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158章 刀女出手
    上官飞燕一夜无眠,辗转翻侧,只不过洛天却是睡的特别的香,虽然只有几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这货一大早还是起来了,龙精虎猛,修练了一遍自己的五禽功法后,就神清气爽的出了房间。

    去了楼下吃早餐,法海也在,这个和尚似乎从来没有睡过一样,昨晚也睡的够晚的,却也起来的很早,正坐在那里喝着粥,滋溜溜作响,顿顿不落。

    看到洛天进来,法海忙上前的打招呼,欲言又止,洛天笑道:“放心吧,大师等会吃完饭,我就帮你的女儿转账的,放心好了。”洛天并没有忘记昨晚法海的请求自己办的事。

    “咳,阿弥佛托,贫僧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想说洛施主今天精神很不错。”法海咧嘴一笑,又开始吃喝起来,洛天不由的白了这个和尚一眼,正要说话。

    这个时候裴容和兰兰也起来了,一身随意的装扮,却也难掩二女那绝美的身材,看到洛天,兰兰高兴的跑过去,挨着他坐下,问这问那的,很是亲热,裴容坐在对面,很是优雅的喝着粥。

    “咳,三位,你们慢慢,贫僧先告退了。”此刻法海站了起来,双手合十,微笑道。

    洛天微笑着点头,这时小餐厅墙壁上的夜晶电视,开始播放早间新闻了,洛天摆摆手,法海也望了过去。

    “电视机前的各种观众早上好,现在播放一则新闻,驻守东昌多年的大鄂周奉天,昨天在警方的雷霆出动下,一举抓获,证据确凿,此人涉嫌多起命案,犯毒,走私等多项罪行,就在今天凌晨,此人自知罪孽深重,于是吞用高能炸药,畏罪自杀,这是昨晚在警局看守拍到的画面……”

    电视上那个不带任何表情的播音主持人,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介绍着,接着画面一转,就出现了看守那个房间血腥的一幕,只不过人早已被处理了,留下的只是那坚硬的水泥地面上的片片血迹。

    “阿弥托佛,善哉,善哉,像这种人,早去西方报道也好,那里才是他的极乐世界。”法海摇头叹息,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洛天,然后走了出去。

    “耶,这个大混账,终于死了,报应啊,嘿嘿。”

    兰兰看了新闻兴奋的拍手直叫,倒是裴容知道洛天昨天做什么去了,这个男人平时低调的很,一旦凶狠起来,太可怕了,这个周奉天的下场,肯定是和洛天脱不了干系。

    看着新闻,洛天心里不由的苦笑着摇摇头,警方的人真的会作文章,竟然说成了周奉天吞服高能炸药自爆而死,不过也不错,毕竟也只有那种高能炸药才能造成那样恐怖的效果吧,不然的话,还真的不好解释。

    “小天,现在周奉天死了,东昌应该平静了吧,我们是不是可以随便外出了。”看着洛天慢条斯理的喝着粥,裴容不由的笑道。

    “嗯,可以啊,不过还是要小心点,注意安全。”洛天笑了一下说道,毕竟这两个美女都是自己最亲近的人,不能出事的,也不能整天让她们窝在酒店里,以目前的情况看,应该问题不大了,而且还有玄武或者法海呢,只要有人陪同,也出不了什么事。

    “耶,真的天哥?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出去玩了?”

    兰兰一听顿时兴奋的大叫起来,这几天也确实把这个丫头压抑坏了,整天不是看动画片,就是玩猎人和猎狗的游戏,就上次和洛天玩过一次,再也不陪她玩了,这个丫头顿时感觉索然无味,也没有什么兴趣了。

    看到这一大一小两个美女兴奋的模样,洛天也不好扫了她们的兴,于是答应带她们出去转转,兰兰一听,急忙一推碗,就窜了出去,她要回房间好好的梳洗打扮一下,还要穿上最漂亮的衣服。

    看到兰兰雀跃着跑出去,容姐有些怜爱摇摇头:“小天,辛苦你了,在外面自己要注意点,姐帮不上你什么忙,你自己千万要小心,现在酒店也赚钱了,需要钱的话,直接和姐说就行。”

    洛天知道裴容指的是什么,心里有些感动,微笑着点点头:“放心吧,容姐,我没事的,不用担心。”

    接下来,洛天带着打扮一新的裴容和兰兰开着那辆华晨宝马,游玩了整整一天,把东昌附近的旅游景点都跑了一个遍,两女开心不已,毫不忌惮的抱着洛天又是跳又是想唱,还非要拉着他照了不少的相。

    可以说这是洛天第一次照相,神秘的逍遥兵王,从来不上任何境头,除非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这次为了兰兰还真的破例了,当然裴容也照了不少。

