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天静静的站在夜色下的树林中,满腔的苦涩还有愤怒。

    本来是生死对头,后来却是成了自己人,甚至还代替了自己的位置,把龙魂搞的乌烟瘴气,这也算了。

    只不过一想到死去的青龙,洛天的心里就充斥着怒火,还有失踪的白虎,朱雀,一直下落不明,作为他们的老大,现在却是什么也做不了,她竟然还敢找上门来,简直是岂有此理。

    正在此时,异变突生。

    一把银色的长枪裂土而出,直戳洛天的胸口要害。

    洛天却似早已料到此着,面色一冷,身子陡然拔起,脚尖在枪头上轻轻一点,如大雁一般滑翔而去,身子在空中灵巧的一折,落在三丈外的空地上。

    一朵金色云朵般的人影从刚才洛天站立起之处蓦然出现,偷袭者身着金色劲装,上面绣着玲珑花纹,身材修长,虽然是在夜色下,仍然看的出这是一个女人,斑驳的月色树映下,还可以看的此女的姿色不错。

    此刻,银枪遥指,庞大的杀意对着洛天就杀将过去。

    洛天摇头叹息,眼神却愤怒异常,破口大骂:“你这个臭女人,这就是你我见面的方式么?我早已知道你藏身地下,却是念在自己人的份上,始终未曾出言道破,你却执迷不悟,还真敢刺出这一枪,真的想要老子的命啊。”

    女子闻听此言,脸色不由为之一黯,却转瞬回复常态,冷喝道:“废话少说,逍遥王,如果这样你都躲不开,就不配称为逍遥王了,再来。”

    话音刚落,手中的银枪一抖,枪花朵朵,对着洛天迎面扑去。

    此枪乃是她的得意兵器,使的出神入化,全力一击,枪尖爆发寒芒,摩擦着空气,发出嘶嘶的声响。

    洛天见状自然不敢怠慢,拧腰错步之间,身形滴溜溜旋至旁侧,左掌屈指成爪,疾扣枪身,女人冷哼一声,素腕轻抖,银枪倒飞而上,双手握住枪头,顺势朝洛天当头砸下。

    洛天一爪抓空,心知不妙,脚踩七星步,躲将开去,“彭”的一声巨响,银枪砸在地面上,泥土飞扬,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大坑。

    “玲珑枪,枪中王,枪中自有玲珑枪,号称枪中之王的金玲珑,果然霸道,枪法不错,不过还不够!”

    洛天冷喝趁此当口,形若鬼魅,猱身而上,左掌右拳,直轰女人胸腹,速度极快,女人躲闪不及,急忙将银枪横在身前,硬接洛天的重击。

    洛天的拳掌几乎不分先后的撞上银枪,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暴响,女人再也稳不住身形,被直接轰出三四米远,双脚在地面上拖出两条长长的痕迹,一双美目中射出难以置信的眼神,吃惊的望向从容收手的洛天。

    “逍遥王,不愧是逍遥王,我们虽然第一次交手,不过你的实力确实让我惊讶,难怪那帮混蛋对你推崇的要命。”

    女人收枪而立,望着洛天眼中出现了又恨又恼的神色。

    “金玲珑,把你的破枪收起来,老子看着眼晕,大半夜的跑来,就是想跟老子比划枪法啊,想玩的话,老子的枪更厉害,要不要见识一下?”

    洛天抽出一支烟,点上,淡淡的抽了一口,望着这个女人,似笑非笑的问道。

    “你这个混蛋,这么久,仍然这么无耻,满嘴粗话,一点高手的风范也没有,真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这么崇拜你。”

    女人正是金玲珑,听了洛天的话,不由的脸一红,不由的怒声骂道,却也双手一折,把银枪收在手里,一晃,就不见了,也不知道藏在了哪里,原来这把银枪是折叠的。

    洛天摇了摇头,看着这个女人,“你的功夫虽高,甚至我在百招之内也不一定能杀了你。不过你缺少的东西太多了,带兵这一条,你就根本做不来,那些牲口都是好样的,平时我都是把他们当作兄弟,这种理念,你根本不懂,以为凭强大的功夫,就能让他们服从么?真是可笑。”

    洛天轻松的拍了拍手,叼着烟,看着这个金玲珑,不屑的哼道。

    “那你说应该怎么办?”金玲珑望着洛天气恼的问道。

    自从洛天走后,上级部门让她接管了龙魂,只不过那帮小子根本不听她的,虽然自己曾严厉的制裁,打骂兼使,只不过自己的压力越大,他们反抗的越大,甚至都把一个手下给打残了。

