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160章 谢家的定海神针
    兰兰的话让洛天嘴角一抽,他知道这个丫头一直对上次裴容给他打电话时上官飞燕的叫声耿耿于怀。

    “好了兰兰,天哥有时间会陪你的,你也这么大了,不能总想着玩知道吗?没事,也学做点事,帮着容姐打理一下酒店,天哥是有正事,哪里陪过什么女人,你可不要胡说知道吗?”

    “切,那啊啊啊的叫声,姐都听到了,还说没有陪女人。”兰兰翻着白眼,酸酸的说道。洛天一听,顿时无语了,毕竟上次的事,他没法解释,现在裴容只知道自己救了那个上官飞燕,骗她说是放的电影,她还不知道自己和上官飞燕资滚过床单呢,所以洛天在这件事不想过多的纠缠。

    “嘿,天哥,和你说着玩呢,你不要生气啊,人家不介意就是了。”坐在后排的兰兰欠起身,翘着小屁股,趴在洛天的驾驶后背上,轻轻的吐气如兰的对着洛天的耳朵说道,弄的洛天一阵发痒。真想回头波一个,不过还是忍住了。

    “好了,丫头,坐好,小心摔着,天哥不生气就是了。”洛天笑了笑,车子一加速,兰兰顿时一下子往后蹲了下去,幸好被容姐给扶着了,气的兰兰不由的娇骂。

    很快的到了酒容,停好了车子,兰兰把游玩买的东西一股脑的交给了裴容,捏手捏脚的来到洛天的背后,一个小虎扑跃到了他的背上。

    “嘿,天哥,背着我上楼,我累了。”

    “喂,丫头,下来,会有人看到的。”洛天不由的一头黑线,这个丫头简直和自己一点也不见外,咯咯一笑就趴在了自己的后背上,两条玉臂环着自己的脖子,吐气如兰,让洛天的双腿有些发软,尴尬的看一下容姐,又看了周围,真想把这个丫头甩下来,可是又不舍得。

    裴容在后面看着不由的脸微微一红,女孩年轻就是好啊,可以放纵,可以不计后果,小孩心性,换作自己根本做不来。

    无耐之下,洛天只好背着兰兰望酒店走。

    “驾,驾,驾,咯咯。”

    兰兰在洛天的后背并不老实,晃来晃去,简直把洛天当马骑,让洛天老脸有些发红,心里有些发热,“这个臭丫头,总有一天,哥要骑回来!”

    心里龌龊的想着,走进了酒店大堂,几个酒店的服务员,看到这一幕,不由的抿嘴直笑,让洛天更为尴尬。

    除了这些服务员外,法海也在,在那里悠然自得的品着茶,在他的对面坐着一个老者,躬着背,背对着洛天。

    “阿弥托佛,老先生,洛施主回来了。”

    看到洛天进来,法海忙起身相迎,那名一身黑色粗布衣服的老者此刻也站了起来,转过身来,看向洛天。

    “是你?”洛天不由的一呆,老脸更是尴尬。

    “李伯……”

    洛天后背上的兰兰,看到这个老者,不由的小脸一红,尴尬的叫了一声,飞快的从洛天的后背上蹭了下来,有些不好意思,她想不到这个李伯竟然会来大酒店,一双美目滴溜溜的乱转,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来人正是谢家的定海神针李伯,奉家主之命前来看望着兰兰,同时和洛天套套关系,顺便打探一下这小子的底细。

    “丫头,这次就李伯一个人来的,你哥和家主都没有来,不必东张西望了。”

    李伯微笑着,满脸的皱纹,身体半躬着,就像一个随时都会嘎蹦的老人,只不过那双眼却是清辙无比,释放着淡淡的摄人的光芒,看的法海一怔,他只知道这个老人是来找兰兰,是她的家人,所以才留在这里等候,却是不有想到此人竟然也是身藏不露之人。

    “哪有啊,人家才不是呢,李伯,好久不见了,人家好想你呢。”兰兰乖巧的咯咯一笑,上前挽着李伯的胳膊撒娇的说道。

    “呵呵,你这个丫头。”李伯不由的哈哈大笑,这才望向洛天:“小友,我们又见面了,希望没有打扰到你。”李伯很客气,微笑着看着洛天,充满了慈祥。

    “李老客气了,想不到您会来,真是让小店蓬璧生辉。”洛天笑道,对于这个老人,他是相当客气,此人功夫奇高,而且又低调,似乎品性也不错,赢得洛天的好感。

    李伯摆摆手:“小老头只是过来看望一下兰兰,顺便传达一下家主对小友的敬意,并没有别的意思,想不到小友这里还有像大师这样的高手,真是放心了。”李伯欣慰的看了一眼法海然后微笑着对洛天说道。

