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156章 和尚的女儿
    来到酒店的时候,大堂前,柜台里,值班的一个小丫头在那里打瞌睡,而法海则是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在闭目养神。

    听到动静,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目光如电,看到是洛天,于是急忙站了起来:“洛施主,你回来了。”

    “嗯,大师,这么好的精神,还没有睡啊。”洛天微笑道,上前给法海让了一支烟,自己也抽了一支。

    “呵呵,贫僧一天都没有见到你,就知道你应该出去了,对于这个酒店有看护之责,当然不敢怠慢,而且裴容姑娘已经答应给贫僧涨工资了,嘿。”法海咧嘴一笑,让洛天不由的嘴角一抽,真不知道这个和尚还有什么地方可以花得着钱的。

    不过洛天知道,像法海这样的高手,一般的人,给再多的钱也不会给人看门的,完全是凭着自己的交情而已,对他的尽职尽守十分感动。

    “大师,容姐是和你开玩笑的。”洛天笑道,法海一呆:“阿弥托佛,女施主不能说话不算话的,佛说……”

    洛天摆摆手,制止了法海佛曰,笑道:“大师,我说容姐和你开玩笑的,对于你这样的高手来说,什么工资不工资的,需要钱,直接给柜台上说一声,需要多少直接拿就行了。”

    “阿弥托拂,原来是这样,这贫僧就放心了,正好我需要三十万,正愁工资不够花呢,呵呵。”

    法海一听顿时眉开眼笑的说道,洛天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嘴角微微一抽,“大师,不知道你需要这么多钱做什么?如果是慈善捐款的话咱就算了,毕竟也不富裕。”

    洛天其实也随便说说,一个和尚在这里要吃有吃,要喝有喝,还真不知道哪里花得着钱。

    “天哥,您回来了。”

    没有等法海说话,柜台的小姑娘听到了声音,终于醒了过来,急忙揉了一眼睛,站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打招呼,毕竟这是上班时间,睡觉,遇到苛刻的老板,那可是要扣工资的。

    “嗯,没事,你休息吧。”洛天微笑道,并没有责怪这个女孩。

    酒店的女孩都知道这个天哥很随和,只不过也不敢做的太过分,她当然不敢再睡了,强打精神,为洛天和法海分别倒了两杯茶,然后才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这个时候,法海看了一眼那个小姑娘,这才不好意思的低声说道:“贫僧虽然戒色,戒欲,不过贫僧出家前,却有一女,所以……”

    “嗯?”洛天听了不由的一呆,脸色精彩起来,这个和尚竟然还有女儿,还托家带口啊。

    “咦,你等等,你说有一个女儿?”洛天似乎反应过来,他可是知道这货修练的是少林童子功,怎么会有女儿?

    “阿弥托拂,洛施主请小点声。”看了一眼柜台上小姑娘惊讶的望向这里,法海老脸一红,低声说道:“贫僧末出家前,曾资助过一山村失学儿童,这个孩子无父无母,是贫僧一直在资助她。

    后来出了家,也一直靠着寺里的俸禄帮她,只不过太少了,都不够喝酒的,所以有时会下山化缘来帮她,最后非要让我为父,贫僧也是无耐啊,唉……”法海说的摇头晃脑。

    听的洛天差点没有笑出来,如今这社会,认个干女儿,那似乎还有另一层意思,只不过他却是知道,法海却是不是,那是纯粹的帮助人,毕竟他修练的是童子罗汉功,这个是骗不了自己的。

    只不过这个和尚自己都顾不了自己了,竟然还化缘帮她,还真够可以的,如果宣传出去,肯定会被评为华夏十大道德模范。

    “原来是这样。”洛天点点头:“原来大师是不想让你那个女儿知道你是一个和尚吧,呵呵。”

    法海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点点头。

    “把她的账号给我,我给你转过去。”洛天笑道,以法海的身价远远不止三十万,而且这么久以来,此人一直尽心尽职,洛天已经把他当成了朋友,不要说三十万,就是三百万洛天眉头也不会皱一下。

    “洛施主,那太感谢了。”法海激动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干巴的纸条,上面有一串数字,洛天看了一眼便记住了。

    “洛施主,请不要把一次性给她转过去,要分批,每月转一万即可,她现在正在上学。”最后法海说道。

    洛天点点头,明白法海的用意,毕竟一个女孩子家,一下子拿到这么多钱并不是好事,会让让她失去奋斗的动力,当然如果让像那个王婷一样,那另当别论了。

    告别了法海,洛天走进了电梯。

    “喂,容姐,天哥回来了……”