    这引起了上级的不悦,有点后悔当初的决定,这个女人真的不懂管理,还是按照以前自己的模式管理手下,动不动就想杀人,只有狂暴,没有经验,声誉受到了极大的影响,那些人根本不听她的,最起码阴奉阳委,堂堂的龙魂成了一盘散沙。

    眼看着各大特种兵大队向龙魂报名在即,如果再不挽回声誉,后果不堪设想,甚至上级部门都有撤销这个部门番号的意思了,感觉没有存在了必要了。

    “哦,你这是求我么?想让我教你?”洛天似笑非笑的望着这个女人,“这似乎不是求人的方式啊,要不,我们去酒店,好好的谈一下?”

    “你……无耻,爱说不说。”

    金玲珑气极,玉手摸向腰际,又想出枪,不过她知道,她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两人境界相差不多,在道上赫赫有名的金玲珑,天不怕,地不怕,多少高手死在了她的手里。

    如果不是被收编,她和洛天也是生死大敌,以前和洛天打过一次交道,不过没有交手,她心高气傲,功夫惊人,而洛天则是宝剑暗藏,出口伤人,粗话连篇,当时如果不是在场的领导呵斥,她就动手了。

    现在有了机会,和他一战,不过动手之下,她发现真的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虽然也是入圣中期的实力,不过洛天说的没错,百招之内,她必败。

    “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像你这么高傲的女人是不明白的,作为一个人,首先要虚怀若谷,虚心请教自己不懂的不丢人,对了,郭少枫政委现在怎么样了,他还好吧,回去后,代我向他问好!”

    洛天撇撇嘴,教训着这个女人,最后说道。

    郭少枫是龙魂政委,和自己搭档,一个管军事,一个管政治和生活,两人处的不错,此人幽默风趣,政治立场坚定,整个龙魂上下,那些牲口们,最爱戴的就是他和这个郭少枫了。

    “他……在医院里!”

    听到洛天提到郭少枫,金玲珑眼睛闪烁了一下,薄薄的嘴唇轻抿,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

    “什么?了他怎么受伤了?是你?”洛天不由的一瞪眼睛,望着这个女人,冷声喝问。

    “哼,是我又怎么样,谁让他干涉我的方式方法,一个书呆子,有什么了不起的。”

    金玲珑不屑的哼道,一想到那个郭少枫,金玲珑心里就来气,自己刚当成龙魂的老大,这个政委就对自己指手划脚,说自己这里不行,那里不行,还总是拿她和洛天相比,总是说,洛天在的时候怎么样,把她惹毛了,一脚踢断了郭少枫的小腿,骨折。

    接下来,上面又给她派了两个政委,可是都尿不到一个壶里,那些政委都跑了回来,所以现在龙魂就是金玲珑一个人作主,搞的乱七八糟的。

    “你这个无知的女人,郭少枫政带兵经验何其丰富,又是元老,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龙魂,你竟然敢伤他,连我都对他尊重三分,看来龙魂真的完了,完全的毁在了你这个女人的手里。”

    洛天指着金玲珑,痛心疾首,真想把这个女人按在地上,圈圈叉叉个一百遍。

    “洛天,你这个混蛋,你少指责我,你有什么资格指责,你是什么人?谁让你当初离开龙魂的,龙魂出现现在的模样,你也有责任!”金玲珑冷眸瞪着洛天不服气的喝道。

    “你放屁,我为什么离开龙魂,还不是拜你所赐,如果不是你被招了进来,我必灭了你,不,把你大卸八块,喂狗。”

    洛天眼睛有些泛红,一想到青龙的死,他就难受无比,当初就是自己准备带人清剿这个组织时,却是传出了被收编了消息,有仇不能报,洛天才愤怒之下离开的,想不到这个女人还在生生的揭自己的伤疤。

    “不错,我现在什么都不是,你才是龙魂的老大,我只不过是一个平民百姓,这些事情和我无关了,呵呵。”洛天苦涩的摇摇头,然后转身就走。

    “你给我站住!”金玲珑身形一晃,就拦住了洛天:“怎么?你能拦得下我?还是想和我野战啊,告诉你,我对你没有兴趣,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比我的燕儿差远了。”洛天抽了抽嘴角,不屑的说道。

    “你……”

    金玲珑生生的压下心底的怒气,这个男人的每一句话都会让她有杀人的冲动,如果有可能的话,她真的想杀了这个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