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逍遥兵王,一个军中的军魂利剑,为国家效力,其实是洛天的内心愿望,所以他一般采用的方法还是借助国家的力量来行事,道亦有道,虽然混在乐虎国际娱乐,不过也改不了那的种作风。

    “好厉害!”

    黄三,和尚,孙豹,还有墨西,尼康这些人,看到这一幕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看似强大的死神竟然挡不住那个男人的一拳,甚至把那个周奉天都撞成了重伤。

    “此人不可敌,神人啊,华夏自古多传说,此人又是一个传说……”墨西很少失态,此刻却是大瞪着眼睛,喃喃自语。

    “该死!失去了目标,难道此人发现了我?看他的身手,怎么感觉有些熟悉?”

    此刻远在山坡低凹处,那个身材相对娇小,脸戴猫脸面前的女阻击手不由狠狠的捶打了一下地面,轻声骂道。

    本来周奉天已经在自己的枪口下,正要开枪,却是被人给撞飞了,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目标,让她有些郁闷。

    看到刚才那个人动手,朴实无华的一拳是那样的熟悉,却怎么也想不出来此人是谁,有些头疼欲裂,又看到山下的警察呼啸而来,只好悻悻的收枪,然后极快的消失在草丛里。

    “混账,开枪,开枪打死他,还等什么?”

    此刻周奉天面色狰狞,疯狂的冲那些已经吓呆了的十大护卫还有一些精英手下叫嚣道,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如此厉害,本来是想杀一敬佰,彰显自己的实力,现在不但死神废了,连自己也受了重伤,体内更是有种诡异的气息在涌动,让他惊恐异常。

    事情的突然已经超出了周奉天的预料了。

    “谁敢动,警察已经来了,不要命的尽管上来!”

    洛天冷眸凝喝,气贯当场,扫视众人,气场强大如比,如同一头雄狮威压群羊,同时一挥,手中的几根牙签一闪而没,几个护卫顿时倒地惨叫,手腕处一根细细的血洞正在咕咕流血如红色的细线,往外喷射,被牙签穿透了。

    再加上洛天的爆吼,顿时那些自以为很厉害的十大护卫一个个面色惊恐,生生的被洛天震住了,至于那些周奉天手下的其他所谓的精英,更是面色发白,手脚发抖,有几个枪都没有拿住,直接掉在了身上。

    毕竟洛天刚才所表现出来的气势太强大了,超出了他们的心理承受范围。

    “还等什么?快开枪,一切有我作主,在东昌还有没我周……”

    周奉天声色俱厉,可是还没有等他说完,只听到一声枪响,把众人惊的一愣,枪声并不是这些护卫开的,而是从外面响了起来。

    砰的一声,外面大厅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上官飞燕一手拿枪,气势汹汹了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一大批全副武装的警察,个个核枪实弹,威风凌凌,直接把在场的人给震动住了。

    “全部给我蹲下,否则格杀勿论!”

    上官飞燕猛然大喝,美眸怒视,那些警察哗啦一声,枪声抬起,对着了在场的所有的人,有上官飞燕在,只要她有一声令下,这些警察可是真敢开枪的,根本不会含糊。

    “这是什么节凑啊,怎么警察又来了,不过似乎来的还真是时候,最起码自己的命是保住了……”

    这些大老一看心里不由的嘀咕道,扭头一看,洛天这货早已经蹲了下来,正叼着烟,冲他们使眼色呢,这些人一看,也急忙蹲了下来。

    没有人敢和这些全副武装气势汹汹的政府抗衡,洛天也不能,而且他现在换了容貌,没有人可以认的出来,他敢乱动的话,上官飞燕这个妞一样收拾他,他太了解这个妞的脾气了,火爆的很。

    “哗啦啦……”

    周奉天那些什么十大护卫还有一些精英顿时枪扔了一地,归根结底这些人被眼前的气势完全的吓倒了,感觉大势已去。

    此时的上官飞燕一手拿枪,冷扫全场,她对自己的枪法相当自信,对于这些人,她一点好感没有,真有人反抗,她不介意开枪的,也许不会一枪毙了你,不过打残你,她还是敢做的。

    “上官飞燕?你是听谁的命令行事,难道不知道我的关系么?让你的人退出去,我可以既往不咎……”看到冲过来的这些警察,周奉天又惊又怒,一眼就认出上官飞燕来,于是色厉内荏的冷喝道,心里却是惊慌不已,平时警察是不敢冲进来的,这次……

