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兰姐,你是找天哥么?”

    一楼电梯开了,兰兰背着小手走了出来,前台值班的一个女孩甜甜的叫道,其实她比兰兰还大呢,不过这些服务员都知道兰兰和裴容还有洛天的关系,所以没有敢不尊重,只好在兰兰后面加了一个姐字,算是尊重吧。

    “嗯,小丽,今天是你值班啊,我找天哥有重要的事商量,他还在餐厅吧。”

    兰兰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这个丫头在裴容和洛天面前表现的很可爱,很活泼,不过在外人面前,她还会摆架子的,骄傲的像只小公鸡,整个酒店都知道都知道这个丫头的脾气不好,动不动就会骂人,没有人敢得罪她。

    “没有啊,兰兰姐,餐厅早散场了,天哥送那个聪哥出去后,就没有回来。”前台的服务员小心的说道。

    “哦?”兰兰轻哦了一声,一双美目闪过狐疑,“难道天哥又偷偷的跑出去风流快活去了,这个坏天哥,野花真的香么?那自己的一番心血岂不是白费了?”

    正想着,门口出现了一个身影,正是从外面回来的洛天,兰兰一双美目顿时弯成了月牙型,开心的迎了上去。

    “怎么,丫头这么开心,这么晚了还不睡觉?”洛天微笑着上前,轻轻的抚摸着这个丫头的小脑袋笑着说道。

    “没有啊,人家在等你嘛,天哥,走,快上去,有事和你说。”

    兰兰兴奋的拉着洛天的手,就往电梯走,前台的服务员,看了一眼,急忙把头低下,都知道天哥和这个丫头的关系不简单。

    “看来天哥不在,这个兰兰姐都睡不着觉了。”前台服务员心里暗想,轻抿着嘴,装模作样的看着手里的登记本,等到两人进了电梯,她才抬起头来,轻松了口气,轻声的自语道。

    “到底什么事啊丫头,这么着急。”电梯里,兰兰抓着洛天的手不放,把身体靠在洛天的身上,阵阵的处子幽香扑面而来,只往鼻孔里钻,禁不住的低头望了一眼胸前那诱人的风光,眼神瞬间恢复了清明,这才微笑着问道。

    “嘿,天哥,快去看看容姐吧,她生病了,一个劲的喊着你的名子。”兰兰嘿的一乐,不过马上又表现出一副着急的模样。

    “是么?”

    洛天看着这个丫头的表情,不由的微笑着摇了摇,她和裴容的关系最好,如果裴容真的生病这个丫头还会咧嘴直乐,肯定又有什么鬼主意吧。

    “当然是啊,骗什么干嘛,快走吧。”兰兰眨巴了一下眼睛,电梯门一开,就拉着洛天向着裴容的房间走去。

    房间里,裴容晕晕欲睡,头疼的要命,听到门响,强打起精神,睁开了眼睛,看到兰兰真的把洛天拉来了,顿时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向上扯了一下被子,盖住了胸口,防止暴露太多。

    “容姐,听兰兰说,你病了,怎么回事,是不是今天出去,受了风。”洛天看到裴容倒在那里,病如西子,一脸的倦容,精神确实不好,不免有些心疼的问道,走了过去,坐在床边。

    “没,小天,姐没事,现在只想睡觉!”

    “咳,咳,姐,你……太直接了,含蓄点啊。”兰兰一听,不由的一呆,这个容姐是不是太直接了,比自己想像的还直接,不由的好看的小嘴角一抽,好心的提醒道。

    “你这个丫头,姐是真的想……哦,没事的,休息一会就好了。”裴容话说一半,才感觉自己的语病,顿时脸一红,急忙改口道。

    洛天疑惑的看了一眼兰兰,又看了看裴容,然后伸出大手在裴容的额头的轻轻的摸了一下:“嗯,体温正常,没有发烧,容姐,你肯定是太累了,着了风,来,让我帮你按按。”

    洛天说道,然后移了一下身体,轻轻的搬起她的香肩,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双只大手放在她的太联穴上轻轻的揉着。

    “小天,不,不用了吧,姐没事的。”看到兰兰盯着自己咧嘴直笑,裴容很不好意思,被洛天半揽着,只不过那种感觉确实让她很留恋。

    “呵呵,天哥,姐,你们先忙,我先回去睡了,困死了。”兰兰乖巧的咧嘴一笑,揉着眼睛出了房间,顺便把门给带上了。

    “这个丫头,一天到晚的古灵精怪的。”房间里一下子静了下来,气氛有些尴尬,洛天不由的笑着说道。

    “是,是啊,不过兰兰是一个不错的丫头,心地善良,对了小天,这个李老就是来看兰兰的么,不会还有什么事吧,上次她的哥哥来过一次,似乎很凶的样子。”

