻女,而且还有可能把命搭在这里。

    现场的老大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几个席位,而黄三和和尚的两人正好挨着,相距不过五米,黄三暗暗的示意一下,等到洛天坐下来,他才敢坐,接着就是墨西和尼康,最后孙豹都没有自己的坐位了,只能和几个精英小弟站在黄三的身后。

    “和尚啊,这次给周老爷祝寿带来了什么礼物啊……”

    黄三哈哈大笑故意大声的说道,“礼物当然有,呵呵,来这里来,谁不带礼物啊,是吧……”和尚看到有几人的目光望了过来,不由的哈哈大笑,随口说道。

    此刻站在前面的那个死神随意的走动着,听到两人的谈话,不由的撇了撇嘴,这些老大的心思他很清楚,心里其实害怕的要死,不过为了自己家人,甘愿过来送死,倒也值得佩服,一会给他们一个痛快吧。

    至于他们的家人,哼,似乎有几个妻女长的还不错,就送到国外吧,应该可以买个好价钱。

    这个时候,从后堂,一个人终于走了出来,身穿黑红相间的唐装,手里握着两个铁球,一副慈祥的望向大家,正是周奉天。

    周奉天一出来,这些人顿时不说话了,一个个面色微笑的望着他,态度似乎很恭敬,不过任谁都能看的出来,这些老大的眼中的那丝怒火和无耐。

    此刻阿标接了一个电话,冲周奉天点点头,这个电话正是在今夜君再来夜总会还还有天容大酒店负责监视玄武和洛天的人的电话,在报告情况一切正常,这让周奉天放心下来。

    周奉天大模大样的坐在了他的主位上,看了阿标一眼,于是阿标来到了前面,面对众人这才开口郎声说道:“各位老大,今天是周老爷子的六十大寿,感谢各位前来捧场,现在请各位先把寿礼呈上来,让周老爷子过目,然后下面还有课目安排!”

    阿标面带微笑,一副老者的模样,一身暂新的灰土土尼衣裤,显得精神抖擞,看向众人,眼神闪烁其间不知道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所谓后面的科目安排,要是放在以前,这些大老们都明白,那就是上缴了礼物后,然后再祝福这一番,周奉天发话,作一番演讲,随便说一下当下的形势,也就是指点性质的,接着就是一些外国的美女上场,相陪开洋荤,最后才意兴阑珊的离开,几年了,套路一直没有变过。

    可是现在这些大老没有一个感兴趣了,一个个的面色尴尬,却似乎又无可耐何,场面很压抑,都知道这个后面的课目绝不像以前那样简单。

    果然,当周奉天看到这些大老献上来的礼物再也没有表示,脸色顿时不悦起来,礼物虽然价格不菲,不过只是一方面,还要有礼金才行,一般的都是三十万到五十万不等,可是现在这些大老只献上礼物,却是一个人连拿礼金的也没有。

    当下不由的轻轻的哼了一声,阿标心里一动,知道这些人从心里已经开始反感了周奉天,听到周奉天的哼道,急忙转身,对着周奉天微微的躬了一下身子,“周哥,各位大老的礼物全部献上来了,有玉石,玛瑙,还有翡翠,只不过礼金”阿标欲言又止。

    “我知道了……”周奉天脸色阴沉下来,看了阿标一下,摆摆手,然后站了起来,手中的两颗铁球不停的转动着,眼神一个个的扫过这些大老,从黄三,到和尚,看的这些人一个个低下头,接着又勇敢和他对视,毕竟周奉天已经对他们这样了,他们也没有必要再对他卑躬曲膝了。

    “好,很好,哈哈哈……”

    扫视了众人一眼,周奉天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手中的铁球转动的飞快,顿时,分布在周满的那些十大护卫此刻身体一下子爆出一股强大的寒意,随时准备出手了。