    今天的事有些不同寻常啊,先是这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年轻高手一举废了死神,撞伤了自己,接着就是这个上官飞燕带人冲了进去。

    要在平时,这些警察根本不敢的,即使这个上官飞燕也没有这么大的胆量,毕竟自己的能量在那里摆着呢,自己在东昌根底蒂固,关系盘根错结,就凭这些警察那平时见了他都是点头哈腰的,哪像今天这么气盛。

    太不寻常了,周奉天想破脑袋也没有想出来问题到底出在哪里,眼神凌厉的看向洛天还有那个阿标,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个时候,众人分开,从外面走进来了一个身材魁梧,身穿警服的男子,国字脸,大沿帽下是一双凝重锐利的眼神,正是局长贾齐北。

    看到周奉天歪歪斜斜的靠在那里,不由的冷笑一声:“周奉天你作恶多端,聚众闹事,挑拨事端,祸害整个东昌,目前我们已经有足够证据抓捕你归案,你的每一句都会成为呈堂证供……”

    “贾齐北,原来是你带的人,你好大的胆子,知道我是谁么?我和市……”

    周奉天有些怒不可遏,放在以前,即使这个贾局也会对自己客客气气的,现在却是对自己根本不屑,难道自己真的有什么把柄落在了警方的手里不成?周奉天色厉内荏下,有些惊慌了,这个贾齐北不会不知道自己的背景,现在竟然不顾一切的抓人,如果没有人暗中指示,他说什么说不会相信的。

    “少废话,抓人!”

    贾齐北一挥手,顿时哗啦一声上来两个五大三粗的警察,把周奉天三下五除二给拷了起来。

    “贾局,各位,我是周奉天的一个管家,没有做过什么犯罪的事,一切都是他指示的,您看是不是……”这个时候那个阿标讨好的上前想为自己开脱,他在道上也算是有身份的人,知道今天的事非同小可,于是拱手微笑道。

    “陈标,你……”

    看到这一幕,周奉天更是怒极攻心,他直觉感觉是这个阿标坏了事,最起码卡西亚组织的人来,就是他没有处理干净,现在大势力已去,不但直呼自己其名,更是为自己开脱,让他愤怒不已。

    其实这个阿标心里也是慌乱不已,看到周奉天受重伤倒地,死神已废,他本来心里欣喜不已,感觉自己有机会上位了,却是没有想到突然涌来这么多的警察,一旦被抓进去,自己也脱不了干系,不但当不了总瓢把子,甚至要把牢底坐穿了。

    事情的惊变同样的出乎他的想像,要知道这些人如果没有确切证据的话,根本不敢过来抓人的,他也凌乱了,所以急忙想撇清关系,甚至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行,他愿意把周奉天所做的一切都拱出来。

    看到周奉天气极败坏的样子,阿标轻蔑的一笑:“周奉天,这些年你做的坏事还少吗,别人不知道我却知道,其实我就等着这一天呢,人间正道是沧桑,人在做,天在看,今天终于老天一眼了,警察同志,快点把此人抓走,他是东昌的一大祸害啊……”

    这个阿标说的正气凌然,不由的让洛天一翻白眼,此人的反脸竟然比翻书还快,大难临头各自飞啊,他也不是好东西。

    “噗……”周奉天终于受不了了,忍不住吐出了一大口鲜血,这是气的,指着阿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少废话,全部带走……”上官飞燕大喝。

    “喂,上官警官,我们是来给这个周奉天祝寿的,他控制了我们的妻女,我们可是什么也没有做呢,这也要带走么?”此刻那个和尚不乐意了,大声的抗议道。

    “是啊,美女,这些人都是周奉天强迫来的,他控制了他们的家人,你看,那些人都带着枪呢,想要杀人灭口,幸亏你们赶来了,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啊,你可是真人民警察,人长的漂亮,而且恩怨分明,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对吧,嘿……”

    洛天蹲在那里,叼着烟,看着上官飞燕笑眯眯的说道。

    “你……”上官飞燕不由的一呆,这货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别人都惊慌不已,他却是静定自若,甚至还有心思和自己说笑,还真是一个胆大的家伙。

    “只不过这个人的眼睛……”

    上官飞燕疑惑的看着洛天,总感觉他的眼神有些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哼,油嘴滑舌,全部带走,即使没罪,也要作个笔录……”上官飞燕大喝道,面对此人,不知怎么回事,她有种心慌意乱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