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194章 半路被截
    “洛天大哥哥,收拾好了,来,我帮你提一个吧。 ”朵朵看到洛天一手一个箱子,于是乖巧的上前说道。

    洛天微笑了一下:“不用了,挺沉的,你现在是病人怎么能让你提呢。”

    然后看了上官飞燕一眼,这个妞双手包臂却也没有动手的打算,洛天心里翻了翻白眼,然后提着箱子,来到门口,把那双红女式凉托踢蹬下来,换上了自己的旅游鞋,三人就出了门。

    这次姐妹两人倒是没有坐洛天小奔腾,因为上官飞燕有车,所以洛天把箱子放进了后备箱里,前面开路,后面的上官飞燕载着妹妹跟上,离开了佳和小区。

    “爸,和你说件事……”

    上官飞燕看着车,把朵朵的事情告诉给了远在京城的老爸,上官家主。

    “什么?有这种事?确定了吗?”电话里响起上官飞燕老爸那极度愤怒的声音,震惊,愤怒,还有担心。

    “确定了,我有个朋友,他的功夫奇高,而且略医术,是他查出来的,朵朵也证实了,所以爸你一定要好好的调查一下最近一段时间接近朵朵的可疑人物。据他说,朵朵被下降头术是在半年前,所以您从那个时候查起,平时朵朵的饮食和生活起居,都是有严格的要求的,上学也有保镖,所以这件事我怀疑是自己人干的,先不要声张,从内部查起。”

    “好,爸知道了,放心吧,爸就是把京城翻个底朝天,也要把那个混蛋找出来,敢动我上官虹的女儿,简直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你们也要注意安全,帮爸谢谢那个朋友,唉,这样的话,你的那个第一特种兵大队的名额也废了。”

    电话里,上官飞燕的父亲阴沉的说道,最后感叹了一下。

    “这个没事,以后还有的是机会,先把朵朵的事处理好吧。”上官飞燕苦笑了一下说道,接着两人就挂了电话,上官飞燕知道这件事对父亲的触动很大。

    京城豪门,一旦震怒,后果不堪设想,影响可是很大,上官飞燕相信任父亲的能力肯定会找出什么来,现在自己唯一的任务就是陪着朵朵,帮她去除这个该死的降头术。

    其实洛天并没有告诉上官飞燕降头术的可怕,怕吓着朵朵,不管是大降头术还是小降头术,这个阴阳追魂降头术都是特别狠毒的一种降头术,每个月都会发作一次,身子半边冷半边热,阴阳交汇,痛苦不已,开始还能承受。

    到了后期会越来越厉害,现在朵朵一个月已经发作了两次,如果不出意料的话,下个月就会发作三次,一次比一次厉害,半边身子被冷僵,身体的器官和机能都会坏死,而半边热的那部分更是如同火焰在燃烧,皮开肉绽惨不忍睹,饱受世间最痛苦的折磨而死去。

    而且这种降头术很邪门,去医院根本查不出来,这是一种古老的禁忌之术,科学都无法解释。

    洛天带着上官飞燕姐妹两个并没有直接回天容大酒店,而是在南街区转了一转,走了三家中草药铺,才把所需要的药材买齐,最后才向酒店里赶去。

    这个时候,夕阳已经西下,夜幕开始降临了。

    开着车的上官飞燕心里莫名的烦燥,让她烦燥的事太多了,妹妹的病情,自己的前途希望,还有即使进入天容大酒店,要面对洛天的两个女人也让她有些惴惴不安,自己的位置肯定很尴尬。

    那个大酒店,自己不是没有去过,当初和京城的特战旅的那个王晓涵两人穿着服务生的服饰,被洛天骗的团团转,在门口和王大麻子的人打了一架。

    两人的火花也是彻底从那个时候擦起的,后来又经历了许多的事,这些事无一不和此人联系起来,如今又和此人发生了关系,不过两人相处的却是极为尴尬,又来大酒店,故地重游,让上官飞燕感慨万千,只觉得是造化弄人,自己和他之间,就像有一条无形线在拉扯着,不得不跟着他走。

    “马队,就是那辆车,小奔腾,我死都不会记错的。”

    就在洛天在前面开着小奔腾悠哉悠哉的缓缓而行的时候,就在清晨那条小吃摊路边,停着不少的车,还有车上面写着“城建”两个字,竟然是城建局的,足有四五辆,面包车,里面坐满了年轻人,一个个的气势汹汹的样子,其中还有几个脑袋上裹着纱布,有的打着绷带,一个个狼一样的眼神,注视着来往的车辆。