    那个死神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负手而立,居高临下,扫过在场的所有的人,他看的出来,这些大老所谓的保镖,根本不堪一击,似乎实力强大点也就是黄三这一方的人,确切的说是孙豹,墨西还有尼康。

    至于洛天化妆的逍遥,凭这个死神的实力,他根本看不出来,在死神的眼神,现在的洛天就是一个普通人,虽然和黄三平起平起,他也当成了军师一样的人物。

    “各位老大,似乎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呢,最近道上不太平,据传闻,听说要变天了,可是我要说,东昌变不了天,一个人做错,站错队是要受到惩罚的……”

    周奉天的语气极慢,不过听到这些大老的耳朵里却是齐齐的一震,“这是要动手的节凑么?”

    “啪!”

    和尚终于受不了了,猛的一拍桌子,桌上的茶水都溅了出来,一下子站了起来,面露怒色,眼放寒光:“周老爷子,不要说了,这些年,我们哥几个孝敬你的也够多了,可是你又为我们做了什么,贪婪成性,现在竟然又抓了我们的妻女,试问你到底是何用心,难道就因为我们和天容酒店的天哥走的近么?”

    和尚一发言,顿时像是点燃了导火索,众大老一个个七嘴八舌纷纷议论起来,一个个的怒不可遏,只不过慑于自己的妻女还在此人的手里,不敢真正的撕破脸而已。

    “放肆!这里是什么地方,由得你们任意的喧哗,周哥也是你们这些人任意指责的么?你们和那个洛天走到一起,很明显的不把周哥放在眼里了,你们似乎不记得谁才是东昌的老大了吧,没有周哥,哪里有你们的今天,来祝寿,这是祝寿的套路么?你们的礼金呢?看来你们真的是致你们的妻女于不顾了吧……”

    没有周奉天说话,这时那个阿标大声的训斥着众人,眼光极冷,“这些年,东昌的崛起的新秀还少吗?可是哪一个成了气候,在下劝各位一句,千万不要站错队,不然的话,后果不是你们会承担起的。”

    “标哥,话也不能这么说吧,这些年,我们确实对周老爷子恭敬有加,可是这次,就因为我们和天哥走的近了一些,您就抓了我们的妻女,威逼我们来这里给您祝寿,着实让兄弟们心里不爽。说到底,那个天哥并没有什么争雄之心,如果没有人找他的麻烦,他也不会出手的,其实东昌老大的位置还是周老爷子的,我们和他也只是朋友关系,并不会影响您的大位,你是不是想多了……”

    此刻黄三不说话也不行了,看了一眼洛天,深吸了一口气淡淡的说道。

    “哼,和这种人说什么废话,直接冲上去杀完事……”此刻那个墨西看着周奉天早就不顺眼了,准备拼个鱼死网破,也要为组织讨个公道,大手紧紧的的一握,低声喝道,就要冲上去。

    “坐下,你不要命了么?不要呈匹夫之勇,没有等你冲过去,你就被打成了筛子……”洛天淡淡的低声说道。

    墨西一呆,看了一眼洛天,不由的坐了下来。

    洛天的话似乎有种魔力,他不得不听从的感觉,而且他也知道,周围那十多个人每一个都不简单,而且单手把手伸入怀里,随时准备掏枪,除了这些人,还有几十人一个个的气息很冷,围在周围,这些大老就像是被圈起来的羔羊,随时被猎杀,这难怪这些墨西受不了,反正大不了一死,不如拼了。

    墨西的小动作却是被周奉天看在眼里,不由的冷笑:“黄三,你的人似乎耐不住寂寞了,怎么还想动手不成?你这个老大做的有些失职啊,不要也罢,看来,东昌是要该换一换血了……”

    “哗啦……”

    周奉天的话音刚落,顿时那些护卫齐齐的掏出了手枪,指向了黄三,黄三吓的一软,差点没有趴在地上,心里却是暗恼,瞪了那个墨西一眼,他没有想到周奉天首先要对付的是自己,顿时脸色变了,急忙把救助的目光看向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