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165章 兰兰的计策
    “我什么我?金玲珑回去吧,回去把郭少枫政委给我请回来,他对龙魂有帮助。另外对那些兄弟好些,带兵之道,一张一驰,不能高高在上,总摆架子,靠武力压迫是带不好兵的,要让他们从心里尊重你,关键时候才能为你挡子弹,像你这样的,真正的在打仗时,不在你背后放黑枪就不错了。”

    洛天冷冷的说道,却是语重心肠,教导着这个女人。

    “一张一驰,为我弹子弹?打黑枪……”洛天的话对金玲珑有些触动,轻声自语,一双美目望着洛天看这个混蛋是不是在忽悠自己。

    “那你告诉我怎么带好兵?”

    金玲珑硬着头皮发问,她承认自己的实力和这个男人差的并不远,可以说在伯仲之间,不过要论带兵之道,真心来说不如他,毕竟自己算是出身草莽,只知道打打杀杀,用武力震慑众人,确实有很大的欠缺。

    “很简单,训练时和他们一起训练,玩时一起玩,该喝酒喝酒,该吃肉吃肉,换句话说,冲锋在前,享乐在后,同吃,同睡……”

    洛天背负双手,高人模样,缓缓的说道,另外又臭屁的加上一句:“也就是你,换作别人,我还不告诉呢,一般是要收费的。”

    “你……还要同睡?我是女人好不好?”

    开始听着还感觉有道理,不过听到后来,金玲珑有些恼了,让自己还要陪他们睡觉,简直是做梦,平时那些牲口多看自己一眼都不行的。

    “当然,你不陪睡怎么知道他们心底的想法,在龙魂首先要忘记自己的性别,许多东西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们才会感慨连连,那是他们内心的想法,只有知兵心,才能带好兵。”

    洛天嘴角一抽,笑眯眯的说道。

    “你放屁,别的可以考虑,这点我做不到,你少忽悠我。”金玲珑怒道,然后又接着说道:“实话告诉你,这次是蓝将军派我来请你的,你最好跟我回去,不然的话,看你怎么向他交待?”

    最后金玲珑搬出了蓝将军。

    “蓝政委?”

    洛天听了一愣,这个蓝政委是上级的领导,专门负责龙魂的,如果所料不错的话,此人估计是看龙魂不景气,一团糟,这才想着辙消番号的吧,不过洛天知道,这个蓝将军绝不会真心想辙的,因为龙魂同样也是他的心血,他不舍得,除非是他的上面给他压力。

    洛天轻轻的摇摇头:“行了,别拿蓝将军吓唬我,那个老头子胳膊向外拐,当时他可是极力的推荐你的,想想就让人生气,另外我回不回去,是我的事,交待不交待是你的事吧。”

    “你真的不愿意回去?”金玲珑轻抿着嘴唇瞪着洛天问道。

    洛天摇摇头,脸色有些黯然还有一丝愤怒:“不回去,除非让青龙重生,给我找到朱雀还有白虎他们的下落。”

    “你……哼,你还是为以前的事放不下,那次一战,我的人也损失不少,我该向谁要去,你简直……”金玲珑有些气结。

    “我当然放不下,你的人能和青龙相比么?他们死了是活该,那些人加起来也抵不上青龙的一个手指头!”洛天似乎失去了理智,眼睛有些泛红,冲着金玲珑大吼。

    “哼,话不投机,告辞!”金玲珑冷哼一声,懒得和洛天再说,身形一晃,就消失在夜色中。

    “不送!”洛天轻轻的吐出一句,然后掉头向着酒店而去,这个女人的出现,又勾起了洛天的回忆,让他痛苦难当,直到来到酒店的门口,他才调整过来,平复了心境。

    “姐,怎么了?是不是想天哥了?”

    天容大酒店,顶层,兰兰迷糊了一会,就再也睡不着了,无所事事,偷偷的跑到了洛天的房间里,看他不在,还以为还在下面喝酒呢,于是又跑到了裴容的房间里,看到裴容衣服也没有换,靠在床上怔怔的出神,墙壁上的电视还在开着。

    不过很明显,裴容根本没有看,眼神有些游离,还不时的轻揉着额头,于是兰兰蹦跳着跑了过来,趴在裴容的床前,支着小美人下巴,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裴容问道。

    “去你的,胡说什么,姐只不过是有点头疼而已。”被这个丫头打趣,裴容不由的娇嗔的瞪了她一眼说道。

    “哦,是么?”兰兰咯咯一笑,背起双手,像是小大人一样在房间里来往的走动,晃的裴容有些头晕,“我说兰兰,你不要再晃了,天晚了,快点回去睡吧。”看到这个丫头来回的走,低着脑袋,沉思着,像是一个思想者,裴容不由的催促道。

