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南宫正乖乖的答应一声,眼中的疑惑一闪而过,拿起自己的外套穿上,然后跟着金玲珑一步一趋的走过训练场,看到在那个林荫道上停着一辆猎豹敞篷吉普,而金玲珑已经坐了上去,坐在了后排,掏出一个墨镜戴了上去,更显得高傲冷酷。

    “傻站着干什么,上车。”看到南宫正傻傻的站在那里,金玲珑不由的喝道。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这个妞要和自己在车里做思想工作么?”

    南宫正忙不失迭的打开后车门,也想往里钻,却是被金玲珑一脚给踹了出去,差点没有被踢了一个大马趴,只感觉小腹像是被大铁锤狠狠的捶了一下,差点没有背过气去。

    “你……”南宫正怒视着这个女人。

    “你什么你,让你开车,你钻到后面干什么?快开车,耽误了行动,唯你是问。”金玲珑美目一瞪,秀眉一挑喝道。

    “这个臭女人,你要我开车你早说嘛,如果不是你功夫高,哥非要把你的衣服给你扒下来不可。”南宫正心里狠狠的想着,有些猥琐,不过表面上却是敢怒不敢言,哼了一声,忍着疼,钻到了前排的驾驶位置上,开动了车子。

    “军总特医院!”后面的金玲珑淡淡的说了一句,就不说话了。

    南宫正一愣,不敢问为什么,还是乖乖的发动了车子,向着目标驰去。

    “哼,我就不信你带不好兵,就按你这个混蛋的方法试一试,再不行的,本小姐撂挑子不干了。”车里的金玲珑心里懊恼的想着。

    军总特医院里,那个郭少枫政委就在那里疗伤,是自己把他的腿给踢断的,金玲珑可是难得的听了洛天的话,去医院看望他,她可是想了一个晚上,才决定放下一点架子,看望那个罗嗦的书呆子。

    军总特医院,是军中的一所高级医院,不是所有受伤的军人都可以进的,就像那个郭少政委,如果不是因为是龙魂的政委也进不来。

    这里有着国内外最先进的医疗仪器和团队,是华夏专门针对那些有功之臣或者是特种军人服务的一个单位,并不大,和一般的市医院看起来差不多,不过里面的实施和环境完全的不一样,不知道比一些省市医院高级了多少倍,各种权威的医生都有,外科,神经科,内科等等,全部都是最尖的医生亲自从镇,服务一流,医术高超。

    可以说,一般的军人如果能进这样的医院,那说出去都是一种荣幸,吹牛都有资本,这个也不是因为歧视什么的,实在是这方面的专家和医疗仪器什么的太少了,不可能太规模的开放。

    金玲珑坐着猎豹车,南宫正郁闷的开着,不大一会儿就到了这所医院,为了表示诚意,金玲珑还特意买了一些水果来,当然是南宫正提着,下了车后,这小子在前面开路,询问着他们政委的所在。

    金玲珑一身笔挺的戎装,负手跟在后面,美目环视,目空一切,这个女人的境界也到了入圣中期,属于高手中的高手,和洛天是一个级别的,所以她有这个资格摆谱。

    高傲,冷艳,往医院里一站,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只不过能来这里的人物都是有大背景,有大关系的,所以虽然这个妞漂亮,不过却也没有人敢轻易上前搭讪。

    太冷了,眼神让人不敢直视。离她三米远,都让人感觉身体有些发抖。

    外科病房,102房间,一个身穿一身病号服,戴着金丝边眼镜,约有四十来岁,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男子半躺在床上吃着苹果,一条腿被吊挂着,打着石膏,和同病房的一个病友两人正在说笑着,此人正是那个郭少枫政委,以前和洛天搭档的人。

    这个时候门开了,一身军装的金玲珑黑着脸走了进来。

    “啪嗒!”

    看到竟然是这个女人进来,郭少枫手中的苹果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咕噜,咕噜的滚到了地上,身体猛的一抖,眼中闪过怒意。

    就是这个女人,一言不合竟然踢断了自己的腿,上级仅仅是让她写了一个检查而已,这让他的心里很是郁闷,怎么说自己是政委,他是教官,相当于军事主官,两人是平级的存在。

    她可倒好,直接把自己当成了后妈养的,说打就打,像打孩子一样,虽然自己以前也是特种兵出身,不过自从做了文职后,那点功夫早生疏了,即使不生疏,也远远不是这个金玲珑的对手。

    “老郭,你的女儿来看你了?小丫头身材满不错的,不知道有对象没有,要不给我家的小子……”

    金玲珑推门进来的时候,正好面对着郭少枫,却是背对着那个病友,此人有五十多岁,精神很不错,和郭少枫应该混的很熟,从他那个角度,只看到这个女孩很年轻,穿着军装,却是没有看到她肩膀上的军衔,上校极别的。

    话只说了一半,金玲珑猛的转身,眼中顿时暴发出一阵寒光,似乎刺入人的灵魂,那强大的气势顿时压的此人说不出话来。

    “放肆!”

