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195章 骂人者打嘴
    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一部分,打着正义的旗号做坏事,再神圣的职业里也有人渣和败类,就像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就眼前的这个什么马队,五德之流。

    “你他妈的,还挺狂,知道打城管是什么罪么,那是要坐牢的。”

    那个马队一脸的阴沉,被洛天那不在乎的神色气恼了,指着洛天破口大骂,同时一挥手,这些人顿时向着洛天冲了过来,举起手中的钢管和球棒就开始招呼,这可不是吓唬人,可是真打。

    只不过洛天并没有动,眼中的寒意却是极浓。

    “砰,砰砰砰……”

    就在那里家伙快要招呼到洛天的头上时,看到洛天仍然没有动,还以为吓傻了,这些人正露出得意的冷笑时。

    突然从斜刺里窜出来一个人影,速度极快,一条修长的鞭腿横空扫过,把靠近洛天的那几个家伙,同时扫了出去,甚至还能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

    “啊啊啊”声惨叫不断,滚倒在地。

    上官飞燕开始表示了,这个女人可是狠辣无比,现在心里特别的郁闷,出手更是猛,这些城管哪里见过这么凶猛的女人。

    “你……”

    那个马队被这突然的一幕惊呆了,他想不到竟然冒出来女人,还这么狠,竟然一下子放倒了他们四五个好手,不由的目光阴沉的打量着这个女人,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眼中的猥琐一下子盛,美,真美,比起自己玩过的任何女人都美。

    只不过因为天色昏暗,感觉有些熟悉,一时间却没有想起来此女是谁,而上官飞燕那绝美的身材和容艳,让这个马队长恶从胆边生,精虫上脑,大喝一声:“抓住这个女人,敢打执法人员,抓回去,老子要亲自审问她。”

    “哗啦……”

    这些城管一看到上官飞燕眼睛早就亮了,似乎忘记了她的凶猛,像是群狼扑向小羊一样,甚至还有的混蛋,大手直接向着上官飞燕的胸抓来。

    可到底谁是羊,谁是狼,很快就见了分晓。

    “王八蛋,简直侮辱了城管这个称呼。”

    上官飞燕怒了,身形如同狂风,一把抓住当先冲过来的那个人的手腕,猛的一扳,竟然被她硬生生的扳断了,那小子疼的眼泪鼻涕什么都流了下来,险些晕了过去,却是被上官飞燕抓着轮起来,甩了出去,一下子砸倒了三四个人,滚成一团。

    接着身形并不停留,如同虎如羊群,拳打脚踢,触手即倒,没有人是她的一招之敌,就像一个成年人冲到幼儿园打孩子一样,简单轻松。

    洛天叼着烟,靠在车上笑眯眯的看着,心想这个妞还真狠,比自己还要狠。

    “那个穿西装打头的混蛋,我看着很很不爽,刚才骂人了,我想让他在床上躺三个月。”洛天这时突然淡淡的说道。

    “嗯?如你所愿。”上官飞燕一怔,白了一眼洛天,答应一声,凌厉的眼神一下子望了过去。

    洛天说的就是那个马队,此刻这小子被上官飞燕望过来,差点吓尿了,两腿打颤,眼神里满是惊恐,自己带的号称最精锐的城管,本来是想找回威风,传为佳话,却是想不到这个女人如此生猛。

    这三四十号手下,竟然被她放倒了三十个还要多,一个个倒在地上,哭爹喊娘,不是手断就是胳膊断,剩下的几个人,说啥也不敢上了,看着上官飞燕像是见了鬼一样,上官飞燕上前一步,这些人退三步,手里拿着的家伙都抓不住了,咣当咣当的掉在马路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现在听到洛天一说话,上官飞燕望过来,吓傻了。

    “不,你不要过来,姐,大姐,姑奶奶,我错了……”

    这个马队威风全无,只不过他叫的还是慢了,上官飞燕已经冲了过来,一腿就扫了过来,此人的肋骨一下子断了两根,更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起来,重重的摔在了马路上,哇的吐了一大口鲜血,又惊又怒又惧的望着走过来的上官飞燕。

    “唉,作为女人,不要一天到晚的打打杀杀的,要温柔点知道么?”此刻洛天叼着烟,走了过来,顺手拍了拍上官飞燕的肩膀笑着说道。

    上官飞燕一怔,不解的看着这个男人,这个混蛋,刚才不是是他让那个混蛋躺在床上三个月么,这一脚应该够了,现在他却来又装好人?