    “嗯,就这样,姐,我决定帮你。”

    兰兰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小脸很是凝重,看向裴容很义气的说道。

    “帮我?帮我什么,你这个丫头又想出什么鬼主意,告诉你,姐真的有些头疼,别闹了好么?”看到兰兰一本正经的模样,裴容笑着说道。

    “嘿,姐,你这不是头疼,你这是相思病知道么?你是在想天哥吧,其实我也喜欢天哥,可是我却是看不得你难受,唉,真的很矛盾啊,姐,你说我如果帮了你,算不算学雷锋啊,不过你要答应我,我帮了你以后,你也要帮我好不好?”

    兰兰咯咯一笑,痛下决心,露出一排细密好看的贝齿,有些狡黠的望着裴容,看的裴容云里雾里,接着脸微微一红,言不由衷的说道:“你这个丫头,说什么呢,姐对小天只是弟弟和姐姐的关系而已。”

    “行了吧,我的容姐,你的心思我还不知道么?来,快点,把这个衣服换上。”兰兰从柜子里,给裴容挑出一件最性感的睡衣,扔在她的面前,命令道。

    “兰兰,别闹了,快睡去吧。”不知道兰兰打的什么鬼主意,裴容不敢轻易听她的。

    “姐啊,天哥可是一个好男人啊,现在这样的男人不好找了,你可要把握机会,如果你不是我姐,我才不会帮你呢,好男人是什么,那是香勃勃啊,任何女人看了都想吃一口,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你不把握会有别的女人把握的,到时后悔都晚了。我告诉你,要想让男人注意自己,必须给他们借口才行,不然的话,人家拿什么说事呢,对不对,正好,你装一下头疼,等会我让天哥来看你,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嘿,虽然不一定滚床单,不过关系肯定会更进一步啊。”

    兰兰简直成了女人之友,这个丫头懂得还真多,听的裴容一愣一愣的,枉自己以前混迹夜总会的,确实有些汗颜,为现代的女孩的思路敏捷佩服。

    只不过还是苦笑了一下说道:“算了,兰兰,有的事情是讲缘分的,其实你和小天……再说姐真是的头疼,不是装的啊。”

    “行了,姐,甭管是不是真的头疼,要是别人打死我还不帮呢,快点,换上,等会我让天哥过来看你。”兰兰不由分说,就上来拽裴容,这个丫头力气挺大,一下子把裴容给拽了起来,上前就要帮着她脱衣服。

    “好了,好了,姐自己来,你这个丫头鬼主意太多了。”裴容无耐的说道,其实心里也有些意动,只不过她是真的头疼,很想睡觉,只是拗不过这个丫头,正好也要睡觉了,换睡衣就换睡衣吧。

    “兰兰,姐头疼不头疼,让不让小天来看,这和换睡衣有什么关系吗?”

    “嗯?姐,你不会连这都不懂吧。”兰兰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看着裴容就像是看清纯无知的少女一样,其实她就是少女,不过不无知而已。

    “怎么,还有什么说法么?”裴容边脱外套,边打趣的问道。

    “当然有啊,为什么有西子捧心惹人怜,有东施效频惹人烦。女人病了,也要病的美美的,这样男人看了才会怜爱呵护啊,不然的话,你面容憔悴,蓬头垢面,哪个男人见了会喜欢啊,对不?”

    兰兰谆谆教导,倒像是老师一般,而裴容却像是一个无知的小学生。

    不过不能不说,这个丫头的话很有道理。

    看到裴容穿好了睡衣,躺在床上,兰兰眼睛眨了眨,上前帮着扒开睡衣领口,伸手就扯裴容的内衣。

    “不,不要,兰兰,这个绝对不行,简直太……”裴容急忙捂住了胸,扒开了兰兰手,这哪里是生病,这分明是搞诱惑啊,不过尺度也忒大了些,说什么裴容也不会同意。

    “嗯,那好吧,有些可惜,行行,不说了,你乖乖的躺好,我去叫天哥了。”

    兰兰似乎有些小遗憾,帮着悲容整了整睡衣领口,分开了一些,看了一下,这才满意意的点点头:“记住啊,姐,等会装的像一点,要病若西子,知道么?”

    “喂,兰兰……”

    看到这个丫头蹦跳着跑了出去,裴容有些心慌意乱,这什么跟什么啊,总感觉不太像话,自己可是真的头疼,还需要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