    这几个正是早上在那个小吃摊被洛天教训的几个城管,被打的像猪头一样,不但被逼着吃了地上的包子,还被讹诈了钱,让他们心里憋着一团火,这些人不会善罢甘休。

    回去后,就找到了他们的头头,一天之内可是满城乱转,寻找着洛天,却是没有想到洛天一直呆在上官飞燕的别墅区里,陪着两个美女吃饭,品萧,根本没有出去,无耐之下,只好停在那条路上,守株待兔。

    眼看着天都黑了,这些人心烦意乱,本来以为等不到了,却是没有想到,那个盼望已久的小奔腾悠哉的开了过来,顿时让他们大喜。

    此刻,其中一辆车里的一个身穿西装,打扮的像是花花公子的年轻人,嘴里叼着烟,正目光阴沉的打电话,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一个年轻人,头上缠着纱布,脸肿的老高的家伙,顿时眼睛一亮,一下子凑到这个花花公子般的年轻人身上急切的说道。

    此人就是清晨那个城管小头目,也是被洛天重点照顾的家伙。

    “你妈的,五德,离我远点,你有口臭不知道啊。”那个公子般的年轻人不由的厌恶的拍了一下他的头,此人不好意思的一咧嘴,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那不是笑才这样,而是因为被洛天打肿的。

    “还不围上去,妈的,敢打城建的人,老子倒要看看他是不是有三头六臂。”这个号称马队的公子哥般的家伙阴冷的说道。

    “是,马队。”这个为首被打的家伙叫五德,其实应该叫无德,听到他们的马队发话了,顿时一把抓起身边的对讲机很专业的叫道:“目标出现,目标出现,兄弟们围上去。”

    “呼啦。”

    随着一声令下,几辆车疯狂的对着洛天就包抄过来,把他的小奔腾给围在了中间。

    “嗯?”

    洛天正想着心事,突然看到几辆车冲了过来,微微一怔,即使夜色临降,又是在车里,凭洛天的眼力,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在对面的几辆车里几个缠着纱布的家伙,正是早上砸人家小吃摊的城管。

    “还真的阴魂不散,看来早上下手还是有点轻了。”洛天轻轻的摇摇头,点燃了一支烟,然后走下了车。

    “怎么?早上被收拾的还不够,又来了?你还欠我二百块钱呢。”

    洛天淡淡的看着围上来的足有四五十个,一个个气势汹汹的,有的还拿着钢管,有的拿着球棒,甚至还有的在路边拿起板砖,在手里晃来晃去,冷笑着向着洛天围了过来。

    “你他妈的,我呸,今天看你往哪里跑,早上你打的很爽啊,我们……”

    “咳……”

    为首也就是那个叫五德的家伙,看到洛天出来,不由的得意洋洋,面色狠色,狰狞的笑着,只不过还没有说完,旁边的一个人轻声的咳了一下,五德急忙回头陪笑:“马队,就是这个混蛋,敢打城管,欺负城建没人。”

    这个叫马队的轻咳了一声,厌恶的看了一眼五德,这个王八蛋说话总离自己这么近,说话喷口水,而且还口臭,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那个五德似乎想到了什么,忙后退一步,这才说道。

    听了五德的话,此人伸手弹了弹那身考究的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四下望了一眼,眼神有些游离,最后这才把目光装比的落在洛天的身上。

    “是你打他伤他们的?”

    洛天靠在小车上,一直慵懒的望着这群人,同时看了一眼后面车里的上官飞燕冲他们耸子耸肩,做了一个无耐的动作,这才回头,看着这个马队。

    “你不是知道了么?还问?”洛天笑眯眯的说道,一点也没有把这些人放在眼里,他根本没有动手的意思,因为洛天知道,会有人动手的。

    “姐,怎么回事啊,这些人看起来很凶,怎么把洛天大哥哥给拦了下来了。”后面车里的朵朵看到前面那黑涯涯的一群人把洛天围在中间,不由的有些担心的问道。

    上官飞燕正在郁闷着,看着前面的一幕,不由的暗自嘀咕,这个混蛋不知道又惹了什么事了,这些人一天到晚的欺负老百姓,她早就看不贯了,知道洛天要救妹妹,自己姐妹需要他的保护,所以她决定还是表示一下,也正好发泄一下心底的郁闷。

    “朵朵,你坐在车里,不要动,姐出去一下”,上官飞燕解开安全带,利索的下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