    靠在洛天的怀里,被他用两只大手轻轻的按揉着太阳穴,舒服的同时,裴容有些不好意思,心里噗通噗通的乱跳,即紧张又甜蜜,如同初春的少女,身体的电流缓缓的涌过,这种感觉很美,美的她想永远这样下去,就这样靠着这个男人,靠一辈子。

    “嗯,应该只是看望兰兰,他们想带走这个丫头,上次就带走了,只不过谢家的老头怕兰兰出事,所以让李老过来暗中招呼一下而已。”

    洛天笑道,毕竟他知道现在王家的人对兰兰上次退婚的事耿耿于怀,东昌属于宁海,又是王家的地盘,要说谢家不担心他们这个宝贝千金那是不可能的。

    “那样就好,说实话,这些天和兰兰在一起,确实挺开心的,她就像一个开心果,真的要离开,姐还舍得的呢。”裴容笑道,侧身扭头看了一眼洛天。

    “咳,是啊,我也不舍得,毕竟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嘛。”

    裴容靠在洛天怀里,洛天边揉着她的太阳穴,边欣赏美色,从他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胸前的风光,差点口水都流出来了,裴容一扭头,吓了他一跳,忙收敛心神,眼神恢复了清明,继续揉捏起来。

    “小天,差不多了吧,还别说,被你弄一下,还真的挺舒服的,头好了许多。”

    感觉到洛天的呼吸有些觉重,那热热的气息喷到自己的光洁的脖子上,让她有些心浮气燥,那结实的胸膛,那特有的男人气息,甚至还有强有力的心跳,都让她意乱情迷。

    “不行的,容姐,治病要除根,还要再按一会。”洛天笑道,眼睛不由的又瞅了向裴容胸前。

    “真的挺大,货真价实,和上官飞燕那个妞有的一拼,似乎裴容的更白一些……”

    洛天心里在龌龊的比较,评头论足,喉结一阵乱滚,不过这货却是一心二用,双手揉着捏着裴容的太阳穴。

    那可不是胡乱的揉捏的,入圣中期的实力,身具有强大的五禽真力,又深深的懂的人体的生理构造,精通医理,所以对于这种头疼病,洛天可以很好的缓解病痛。

    五禽据说,是天地间最先诞生的动物,在人类还没有出现时,它们就有了,像征着天地精气神,很是奇妙,在按摩的同时,输输丝丝的真力作为辅助,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小天,美吗?”这时裴容突然轻声的问道。

    “美,真的好美,嘿。”洛天下意识的答道,不过说完,他就反应过来了:“咳,容姐,我是说……”

    “你是说什么?你小坏蛋,不要以为姐不知道你在看什么?”裴容突然扭过头,美目瞪着洛天,脸色娇红。

    “我……”

    看到裴容款款转身,双臂如蛇轻轻的揽着自己的脖子,吐气如兰,眼神幽媚,似嗔非嗔的望着自己,洛天只感觉身上像是一团火在燃烧。

    孤灯深夜,成熟妩媚的女人,如此这般的抱着自己,就是洛天的意志再强大,他也受不了,况且,这个也是自己喜欢的女人,如果自己再不有所行动的话,他真的怕会憋出内伤来,那样对身体可是不好的。

    “小天,告诉我,喜欢姐吗?”裴容看着洛天老牛大喘气,这货的额头汗都下来了,似乎比自己还要紧张,于是轻声问道,一双美眸直视洛天的眼睛。

    “姐,你很美,真的很美,可是你是青龙的……”洛天不由的咽了一口口水说道,只不过话没有说完,就被裴容用红润性感的小嘴给堵上了。

    “呜呜,呜呜……”

    裴容决定来个霸王硬上弓了,这个货太被动了,都这样了,他仍然没有表示,她急啊,不管不顾的吻了上去。

    美女入怀,主动献吻,以身相许,暧昧旖旎,要说洛天没有反应那是不可能的,裴容的吻生疏却火热,奔放又大胆,就像一团火,燃烧的洛天血液都开始沸腾了,丝织的睡衣根本挡不住那肌肤的柔滑,成熟女人特有的气息让洛天意乱情迷。

    “真的要把她吃掉么?”

    洛天的心里仍然在挣扎,在做着天人交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