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168章 教师的苦恼
    现在的男人一下子拿出五十万的多的是,可是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随便就拿出五十万相助,这等恩情,让她感动,只不过一想到洛天让她有时间去酒店,她的心里又有些犹豫。

    “姐,我累了,想睡一会。”这时小虎轻声说道,王婷点点头:“好,小虎乖,睡会吧,姐姐在这里陪着你。”王婷回过神来,帮着小虎盖好被子,轻轻的拍着他,小家伙很快的就进入了梦乡,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看着熟睡的弟弟,王婷一个人出了病房,来到医院门口处,夜风习习,月郎星稀。

    王婷轻轻的收了收一袭白色的长裙坐在了台阶上,手里握着手机,一个人在发呆。她知道现在有钱男人都喜欢找一些清纯的校花啊,老师啊什么的,这个男人让自己去酒店,那肯定……

    王婷的脸有些发烧,心里矛盾之极,救活了弟弟,五十万,自己一辈子也还不起,自己唯一的资本,那就是年轻,漂亮,有一个让男人一想起来就心里激荡的职业……老师。

    “为了弟弟,我……”

    最后王婷似乎下定了决心,最起码这个男人还算是讲究,先给钱治病,再要自己,不像别的男人以弟弟的病相威胁,称给身体才能拿到钱,能不能拿到还一定,交易性质太浓,相比而言,这个洛天真是一个好人。

    如果洛天知道这个王婷竟然这样想自己,真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清纯的女孩不能帮,帮了她们也会胡思乱想。

    黑夜很快的过去,又是新的一天。

    天容大酒店,兰兰一大早上就爬了起来,捏手捏脚的来到裴容的房间门口,难得的敲了敲门,“姐,醒了没有?”

    “这个丫头,不醒也被你吵醒了,进来吧。”裴容刚刚睡醒,还没有来得及穿衣服,听到兰兰的声音,不由的苦笑了一下说道。

    兰兰推门走了进来,咯咯一笑:“姐,怎么样,昨晚爽吗?搞了几次啊,让我看看,有什么变化没有?”兰兰说着就要掀裴容的被窝。

    “行了,你这个丫头,胡说什么呢,他只是帮姐按摩而已,后来就走了。”裴容急忙压着被子,直怪兰兰满口胡言乱语,让她羞涩不已。

    “啊?不会吧,给你创造这么好的机会你怎么不好好把握啊,只是按摩,什么也没有做?天哪,太不可思议了。”兰兰睁大眼睛,望着裴容,像是看外星人一样。

    “有什么不可思议的,本来就没有什么,你想多了。”裴容翻了翻白眼瞪了一眼这个丫头,一想到昨晚的事,就让她有些羞恼。

    “渍渍,唉,好机会啊,错过去了。”兰兰背着双手摇头叹息着,然后眼睛一转,趴在裴容肩膀上咯咯一笑:“姐,那晚上该我了,你也说我头疼怎么样?”

    “去你的,哪有我们轮流头疼的,丫头,小天不是那样的人,他如果真的喜欢你的话,他会有所表示的,不要想这种歪门邪道了知道吗?”裴容语重心肠的告诫道。

    “这怎么是歪门邪道啊,这是爱情手段,知道么?好男人就要抓住,狠狠的抓住。”兰兰握着小拳头一本正经的说道,裴容苦笑着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洛天在外面敲门,兰兰欢快的跑去开门,洛天笑眯眯的站在门口:“兰兰也在啊,吃早餐了,你们去吗,一起下去吧。”

    “我,一会就去,你和兰兰先去吧。”看到洛天,裴容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轻声说道,毕竟现在她还穿着睡衣呢。

    “哦,那容姐,一会要不给你带上来吧,头还疼么?”看着这个女人那慵懒的小模样,洛天心里有些意动,只怪昨晚的两个电话,不然的话,现在他们已经生米成熟饭了。

    “不用了,我马上就下去。”裴容摇头笑道。

    兰兰忽闪着水灵的大眼睛,一会儿看看洛天,又会儿又看看裴容,似乎是想从两人的脸上看出点什么啊,只不过她除了看到洛天的微笑,还有容姐的有些不自然外,什么也没有看到。

    “那,姐,我和天哥先下去了啊,李伯也在,不知道他老人家起来了没有。”兰兰笑呵呵说道然后,拉着洛天的手就出了门。

    电梯里,兰兰靠在壁上,背着双手,上下打量着洛天,看的洛天有些发毛。

    “丫头,看什么?不认识了么?”洛天笑道。

    “天哥,你真的不喜欢姐吗?”兰兰突然问了一句,洛天一怔随即笑道:“喜欢啊,天哥也喜欢你啊,你们都是我的亲人嘛,怎么了?”

