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做什么就做吧,我会尽量答应你就是了。 ”这话说的,上官飞燕狠不得爆起狂揍一番洛天的冲动,什么叫我想做什么就做吧,气死了。

    “我想让你做我的男友,跟我回京城!”上官飞燕深吸了一口气,一咬牙终于说了出来,最后又补充了一句:“你放心,只是临时的,假的,和我的父亲见一面就行。”

    “哦,原来是替代品。”洛天听了一愣,摇了摇头:“我不愿意,毕竟我还没有结婚,你这样会影响我的美好前途的,如果是真的还就算了,假的,不干。”

    “你……”

    上官飞燕不由的气结,凭自己的容貌,多少男人做梦都想做自己的男友,即使是假的,也愿意,可是这个家伙竟然想也没想就拒绝了,这让她很没有面子,自己低声下气的开一次口容易么?

    “还有,我现在不想去京城,因为还不到时候。”

    洛天又接着说道,他虽然很想去龙魂看看,不过现在不是时机,自己毕竟愤然离开,再灰溜溜的回去?那是不可能的,师出无名,太掉价了。

    那个金玲珑一走,他就知道,很快的还有人来,必须给足了自己面子,答应自己的要求,他才能回去,不然的话,对不起死去的兄弟。

    “什么才是时候?第一特种兵大队已经开始报名,再晚就来不及了,难道这点忙你都不愿意帮么?洛天,我们之间不合适的,虽然我们已经有了关系,不过你也知道,那都是我无意识的情况下发生的,我真的不喜欢你,还请你不要自作多情,这次只当是你对我的补偿罢了。”

    说着,说着,上官飞燕的傲气就上来了,看着洛天淡淡的说道。

    洛天不由的一头黑线,“你这个妞,这算是求人的节凑么?让我假装你的男友,还是我对你的补偿,我也是第一次,现在这个社会男处也很吃香的,你知道不知道?”

    “还有,你报不报名我不管,再说那个什么第一特种兵大队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不报也罢,我所说的时候,和你的不一样,我有我做人的底线,除了这一点,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比方说,吃饭,喝酒,看电影,甚至你更无理的要求我也许会考虑一下的。”

    上官飞燕傲,洛天更傲,轻飘飘的几句,简直把她气炸了肺,这个混蛋这叫什么话,只不过是想请他做最临时的男友而已,连真的她都没有考虑过,还想吃他吃饭,喝酒,看电影,还什么做人的底线,还有最后那句什么更无礼的要求也会考虑,上官飞燕一想,就知道这货想的什么。

    “你做梦!以前都当是一场噩梦而已,我宁可被狗……咳,你到底答应不答应?”上官飞燕真的怒了,话说到一半,感觉有些不妥,生生的憋了回去,最后问道。

    “不愿意!”洛天也有些火了,这个女人,说话也太气人了,竟然把自己比作狗,甚至还狗也不如,你个臭女人,那你牵个狗去见你老爸老妈吧。

    傲,太傲了,洛天断然拒绝,然后扭头就走。

    “你给我站住!”

    上官飞燕面色一寒,身形一晃,裙摆上扬,春光一闪即失,右手在大腿上一拍,一把乌黑发亮的手枪出现在掌心之中,冰冷的眸子射出寒光,黑洞洞的枪口指着洛天的脑袋。

    她自信自己的枪法,上次被玄武一不小心把枪夺去,那是因为离的太近了,现在洛天走出了三米远,在这个距离,她自信即使洛天再厉害,在他有所动作之前,她也能射出枪里的子弹。

    “怎么,你还想杀我?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求爱不成,恼羞成恼?”

    洛天停下了脚步,背对着上官飞燕,淡淡的调侃道。

    “哼,你这个混蛋,我的清白毁在了你的手里,现在这点忙也不愿意忙,竟然还侮辱我,你到底是不是一个男人。”

    上官飞燕怒道,接着顿了一下:“我不敢杀你,因为我曾是警察,不过我不敢保证枪走火,再说这里空无一人,即使真的伤了你,大不了就说你是罪犯,拘捕,无耐之下,我才开枪的,你说警方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哦,当然,那个时候,你已经是死人了,死人是不能说话的,那岂不是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上官飞燕嘴角上扬,冷笑着说道。