    当然,洛天并没有忘记给那个法海的什么女儿汇钱,一次汇了三十万,定期自动汇款,每次一万,一共三十个月的。

    一天的时间,整个东昌南街区传遍了有关周奉天的消息,人人拍手称快,感觉东昌警方不畏邪恶大势力,又摧毁了一个大毒瘤。

    一时间警方被传为佳话,身为警局局长的贾齐北更是成为人民心目中的英雄,正义的化身,听说一步此人马上进入市委领班子了,甚至有人放言,这样的人如果不能给升职,太让人寒心了。

    当然警方内部,市委书记的牵头下,也展开了大肆意的调查,雷厉风行,誓要把和周奉天有关的人员彻底的清查,也赢得了一片赞美声。

    东昌的天似乎变蓝了。

    没有人知道洛天起了什么作用,除了在道上的混的那些大老,像黄三,和尚这些人,才知道洛天真正的可怕之处,东昌的大变化,和这个年轻人密切相联,洛天在这些人的心里更加的讳莫如深了。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辉撒在整个东昌市,像是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玩了一天的裴容和兰兰很是尽兴,只不过兰兰这个丫头还不过隐,非要去渡假村温泉洗澡,却是被裴容制止了,开玩笑,上次在酒店游泳还不够么?还要洗,两个美女陪着一个大男人,那太尴尬了。

    最后只好以去吃路边摊为由,这才哄着这个丫头不再嘟囔了,身为大世家的兰兰,这千从小含着金钥匙长大的丫头,过贯了锦衣玉食,什么没有吃过?却是对路边摊情有独钟。

    南街区,一个露天的烤串旁边外,生意火烧,还放着激情的音乐,几十个小桌,绝大部分都坐满了人,吆五喝六,大笑声,碰杯声,酒气,人声,特有的烧烤味,随着夏季热闹的气氛,让人不自觉的就会融入进去,感觉这才是生活。

    洛天也很怀念这样的生活,曾几何时,自己带着手下执行任务时,野外生起一堆篝火,弄个烤全羊,大口的喝着酒,大口的吃着肉,听着玄武这货讲着一些不着调的小笑话,逗的大家直乐,而朱雀则是追着这货打的场景,历历在目。

    洛天带着裴容和兰兰找了一张相对来说干净的桌子,要了烤串,啤酒,还有花生,毛豆什么的,几个边吃边聊,很是惬意,只不过洛天的心境却是一直沉浸在过去中。

    就在洛天,裴容还有兰兰吃着烤串的时候,在东昌麻城,一处单独的院落中,摇曳的灯光下,一个中年男子,面有些削瘦偏黑,目光有些阴沉,正坐在一个小餐桌也在吃着烧烤,专门自制的烧烤,只有他一个独自享受。

    在场的人很多,有七八个,不过都是站在他的身后,一个个穿着黑西装,气势特别阴沉,不发一言,而这个中年人则是津津有味的吃着烤鸡翅,旁边的一个手下拿着香槟小心的在倒着酒。

    中年男人正是王家的管家,马义,受王家的王大少王天中之命,具体负责东昌的事宜。

    除此之外,在场还有一个戴着墨镜,一身黑色的皮衣皮裤,身材有些娇小,不过面容却是极冷的女人。

    “嗯,不错,不错,这个鸡翅的味道很棒。”中年男子说话了,称赞的是鸡翅,然后拿过桌上放着的雪白的毛巾,擦了擦手,然后喝了一口香槟。

    这才站了起来,微笑着看着这个女人:“不错,刀女,你提供的情报很有价值,那个周奉天已死,东昌群龙无首,正是我们进军东昌的好时候,既然大少派你辅助我,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中年男子微笑着伸出手去,虽然是在微笑,不过眼中阴沉的目光却是让人不舒服。

    不错,这个黑衣皮裤的极冷女人正是刀女,此刻看个中年男子伸过来的手,冷哼一声,并没有任何表示。

    “混账,竟然敢对马总管这么无理,小心你……”

    一个黑衣手下冷喝,只不过没有等他说完。

    “找死!”

    “砰!”

    刀女出手了,冷哼一声,一击鞭腿踢了过去,快如闪电,此人直感觉像是被火车撞了一般,咔嚓一声,肋骨断了几根,身子像是破麻袋一样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荡起层层的尘土,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挣扎了几下却硬没有爬起来。

    “呼啦……”

    另外几人一看,顿时脸色大变,齐齐的围了上来,有的已经伸手入怀,准备掏枪了。

    “刷!”

    刀女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把乌黑发亮的手枪,顶在了那个最先冲过来的脑门上,冰冷的眼神望着他,此人竟然两腿发抖,从刀女的眼神之中,他看到了那浓浓的杀意,一时间不敢动弹,其他的人也呆在了那里。

    “马义,在我和你说话的时候,我希望你的这些狗不要乱叫,不然的话,不怪我无情。”刀女说话了,声音冷漠无比,不带任何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