    那个值班的小丫头看到洛天进了电梯,急忙拨打了一个电话。

    出了电梯的洛天,轻轻的走在走廊上,“这么晚了,容姐和兰兰应该早就睡了吧。”洛天心里想道。

    每天让这两个女人担心,洛天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不过马上就过去了,摆平了南家,又摆平了王大麻子,现在周奉天也是死人一个了,应该不会有事了,毕竟还有法海坐镇呢,应该放松对她们的禁制了。

    正想着,路过裴容房间的时候,门竟然轻轻的开了,一个头发有些蓬松,不过却绝美的脑袋轻轻的露了出来,慵懒中透着诱惑。

    “容姐?你还没睡啊?”看到容姐,洛天笑道。

    “咳,小天,你终于回来了,还没有呢,兰兰晚上喜欢蹬被子,我想去看看。”

    容姐有些不自然的笑道,揉了一下睡眼惺忪的眼睛,其实她真的睡着了,楼下的小妹打电话把她叫了起来,毕竟洛天出去了一天还没有回来,她有些担心。

    看着容姐的模样,洛天心里不由的笑了一下,于是开玩笑道:“要不我去看看兰兰被子蹬了没有?”

    容姐脸色有些娇嗔的瞪了洛天一眼:“也行,反正她是你的小女人,你照顾她是应该的,那你去吧,姐要睡觉了。”

    一想到那晚,自己在门外听到兰兰的叫声,就让裴容有些脸红心跳,暗叹自己跟不上形式了,论大胆和火辣,她比不上兰兰,也许男人都喜欢这样女人吧,裴容心里不由的苦笑的想道。

    “呃?”

    洛天听了不由的一呆,什么时候兰兰成了自己的小女人了,容姐为什么会这么说,看到裴容要关门,洛天忙推门走了进去,顺手把门给带上了。

    “小天你……”看到洛天进来,一身睡衣的裴容有些心慌意乱,她很希望和这个男人在一起,可是夜深人静,真正的独处的时候,她又有些怕怕的感觉。

    反正很矛盾,矛盾中还有一丝期待。

    “容姐,我看你是误会了,我和兰兰真的没有什么的,如果有什么,也应该是我们啊。”

    洛天一手撑在墙上,把裴容堵在墙角,低着头,俯视着这个女人那漂亮却又羞红的脸庞,那阵阵的女人体香让洛天都有些醉了,容姐是一个真正的成熟的女人,知性,大方,温柔,体贴,而且做事果断,可以说出的厅堂,进得厨房,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女人。

    “我……误会什么,我都听到了,你小子,还装蒜是不是?”裴容深吸了一口气,胸口不停的起伏,看着这个家伙那压迫性的坏坏的笑容,不由的嗔声说道,在洛天面前,此刻的自己感觉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一样。

    “听到了?听到了什么啊?告诉你容姐,你可不要冤枉好人啊,不然的话,我会打你的屁股的。”洛天笑咧咧的再一次的凑近裴容,两人的嘴型只有相距五公分不到的距离,那淡淡的烟草味,还有那特有的男性气息,不由的让裴容有些意乱意迷。

    “这个小混蛋,又这样诱惑姐呢。”裴容不由的着恼,伸手玉手在洛天的腰间狠狠的掐了一下,疼的洛天直咧嘴,又不敢运功把她震开,怕伤了她。

    “你还说冤枉,那晚你们两个在房间里,我都听到了什么射不射……”裴容有些羞恼的扭着洛天的肌肉,恼嗔的说道,如果不是看到洛天那坏坏的样子,这种事,她真的说不出口,毕竟那简直是太……

    “好啊,容姐,你竟然在外面偷听。”洛天故作惊呼道。

    “我才……没有呢,我只是刚好路过而已。”裴容硬着头皮说道,自己都感觉这个慌撒的有些可笑了,毕竟洛天的房间在最里面,如果不是专门想去洛天的房间,怎么会路过那里呢。

    “嘿,容姐,你是不是吃醋了,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也可以对你……”

    “住口,小天,你太坏了,兰兰是一个好女孩,你要对得起她知道吗?”看到这个家伙竟然也想对自己那样,裴容心里不由的颤抖了一下,不过仍然拿着姐的身份训斥道,感觉这小子真是太下流了,什么都敢说。

    “哈哈哈……”洛天禁不住大笑起来,笑的裴容有些莫名其妙,“你小子还笑道,不正经,太花心了。”裴容不由的有些气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