    看着洛天走了过去,上官飞燕怔怔的望着,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你……你别过来啊,告诉你,你知道我是谁吗?城建老大是我舅舅,我是他亲外甥!”此人叫嚣着,看着洛天阴冷着脸走了过来,直觉感觉这个男人比那个女人还不好对付。

    “哦?你是城建老大的外甥?”洛天一愣,拿下嘴上的烟,轻轻的对着他喷了一口气,似乎有些惊讶的问道。

    “哼,当然,小子,现在给我磕头道歉,再陪偿个一百万,我可以既往不究!”

    看到洛天发愣,此人以为洛天怕了,不由的冷笑着,面色很是狰狞,城建局官不大,不过管的很多,权力不小,特别是他手下的城管,那简直是小摊小贩的噩梦。每个月光收礼都礼不少的钱,是个肥差。

    “不知死活的东西,如果你是我外甥,我还会考虑放你一马,拿狗屁城建局吓唬我么?城建局有你这样的人渣真不知道怎么混进来的,不要告诉你你是考大学考的哦。”

    洛天摇摇头,随手把烟头按在了他的手上,疼的这小子不由的惨叫连连,如同杀猪一般,叫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接着洛天拿起旁边的一个球棒塞到了这小子的手里,这小子下决意识的握着了球棒,不解的望着洛天。

    “刚才你是骂我吧,自己动手吧,把牙打掉。”洛天平淡的声音却是让在场的人惊出了一头冷汗,就连上官飞燕也不由的动容,这个混蛋收拾起来人来真狠,自己不动手,让他自己打自己。

    “你……不要欺人太堪。”此人抓着棒球棒怒喝道。

    “啪……”

    洛天懒的废话,随手一巴掌,打的这小子脑袋欲裂,头蒙蒙作响,牙齿乱飞,刚才被上官飞燕一脚踢断了肋骨,现在又被洛天打了一巴掌,可谓是伤势连连。

    只不过洛天并没有打算放过他,敢骂自己的人,他从来不会放过,也就是这种普通人,如果是真正的敌人,洛天早就下杀手了,他并不是善男信女之辈。

    “快点,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洛天紧紧的盯着此人的眼睛,眼神中爆发出凌厉的杀机,让这个什么马队不由的瑟瑟发抖起来,洛天的狠辣,他算是领教了,比起那个女人还要狠。

    “张开嘴。”洛天说道。

    “啊……”

    此人下意识的张开了嘴。

    “嗯,还有十一颗,打掉吧。”洛天轻飘飘的说道。

    “你……狠!”这个马队面对洛天的眼神,心里恐惧到极点,哆嗦着说了一句,拿着球棒对着自己的嘴巴就敲了下去。

    他知道遇到了狠茬子,心里把那个口臭的王德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怪他没有打听清楚,只说是一个普通的混子,普通的混子有这么大的胆量?

    “砰”一声,一球棒下去,顿时满嘴流血,呜呜的发着狼吼声。

    “嗯,还不错,还有几颗,不过表现还行,留着吧。”洛天点点头,然后站了起来,来到那个五德面前,也就是早上为首的那个家伙,这个混蛋不知愧改,竟然还敢叫人来截自己,同样也要教训一下,毕竟他刚才可是也骂人了。

    洛天一走过来,这个五德只接吓尿了,是真的尿了,一股浓重的尿燥味传来,裤子湿了一片,让洛天不由的皱了皱眉头。

    “大哥,我错了,我不是人,放过我,我以后再也不敢找你的麻烦了。”这个王德真的害怕了,上前抓着洛天的裤角,哭泣哀嚎着,其他的那些人一个个惊恐的看着这一幕,恐怕一会再轮到自己。

    “记住,做错了事,总要受到惩罚的,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动手吧。”洛天厌烦的踢开这小子,有些装比的淡淡的说道。

    “我……”看到求饶无望,王德绝望了,算了,打就打吧,总比没有命好,这个年轻人他根本惹不起啊,牙齿没有了还有可以再镶,看到脚底下的板砖,拿了起来,轻轻的在嘴上敲了一下,还真他妈的疼。

    “大哥,好了么?”五德哭丧着脸说道。

    “唉,还是我来帮你吧。”洛天摇头叹息了一下。

    “不,不要,我打,这次真打。”五德急忙说道,一咬牙一闭眼,拿出对付别人的狠劲,对着自己的嘴巴一板砖就撂了下去。

    顿时口鼻流血,牙齿掉了几颗,第一次知道自己打自己原来这么疼。

    “不要啊,大哥,我们再也不敢了,我们只是手下,听指挥做事啊。”

    当然洛天的眼神扫视其他的城管时,这些人一个个的吓慌了,噗通,噗通,像是下饺子一样跪了一地,一个个痛哭流涕,苦苦的哀求。