    “哦,没,没什么,呵。”兰兰冲洛天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贝齿,然后就不说话了,一双漂亮的大眼睛转来转去不知道在想什么。

    “阿弥托佛,老施主说好的点到为止,你下手太重了,善哉,善哉。”

    酒店一楼的会议室里,一大早上法海和尚就拉着李老切磋,却是被李老揍的鼻青脸肿的,很是郁闷。

    “呵呵,你这个和尚,拳脚无眼,不用点力气,你会记不住的,刚才的技巧记住了么?阳刚之道,也能以力破之,一味的勇敢对方以柔克制,一旦拿不下对手,你会吃大亏的。”

    李老,也就是鬼鼓李连英哈哈大笑,对于法海喜爱有加,也不叫他什么大师了,直接以和尚称呼。

    一身黑色的短打衣服,脚下是一双黑色的棉底布鞋,神清气爽,这个老头一旦动起武来,腰也不弯了,也不咳嗽了,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是,小僧记下了。”法海真诚的表示感谢,和高手过招,每时每刻学到不少的东西,这种机会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的,所以法海虽然被收拾的很惨,不过心里却是高兴的很。

    “李老,大师,这么好的雅兴啊,一大早的就过起招来了。”

    洛天带着兰兰来到会议室,看了两人一眼笑着说道。

    “咯咯,喂,大和尚,怎么成这个样子了,熊猫眼啊,这下知道我李伯的厉害了吧,嘿。”

    兰兰看到法海的模样,不由的咯咯笑了起来,声音如银铃,模样很可爱,撒娇的来到李连英面前:“李伯,晚上睡的还习惯吧,我告诉你啊,这里的饭菜做的很地道的,等下,我让大厨给您做最爱吃的糖豆包好不好?”

    “呵呵,好啊,想不到这里还有这种小吃么?那李伯倒要好好的品尝一下了。”李连英轻抚花白胡须,慈祥的望着兰兰说道。

    洛天微笑:“只要李老喜欢吃,我可以天天让大厨房给您换着花样做。”

    “哈哈,好,好,洛小友有心了,老夫先谢过。”

    李连英哈哈大笑,虽然与洛天交往的不多,不过他看的出来这个年轻人有气量,有胸襟,绝不是一般人,虽然还不知道他的底细,不过也隐约猜到了一些。

    “咳,洛施主,李施主,不要光顾着吃饭,过去吃早餐吧,有些饿了。”法海此刻双手合十,看的洛天一翻白眼,这个酒肉和尚,鼻青脸肿都成这副模样了,却还没有忘记吃饭,还真是服了他了。

    “兰兰,你和大师先去吃早餐吧,我和洛小友还有话要说。”这时李连英说道。

    兰兰微微一怔,于是笑道:“那好吧,喂,大和尚,走,过去吃早餐了。”

    “阿弥托佛,小姑娘记得要叫大师!”法海打了一个佛号,有些不悦的跟着兰兰走了出去。

    两人走后,李老关上了门,锁上了。

    “李老,这是何意?有什么重要的事么?”洛天看着李连英郑重其事的样子,笑眯眯的问道,丝毫不担心此人会对自己有不良企图。

    “洛小友,兰兰是老夫从小看着长大的,视为已出,这个丫头善良,聪明伶俐,就是脾气不太好,希望洛小友以后让着她点,老夫看的出来,她对你……”

    “呵呵,李老,放心吧,兰兰很不错,我待她如自己的妹子一样,早就习惯她的脾气了。”

    洛天接口笑道,打断了李连英的话,现在他和兰兰的关系并不明确,虽然这个丫头总是勾自己,不过毕竟什么实质性的进展没有,洛天可不想让这个李老头往谢家传递一种错误的消息。

    “嗯,那就好,呵呵。”李连英眼神闪烁了一下赞许的看了一眼这个年轻人,此人心思玲珑,自己一开口,这个家伙就能猜到是什么意思,他不想承认但也知道洛天打的什么主意,不过从兰兰看向这个洛天的眼神,作为过来人的他岂不看不出什么。

    沉思了一下,李连英看向洛天,面色有些凝重,“洛小友,功夫出神入化,年轻有为,绝非一般人,以后的成就不可限量,如今龙游潜水,难道想一辈子窝在这里么?”

    “咳,李老言重了,晚辈只是会一些粗浅的功夫而已,哪里和龙挨得上边,客气了,我只想开个酒店,做点小生意而已。”洛天谦虚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