    “你这个臭女人还真是想恩将仇报啊,如果不是我,你不知道被轮了几百遍,我救了你还有朵朵,你就这么报答我么?”洛天气恼的转过身来。

    “不要动,你这个混蛋,老实的给我站在那里,你救了我,也害了我,你让我……”上官飞燕脸一红,没有说出来,她本来想说,你跑进了我的心里,却是对我不冷不热,饱受剪傲。

    “我害了你,我怎么害你了,貌似你一直以来对我很反感吧,把那把破枪收起来,不然的话,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

    本来还以为这个妞不好意思,想去麻城温习一下“功课”,后来来到小树林,又以为是想打野战,想不到这个妞不愿意当她的假男友,竟然就想灭口!洛天真的生气了。

    不过洛天不敢相信这个妞气极之下真敢开枪,万一不小心枪走火了,他哭都没有地方哭去。

    “我就是对你反感,你就是一个流氓,无赖加无耻,本小姐让你做临时的男友,那是你前世修来的福气,你竟然还敢不愿意,现在我再问一遍,你到底答应不答应?”

    上官飞燕拿着手枪,得意的望着这个混蛋的后背,冷声喝道,她也是气极之下拔枪的,说实话,她根本没有想到要杀洛天,只不过太气人了,想给他一个教训,最好弄个枪走火,打腿上,让他半月爬不起来而已。

    即使如此,也看的出这个妞够狠的,人家不做她的男友,就要拿枪吓唬人家。

    洛天摇了摇头,看来真的要给这个妞上一课了,不然的话,还真的反了天了,自己的女人竟然敢拿枪指自己,不动用家法是不行了,自己用枪可以指她,但她不能用枪指自己。

    洛天动了,身形如魅,匪夷所思,上官飞燕只感觉眼前一花,这个妞竟然真的开枪了,枪口并没有下移,而是对着洛天的脑袋条件反射的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只不过没有打击洛天,因为洛天的速度太快了,身形诡异的扭曲了一下,子弹擦着耳边飞了过去。

    洛天大怒,没有想到这个臭女人真敢开枪,他还从来没有躲过如此近距离的子弹,刚才真的好险,以前在龙魂训练那帮牲口枪口,也是有二十五距离开外,他有充足的反应时间,可以很准确的判断子弹的轨迹和角度,像这样的,他还没有玩过。

    劈手就把手枪给夺了过去,一脚踢在了这个妞的屁股上,把上官飞燕踢的差点没有摔倒,模样有些狼狈,有羞恼又有后怕,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下意识的真的扣动了扳击,自己记得保险是关着呢,什么时候打开的,好险!

    “你这个臭女人疯了不成?”

    洛天踢完一脚并没有算完,上前一步,一个把这个妞的手抓住,反转给捌到了背后,往上一提,让她的身形躬起,伸出巴掌重重的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两下,感觉还不过瘾,又拍了两下。

    上官飞燕又羞又恼,刚才的那点后怕和稍微的内疚,全部变成了羞愤,她堂堂的上官家族的大小姐,东昌有名的玉女霸王警花,什么时候被男人打过,不由的破口大骂:“洛天,你这个混蛋,你放开我,我要杀了你。”

    上官飞燕只感觉火辣辣的疼,这个男人的手劲真大,让她又羞又恼又疼,眼睛禁不住的都流了下来。

    “我让你骂,让你骂。”洛天又打了几下,这个妞拼命挣扎,却是根本逃脱不了洛天的手掌心。

    “混蛋,王八蛋,洛天,我恨你,我恨死你了,你杀了我吧,呜呜……”上官飞燕再也受不了了,呜呜的哭了起来,身体的疼痛,精神的折磨,即使强悍如飞燕也受不了了。

    洛天感觉到是不是太过分了,不过一想到这个妞刚才真敢开枪,就气不打一处来,刚才如果自己的身手差一点,还真的被这个疯女人给杀了,不死也要重伤。

    打是不能再打了,再打,这个妞真的受不了,这么强悍的妞被自己生生的打哭了,估计这是上官飞燕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

    在这无人的效外,小树林里,洛天真的想把这个女人给法办了!

    “你这个臭女人,刚才真想一巴掌拍死你,你简直就是疯子,我真的很好奇,刚才你从哪里摸出来的枪!”

    洛天一把把上官飞燕反转,把她顶在白桦树上,一条腿伸在这个妞的两腿之间,两人挨的很紧,甚至可以说是洛天挤压着她,手里玩弄着那把手枪,好奇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