    “阿弥托拂!”法海念了一句佛号,表示谦虚。

    “家主?”洛天一愣,兰兰在这里这么久,要说谢家的家主不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只不过李伯说是传达家主的敬意,让他有些惊讶。

    “喂,李伯啊,我爸真的知道我在这里了?您不是会带我回去的吧。”此刻兰兰拽着李伯的手臂厥着小嘴小心的问道。

    李伯摇了摇头:“我已经向家主说了你在这里的情况,他对你的安全很放心,如果在这里还能出事的话,那么天下之大,似乎没有什么安全的地方了。”李伯笑着拍了拍兰兰的小手。

    洛天听了不由的翻了翻白眼,这个老头,还真会说话,明着是说给兰兰听,其实是在夸自己呢,只不过夸的也太狠了点吧,有点酸啊。

    洛天笑了笑:“各位不要站着了,里面请,招待不周,还请包含。”洛天抬手虚引,微笑着指了指一楼的餐厅。同时裴容微笑着吩咐前台,准备一间上好的客房,又吩咐后台准备酒宴。

    “嘿,好好,老施主请,正好我们喝点酒,聊聊天,千万不要客气,来到这里就像在家里一样。”法海一听,眼睛睛一亮,毕竟他还没有吃饭呢。

    李伯有些疑惑的望了法海一眼,尴尬的一笑,点点头,看着这个和尚,虽然穿着西装,不过是光头,头上还有戒疤,可是他怎么说喝酒?

    不过很快的李伯就明白了,几人进了一个包间,分为宾主坐了下来,看到法海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嘴角不由的微微抽了抽,他见多识广,对于这法海倒也可以理解了。

    虽然洛天和裴容已经吃过饭了,不过还是陪着李老吃了一点,喝了几杯。

    “小友,实不相瞒,我来的路上听到了有关东昌的一些事宜,真是让人感慨啊。”李老和洛天碰了一杯,然后微笑着颇有深意的望着洛天道。

    “咳,是么?李老都是听到什么了?东昌有什么事发生,我怎么不知道啊?嘿,您的消息还真灵。”洛天给李老让了一支烟。李老摆了摆手示意不会,于是自顾自的点上,笑眯眯的问道,心里却是翻白眼。

    这个老头还真会讲究说话的艺术,在来的路上都听到了?真是扯,兰兰在这里,宁海省又是王家的势力范围,他谢家能不关注?

    “嗯,也没有听到什么,似乎听到东昌的总瓢把子被抓了起来,最后吞炸药自杀了?真是想不到啊,看来东昌真的要变天了,总瓢把子一灭,东昌等于处于真空状态,外面的势力肯定会渗透进来,这并不是好事,嗯。”李老拿捏着酒杯微笑道。

    洛天微微一怔,心中顿时明白,这是李老的暗示,其实当初他何尝不是这么想的,如果周奉天老老实实的,不对自己耍小动作,自己倒也不介意动他。

    有此人在前面挡着,他也会乐个逍遥自在,毕竟树大招风,他不想被人推在风口浪尖上,只想过平谈的日子。

    “是啊,只要是社会,就有空间,各种无素充斥,缺一不可,这是当今社会的总体构架,谁愿意来就来呗,我只是做好我的酒店生意就行了。”洛天笑眯眯的说道。

    “呵呵,小友心态沉着,不为浮云遮望眼,视名利如粪土,老夫佩服。”听到洛天这样说,李老微微一怔,随机笑道,这个年轻人深藏不露,却又低调行事,自己想试探却是试探不出来。

    于是转身看向坐在自己另一侧的兰兰,慈祥的一笑:“兰兰,在这里生活还习惯吧,现在东昌空虚,也许王家的人会渗入进来,我们和王家现在水火不容,你也要小心啊,毕竟这位小友是做生意的,怕到时保护不了你啊。”

    洛天的嘴角不由的抽了抽,这个老头,还真是狡猾,想从兰兰那里寻求突破口了。

    “嘿,李伯,我才不怕呢,什么王家,我根本没有放在眼里,我在这里生活的很好呢,天哥很厉害,他会保护我的。”兰兰小嘴里叼着饮料吸管,咯咯一笑,深情的看了一眼洛天笑道。

    “哦,是么?那你说说,你的天哥是如何个厉害法啊。”李老笑眯眯的问道。

    “天哥,他可是……”兰兰一兴奋,张嘴就差点没有说出来,不过看到洛天淡淡的笑容,还有裴容那矜持的冲她眨了眨眼睛。

    “嘿,李伯,反正他很厉害就是了。”兰兰狡猾的一笑,她可是答应过洛天为他的身份保密的。

    李老翻了翻眼睛,看来这个丫头已经被策反了,问也没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