    金玲珑冷冷的喝了一句,让他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战,这个女孩太冷艳了,那一句放肆没有人感觉到是狂妄,似乎好像自己真的做错了什么,应该被对方呵斥一样。

    那种上位者的气息极浓,一瞬间这个病友出了一身的冷汗,他也是见过识面的特殊部门的领导,自认为心性坚毅,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人物,现在被金玲珑一声呵斥竟然发抖起来。

    “喂,这是医院,告诉你不要乱来,人家是我的病友,又不是敌人,只不过说错话而已,你至于这样吓唬人家么?”

    郭少枫警惕的望着足可以做自己女儿的搭档,大着胆子喝道,心里却只怪这个病友胡乱说话,谁的玩笑不好开,偏偏开这个女人的玩笑,那不是厕所的点灯找屎死么?他还真怕,这个金玲珑废了这个病友。

    毕竟这个女人天不怕地不怕,功夫奇高,脾气火爆的要命,如果自己真的有这么一个女儿的话,小时候都会掐死她,来个大义灭亲了。

    幸好,金玲珑今天出奇的没有动手,这让郭少枫轻松了一口气,甚至还有些犯贱的感激的望了她一眼,此刻金玲珑慢慢的转过身来,望向郭少枫。

    郭少枫心里发虚,不过仍然瞪着她,就是这个女人害的自己住院,他可是一点好感也没有,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她会来看自己。

    金玲珑转过身来,那个病友感觉如蒙赦一般,只感觉后背都湿透了,暗骂自己没有出息,不过也惊讶于此女的气势。

    金玲珑把水果啪的扔在桌子上:“好了没有,好了就跟我回去。”

    这个妞虽然是在看望郭少枫,不过说话的语气仍然硬邦邦的,能噎死人,面对大她近二十岁的郭少枫像是训斥自己的小兵一样,黑着脸,连一丝笑容都没有。

    “好?哪里会好这么快,伤筋动骨一百天呢,好了也不会跟你回去,我已经审请调动了。”郭少枫瞪着金玲珑冷哼道,再和这个妞一起搭档,非要被她给打死不可,他还想多活几年呢,堂堂的龙魂的政委,不得不说可怜,被逼着要跳槽了。

    金玲珑好看性感的嘴角勾起一丝邪魅的弧度,怔怔的望着郭少枫。

    “喂,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不要乱来啊,这里可是医院。”

    郭少枫明显的身体一缩,推了一下眼镜,大声的叫道,声音有些颤抖,上次这个妞也是这样,也是这副表情,也是怔怔的望着他,然后毫无征兆的出手了,一下子把自己的小腿都给干断了,狠的要命,想想都让他后怕。

    “你鬼叫什么?我可什么也没有做。”金玲珑不由的气恼的说道,本来是想搞好关系,这个家伙像是防贼一样防着她,一脸的警惕样,自己有这么可怕么?还不是为了工作?哼。

    只是金玲珑也不想想,像她这样的高手,脾气又暴,说打就打,说骂就吧,谁能受得了。

    “我叫了么,我哪里叫了,我只是在提醒你而已。”郭少枫硬着头皮哼道。

    金玲珑一哼,他马上闭了嘴,“你是政委,只是动动嘴就行了,要不要腿没有关系,明天出院吧,回去养着,应该也好的差不多了,那两任政委还不如你呢。”金玲珑难得的语气平缓了一下说道。

    “不出,我的病还没有好,出也不回去的,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郭少枫一听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女孩说话真的太气人,“什么叫动动嘴就行,要不要腿没有关系。”

    虽然后面的那句似乎是在夸自己,毕竟自己对龙魂的了解太多了,很有经验,不过郭少枫却也不想回去,谁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他已经知道自己从自己住院后,又换了两任政委了,没有呆一个月的,都逃走了,现在还要自己回去,还打上瘾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